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郑媛
    ..,

    国庆节最后一天,阮榆家里来了客人,是阮妈妈的堂姐一家,他们国庆来a市玩,今天就要回去,走之前来家里坐坐。

    堂姨一家三口,女儿叫做郑媛,和阮榆年纪差不多,都在上初中。人长的很漂亮,瓜子脸、大眼睛,留得长头发,在脑后扎了单马尾,身上穿着浅蓝色紧身牛仔裤,白色t恤配粉色棒球服,整个人都很青春靓丽。

    只是人却不太好相处的样子,一来到家里也没有几句话,躲在沙发一角抱着手里的漫画书自顾自地看。

    一开始阮榆看她也喜欢动漫,大着胆子和她搭话:“你看的什么漫画啊?”

    “《吸血鬼骑士》。”郑媛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

    阮榆没看过这部动漫,但是看郑媛看得津津有味,觉得自己回头也可以找来看看,就问她:“好看吗?”

    “当然好看。”郑媛眉眼都染上了笑意,一脸兴奋地说:“里面的人物都好帅!我超级喜欢玖兰枢的耶!哎呀!怎么能那么帅?”????说着话她又急忙低头去看漫画书,脸颊透着的兴奋的潮红,再次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阮榆干坐了一会儿,有阮康铭在,家里的电脑她很少能玩到,不过孟嘉越的电脑却是随便她玩,她就想回头找孟嘉越,从电脑上找动画片看,所以又问郑媛:“这个……这个有动画片吧?”

    没有得到回答,郑媛像是没有听到,低着头看得兴致勃勃。

    阮榆本来就不善言辞,能找出两句话说出口已经很不容易,见她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地走了。

    国庆假期,阮玥也放假在家,本来她上午就要回学校的,但是因为堂姨一家来,她临时也没有走成。

    阮榆回房间找书,推开门进去,却见阮玥拿着一个眼影盘在往眼皮上涂抹,涂完了她还在镜子里仔细照了照,臭美地摆了几个姿势。

    “你又拿妈的东西用了?”阮榆好奇地看着阮玥手里的眼影盘,她不记得阮妈妈有这东西,不过以前阮玥就偷偷用过阮妈妈的化妆品,而且还用了很多次,她都知道。

    阮玥把眼影盘合上,扭头对阮榆说:“这才不是妈的东西,这是我的。”

    “你买的?”

    “对啊!”阮玥坐到床上,把眼影盘装进自己的背包里藏好,然后又说:“你别告诉妈我买了眼影盘,不然她又该骂我了。回头我帮你化妆。”

    阮榆急忙摇了摇头,说:“我不要。”

    “切,给你化妆都不要。”阮玥翻了个白眼,放好背包后拿着镜子又照了照,这才起身抽了张卫生纸把刚涂好的眼影擦掉。

    阮榆正踮着脚去拿自己放在床头的漫画书,看到阮玥这样,随口问道:“你擦掉干什么?”

    “要是叫咱妈看见了,她还不发火啊?更年期的老妇女,控制欲强的很。”阮玥边说边叹气,脱掉身上穿的棉麻上衣,打开柜子拿了一件灰色格子外套换上。

    “更年期是什么?”阮榆问。

    “就是像咱妈这个年纪的人,具体的我怎么知道?”阮玥嘴里哼着歌站在镜子前转了一圈,然后又朝阮榆摆了摆手,说:“把梳子拿过来一下。”

    阮榆刚拿到书,还没来得及翻开,闻言就随手把书放到阮玥床上,从桌上拿了梳子递给她。

    阮玥边梳头发边和阮榆笑着说:“哎,你那个向日葵的头绳是自己买的啊?还挺漂亮的,借我扎一下头发呗?”

    “不行。”阮榆想也没想就拒绝了,然后才反应过来,气道:“你又翻我东西。”

    “我就是找东西把你抽屉打开了,只是看看而已,大惊小怪什么?”阮玥比她还气,瞪着眼睛说:“不就是一个头发绳,有什么稀罕的,这么宝贝,我戴一下都不行。”

    阮榆转过脸不理她,拿起漫画书就要爬到自己床上看。

    “又是从孟嘉越那里借的书吧?”阮玥眼睛一转,瞅着她手里的漫画书笑道:“多大的人了还喜欢看这么幼稚的东西,孟嘉越也是,一个男生还买这么多漫画书。”

    “不关你事。”阮榆在床上坐好,探出头冲阮玥说了一句。

    “你以为我想管?”阮玥哼了一声,把梳子扔到自己床上,转身开门出去了。

    阮榆也哼了一声,对着门做了个鬼脸,她干脆也就不出去了,躲在屋里看书。

    晚上还有晚自习要上,漫画书她还没有看完,留了一小部分,等上学了阮榆就没有时间再看了,所以要趁着假期争取把书看完。

    书才翻了几页,阮榆刚沉浸在漫画里,外面就传来阮妈妈的喊声:“小榆,嘉越找你。”

