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班长
    ..,

    这话一出,班里顿时一片哀嚎,阮榆虽然没军训过,但是她从电视上面看到的军训都好辛苦,她平时跑个八百米都十分勉强,要是军训还不知道要累成什么样子。

    当即阮榆也耷拉下脑袋了,有一下没一下地揪着校服,想着怎样才能不军训,可想来想去,到老师都走了她也没想出来不军训的法子。

    班里学生陆陆续续都走出了教室,九月的天气还是十分炎热的,上午更是烈日当空,晒的人皮肤都疼。

    十一假期还没有到,学校的午休还在,本来上了初中,阮榆中午是不回家吃饭的,因为学校离得远,要是回家就来不及上课,而且初中课程要比小学紧张,但是既然有午休时间,阮榆上午还是照常回家。

    虽然放学了,但是班里没有挂钟,阮榆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她原本是想把书都装到书包里带回家,但是看班里其他人都是把书放到桌洞里,或者干脆直接放到桌子上,她想了想,也学他们,把书放桌洞里,背着空书包回去。

    三班放学是五楼四个班里最早的,阮榆走出教室的时候四班和二班也才放学,走廊上瞬间挤满了学生,但是最那边的一班还是没动静。

    阮榆挤开人群往一班去找孟嘉越,刚走到他们班正好放学,教室里涌出大量学生,阮榆赶忙躲在一边,眼睛来回观察,在门口等了一会儿孟嘉越就出来了。????阮榆立刻笑了笑,跟在他身边,顺着人群往楼梯口走,孟嘉越边走边问她:“上午你还回去吗?”

    “回去啊!”阮榆看看他,问:“你上午不想回去吗?”

    孟嘉越没有立刻回答,他等下了楼,和阮榆走到人少的地方才说:“想看电影吗?”

    “哎?电影?”

    孟嘉越举手给阮榆看手腕上的表,一边又说:“现在才十点多,下午两点半上课,而附近坐公交车只要十五分钟的地方就有一个电影院,选个短一点的电影,一个半小时,够看完出来再吃饭了。”

    阮榆听得愣了愣,孟嘉越看着好笑,揉了揉她的脑袋,说:“我要向你道歉,早上是我太冲动了,还有,你的向日葵。”

    孟嘉越说着,从口袋里掏出被他揪掉的向日葵头绳,递给阮榆。

    阮榆看了看头绳,迟疑地拿过来,然后她又偷偷看看孟嘉越,小心翼翼地问:“你不生气了?”

    “我没有生气,只是不喜欢。”孟嘉越顿了顿又说:“那个头绳是阮玥的吧?我见她戴过,而且明显是用旧的东西。小榆。”

    “嗯?”

    孟嘉越在口袋里又掏了掏,拿出他新买的头绳,同样是向日葵,不过他这个是绢布做的,比阮玥给的那个塑料的要好看许多,颜色不艳丽,看着也舒服。

    孟嘉越递给阮榆,边说:“我给你买了一个,如果你想扎头发,那就留长头发吧!”

    “留长头发?”

    “嗯。”

    阮榆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不确定地问:“那样好看吗?我妈说我留长头发不好看,不让我留。”

    “她又没有见过,怎么会知道?”孟嘉越说着习惯性地伸出手想拉住阮榆,但是刚碰到他又立刻把手收了回去,目光一转,不着痕迹地看了看周围。

    他和阮榆绕了路走,没从主干道的东门那里出去,但是从相对偏僻的北门这里走的学生也不少,更关键是有老师骑车从这里出去。如果他旁若无人地拉住阮榆的手,绝对会在老师那里留下印象,更何况他还不确定这里面有没有初一的任课老师。

    认识到这一点让孟嘉越的心情很不好,他不喜欢这种受到限制的感觉,尤其是在他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的时候。

    孟嘉越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地压下心底的不舒服。他扭头看着阮榆,她还在思考留头发的问题,歪着脑袋,乌溜溜的眼珠子转来转去,泛着水润的光彩,宛若稚子。

    “孟嘉越,那我留长头发好了。”阮榆犹豫了半响才终于下定了决心,看着孟嘉越,脸上扬起笑。

    孟嘉越心里绷紧的弦骤然松开,他脸上挂起微笑,毫无异样地回道:“好啊,肯定很好看。”

    “那我们看什么电影啊?”阮榆抬手握着书包背带,蹦蹦跳跳地边走边问。

    “你想看什么?”

    “不知道。”

    “去电影院看看再决定呢?”

    “好啊!”

