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初中
    ..,

    时间到了八月下旬,附中新生报名就在月末最后几天,孟嘉越早已经告诉了阮榆需要准备什么,其他的有孟嘉越在,都不用她操心。

    报名那天阮妈妈没跟着去,把学费给了阮榆让她自己去,因为阮玥也是这几天报名,她又要住校,需要带的东西多,被子枕头衣服等等之类,有一堆东西要拿,所以阮妈妈要送她去学校。

    附中分班是根据考试成绩来分的,报名那天学校告示栏就已经贴出了各班名单,前来报名的学生通过这个找到自己所属的班级,然后去各个班级的班主任那里报名。

    告示栏就在学校进门的地方,阮榆和孟嘉越去的时候,告示栏那里已经围满了人,有家长有学生,都在讨论分班的事情。

    孟嘉越拉着阮榆挤了进去,同跟来的陈阿姨站在人群外围没进来,而负责开车的孟叔叔则找停车位去了。学校开学,送孩子的家长比比皆是,大门口停满了车,孟叔叔转了半条街都没有找到停车位,就先把他们放到学校门口,自己开车去别地找。

    这一届新生有一千多人,总共分了十七个班,从第一个告示栏开始,一栏一栏的找过去,孟嘉越的名字很好找,他就在第一个,是初一一班的第一位,想不注意都难,而阮榆的名字则在后面,她被排到了三班。

    “没分到一起,孟嘉越,怎么办?”阮榆见是这种情况,下意识就扭头看向孟嘉越,结果发现他眉头皱的比自己还厉害。????“怎么了?”阮榆被吓了一跳,急忙问他。

    孟嘉越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边拉阮榆出去边说:“我算过你的考试分数,和我一个班的可能性超过七层,但是现在看来,是我失误了?”

    阮榆好奇地问:“失误?哪里失误了?”

    孟嘉越在她额头戳了一指头,回道:“太复杂,你不用想。”

    说着他俩穿过人群出来,陈阿姨立刻走过来问:“都分到哪个班了?”

    “孟嘉越在一班,我在三班。”阮榆开口回答。

    陈阿姨闻言先笑了,高兴道:“都在重点班,不错,走,咱们去办公室找老师报名去。”

    附中的重点班有四个,从一班到四班,每班都是标准的五十人,能进重点班的学生都是成绩拔尖的那一拨,但是相对的竞争也激烈。学校定期会安排考试,如果成绩落后,或者低于平均线,立刻就会被分配到普通班。

    四个班里虽然都是按照入学考试成绩选拔,但是一班的精英却是最多的,因为成绩从高往下选,一班的学生都是考试成绩最靠前的那五十人,其他三个班则参差不齐。

    到报了名出来,孟叔叔也回来了,陈阿姨看时间都快十一点了,就说在学校这里吃完饭再走。来的路上看到学校旁边有一条美食街,不少学生都在那里吃,一行人就往那里走,孟嘉越还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路上都没有说话。

    阮榆看他不说话,本来就不擅长和人交流,这下话更少,都是陈阿姨说几句她才嗯一声。

    九月一号学校开学,阮玥早在前一天就去学校住宿舍了,她俩共同的房间现在只剩下阮榆一个人,她倒也没有什么不适应,相反还清净了许多,没有人大半夜把手机按的滴滴响。

    因为第一天上学,阮榆特意穿上了新衣服,上身是一件纯棉披肩绑带条纹海军风的t恤,下面则穿着米白色棉麻小短裙,脚上是一双带蝴蝶结的小皮鞋。

    而且最近因为头发长长了,前面刘海也能扎起来,阮榆就用阮玥给她的向日葵头绳把刘海扎起来一撮,露出额头。

    出门前阮榆在镜子仔细看了看自己,对这一身很满意,等吃了早饭就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地出门去找孟嘉越。

    附中比他俩小学的学校离得远,坐公交车要半个小时左右,而且升上初中后孟叔叔就不打算送孟嘉越上学了,所以他也要自己坐公交车去。

    昨天孟嘉越就和阮榆约好了今天要一起坐公交车去学校,阮榆出门的时候孟嘉越也刚好要出来,门开着他在门口换鞋子。

    阮榆开心地跑过去喊道:“孟嘉越。”

    “嗯。”孟嘉越应了一声,边系鞋带边抬起头去看阮榆,见她这一身,眉头不由微微皱起,却又没说什么。

    陈阿姨从屋里探出头,一看到阮榆立刻就笑道:“小榆今天真漂亮!”

