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小学篇完结倒计时
    ..,

    第一门语文考试是上午八点开始,从家里到附中坐车要十五分钟左右,公交车时间还要更长一些。阮榆害怕考试迟到,特意起的早早的,准备好考试用品后已经快七点了,阮妈妈才起来准备做饭。

    阮榆有早饭钱,没在家里吃,背着书包出门去找孟嘉越。

    他还在吃饭,陈阿姨做的早饭,有阮榆喜欢吃的包子和八宝粥,孟嘉越特意给她留了两个豆腐馅的包子,走的时候陈阿姨又用一次性杯子装了一杯粥给她拿着,坐车上吃。

    出门的时候阮榆背着书包,一手拿着还没吃完的包子,一手拿着粥,亦步亦趋得跟在孟嘉越身边。到了楼下孟叔叔去开车,阮榆啃着包子和孟嘉越在路旁等着。

    早晨有老人在花园里练太极,阮榆看得兴致勃勃,不知不觉往那边走了几步,孟嘉越忽然喊住她:“等等。”

    阮榆扭头看向他,刚要问有什么事,就见孟嘉越蹲下身,顺着往下看阮榆才发现自己的鞋带松开了。孟嘉越把鞋带重新系好,又把阮榆起了褶皱的裙摆用力捋直了,这才站起身。

    “鞋子都脏了,回去记得要刷干净。”????今天天气热,阮榆穿了一条及膝的雪纺裙子,脚上则穿着万年不变的运动鞋,阮妈妈前几天新给她买的,不过是个白色鞋子,所以容易脏。阮榆才穿了两次,鞋头的位置已经蒙了一层灰,看着也不好看。

    本来阮榆也没注意,但是被孟嘉越一提醒,她就有些不好意思了,冲动点,现在就想回家把鞋刷干净了再出门。

    不过没一会儿孟叔叔就已经开车过来了,孟嘉越打开后车门,让阮榆先上去,然后他才坐进去。

    坐好后孟嘉越把两边车窗打开透气,看阮榆吃完了包子,就从前面抽了一张卫生纸给她擦手。他手腕上戴的有表,阮榆趁他擦手凑过去看时间,现在才七点多一点。

    孟叔叔开车把他俩送到学校找到考场后就离开了,上午考完试再开车来接。

    阮榆和孟嘉越在一个考场,而且离得还不远,中间就隔了两个人,有孟嘉越在,阮榆考试的时候也不怎么紧张,感觉题目都会做,第一场考完后还和孟嘉越在学校里面转了转。

    他们考试的校区因为是新建的,主干道两旁的绿带里还有施工人员在种树,有些通往教学楼的小路则刚贴上瓷砖,整个学校挺大的,考试中间休息的时间阮榆只把教学楼附近转了一圈,更多的就没细看了。

    附中的考试结束后没几天就是毕业考试,学校的课程已经全部结束,班级合影也在上个月拍过了,一直到考试前一天学校才通知各班级去办公室领取照片。

    班主任喊了孟嘉越去办公室,班里纪律就放开了,所有人都在闹腾,扔书的,追逐打闹的,依依不舍的。还有人去学校小卖部搬了几箱子雪糕请全班同学吃。

    几个平时在班里比较活跃的女生毛遂自荐发雪糕,一人负责一片区域,阮榆没有分到,因为发雪糕的女生故意忽略了她,直接跳过她把雪糕给了后面的同学。

    阮榆有点尴尬,她差点就伸手去接了,还好没有真的伸出手,但是班里所有人都在吃雪糕,聊天,哪怕前面还有没发完的雪糕,也没有人会给她拿一个。

    阮榆感觉脸上火辣辣的,额头都冒出了汗,她也不敢抬头去看周围,抓着口袋里的大白兔奶糖等孟嘉越回来。

    没多大会儿孟嘉越带着一摞照片回来了,班主任不在,刚进门就有人拿了几个雪糕塞给他。

    孟嘉越又是拿照片又是捧雪糕,往班里一看才发现大家都在吃,他当即笑了笑说:“这谁买的雪糕?这么多。”

    塞他雪糕的男生一把揽过他肩膀,哈哈笑着说:“班长这么辛苦,一定要多吃几个,来来来,把剩下的雪糕都给班长。”

    “好嘞。”立刻有人应声,提了小半箱雪糕过来。

    “不行不行,吃不下的。”孟嘉越急忙躲开,挥了挥手里的照片说:“都领照片了,过来前面自己拿,一人一张,别拿多。”

    他话刚说完,原本还在座位上吃雪糕的同学立刻一拥而上,挤在讲台上拿照片,好在班级合影不用看人,没多久人就又散开了。

    孟嘉越手里还剩下两张照片,一张是他的,另一张是阮榆的,她没有上前面来领。

    班里同学都在讨论照片上自己或者他人照的如何,闹哄哄一片。孟嘉越回到座位上,把照片和雪糕都给了阮榆。

    阮榆没说话,默默把雪糕推回孟嘉越那里。

    “不吃吗?”

