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纪律
    ..,

    元宵节过后就是新学期开学了,班委还是上学期那些人,除了纪律班长辞职了以外,其他人都没有变动。

    班主任一直说要选纪律班长,来来去去却找不到人来当,有矜持的不好意思直说,有些则是不想耽误学习,或者感觉当班长太累,不想当。

    弄来弄去,都开学一星期了纪律班长还没有选出来,老师不在学生没人管,所以一班的纪律也越来越差。几个带课老师都和班主任反映过班级的纪律情况,最后班主任也是没办法了,就在班里一个一个问。

    看热闹得瞎起哄,还有女生吵闹着推荐自己玩得好的同学,班主任选来选去,挑了一个自己有印象的女生当纪律班长,管理班级纪律。

    新学期的课程表也改了,上学期星期一下午的一节自习课挪到了星期五上午最后一节课。自习课都是班级纪律的重灾区,没老师看着,说话的人也多,大家都是随波逐流,你说话我也说话,弄到最后自习课上基本都很吵。

    从上学期就是这样了,班主任也知道,所以每到上自习课的时候她一有空就会来班里看看,可这学期星期五的自习课和班主任的课相撞了,所以她也来不了。

    第一个星期五不仅没有班主任,也没有纪律班长,班里吵闹的声音直接把隔壁班的班主任引来了,发了好大一通火要班里学生安静,这事后来传的全校皆知。????班主任丢了大面子,在班里也把学生训斥了一番,也是因为这事决定要严抓纪律。

    这个星期五自习课上课前班主任就叮嘱新上任的纪律班长一定管理好班级纪律,除此之外她还新想了个法子,要每组同学轮流自发监督,把说话的同学名字写到纸条上,统一交给她。

    这个方法一出,人人自危,但是同时又都跃跃欲试。头一个星期五是第一组,依次类推,因为班里分组是按区域划分,阮榆和孟嘉越都是在第三组,到第三个星期就轮到他们这一组了。

    有前两个星期做铺垫,学生也不敢乱说话,生怕被班主任当堂念出名字批评,所以这星期自习课还是很安静的。

    阮榆以前在老家镇上上学的时候当过语文课代表,但是管理班级纪律的事情她还真没做过,不过只是记下说话的学生名字,她还是觉得挺简单的。

    自习课一上课阮榆就从本子上撕了半张纸,留着记名字,看孟嘉越没有纸,还分了他半张。

    刚开始班里静悄悄的,阮榆写了一会儿作业,就扭头往周围看看,猛然间会觉得班级纪律非常好,其实仔细瞧瞧就能发现还是会有同学低着头压低了声音在和旁边的人说话。

    对于这种情况阮榆自然是都把名字写在纸上,有不知道名字的同学她还会写纸条问孟嘉越,就这样,一节课才刚过一半阮榆纸上就写了将近有十个人的名字。

    “哎哎。”快下课的时候后面同学拍了拍阮榆的背,压低了声音喊她。

    阮榆这学期还是第一次被人主动说话,她一时间甚至有点受宠若惊,忙半转过身看向身后的女同学,小声问:“有事吗?”

    “你记了几个名字?”

    阮榆扭头看了看放在桌面上的纸条,都是上课的时候她看到有说话的同学,至于现在,快下课的时候班级纪律也是最松散的时候,嗡嗡的说话声不断,还有同学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如果要记名字,估计班里大半的同学都要记上,所以阮榆也就没再记名字了。

    阮榆纸条上没写后面女同学的名字,因为她上课也没有说话,所以没有多想,就把纸条给她看了一眼。

    女生一看纸条上十来个名字,当时就惊讶道:“你怎么记了那么多?”

    孟嘉越扭头看了她俩一眼,没说话。

    阮榆傻乎乎地回道:“他们上课说话了。”

    女生还想再说什么,却被下课铃声打断,班里瞬间闹腾起来,有速度快的同学已经冲出了教室门。

    纪律班长过来收纸条,孟嘉越在纸条上又添了几个名字,折好后和阮榆的纸条一起交过去。

    下午第一节课上课之前班主任拿着纸条把自习课上违反纪律的同学名字念出来,班主任念完一张纸条换一张,名字记得最多的那张纸条足足有十几个同学的名字。

    有些被叫到名字的同学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在底下小声抱怨说自己根本没说话,可惜班主任听不到。

    念完名字班主任自然是把纸条上写了名字的同学狠狠训斥了一顿,在离上课还有五分钟的时候才走。

    她一走,班里整个喧哗起来,都在讨论这么多名字究竟是谁记的,阮榆也在想是谁记的名字,比她还多,不过她也没在意。看孟嘉越在看下一节课的英语书,也打算把书拿出来看一下。

    “是不是你记得名字?”有人却找上了阮榆。

    阮榆看着气势汹汹找她的几个女生,忙摇头茫然道:“我没有记你们的名字啊!”

    “不是你记得还能是谁?就你写的名字最多,我都看到了。”为首的女生绷着脸,两眼发狠直勾勾瞪着阮榆。

    “我真没有记你们的名字。”阮榆胆怯地看着她,弱弱地辩解道。

    “就是你记的,除了你谁还会记那么多名字?现在还狡辩,你给我等着。”女生甩下话,怒气冲冲地走了。

    阮榆委屈地耷拉下肩膀,趴在桌子上和孟嘉越说:“我真的没有记她们的名字。”

    “我相信你。”孟嘉越看着她笑笑。

    阮榆无精打采了一会儿,忽然想起来什么,猛地转身问身后的女生:“是不是你说的?”

