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继续倒计时
    ..,

    六月底的时候中考成绩就出来了,阮玥考了五百多分,报了a市四中,不过学校离家太远,中间有将近两个小时的路程,所以就需要住校。

    开始阮妈妈还有点不同意,她想让阮玥报个离家近的学校,但是阮玥坚持要上四中,最后说来说去还是报了名。

    阮榆的暑假开始没多久,阮玥又闹着要和同学去临市玩,阮妈妈当然是不同意,觉得她还小,出去不安全,对同学也不放心,为这事阮玥还和她还吵了一架,闹得很不愉快,最后也没去成。

    相比之下阮榆的日子就平静多了,六年级毕业后也没有暑假作业,她每天又要去练钢琴,所以比以前可以更正大光明得去找孟嘉越。

    不过孟嘉越最近在学乒乓球,每天要去体育中心练球,阮榆除了练钢琴外又要跟着孟嘉越一起去体育中心,至于书法,她晚上写,白天没有影响。

    就是去体育中心坐车要将近一个小时,阮榆本来就晕车,虽然孟叔叔开车接送,但阮榆晕最狠的也是小轿车,来来回回天天跑,胃就吃不消了,又是拉肚子、又是吃不下饭,折磨的脸色发黄。

    而且孟嘉越一般都是下午去,夏天太阳晒的厉害,阮榆失去了午睡时间,整个人都没精打采的,看孟嘉越打球也提不起劲儿。????没多久孟嘉越就换了地方打球,在孟叔叔朋友开得一家乒乓球俱乐部里,俱乐部离家近,走路只要十来分钟,阮榆跟着去总算不用受晕车折腾,而且少了花在路上的时间,她还可以在中午小睡一会儿。

    还有一件事就是阮榆的头发长长了,刘海已经能遮住眼睛,厚厚的一层,夏天天热,捂的额头她直出汗,但总是忘记去理发店剪。

    好不容易阮妈妈看不下去了,晚上出门散步的时候把阮榆拉去理发店,经过她的一番要求,理发师剪了个锅盖头出来。

    阮榆觉得还不错,兴冲冲地跑去找孟嘉越看自己的新发型。

    孟嘉越没有先看到,开门的陈阿姨先看到了,惊的半天没说话。阮榆本来脸就肉乎乎的,以前的发型虽然丑,但是还不至于显脸大,这回剪的锅盖头,却是直接把她的脸扩大了一倍,简直都要成一个球了。

    “小榆。”陈阿姨小心翼翼地问:“你这发型在哪儿剪的?”

    阮榆一无所觉,开心地说:“我在小区门口剪的。”

    小区门口总共有两家理发店,陈阿姨都去过,但是能剪成这样的她还真不知道,就又问阮榆:“小区门口有两家呢!具体哪一家呀?”

    “就是……右边那一家。”

    陈阿姨点点头,决定下次再也不去那一家剪头发了,不然也给她剪成锅盖头,那真是丑的没法见人了。

    正好孟嘉越从屋里出来,看到阮榆还愣了一下,问:“谁给你剪的发型?”

    “小区门口剪的,好看吗?”阮榆兴冲冲地跑过去,特意让孟嘉越看清楚自己的新发型。

    孟嘉越点点头,面不改色地说:“好看,下次还剪这样的。”

    话一说出来孟叔叔就把报纸使劲翻了一页,藏在报纸后面的眼睛看了看阮榆,觉得自己还是不说评语的好。

    陈阿姨也是不好直接说发型难看,只能瞪了孟嘉越一眼,拐着弯地说:“小榆,下次换个发型吧,不能总剪一样的比这好看的发型有很多。”

    可惜阮榆听不出来陈阿姨话里的意思,她都是孟嘉越说什么她就听什么,而孟嘉越倒是懂,所以他看了看陈阿姨,拉着阮榆到自己房间去了。

    孟嘉越前几天新买了一本《钢铁是怎样练成的》,阮榆之前看才看了几章,虽然她这个年纪还看不太懂,但是已经看了就要看完,所以一到屋里她就从书架上把书拿下来。

    孟嘉越屋里也有空调,不过他不常开,嫌闷,一般都是阮榆来了他才打开。而平常他这屋里只要开着门,客厅中央空调的冷气就会吹进来,虽然对于夏天炎热的天气来说温度不太够,但是对孟嘉越来说却是足够了。

    现在空调一开,不一会儿屋里的燥热就减缓了不少。阮榆捧着书坐到床上,嫩白的脚丫子还在来回晃荡着,脚上粉色兔子的凉拖是陈阿姨特意给她买的,夏天来的时候进屋换鞋穿,除此之外冬天还有一双小熊棉拖。

    阮榆坐着看了一会儿,又脱了鞋子爬到床上,把书在枕头上摊开,她翘着脚趴着看。

    孟嘉越拆开一袋话梅放到她手边,又把垃圾桶踢到床边,方便她扔核。

    平常孟嘉越自己是绝对不会趴在床上吃东西,不过阮榆是例外,他可以无限容忍,甚至自己打破规则。

    趁阮榆在看书,孟嘉越换上睡衣,到床内侧躺下,顺便拍了拍阮榆屁股,让她往外面挪一挪。

    看着书阮榆忽然喊道:“孟嘉越。”

    “嗯。”

    “你说我姐是不是谈恋爱了?”

