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学钢琴
    ..,

    程佳怡这次算是在学校扬名了,语文老师和班主任都找了她谈话,好在有孟嘉越说明情况,最后老师反倒还安慰了她一通。

    差不多两天时间,程佳怡把重写的两篇作文交上去了,语文老师又给她重新批改了,事情到这里才算是真正结束。

    晚上阮榆一如既往去找孟嘉越,推开门进去见他没在写作业,而是在翻看作业本。

    阮榆好奇地问:“你看什么呢?”

    过去一看,是个作文本,但是里面的字更秀气,明显不是孟嘉越写的,阮榆更奇怪了:“这是谁的作文本啊?”

    孟嘉越把作文本合上,给阮榆看封皮上的名字,六年一班,程佳怡。

    “哎?这是程佳怡的作文本,你在哪里找到的?”阮榆拿过来在手里翻了翻,边问孟嘉越。????“不是找的。”孟嘉越把阮榆拉到腿上,这才接着说:“是我拿走的。”

    “你拿走的?”阮榆瞬间就反应过来了,可是她还是不懂:“你为什么要拿她的作业啊?害的她要重写作业,还被学校通报批评,老师都找她谈话了。”

    孟嘉越把头抵在阮榆肩上,闷笑了几声,理直气壮地说:“谁让她骂你白痴,那就让她当一回白痴。”

    阮榆心里觉得这样做不对,可是想想孟嘉越这样做又是因为她,而且记名字那事她到现在还是怀疑程佳怡,思来想去,最后阮榆心里也就微微带点窃喜地说:“下次不能这样了。”

    “好,不会了。”孟嘉越立刻一口答应了。

    可答应的太轻易了,阮榆看看他,有点不相信。孟嘉越就一脸无辜地回望着她,俩人对视了有半分钟,阮榆认输先挪开了视线。

    “你怎么拿走的?也不怕别人发现。”

    “机会很多。”孟嘉越拆了一包手指饼干喂阮榆,边说:“下楼的时候我故意落后几步,趁他们楼梯口转弯的时候随手就叠起来装口袋里了。”

    阮榆也拿了一个饼干喂他,问:“那么多作业你又是怎么找到的?”

    “事先放到作业最底下了。”孟嘉越低头看看手里的饼干牌子,自语道:“这个没有之前买的那个好吃,下次不买了。”

    “我觉得挺好吃的。”阮榆接着说:“不过我还真以为是学校检查作业给弄丢了呢!”

    “好,那下次给你买这个。”孟嘉越把饼干给阮榆拿着,身体向前倾,从书桌上的笔筒里把剪刀拿出来,边和阮榆说:“学校检查其实根本就不可能弄丢学生作业。”

    “哎?上学期不就弄丢了吗?”

    孟嘉越看着她神秘地笑笑,说:“其实作业没丢。”

    阮榆眨了眨眼,咬着饼干等孟嘉越给她说清楚。

    “上学期丢作业的记得是谁吗?”

    “不知道。”阮榆摇头。

    “纪威杰。”

    这个名字阮榆知道,因为平常老师在班里批评最多的就是这个名字,上课说话,睡觉,不交作业,还有逃课,据听说以前还和外校的男生打过架。

    就算阮榆现在还没有把班里同学的名字记全,但是纪威杰她从上学期就记住了,因为实在太有名。

    孟嘉越把作业本一页一页撕开,边撕边说:“上学期抽查作业,学校只抽查了咱们班,他作业没丢,只不过数学作业缺了太多,送去检查肯定不行。当时是我找外班同学借的作业,理由是学校检查作业,班里同学的作业都上交了,但是还有同学在补作业,需要借数学抄一下。”

    “我拿到作业后就用胶带把名字粘掉改了,然后送去学校检查完,也就一两天的事。正好我当时又因为印试卷的事去办公室,趁里面没人就把纪威杰的作业拿走了,改回名字还回去,等课代表拿回作业,里面自然没有纪威杰的,所以这才有纪威杰丢作业的事。”

    阮榆听得半天说不出话,憋了好久才冒出一句:“你胆子也太大了。”

    “老师知道。”

    “哎?”阮榆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

    孟嘉越被她脸上的表情逗笑,在脸颊上捏了一把过过手瘾,才笑着说:“我跟她说听到主任跟校长说这次检查作业要把没完成作业的同学名字写到告示栏上,并且注明班级和班主任。”

    “可这样……”阮榆感觉自己还是不太赞同。

    “其实也不是全都知道,顶多知道可能有同学作业造假,但具体情况就不一定了。”孟嘉越已经把作业本全部撕完了,接着他又用剪刀把纸剪成手指宽的长条。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阮榆想不明白,直接就问出来了。

    剪完一张纸,孟嘉越把剪好的长条再次剪成小碎块,慢条斯理地说:“顺手做的,不过纪威杰的感谢很有用。”

    “哪里有用啊?”阮榆心里有个猜测,小心问他:“你是不是让纪威杰帮你干坏事了?”

