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小学篇完结
    ..,

    “不要。”阮榆直接惨叫出声。

    孟嘉越扫了她一眼,阮榆立刻捂住嘴巴不吭声了,但是换成眼睛瞪他。

    “我之前想了一下。”孟嘉越说:“既然练书法,那干脆就把唐诗宋词、离骚诗经、八大家古文、四书五经之类的都练一练吧!反正也都是要写字。”

    阮榆可怜巴巴地看着他,孟嘉越不为所动,继续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不算上闰年多的一天,仔细算算你有很多时间慢慢写,不急。”

    “哼!”阮榆背过身不理他。

    孟嘉越失笑,伸手把她圈到怀里,换了话题说:“小区门口新来了一家鸡排店知道吗?”

    阮榆这会儿正生气,憋着没说话,孟嘉越毫不在意得继续说:“好像已经装修完了,我问过老板,最迟明天就能开业,到时候还要做活动,买一送一之类的。哦,对了,要送布丁奶茶还是酸梅汤来着,我不太记得了,那就明天去买一份试试,到时候就知道送什么了。”????“就是我不喜欢太甜的东西,所以奶茶太甜了也肯定不适合我的口味,而如果没有人喝,到时候我就只能扔掉了。”

    “干嘛扔掉?”阮榆终于忍不住说话了,却也被孟嘉越的话气到不行,瞪着眼说:“奶茶那么好喝还要浪费,你都不给我喝。”

    “小榆想喝奶茶?”孟嘉越握拳抵在嘴边偷笑,一边又在诱导阮榆。

    “当然想喝。”阮榆鼓着腮帮子,扭头看着孟嘉越,想看他是什么反应。

    孟嘉越伸出食指点在阮榆额头,继续诱导她:“那书法还练不练呢?”

    “……练。”阮榆在心里默默吐槽,反正答应不答应对于孟嘉越来说都一样,她是都要练的,不过就是心里不服气。

    孟嘉越竖起一根指头:“再加上每天一杯牛奶。”

    阮榆震惊了:“不是吧?”

    孟嘉越微笑:“书法也是很费神的,要补补。”

    阮榆哭丧着脸表示一点都不想喝牛奶,但是孟嘉越只当做没看见,轻飘飘说了一句:“明天带你吃鸡排。”

    “好。”阮榆立刻满血复活,活力满满地搂住孟嘉越的腰一个劲儿地往他怀里钻。

    “那现在你先陪我睡会儿。”孟嘉越往床上一躺,拽着阮榆也躺下了。

    鸡排孟嘉越第二天一早就给阮榆买了,店铺新开,确实是在做活动,买鸡排送饮料,买的人也挺多,但是不是送奶茶,而是送酸梅汤。

    虽然酸梅汤阮榆也很喜欢,但是骤然间由期待产生的落差还是让她提不起劲儿,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从店里回去的时候阮榆哀怨地看了孟嘉越好几眼,都是听信了他的话,以为真的有奶茶。

    孟嘉越忍笑忍得肚子疼,一本正经地告诉阮榆:“我可没说一定是送奶茶,我说的是奶茶或者酸梅汤。”

    阮榆语塞,一时找不到话来反驳他,憋了半天愤愤地往嘴里塞了一块鸡排。

    “等我。”孟嘉越揉了揉她的脑袋,转身往小区外面跑去。

    阮榆就近在花园里的的健身器材那里找位置坐下,等了没几分钟,孟嘉越就从外面回来,手里还拿了一杯奶昔。

    阮榆认得奶茶店的杯子,白色的条纹纸杯子是用来装奶昔的,装奶茶的杯子则是透明塑料杯,能很清晰地看到奶茶里的珍珠在杯底汇聚。

    “抹茶奶昔。”孟嘉越走过来把东西给她。

    阮榆眨了眨眼,看孟嘉越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天使,下一秒她就开心地接过了奶昔,一瞬间什么失落,不高兴全都没了。

    到八月份离开学已经越来越近了,阮榆闲着没事,在家翻阮玥初中的课本看,她书上倒是挺干净,除了划重点留下来的线条,就是一些课本笔记。

    这几天阮榆每天晚上睡得都有点晚,相应的早上也起来的晚,等她睁开眼睛都已经快十点了,再起床出去一看,家里空荡荡的没半个人影。

    阮玥这些天几乎天天往外跑,也不知道是做什么,只说是去同学家里玩,而阮康铭也是在家里呆不住,阮爸爸和阮妈妈一去上班,他就和阮玥一样,出门找同学玩,不到饭点不回来。

    阮榆洗完脸刷完牙,换好衣服,刚要穿鞋子还没出门,家里电话先响了。

    她只好放下鞋子去接电话,打来的是阮妈妈,一开口就说:“小榆吗?你去小区外面找一个白色的旅行车,车牌号是xxxx,然后你找那人说你拿羊肉,他就会给你,然后你把羊肉拿家里。”

    “什么?”阮妈妈说太快,阮榆听得糊里糊涂的,也没记住,又问了一遍:“什么车?拿什么东西?”