    “关我什么事?白痴。”女生口气很不好地回了一句。

    阮榆缩了缩脖子,也不敢再问,转回身把英语书掏出来看,没一会儿上课铃就响了。

    只是这回阮榆的名字再次传的全班皆知,人人都知道那个记了很多名字的纸条是她写的,而被记了名字的同学,也不管名字是不是记在那张纸条上,提起阮榆都是她记了自己名字。

    阮榆也很委屈,明明那张纸条不是她写的,她虽然也记了很多名字,但是绝对没有那张纸条上的多,而且还有些名字是她根本没有写的,可惜除了孟嘉越没有人相信她。

    被班里同学说的多了,阮榆也生气,明明是自己违反了纪律,还不许别人记名字。

    好在星期五下午就星期了,学生回家玩个两天,再到学校也就差不多忘了这事。

    下午一放学班里同学都急着走,孟嘉越因为还有事,就没有着急离开,阮榆陪他一起,也没走。

    孟嘉越有事是因为下星期学校要检查学生的作业,班主任让今天下午收齐作业,统一交到办公室那里去。

    放学之前已经通知学生把各自的作文本子都统一放到桌子上,课代表直接过去位置上拿就可以了,但麻烦的是还要把有些缺作业的同学名字统计一下,写在纸上一并交上去。

    除了老师日常布置的作业,还有学习资料,全部加起来还是挺多的,孟嘉越纯属是帮忙收一下作业,统计一下人名,还有就是帮忙把作业搬到办公室。

    靠窗两纵列的语文作文本子是孟嘉越帮忙收的,他收到阮榆后面女生位置的时候不小心把手里原本收上来的作文本子弄掉了地上,呼啦啦散开了一片。

    阮榆忙蹲下来帮他一起捡,语文课代表看到了问:“怎么了?”

    “没事,作业弄掉地上了,我捡一下。”孟嘉越站起身晃了晃手里的作文本。

    学校发的作文本是小号作文本,紫色的外皮,中间印了一个卡通形象,下方则是名字班级栏,作文本总体宽十二点三厘米,长十七点四厘米,顶多只有资料书的一半大。

    孟嘉越捡本子的时候特意看了眼坐在阮榆后面女生的名字,程佳怡。

    “怎么了?”阮榆看他拿着一个作文本在看,就随口问了句。

    “没什么。”孟嘉越笑笑,把手里的作文本放到作业最下面。

    作业收好了之后孟嘉越和课代表一起把缺失作业的同学名字统计了,接着把书搬去办公室,之后就各自回家了。

    学校检查完作业再发回来已经是下下个星期的事情了,课代表把作业又都搬回来摆满了讲台,甚至还放不下,又分出一部分放到第一排同学的桌子上。

    趁着还没上课,课代表们在班里一个个念同学名字上去拿。

    等最后作业都发完了,坐在阮榆后面的程佳怡站起来问:“我的语文作文本子没了,讲台上面是不是还有没发的?”

    语文课代表闻言把讲台又看了一遍,甚至还把前排同学的课桌也检查了一遍,摇摇头说:“没有啊!你作文没发吗?”

    程佳怡一听急忙说:“不可能,我作业都在这儿,就少了语文作文。”

    “可作业都发完了,没有多余的。”

    “那我的作业呢?”

    语文课代表往地上看了看,又让前排的同学帮忙看看作业有没有掉地上,找了半天还是没有。

    语文课代表问:“你是不是作文本没交啊?”

    “我交了,当时都放在桌子上了。”程佳怡急了,指着自己桌子大声说。

    注意到这里情况的同学纷纷停下正在做的事,有热心的还帮忙在前排翻找作业。

    语文课代表这下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孟嘉越站起身说:“她语文作文是交了,当时我收的,统计人名的时候也有她的作业。”

    “那这不见了。”语文课代表从讲台上下来找孟嘉越。

    “会不会是学校检查作业的时候弄丢了?上学期班里不是也有人作业丢了吗?”孟嘉越推测道。

    “那怎么办啊?”程佳怡也听到了,顿时一脸担心地问。

    孟嘉越去前面讲台上,敲了敲黑板,原本闹哄哄的班里瞬间安静下来,他接着说:“程佳怡的语文作文本不见了,你们看看自己拿作业的时候有没有多拿,都检查一下。”

    班里同学又把自己拿回来的作业本检查了一遍,最后都说没有。

    程佳怡已经急得哭了,周围女同学见状,忙聚过去安慰她。

    孟嘉越回到座位上,对她说:“要不你就重写一份,老师才布置两篇作文,写起来也不多。”

    “好吧!”程佳怡抹掉眼泪,从桌洞里拿了新的作文本子。

    事情这样算是告一段落,但第二天学校的告示栏更新了内容,把这次检查作业的情况进行了公布,其中各班没交作业还有作业缺失的同学名单也贴了上去,并且注明了班级和班主任的名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