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脚链
    ..,

    回到家阮榆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外面天已经快黑了,阮妈妈做好了饭,在客厅大声喊她出来吃饭,阮榆应了一声,放下手里的书去客厅。

    晚饭过后阮榆拿着装笔墨的盒子去找孟嘉越,孟叔叔开的门,见是阮榆就说:“嘉越和他妈妈出去了,还没回来。”

    “那我等他。”阮榆抬了抬手里的盒子,笑笑说:“我找他练毛笔字。”

    说完话阮榆又立刻后悔了,觉得自己不该这么说,人没在她应该转身回家才对,可是话都已经说出口了,她也收不回来。抬头看看孟叔叔,阮榆生怕他会觉得自己没眼色,硬赖到他家里不走。

    “小榆在练书法啊!很不错,进来吧!嘉越应该也快回来了。”孟叔叔笑了笑,侧过身让阮榆进屋。

    阮榆不知道该回什么话,就也笑笑,进去后她没在客厅里呆着,直接去了孟嘉越的房间。里面没有什么变动,但是阮榆却忽然感觉到有点陌生,她呆了一会儿,走到书桌前把盒子放上去。

    过年这些天阮榆一直没有练毛笔字,因为毛笔墨水这些练字的东西她都没有带回去,现在忽然再写,感觉还是有些手生,写了一页纸才慢慢找回感觉。????阮榆把写完的那张放到一边,重新拿了一张纸写。外面突然传来一声炸响,阮榆刚写没几个字,吓得手一抖,在洁白的纸面上留下了一个墨点。她转头往窗外看,就见夜空中烟花接连不断的绽开,持续了几分钟才安静下来。

    明天才是元宵节,但是今天就已经有人忍不住开始放起烟花来了。阮榆放下笔走到窗边,等了没一会儿果然又有烟花窜上天空。

    “好看吗?”身后忽然有人问她。

    阮榆回头就见孟嘉越手里拿着她刚写的字,看她回头,笑了笑问:“怎么回来这么晚?”

    “我二爷爷去世了。”阮榆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半响才和他说:“我渴了。”

    孟嘉越没多问,点点头,出去倒了一杯热水,阮榆接过来先抿了一口试试温度,不烫也不凉,刚好是能喝的温度。

    等阮榆喝完水,孟嘉越也把她写的毛笔字看完了,随手放在书桌上,对阮榆说:“过来。”

    阮榆看着他,一瞬间,因为长久的分离而带来的陌生感尽数从心里褪去,她揉了揉湿润的眼睛,却没有止住眼泪。

    阮榆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她就是忽然觉得心里难受,脑子里一片混乱,想起二爷爷,想起那场葬礼,想起以前的孟嘉越,想起许多许多的东西,然后眼泪就不知不觉流出来了。

    孟嘉越没说话,等她哭够了,过来自己的身边,才抬手揉了揉阮榆的脑袋,把她手里的杯子拿过来放到桌子上,又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奶糖喂给她吃。

    熟悉的奶味在嘴里化开,流进胃里,阮榆抽了抽鼻子,把头埋在孟嘉越怀里,半天没说话。

    孟嘉越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安慰道:“好了别哭了,乖,有我呢!”

    “孟嘉越。”阮榆忽然叫他。

    “嗯。”孟嘉越应声。

    “孟嘉越。”

    “嗯。”

    “孟嘉越。”

    一连被叫了几次,孟嘉越不由失笑,脸上却没有半点不耐烦,再次应声道:“嗯,有什么事吗?小榆。”

    “没有。”阮榆摇头,闷闷地说。

    孟嘉越扶住阮榆的肩膀把她稍微推开了一点距离,低头去看她脸上的表情,皱着眉头,红着眼眶,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孟嘉越微微叹了口气,拉过椅子抱着阮榆坐下。

    “怎么还是不开心啊?”

    孟嘉越捏了捏阮榆的脸颊,感觉肉都变少了,不由开口道:“去年过年回来脸都肥了一圈,怎么今年不肥反瘦了?”

    “瘦了不好吗?我妈都不让我都吃饭,生怕我再胖了。”阮榆撅着嘴巴那眼睛瞅他。

    “都好。”孟嘉越说完看看阮榆,表情还是有些遗憾的又说:“瘦了捏不到肉,手感就不好了。”

    “可是胖了不好看啊!”阮榆歪着头不明白怎么孟嘉越这么想让她胖。

    孟嘉越不赞同地说:“这可不一定,你姐再瘦也没你漂亮,而且,难道你没有发现整个班里都没有女生比你好看吗?”