    “脑子怎么这么笨?说了也记不住。”阮妈妈不耐烦道:“我要你去小区门口找白色旅行车,车牌号是xxxx,你找开车的那人说你来拿羊肉。”

    “哦哦。”阮榆话音还没落下,电话那头就传来一阵忙音。

    阮榆看看话筒,默默把还没问出口的什么是旅行车的问题咽下去,然后急忙起身去外面换鞋。她听阮妈妈说得很着急的样子,估计带东西的人已经在外面等着了,怕那人等着急了,阮榆一路几乎是跑着去的。

    到了小区门口,阮榆左看右看,停的车是挺多,白色黑色蓝色红色都有,种类也多,但是车牌号却对不上。

    开始阮榆以为是自己没看仔细,毕竟车太多,看漏了也有可能,或者车停的远,她没有看到,所以阮榆又在周围转了一圈,结果还是没见到车。

    阮榆当即就想回去再给阮妈妈打电话问问,可是从小区门口到家里还要走几分钟,一来一回太麻烦了,想想阮榆就放弃了,在门口站着等,看看车是不是等会儿就来。

    这一等阮榆就等了将近十五分钟,到最后都等得不耐烦要回去打电话问她妈了,车才终于开来,在小区门口慢悠悠的停下。

    看到白色的车阮榆习惯性地往车牌上看了一眼,再和自己默记的车牌号码对比,结果发现这辆车的车牌号对的上,她当即就确定了目标。

    可是车是来了,阮榆却站在原地没敢过去,她看看车,又见车窗没打开,也看不清里面的人,就更不敢上前,咬着嘴唇犹豫了半天才往前踏出一小步。

    到了车跟前,阮榆心里紧张的厉害,感觉自己浑身发热,额头更是直冒冷汗,她搓着衣角半响张不开口说话,最后还是车里人看到她打开车门出来。

    阮榆不认识这人,只下车的时候匆匆一眼,看着年纪和阮爸爸差不多,之后从头到尾阮榆就没敢说话,一直低着头,那人问一句她才答一句,也都是嗯,对之类的单音节。

    那人把后备箱打开,里面东西很多,饮料烟酒都有,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超大号的红色塑料袋,但是里面装的什么就看不清了。阮榆看那人指了塑料袋才忙去拿,一拎到手里险些没被坠趴下,勉强提着挪了几步,让到一边。

    那人也没再和阮榆说话,打开车门进去就开车走了,这时候阮榆才敢抬起头看一眼,然后猛地松了口气。

    和陌生人说话对于阮榆来说是不小的考验,甚至现在比当初刚来a市的时候还要严重。平常遇到熟悉的人她都不敢打招呼,能躲开就立刻躲开,躲不开也张不开口,非要别人主动说话了,她才能咧嘴笑笑,当做打招呼了。

    现在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阮榆也不怕了,提着袋子摇摇晃晃地往小区里面走,就是她手里的东西少说有几十斤重,门还没走到她就先拎不动了,急忙把袋子搁地上歇口气。

    “你这拎的什么东西啊?看着挺重的,家里人呢?”门卫看阮榆累得直喘气,从窗户探出头问。

    小区的门卫阮榆也没见过几次,对她来说是个陌生人,紧张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磕磕跘跘地开口:“羊肉……我……那个……家里没人。”

    说完话阮榆低头提着袋子急忙忙往里面走,生怕慢一步门卫再和她说话了,那她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过东西太重,又没人帮忙,阮榆一点点挪动着,也半天才能走一点路,比乌龟快不了多少。等好不容易把东西拎到电梯上,阮榆一摸额头,刘海都被汗水打湿了。

    回到家阮榆把东西放到厨房,到客厅就摊在沙发上不动弹了,她实在是累的不行,感觉全身骨头都快散了。原本她还想去找孟嘉越,但被这事一耽搁,再看时间都已经十一点多了,阮榆就打算吃了午饭再去。

    中午一点多阮妈妈才回来,阮榆早饭没吃,已经饿得在啃早饭剩下来的小笼包。

    “就你一个?康铭呢?”阮妈妈进屋没见着人,开口就问阮榆。

    阮榆回道:“去同学家玩了,还没回来。”

    话刚说完,阮康铭推开门进来了,跟阮妈妈打了招呼,就直奔着阮妈妈房间去玩电脑。

    阮妈妈把包一甩,对着阮榆就骂:“都这个点了,我没回来你不知道洗个菜啊?笨的跟猪一样,长着一张嘴就只知道吃,等着人伺候,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子?跟猪似的,还不过来。”

    “好。”阮榆都已经被骂习惯了,抹了把嘴,起身跟阮妈妈进厨房洗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