    看完电影出来,又在附近吃过饭,等回到学校才两点。下午没有上课,所有初一初二的的学生都要到操场集合,排列队伍。

    有的班已经全体都穿上了校服,站在一起特别显眼。阮榆上午没回家,所以没有换校服,倒是她看班里女生有些没换校服裤子,只把上衣穿上了,她也有学有样,把校服上衣套在t恤外面。

    三班的军训场地是在靠近篮球场的地方,左右两边分别是一班和四班,阮榆朝一班那里看了好几眼,想看看孟嘉越站在哪里,可惜人太多,她一时没有找到。

    班级排列好队伍之后,学校所有班级还要再统一进行一次排队,这样就比较费时间,因为人太多,光是站队指挥就很麻烦。主席台上体育老师拿着话筒声音就没停过,但是学生认真听的很少,基本上班主任还要在下面协调指挥。

    等好不容易各班队伍排整齐了,那边下课铃也已经响了。

    晚上学校还有晚自习,中间休息时间太短,阮榆又没能回家,被孟嘉越带着在学校食堂吃的晚饭,走之前孟嘉越担心阮榆晚上再饿了,又买了两个南瓜饼给她。

    到教学楼下,趁着楼梯口转角那里没有人,孟嘉越在阮榆脑袋上使劲揉了揉,才拉着她上楼。

    教室在五楼最不好的一点就是爬楼梯太累,走到最后阮榆累得气喘吁吁,完全是靠孟嘉越拽着上去。等爬上去阮榆在楼梯口歇了一会儿,又和孟嘉越说了几句话才分开,然后边咬着南瓜饼边往教室走。

    她第一次上晚自习,感觉还挺稀奇,回到班里就老老实实坐在位置上也不乱动,等把南瓜饼吃完了,阮榆擦干净手,把书从桌洞里拿出来翻看。

    “哎哎。”坐在前面的男生扭过头和阮榆说话:“你叫什么名字啊?”

    阮榆看看他,一时没敢说话,那男生没等到回答,又说:“我叫戴廷,朝廷的廷,你呢?”

    “阮榆。”

    “这名字挺好听的,哪两个字啊?”

    阮榆左右看了看,找了一张废纸,在上面写了自己的名字,戴廷凑过来仔细看了看,抬头笑笑,刚想再说什么,班主任就进来了。

    他进来就说:“来几个男生跟我去搬本子。”

    呼啦啦班里男生几乎都站起来了。

    “不用那么多人。”班主任忙摆了摆手,让一部分男生坐下,只叫了十几个个高体壮的跟他出去。

    等发完本子,班主任又趁着晚自习时间要选班级委员,想当班委的同学可以自荐,班里同学也可以推荐自己觉得可以担当班委的人。之后候选人还要上讲台自我介绍,班里同学不记名投票,得票多的同学胜出。

    阮榆也没认识的人,班里唯一说过话的就是同桌和坐在她前面的戴廷,她就打算随便写了名字交上去。

    刚下笔,戴廷就回头和她说:“阮榆,你投我一票呗?我想当体育班长。”

    “好。”阮榆轻轻应了一声,直接在纸上写下了他的名字。

    戴廷也看到了,扬起笑脸说:“谢了。”

    最后阮榆这一票也没用上,因为体育班长除了戴廷根本没有其他人要当,选都没选他就直接上任了。

    晚自习八点半下课,熬到最后阮榆都感觉自己要睡着了,被下课铃猛地吵醒她还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同桌女生提醒道:“放学了。”

    阮榆揉了揉眼睛,才感觉自己清醒了点。

    出了教室门阮榆立刻去一班找孟嘉越,他们班还没有下课,阮榆站在窗户边,看到教室黑板上写了好几个名字,每个名字下面都有“正”字,或者写完整了或者没写完整,看样子就知道是在选班委。

    阮榆探头往里看,想知道孟嘉越坐在哪里,没找多久她就在第四排中间的位置看到了孟嘉越,不过他低着头不知道在写什么,没注意到阮榆在外面。

    讲台上老师还在记票,阮榆百般无聊看了一会儿,发现班里是在选班长,可是黑板上三个候选的名字,没一个是孟嘉越。

    阮榆有些惊讶,她还以为孟嘉越会竞选班长,看这情况和她想得一点都不一样。

    “喂。”有人压低了声音喊她。

    阮榆愣了一下,开始没意识到是在喊自己,等那人又压低声音喊了一声,阮榆才后知后觉地低下头,然后就见坐在窗边的男生在看她,见她看过来,立刻就说:“你是哪个班的?找人吗?”

    “三……三班。”阮榆小声回了句,见班里有学生已经在注意这边,她顿时吓得不敢再说话,急忙躲到另一边去了。

    那男生看她走了,不死心得一连又叫了几声,声音有点大,随后阮榆听到教室里老师的声音响起:“齐靳然,就你话多,再说话站到前面来。”

    班里安静下来,没多久班主任就宣布下课,等孟嘉越出来,阮榆立刻迎上去,一直没说话走到教学楼下面,她才忍不住好奇问:“你怎么没有选班长啊?”

    孟嘉越笑笑,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和阮榆说:“北斗七星。”

    “哪里?”阮榆一听立刻抬头去找。

    “逗你的。”孟嘉越摇头失笑。

    阮榆鼓了鼓腮帮子,抬手在他肩上捶了一下:“坏蛋。”

    孟嘉越笑得越发开心,在人群中拉住阮榆的手,告诉她:“你说不想我当班长,那我就不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