    阮榆害羞地笑了笑,搓着衣角没有说话。

    孟嘉越穿上鞋子,对她说:“走吧!”说完就往电梯那里去,边又和阮妈妈道别:“妈我走了。”

    阮榆急忙跟上,走几步想起还没和陈阿姨道别,忙扭过头说:“陈阿姨再见。”

    “路上小心点。”陈阿姨在后面扬声叮嘱。

    电梯门已经打开,孟嘉越先一步进去,之后阮榆跟着也进来了,孟嘉越又按了关门的按钮,等门缓缓关上,他忽然伸手把阮榆扎头发的向日葵捋了下来。

    “疼。”阮榆捂住头发失声痛呼。

    孟嘉越下手太突然,又没注意轻重,直接把阮榆的头发都拽断了几根,疼得她眼泪都快出来了,心里又是震惊又是不明所以,看着孟嘉越眼眶直发红。

    “你干什么?”阮榆带着哭腔,委屈地问他。

    “抱歉。”孟嘉越呼出一口气,伸手把阮榆抱住,低声向她道歉:“是我不好,小榆,对不起。”

    阮榆两手抵着他肩膀,不让他抱,一边生气地质问:“你干嘛拽我头发?”

    “我不是故意的,抱歉。”孟嘉越抬手在她头发上轻轻揉了揉,又朝着被拽疼的地方吹了口气。

    这一会儿电梯已经到了一楼,门打开,外面没人。孟嘉越松开阮榆,硬拉着她出去,清晨带着微微凉意的空气吸入肺腑,他才感觉自己的头脑清醒了一点。

    小区花园里没人,孟嘉越拉着阮榆慢步走着,嘴角微微上扬,带着往日常挂在脸上的温和微笑说:“小榆已经穿的很漂亮了,不用再扎头发了,好吗?”

    “为什么?”阮榆气还没消,被他硬拽着走,语气也有点生硬。

    孟嘉越笑道:“没有为什么。”

    阮榆追问道:“什么没有啊?”

    孟嘉越像往常那样揉了揉她的脑袋,放柔了声音说:“听话,小榆,乖。”

    他眼角眉梢都透着笑意,甚至看起来比平时还要温柔好相处,可阮榆却愣了一下,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半句话也不敢再说,安安静静被他牵着手。

    附中初一年级的教室都集中在一个教学楼里,从五楼开始往下,平均每一层有四个班,最高层五楼是初一一班到四班,四楼是初一五班到八班,依次类推。

    阮榆所在的三班和孟嘉越所在的一班中间隔着二班,而且还有一个楼梯口,他俩一起到了学校之后,阮榆在楼梯口和孟嘉越道别,然后就去自己班里了。

    阮榆来的比较早,班里人还不多,她随便找了靠窗的位置坐,没多久班里的学生就陆陆续续地进来了,没一会儿就见空位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到最后几乎找不到空位。

    坐在阮榆身边位置的是个女生,长的不漂亮,留着半长不短的头发,小麦色的皮肤,单眼皮,厚嘴唇,额头还有几颗痘痘。看起来也不善谈,就只坐下的时候和阮榆互相笑了笑打招呼,然后就一直没吭声了。

    八点多的时候班主任才从外面进来,是个三十来岁的男老师,头发梳的一丝不苟,衬衫最上面的扣子没有扣上,袖子则卷到了手肘处,他进来先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我叫梁超,是你们的班主任。”他说着又大致看了看班里的学生,说:“人都来齐了吧?”

    班里闹哄哄了一会儿,班主任趁机和坐在前排的几个同学说了几句话,然后就开始安排任务。他先和同学说清楚了学校办公楼的位置,然后就让班里的男生统一去办公室搬书,女生则去拿校服。

    阮榆跟着大部队出去,她也不认识路,就跟着认识路得走,一番忙活之后拿着校服又跟着班里女生回到了教室。

    男生那边也陆陆续续搬书回来了,统一放在前面讲台上,校服也同样。

    班主任在手里的文件夹把班里的学生名单拿出来,大声说:“我念到名字的同学上前领书,不用拿校服,发完书再发校服。”

    “书每个人是九本,有几本书还没到,暂时发不了。拿书从这里到这里,一样那一本,别拿多也别拿重了。”

    “好,第一个,周菱。”

    初中的书比小学要多得多,语文、数学、英语、历史、政治、生物、地理、音乐、美术,一本一本拿下来,到最后手上都有厚厚一摞子。

    都这样了老师还说有几本没发,阮榆还不知道那几本是什么,但是她把书搬回去,仔细掂量了一下重量,觉得要是全放书包里背回去,绝对会很重。

    “安静,安静。”班主任敲了敲桌子,等班里同学不说话了才开口:“看看书有没有少的,或者拿多的,拿错的。”

    阮榆跟着也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书,没有问题,她就老老实实坐在位置上,等班主任发校服。

    领校服是根据身高来的,具体尺寸也没有,校服是那种深蓝色带白道道的运动服,又肥又大,穿着像是在身上套了麻袋,刚拿到手就有人往身上套,还有女生互相比划着,笑闹成一片。

    开学第一天,上午也没课,发完校服差不多就没事了,阮榆以为班主任接下来就让他们自习,或者直接下课,结果就听班主任在前面又说:“安静,听我说,明天所有人都要穿上校服去操场集合,初一新生都要军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