    “我不想吃。”阮榆动了动嘴唇,含糊不清地说。

    孟嘉越也没有再推给她,自己留了一个雪糕,其余的都发给了周围同学。

    还有十分钟就放学了,等铃声一响起,转眼间班里就跑得没人了。孟嘉越不紧不慢地整理好书包,带阮榆出了教室,下楼之后往食堂方向走。

    学校的小卖部在食堂里面,这个时间有不少上午不回家的学生来买饭,小卖部里人也多,孟嘉越挤进去,买了最贵的盒装雪糕出来。

    小小的淡黄色盒子,里面是乳白色的固体,阮榆用送的一次性勺子铲了一点,雪糕甜度正好,软软的刚进口就化了,只留下满满的奶香。

    “好吃吗?”孟嘉越拉着她往陈阿姨的办公室走。

    阮榆点点头,舀了一大勺送到孟嘉越嘴边,孟嘉越看着她笑了笑,张嘴含住勺子。

    “孟嘉越。”阮榆带着哭腔喊他。

    “嗯?”

    “你不要当班长了好不好?”

    孟嘉越没有半点犹豫,只点头应道:“好。”

    阮榆抹掉眼泪,抽了抽鼻子又说:“我不要照片。”

    “好。”

    “我要吃好多雪糕。”

    “好。”

    孟嘉越揉了揉阮榆脑袋,取下书包,从内侧夹层里面拿出一张自己的照片,是之前学校拍的一寸证件照。

    “不要合照,这个总要吧?”

    阮榆从他手里拿过,证件照用的是红色背景,里面的孟嘉越穿着一件白t恤,看着镜头嘴角微微上扬,比阮榆见过的所有证件照都好看。

    “这个我要。”

    孟嘉越笑笑,给阮榆擦干净眼泪,哄道:“乖,别哭了,有我呢。”

    “好。”

    到了陈阿姨的办公室,孟嘉越用剪刀把阮榆不要的那张班级合影剪碎了,只留下照片里阮榆的个人像。

    毕业考试当天正好赶上阮榆的生日,晚上去公园散步的时候孟嘉越送了她一对耳钉,红色的草莓形状,阮榆皮肤白,戴红色衬得好看。

    阮榆看着也很喜欢,拿在手里玩了半天,不过她捏捏左边耳垂,又一脸失落地说:“我的耳朵眼都堵住了,戴不了的。”

    阮榆是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打的耳洞,但是三分钟热度,没戴半个月就觉得麻烦,后来把耳钉也弄丢了,之后就没有再买,时间久了左边耳朵的耳洞就堵住了。

    “我看看。”孟嘉越把阮榆拉到公园路灯下面,借着昏黄的灯光仔细瞅了瞅,“还真的堵住了。”

    “所以说我戴不了。”

    孟嘉越笑笑,揉了揉阮榆脑袋说:“那你想不想戴?”

    “想戴。”阮榆其实觉得戴不戴都可以,但既然孟嘉越已经送她耳钉了,她肯定是想戴上的,不然放着太可惜了。

    “跟我来。”孟嘉越拉着阮榆往公园东门走。

    “去哪儿?”阮榆好奇地问。

    “打耳洞。”

    阮榆急忙捂住耳朵:“不行,我怕疼。”

    “应该不疼吧?我之前见我妈打耳洞,她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打好了。”

    阮榆有点不相信,边被孟嘉越拉着走边问他:“真的不疼吗?”

    孟嘉越换了个问题:“你以前打耳洞很疼吗?”

    “也不疼,但是后来耳朵堵住了,我在老家上学的时候,当时班里同学拿针帮我捅耳洞,结果好疼。”阮榆脸上表情也有点痛苦,似乎是想到当初被扎耳朵的疼。

    孟嘉越忽然停住脚步,阮榆正疑惑他怎么停了,就见孟嘉越转身扶住她肩膀,目光直勾勾得仿佛一直看到了她的眼底,很认真地说:“以后我不知道,别让别人碰你的耳朵。”

    “好。”阮榆下意识点头答应。

    “乖。”孟嘉越摸了摸她的脸。

    从公园东门出去,拐个弯就有一条街的商铺,孟嘉越拉阮榆去了一家饰品店,店里有买耳钉送打耳洞的活动,这是他前几天路过看到的,正好今天把阮榆拉来。

    店里耳钉款式挺多的,孟嘉越难得废了一番功夫才挑好了耳钉。

    因为阮榆本来就有耳洞,只有一只耳朵需要捅穿,那店员拿酒精把耳钉消过毒后,稍稍磨尖了头,直接对着耳洞穿了进去。

    阮榆开始还闭着眼睛不敢看,然后就听店员说:“好了。”

    “疼吗?”孟嘉越从店员手里把另一只耳钉拿过来,直接忽视了人家奇怪的表情,亲自给阮榆戴上。

    “不疼。”阮榆忍不住拿手摸了摸耳垂。

    孟嘉越把她的手拿下来,说:“不能碰,小心发炎。”

    “好。”阮榆强忍着摸一摸的冲动对孟嘉越点了点头。

    店员又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孟嘉越认真记下来了,阮榆则压根没听,在店里转来转去,看到有好看的女生饰品还拿给孟嘉越看,弄得店员的视线一个劲儿往他俩身上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