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小学篇快完结了
    ..,

    五月一到天气就越来越热,劳动节过后学校的作息时间表也改了,多了午休的时间,上午阮榆能留在家里的时间相对也就变多了。

    阮玥已经初三了,今年六月份就要中考,考前的体育加试时间则在五月中旬。这几天阮妈妈特意让阮榆帮忙上网查一些营养餐,说要在考试之前给阮玥补补,考个好成绩出来。

    不过这些离阮榆还是有点远,她今年下半年才上初中。

    星期六那天老家的爷爷打电话来,家里没人,阮妈妈带阮康铭去外公家了,阮爸爸有朋友请吃饭,阮玥则在学校补课,阮榆上午的饭还是买着吃的。

    她刚吃完饭回来,家里电话就响了。阮榆急忙忙换了鞋子,跑去接电话,一拿起话筒,那头声音阮爷爷的声音就传过来了。

    “小榆,你爸呢?”

    “不在家,出去吃饭去了。”阮榆顿了顿又问:“爷,有事吗?”????“没什么事。家里这边逢会了,就想打电话问问,看你们回不回来赶会。”阮爷爷话刚说完,那头阮奶奶插了一句:“榆啊,这么久都没回来了,正好星期天,家里这边又热闹,回来赶会。”

    听他们说了阮榆才忽然想起来,老家镇上每年都是有庙会的,算算时间,农历四月十六,正好就是这个星期日。

    以前小时候阮榆最喜欢赶庙会,因为街上人多热闹,还会搭戏台子唱大戏,有好吃的好玩的,演杂技的,唱戏的,套圈的,耍猴的等等。

    只是来a市以后阮榆就再也没有赶过庙会,时间久了,连老家举行庙会的具体时间都快忘了,要不是阮爷爷打电话来,她还真不知道又到了这时候。

    阮榆心里倒是挺想去的,但是她星期一还要上课,回老家肯定来不及,所以也就只能说:“爷,奶,我回不去,星期一还要上课。”

    “没事,下次再回来。”阮爷爷说。

    阮奶奶也接道:“在a市学习怎么样?要好好学,听你爸妈的话。”

    “好。”

    挂了电话后阮榆心里有点难受,她还挺想爷爷奶奶的,从过年到现在都有几个月了,但阮爷爷平时没事基本上也不会打电话,联系少了,所以阮榆猛然间听到爷爷奶奶的声音,都感觉有些陌生。

    下午快两点的时候阮妈妈带着阮康铭回来了,手里还拎着一袋子外婆腌的咸菜,进门就喊阮榆,让她把东西放厨房里。

    阮榆从屋里出来,接过东西到厨房,她也不知道应该放哪里,生怕放错了地方又被她妈骂,看了看,想咸菜应该是晚上要吃,所以她就把袋子放到了案板上。

    出去后听阮妈妈在说阮康铭:“一回来就知道玩电脑,作业写完了吗?”

    “写完了,还要跟你说多少遍?我早就写完了,玩一会儿怎么了?”阮康铭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有些不耐烦。

    “还学会犟嘴了,你就这样跟你妈说话?”

    “不就是玩个电脑吗?你要说多久啊?”

    阮榆生怕卷进他们的争吵中,到时候落不了好,所以小心避开,一言不发得回房间继续午睡。

    她刚躺到床上,没一会儿阮康铭推开门进来问她:“阮榆,你字典放在哪里啊?”

    “桌上。”阮榆坐起身,趴在床栏上指着下面书桌的左上角,那里放着一本红皮字典。

    她和阮玥共用一个书桌,不过阮玥的东西多,单课本和学习资料就有一大堆,床底下塞了一部分,上面放的也基本都是她的东西,除了学习用品,还有扎头发用的头绳、皮筋、发夹,女生的一些小饰品等等,零零星星也堆了几个小盒子。

    因为东西太多,阮榆怕阮康铭看不到,特意指出来。

    阮康铭过去把字典拿走,阮榆躺下继续睡,迷迷糊糊刚睡着一会儿,猛然间听到门被人推开,吓得她当即睁开了眼睛,坐起来往下一看,是阮康铭又推开门进来了。

    他手里拿着阮榆那本字典,是来还的,进来后仰着头和阮榆说:“你这本字典我不小心撕掉了一页,没事吧?”