    “好。”阮榆应了一声,急忙把书合上,爬下床开门出去。

    孟嘉越在门口没进来,脸上带着笑和阮妈妈说话,阮榆一出来他就朝这边挥了挥手,扬声说:“你的作业落我那里没拿走。”

    “啊,我忘了。”阮榆才想起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急忙过去拿作业。

    “你看看你,丢三落四的,作业都能忘人家家里。”阮妈妈扯过阮榆,嘴上又说了她几句。

    阮榆撅着嘴巴不乐意,拿眼看了看孟嘉越,就见他笑了笑说:“没事的,阿姨,作业太多才落了一本,我拿来不就行了,反正也不远。”

    正好堂姨从洗手间里出来,看到孟嘉越当即就笑着说了一句:“这孩子长得可真排场(shang)。”

    “哎?什么?我看看。”郑媛边说边从客厅跑过来,伸着头挤开阮榆往门口看。

    孟嘉越一直是站在门外没进来,客厅和玄关之间又有墙堵着,所以郑媛刚才在客厅坐着还真没有看到他,更没有关心是谁来了,听到堂姨说话她才起了好奇心。

    这下看到孟嘉越,她就立即就发出一声惊叹,一副眼睛都恨不得长到他身上的样子,弄得堂姨当场脸色就不好看了。

    “看什么?去去去,看你的书去。”堂姨推了郑媛一把,觉得丢脸,又扭过头不好意思得对孟嘉越说:“我这闺女就这德行,丢人,孩子你别介意啊!”

    孟嘉越笑笑,趁机向阮妈妈告别:“阿姨我先走了。”

    他一离开,郑媛立刻缠上了阮榆,拉着她一个劲儿地追问:“刚刚那个帅哥是你邻居吗?叫什么名字?性格怎么样?”

    她问太快,阮榆一时间没听清楚,倒是阮玥原本在客厅看电视,闻言低下头直发笑。

    “你闭嘴吧!都上初中了,整天还只知道看动画片,见到长的好的就这德行,你不嫌丢人我都嫌。”堂姨说完郑媛,转头又和阮妈妈抱怨:“你说这孩子,也不知道像谁,怎么就这么痴迷动画片?说的话我都听不懂。”

    阮妈妈接道:“别说媛媛了,小榆也一个样子,跟个几岁小孩一样,整天看动画片。”

    她俩这里说上了,阮榆赶紧趁机跑回了房间,郑媛在她后面还没问罢休,一路跟到了屋里,阮榆被她问得不耐烦,又不好冷着脸,憋在心里实在痛苦。

    “没想到在这里还能遇到个帅哥,简直是初一年级的手冢国光,啊!要是戴上眼镜就是初三版的手冢,好帅啊!”郑媛捧着脸陷入了幻想当中,一会儿笑一会儿害羞,表情连番变化。

    阮榆在一旁不知道怎么形容,觉得她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动画片里面的花痴是什么样子。

    “你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哎呀!说一下名字而已,又不会怎么样。”郑媛拉住阮榆胳膊不放,半边身子都挂到了她身上。

    “孟嘉越。”实在被她问得烦了,阮榆才不情不愿地说了。

    “这名字好听。”郑媛立刻又兴奋起来,“就是听着跟女孩名字似的,哎,哪几个字啊?”

    “嘉言懿行的嘉,越是那个……越来越什么的越。”

    郑媛期待地问:“他等下还会不会来了?要不你带我去他家呢?”

    阮榆半天没张口,她心里默默希望孟嘉越不要再来,可惜老天没听到她的祈祷,临近上午的时候孟嘉越又来了一趟,送东西。

    陈阿姨自己做的小蛋糕,刚烤好,特意让孟嘉越送来。

    不过好在他跟刚才一样没进屋,照样是和阮妈妈说了几句话,然后送完东西就走了。

    郑媛拿着小蛋糕不舍得吃,不知道又想到了哪里,自言自语道:“他亲手做的蛋糕吗?哇塞!没想到还是个居家型的帅哥。”

    “他会不会做饭啊?”

    阮榆嘴里还塞着蛋糕,闻言一时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点了点头,刚点完她就后悔了,果然就见郑媛捧着双腮一脸荡漾。

    “哎呀~”

    一波三折的语气让阮榆不由打了个寒战,赶紧低头认真吃蛋糕。

    中午阮妈妈没有在家里做饭,因为来了客人,最后是去饭店吃的。吃完饭堂姨一家就走了,阮榆终于不用被缠着问东问西,大大松了口气,一回到家她就借口学习,立马跑去找孟嘉越。

    躺到孟嘉越床上,阮榆整个人都懒了,蹬掉鞋子先抱着被子滚了一圈,又把脸埋到枕头上使劲蹭了蹭。

    孟嘉越看她这一系列动作,觉得好笑,坐在床边拍了拍盖在阮榆身上的被子,问:“怎么这么开心?”

    “孟嘉越。”阮榆忽然仰起头,“是不是有很多人喜欢你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