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假期
    ..,

    下雨那几天学校曾临时暂停军训改为上课,主课程的代课老师班里同学都已经见过,各科老师的第一节课也基本都是没有上课,先和学生熟悉一下彼此。

    军训结束后的第一天是星期四,课表上除了历史课和政治课之外,其他五门主课程今天都有分布。上午最后一节课是计算机课,老师直接把全班同学带到多媒体教室,放了一场电影看。

    学校的多媒体教室是封闭的环境,四面门窗全都封的严严实实,用遮光的窗帘挡住,这样是为了防止透光,影响观看效果。

    但同样也导致内部空气不流通,在里面还没感觉,上完课出来的时候阮榆就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而且还浑身无力,额头冒汗,吓得她还以为是生了什么病,越想越害怕,等见到孟嘉越的时候,红着眼眶险些哭了。

    “怎么了这是?”孟嘉越刚下楼就看到阮榆站在教学楼前面的绿化带那里,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当时就被她吓到,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

    急急忙忙把阮榆拉到偏僻的地方,孟嘉越仔细看了看,眼眶是红了点,睫毛却没被打湿,看样子是还没哭。

    “我……我生病了……不,不是……”阮榆一着急话也说不清楚了,磕巴了半天才好不容易说出来:“我……我发抖……孟嘉越,我上计算机课,然后老师在多媒体教室放电影,我上完课出来就浑身没有力气,还发抖,心也慌。孟嘉越,你说我是不是生病了?”????“该不会低血糖吧?”孟嘉越开始还在担心,听她慢慢说下去,心也就渐渐放回原处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奶糖给阮榆,边忍笑道:“好像低血糖在封闭环境里呆久了就会有这些症状,不过你呀!这么喜欢吃糖居然还会低血糖。”

    阮榆抽了抽鼻子,可怜兮兮地看着孟嘉越,把糖推回去,撅着嘴巴委屈地说:“你还笑我,我都快吓死了。给我剥糖。”

    “好好,是我的错。”孟嘉越立刻举手认错,然后熟练得把糖纸剥开,露出里面奶白色的糖块,两指捏着喂到阮榆嘴里。

    “还要。”阮榆噙着糖半张开嘴巴。

    孟嘉越看着她直笑,手上动作不停,又剥了一颗糖喂她。

    吮着两颗奶糖,阮榆这才满意,丝丝甜味混着奶香味在舌尖上弥漫开,幸福的眼睛都要眯起来了。

    “嘴里两颗糖,看你等下怎么吃饭。”孟嘉越在阮榆鼻头刮了一下,趁着周围没人,又揉了脑袋,捏了捏脸,最后牵着她的手走。

    这个时候离放学已经有一会儿了,学生不是回家了就是在食堂,他俩一直走到主干道那里才碰到人。三两个学生都是住校的女生,买了午饭往宿舍去,看到孟嘉越和阮榆牵着手,都心照不宣地露出微笑,然后走出一段距离了还回头多看了几眼。

    孟嘉越没往校门方向走,中途转道去了往食堂的那条路,边走边问阮榆:“午饭想吃什么?”

    “不回家吗?”

    “你想回去?”

    阮榆摇了摇头:“也不想。”

    “那就不回去了,和我一起吧!”孟嘉越弯唇笑了笑,不容拒绝地拉着阮榆往食堂走。

    刚到新环境都会有一阵新鲜感,但是等新鲜感过去之后阮榆就感觉到了初中和小学的不同,不仅仅是课程增多,更关键的是课余时间变少了,作业变多了,她的空闲时间几乎都没有了。

    陈阿姨那里的钢琴课阮榆从开学就已经停了,每回趁着星期天才能有时间练琴,而书法也是硬挤时间出来练。至于放弃阮榆倒没有想过,只是这样她就比别人更忙,每天都是不停的学学学、写写写,但是过的也相对充实。

    这样每天劳累着又过了半个月,十一假期终于来了,还没等阮榆松口气,各科老师又不顾学生的哀嚎,布置了一大堆的作业。

    假期第一天早上阮榆就眼巴巴得去找孟嘉越了,顺便捧着一摞假期作业。

    屋里只有孟嘉越在,他开了门又回到客厅继续擦他的乒乓球拍,阮榆一进去就先直奔他房间把作业放到屋里,出来后往沙发上一躺,瘫着身子十分没形象地伸手去拿茶几上的遥控器。

    “坐好。”孟嘉越依然专注地擦着他的球拍,背后却仿佛长了眼睛一般,能把阮榆的坐姿看得一清二楚。

    闻言阮榆立刻并拢双腿坐直了身子,看看孟嘉越,见他没看自己,嘿嘿笑了几声,伸手把遥控器拿过来,打开电视看动画片。

    只是才老老实实坐了一会儿,她又恢复了原样,挺直的腰渐渐弯下去,背往后靠,怎么舒服怎么来,浑身跟没骨头似的软了下去,半躺半靠着沙发背。

    孟嘉越终于把球拍擦好,暂时先放到一边晾着,顺便抽空回头看看阮榆,只一眼他险些没被气着。孟嘉越脸上一冷,黑沉沉的眼睛盯着阮榆,没几秒阮榆就非常自觉地坐直了。

    “孟嘉越。”阮榆讨好地抱住孟嘉越的胳膊晃了晃,小心问他:“你生气了?”