    阮榆一听立刻睡意全无,忙从床上爬下来,趿拉着拖鞋过去,一把抢过字典。

    拿到手里翻开一看,字典根本就不是阮康铭说得那样只撕掉了一页,开头几页的装订线都开了,稍稍一碰就掉,散了足足有十多页。

    如果只是自己买的阮榆倒是无所谓,可这字典是孟嘉越给的,阮榆平时就宝贝得不得了,舍不得弄脏弄皱,现在却一下子成了这样,她当时就气道:“你赔我的字典,这都散成这样了还怎么用。”

    “我又不是故意的。”阮康铭被她拿话一冲,脾气也拐起来,瞪着眼睛说:“谁知道你字典那么不经翻,我就碰几下它就这样了,一本字典你也让我赔。”

    “吵什么呢?”阮妈妈被声音引过来。

    阮榆捧着字典给阮妈妈看,委屈道:“妈你看,我的字典被他弄坏了,装订线都散了。”

    “不就是个破字典,这么宝贝。”阮康铭立刻接了一句。

    阮妈妈扫了眼字典,直接把阮康铭拉到她那里,一边对阮榆说:“你是他姐,就不能让让你弟,一个字典而已,又不是不能用,拿胶布粘一下不就行了,这都能吵起来。”

    “可是这是我的字典。”阮榆瘪着嘴委屈得想哭,心里既不甘心又难过。

    “还没完没了了是吧?再说信不信我打你一耳巴?”阮妈妈把眼睛一瞪,也不给阮榆再说话的机会,拉着阮康铭就出去了。

    门被关上,阮榆鼻子一酸,眼泪直往下掉,她回身坐到阮玥床上,默默流了一会儿眼泪,哭完后起身去找胶带粘字典。

    才粘了几页,外面又传来阮妈妈暴怒的声音:“阮榆,叫你放个东西都放不好,谁叫你放到案板上的,蠢吗?这点小事都干不好,要你有什么用?趁早死了算了。”

    阮榆低着头默默撕胶带,阮妈妈继续骂骂咧咧了一会儿外面就安静了。

    晚上家里又只剩下阮榆一个人,她在陈阿姨家吃过晚饭后,就被孟嘉越带着去公园溜圈。星期天公园里面人也多,大都是家长带着小孩子出来玩,所以门口的小摊贩许多都是卖小孩玩具的。

    阮榆手里也牵着一个小女孩买最多的兔子氢气球,另一只手里拿着孟嘉越给买的抹茶冰激凌,边走边吃。

    从公园西门到东门,中间要经过一座湖心亭,在桥上走着的时候,孟嘉越忽然说:“和我一起去a大附中吧!”

    “附中?好啊!”阮榆闻言,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

    “明天和我去报名。”孟嘉越又说。

    “好。”阮榆再次点头。

    孟嘉越抬手揉了揉阮榆的脑袋,明显被她毫不迟疑的态度取悦了,又告诉她说:“附中新建的校区就在长平区,在那里上学到时候也离家近,不用住校,而且附中的师资力量很不错,又是老牌名校,当然竞争也大。”

    “有多大?”阮榆咬着华夫筒,问孟嘉越。

    孟嘉越把她脸上沾到的冰激凌抹掉,边笑着说:“要是不努力,你恐怕也会考不上。”

    “这么难?”阮榆一听顿时也吃不下去了,把手里才啃了一半的华夫筒扔到垃圾桶里,拉着孟嘉越就要回去,边走边说:“我不玩了,我们快点回去学习。”

    “不用。”孟嘉越把阮榆拽回来,又是好笑又是无奈:“这么着急做什么?该玩就玩,你又不是考不上。附中虽然难考,但还只是初中不是高中,相比之下林德中学才更难考,而且如果真是你考不上的学校,那我从一开始就不会选择。”

    “真的?”阮榆不放心地问。

    孟嘉越点头,还没再说什么,就见阮榆哭丧着脸说:“我的华夫筒还没吃完就扔了。”

    “噗嗤~”孟嘉越没忍住直接笑喷了,捂着肚子半天直不起腰。

    阮榆被孟嘉越笑话够了,鼓着腮帮子生气不理他,被孟嘉越哄了半天,最后拿一根糖葫芦才哄回来。

    六月份考试月,随着中高考的临近,路上随处可见贴着考生免费坐车标语的出租车。阮玥的学校已经放假,一直到中考之前她都在会呆在家里,而阮榆的学校还是正常上课,除去端午节放了三天假以外。

    六月十四号正好是星期日,中考上午八点半开始,考试前一天阮玥就和同学一起住到了离考场最近的宾馆,一直到考试结束都会呆在那里。

    阮妈妈早上上班前还特意拐去宾馆看阮玥,中午的时候又怕外面吃的不干净,吃坏了肚子影响考试,她在家里做好了饭亲自送过去。

    这样一来就有些顾不到家里了,下午阮妈妈照样去给阮玥送饭,而阮康铭被阮爸爸带去吃酒席去了,阮榆则是彻底没人管了。

    不过附中的考试就在六月下旬,她这些天除了每天必练的钢琴和书法外,其他时间都没有往外跑,要么待在家里,要么在孟嘉越那里,总之都是老老实实的学习。

    中考结束当天的晚上阮玥根本没着家,她班里有聚会,老早就跑出去了,在宾馆住几天的留下来的换洗衣服还是阮妈妈帮着拿回来的。

    两天后的六月十八号就是附中小升初的考试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