    孟嘉越闻言无奈地笑了笑:“我在你心里就是会做坏事的人吗?”

    “不是。”阮榆立刻摇头否认。

    孟嘉越把剪刀放下,搂着阮榆在她脖子那里蹭了蹭,叹息道:“班里几乎所有人都讨厌你,那种情况下你在学校没被人打,当然是因为他把人都威胁了一遍。”

    阮榆很清楚自己在班里是什么情况,平常她小心翼翼的逃避着,装作不知道,可突然间被孟嘉越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一时间心里也不好受,所以垂着头半天没说话。

    “也不一定会打人。”孟嘉越揉了揉她的脑袋说:“咱们学校的女生还没有打人的胆子,但是一些欺负人的小手段还是会有的,比如说用笔在衣服上乱画。”

    “那我要谢谢纪威杰呢!”

    “你敢。”

    “怎么了?”阮榆看他挑着眉毛不高兴的样子,不知道自己哪里惹他生气了。

    孟嘉越揪着阮榆的脸说:“不谢我去谢他,敢这么做你给我等着。”

    阮榆解释道:“我当然要谢你啊!可他也要谢,怎么说都算是帮过我,而且我本来都没人喜欢了,更不能连谢谢都不知道说。”

    “不行。”

    “为什么?”

    “我不高兴。”

    孟嘉越直接采取了无理取闹的方式,阮榆也没有办法,况且她本来都习惯听孟嘉越的,所以点点头也没坚持,说:“好吧!”

    孟嘉越这才满意,从桌上拿起剪刀继续剪纸,他剪得不快,但很细致,几乎每一片碎纸屑都只有指甲盖大小,保证看到了也不知道纸上写的什么。

    阮榆把饼干吃完,在孟嘉越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无聊地看着他剪,没过一会儿就昏昏欲睡起来,只是刚打瞌睡她就猛地想起来自己书法还没练。

    阮榆惊的差点没跳起来,这下一点也不困了,急急忙忙又跑回家把东西拿来,在桌上腾出地方,摊开纸,用了将近一个小时写完,然后交给孟嘉越检查。

    孟嘉越已经把作文本子全部处理干净了,屋里的垃圾桶也换上了新袋子,他半躺在床上看完,对阮榆笑着说:“练钢琴吧!”

    至此,阮榆的清闲日子算是到头了,趁着清明节假期,陈阿姨和阮妈妈提了要教阮榆学钢琴的事,既然是免费的课程,又是在隔壁学,阮妈妈自然没有什么不答应的,当场就点头同意了,之后阮榆玩乐的时间就更少了。

    陈阿姨倒是找到了目标,兴致勃勃得说要把阮榆教成钢琴家,每天都抽出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来教她,甚至自己也开始练起来。

    但阮榆就惨了,每天除了要练书法,还要空出时间来学钢琴,把必要的学习时间去掉,她几乎都不剩下什么能玩的时间。

    阮榆没接触过什么乐器,开始还天真的以为上来就能弹,可等陈阿姨教了以后她才知道,要学钢琴她还得先把琴键认识了,不过这只是第一步,阮榆还有的要学,她连五线谱都还没认识呢!

    坚持了一个月阮榆就不想学了,可她也没胆子逃课,委委屈屈得和孟嘉越说了:“孟嘉越,学钢琴好累,我可不可以不学了?”

    孟嘉越当然不同意,揪着阮榆脸颊**:“不行,既然学了就要坚持到底。”

    可一开始也不是我主动要学的。阮榆在心里偷偷地说,不过这话她没胆子直接说出口,不然就惨了。

    “心里想什么呢?”孟嘉越一看她脸上五彩纷呈,就知道绝对没想好话,眯着眼睛刻意放慢了声音问她。

    阮榆立即摇头,嘿嘿笑了笑,讨好地抱住他说:“我没想什么,真的。”

    “既然没想什么就去练琴吧!我妈应该准备好了。”孟嘉越笑眯眯得在她脸上捏了一把。

    “啊?”阮榆哭丧着脸不想走。

    孟嘉越毫不留情得把她的手拉开,推出了门,正好陈阿姨在客厅,见到阮榆出来立刻过来拉人,边说:“小榆快来,今天在学校我特意找音乐老师请教了一下,之前感觉教得不太好。”

    阮榆回头看了看孟嘉越,瘪着嘴不开心,然后被陈阿姨拉到书房去了。

    其实学钢琴也就是阮榆每天放学之后的那一段时间,陈阿姨晚上不教,因为担心打扰上下住户睡觉。不过书房墙面的隔音效果还是不错的,阮榆在自己家都听不到陈阿姨弹钢琴的声音。

    不知不觉到了五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