    “没有。”孟嘉越边说着边从茶几上拿了一个纸杯蛋糕,慢条斯理地撕开纸杯边沿,露出黄澄澄的内里。

    香甜的气味扑鼻而来,阮榆半张开嘴巴等他喂,却见孟嘉越自己张嘴咬了一口,嘴巴蠕动着,吃得津津有味。

    “哎?”阮榆愣了一下,眼睛瞪着,嘴巴还半张着没合上,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孟嘉越眼角余光一扫,把她脸上的表情尽收眼底,随即嘴角一歪,差点没笑出声,扭过头忍了半天,好悬才没笑喷。

    “我也要吃。”一回过神阮榆就立刻搂住孟嘉越撒娇。

    “自己拿。”孟嘉越干咳了一声,冷淡地回道。

    “不要,就要你拿的这个。”阮榆不乐意,指着孟嘉越手里的纸杯蛋糕要吃。

    孟嘉越把蛋糕举到阮榆眼前,故意板着脸问:“能不能坐直啊?”

    阮榆鼓了鼓腮帮子,脸上表情变换,最后十分小声地回了一个字:“能。”

    “哈哈哈哈~”孟嘉越彻底忍不住了,边笑边在她脸上狠捏了一把。

    “疼。”阮榆往后躲,一边气呼呼地看着孟嘉越,总觉得自己被骗了。

    “好了好了,乖。”把人逗够了孟嘉越也该顺毛了,他揉了揉阮榆脑袋,把人抱到腿上,变戏法似的从阮榆裤子口袋里掏出了一盒抹茶巧克力。

    “哇塞!”阮榆接过来,迫不及待地打开巧克力盒子。

    入眼的是一层白色的半透明薄膜,下面醉人的绿色若隐若现。阮榆小心翼翼地掀开薄膜的一角,长方形黑色的盒子里躺着被切割完好的抹茶巧克力,小小的四方形,精致又整齐,表层的抹茶毛茸茸得泛着生机,仿佛是岩石上新长的苔藓。

    阮榆看了半响都舍不得吃,捧在手里小心护着,看了又看,过了半响才赞叹道:“好漂亮!”

    “不舍得吃?这有什么?”孟嘉越把配套的叉子从盒子里拿出来,探手就要扎上一块巧克力。

    阮榆忙把他拦住,边说:“吃一块就破坏整体的样子了。”边又把孟嘉越手里的叉子拿下来。

    可转眼阮榆又犹豫起来,她扭头看看孟嘉越,觉得巧克力既然都是要吃,也没必要为了好看不去碰。所以她狠下心,按照顺序拿叉子扎了一块巧克力,送到孟嘉越嘴边。

    甜腻的香味钻进鼻子里,孟嘉越犹豫了一瞬,还是张开嘴吃了下去。

    “太甜了。”孟嘉越皱着眉咽下去,感觉满嘴都是腻人的味道。

    他把阮榆放到沙发上,起身去厨房漱口。

    阮榆看着他离开,好奇的自己也吃了一块,巧克力软软的,简直入口即化,香味也十分味道浓郁。

    “好好吃!”阮榆眼睛当即就亮了,捧着脸满是幸福。

    不过幸福没有持续多久,孟嘉越端着一杯牛奶从厨房出来,伸手递给她,意思不言而喻。

    阮榆当即苦了脸,每天痛苦的喝牛奶时间,上学上的都快忘了,但是她才不敢反抗孟嘉越,只能捏着鼻子硬灌了下去。

    刚喝完牛奶没多久,门锁转动的声音就传来,接着陈阿姨和孟叔叔就开门进来了。

    “小榆来了。”陈阿姨身上穿着运动装,脸色红润,鬓角的刘海微微汗湿,整个人却十分精神。

    孟叔叔手里还提着羽毛球拍的拍套,同样一身运动装,和陈阿姨那身是同款,显然都是刚刚运动完回来。

    陈阿姨换了鞋过来,目光扫到茶几上只咬了一口的纸杯蛋糕,以为是阮榆吃的,就笑着把装蛋糕的袋子拿起来,递给阮榆示意她多拿几个,一边还说:“这蛋糕小榆你怎么才咬了一口?不好吃吗?这是阿姨自己做的,可惜除了我家里都没人吃,小榆你尝着味道怎么样?”

    阮榆压根没吃,被问得一时间语塞,面对长辈她心里又紧张,脑子一热,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支支吾吾了一会儿,刚张口孟嘉越就打断了她要说出口的话:“小榆很喜欢吃,妈,我们去写作业了。”说着就把阮榆拉起来了。

    “喜欢就好,来,把这些都拿着,做作业饿了吃。要不要喝果汁了?”陈阿姨把东西一股脑都塞了过去。

    孟嘉越接过袋子,边往自己房间走边说:“等下我倒就行,妈你歇着吧!”

    房门关上,屋里瞬间安静下来,阮榆看着书桌上自己的作业,一股无力感袭上心头,她感觉自己是做不完这些作业了。

    正低落着,孟嘉越忽然扶住她的肩膀,在耳边叹息一声,轻声说:“以后不会或者不想回答的问题不用回答,你看着我就可以了,没必要一定要和别人说话。”

    “可陈阿姨……”

    “包括我爸妈。”

    阮榆呆愣愣地看着他,然后点了点头,说:“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