    孟嘉越有点意外,他居然能从阮榆嘴里听到恋爱这两个字,所以第一时间他没有关注阮榆所说的阮玥,而是问她:“你知道什么是谈恋爱?”

    “知道啊!”阮榆点点头,坐起身兴致勃勃得和他说:“小狼不就是喜欢小樱,那不就是谈恋爱。”

    孟嘉越在记忆里搜索了一下阮榆看过的动画片,锁定目标《魔卡少女樱》。

    阮榆拉住孟嘉越胳膊,继续说:“你知不知道啊?阮玥老是往外跑,之前让我妈给她买了手机,然后她天天都跟人发短信,大晚上的手机屏幕还亮着,而且还躲在被窝里发笑。”

    “嗯,然后呢?”

    “有一次我听到她晚上和人打电话,是男生的声音。”阮榆歪着脑袋又想了一会儿,眼睛一扫,看到枕头边的一袋子话梅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吃。

    她伸手捏了一颗,先喂给孟嘉越,然后才自己吃,但是话梅才刚入口,阮榆脸都皱起来了,急忙趴到床边把话梅吐到垃圾桶里。

    “好酸!”阮榆吐着舌头,边从糖盒里拿了一颗奶糖边含糊不清的和孟嘉越说。

    孟嘉越嘴里还含着那颗话梅,闻言奇怪道:“我吃着不酸啊!”

    “就是酸。”阮榆蛮不讲理地说。

    “好,酸。”孟嘉越哄她,起身问:“吃海苔吗?”

    阮榆点头,孟嘉越就下床在柜子里翻了一阵,拿了一袋海苔,两个雪米饼。

    阮榆边看着孟嘉越把海苔袋子撕开边继续上一个话题:“我姐虽然已经要上高中了,但是这是早恋吧!要是被我妈知道了,肯定要骂她。”

    “这不关你事,旁观就行。”孟嘉越捏了一片海苔喂她。

    阮榆想想觉得好像也是这样,不过她心里还是有些不放心,天天和阮玥一个屋,她对阮玥的了解还是挺多的。自私、爱占小便宜、脾气不好,要是说缺点阮榆能说出一大堆,但是如果真有什么让阮榆特别不喜欢她的,好像也没有,因为一般情况下阮玥对她挺好的。

    “阮玥胆子很大的。”想了半天,阮榆和孟嘉越这么说。

    “我知道。”孟嘉越在床上躺好,闭上眼睛说:“你还没来的时候,有一次她被你爸骂了一顿,然后收拾东西大半夜离家出走,闹得这一层楼都知道。”

    这事阮榆不知道,她忙追问:“我爸骂她什么了?”

    “不知道。”

    阮榆没再追问,而是自顾自说起来:“我爸最喜欢拐弯抹角地骂人,特别难听,阮玥被他说哭很多次了。”

    “指桑骂槐吗?”孟嘉越没睁开眼睛,听到阮榆的形容随口说了一句。

    “什么指桑骂槐啊?”阮榆没听过这个成语,推了推孟嘉越问。

    “成语,也是三十六计之一,意思是表面上在骂这个人,实际上是在骂那个人。”说到这里孟嘉越忽然又想起来,问阮榆:“你不是看过《福五鼠》吗?那里面就是讲三十六计的。”

    因为阮榆的缘故,孟嘉越或是被迫或是主动跟着一起看了不少动画片,指桑骂槐他也是从《福五鼠》动画片里知道的,怎么阮榆却不记得了?

    “三十六计我都忘得差不多了。”阮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就记得走为上、美人计、瞒天过海、连环计,哦,对了,还有一个围魏救赵,空城计。”

    孟嘉越坐起身在她头上使劲揉了一把,忍俊不禁:“回头再仔细看看吧!”

    “好。”阮榆耷拉下脑袋,回答得有气无力。

    “不开心?”

    “没有。”阮榆头摇的像拨浪鼓,说:“就是把三十六计都给忘了,感觉动画都白看了,明明你都还记得。”

    “想记住也简单。”孟嘉越笑笑,在阮榆好奇的目光中说出了办法:“今天的书法已经练过了,就不算上,从明天起,你把三十六计每一计都抄上三十遍,保证能记住。”

    “不行。”阮榆想也不想就拒绝了,要真是各抄上三十遍,她估计自己的手都要写废了。

    “为什么不行。”孟嘉越给她分析道:“你看你每天都要练字,写什么不是写,况且又不是让你一天写完,你完全可以慢慢写,既练字了,又记住三十六计了。”

    “好像是这样。”阮榆点点头,想通了其中关节,立刻和孟嘉越说:“那好,从明天开始我写三十六计。”

    孟嘉越满意地笑了笑,又加了一句:“顺便把它们的注释也抄了,不多,三十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