    阮榆才不信,立刻摇了摇头说:“张雪敏不是就很漂亮吗?她可是班花呢!”

    “她没有你漂亮。”孟嘉越认真的把阮榆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一脸笃定地说:“我说的是真的,只不过她比你会打扮。”

    阮榆看看孟嘉越,见他不像是开玩笑的模样,心里也不由的信了几分,紧接着心头又涌上一阵窃喜,脸上也不自觉露出笑,扒着孟嘉越的肩膀说:“那我就不减肥了。”

    “减什么肥?”

    “我妈让我减肥。”

    “别听她的。”

    “好。”阮榆连犹豫一下都没有,用力点了点头,脆生生的应道。

    孟嘉越这下满意了,又问阮榆:“酸奶吃不吃?我妈买的酸奶布丁,买太多了家里没人吃,再放着估计就过期了。”

    “酸奶布丁是什么?”阮榆虽然也吃过酸奶,但是有限的几次都是孟嘉越给她的,阮妈妈不爱吃这些,所以从来也不买,她对于酸奶的种类真的不了解。

    “感觉和喝的酸奶没太大区别,就是用小杯子装着,要拿勺子舀着吃,也更粘稠,算是固体吧!”孟嘉越边说边把阮榆放到椅子上,出去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手上拿着两个包装十分漂亮的布丁杯子。

    “好可爱!”阮榆接过一个捧在手里看。

    孟嘉越伸脚勾过来一个椅子坐,把手上的布丁盒盖打开,揭掉里面杯沿上的一层薄膜,拿配套的塑料勺子舀了一勺喂过去。

    阮榆张嘴一口吞下,边吃边不忘继续玩手里的布丁。

    等把两盒布丁喂完,孟嘉越拿卫生纸给阮榆擦了擦嘴巴,边说:“我原本准备了礼物要给你,可惜你走的太急,没送出去。”

    阮榆好奇道:“什么礼物啊?”

    孟嘉越捏捏她的脸,空出一只手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链子,红色的编织绳,串了一枚小小的平安扣,两侧另有两颗乳白色的玉珠子,灯光一照,似乎还能看到玉石莹润的光泽。

    “带上这个好不好?”孟嘉越在她眼前晃了晃。

    阮榆疑惑地看了看链子,又比了比自己的手腕,摇头说:“太大了,我戴不上。”

    孟嘉越笑笑,蹲下身脱掉阮榆左脚上的鞋子,捋开裤脚,露出一截细腻光滑的脚腕,他把链子系到阮榆的脚腕上,红绳衬着白嫩的皮肤,有种难以言喻的好看。

    “这个是脚链。”孟嘉越仰头看着阮榆,弯唇笑起来:“不过我系的是死结,戴上就取不下来了,除非你拿剪刀剪断。”

    “哎?那洗澡也不能取下来吗?”阮榆弯下身试着拽了拽,也不敢太用力,怕弄坏了。

    “当然戴着了。”孟嘉越抬起阮榆的脚放到自己膝盖上,拿袜子给她穿上。

    阮榆不放心地说:“链子会弄脏的。”

    “不会的。”

    “弄丢了呢?”

    孟嘉越失笑,给阮榆穿上鞋子,起身捏了捏她的脸,笑道:“担心这么多做什么?都系上死结了怎么还会丢?”

    阮榆抿抿嘴巴,想想也觉得是自己想太多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这才不说话了。

    晚上回去睡觉的时候她在床边脱衣服,阮玥坐在自己床上磕瓜子,脱到裤子的时候阮榆脚腕上的红绳露了出来,被阮玥看到了,她当即好奇地问:“你脚上戴的是什么?”

    “脚链啊!”阮榆正低头捏掉棉拖上沾到的白毛毛,闻言头也没抬,随口就回了句。

    “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不知道。”阮玥边说边探头往她脚腕上看。

    “孟嘉越送的。”阮榆把脱掉的衣服挂到衣架上,就从床尾的梯子爬到上铺,准备上床睡觉。

    阮玥在下面嗤笑了一声,瓜子磕的咔咔响:“一个男生送你脚链,我怎么不信呢!”

    “管你什么事啊?”阮榆从上面探头,冲她吐了吐舌头。

    阮榆把桌上的瓜子皮拢起来扔到垃圾桶里,接着说:“我就顺嘴问问,大惊小怪。”

    “哪里大惊小怪了?”

    “哎,我说。”阮玥站起身仰头看着上铺的阮榆,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说:“孟嘉越是不是喜欢你啊?”

    “当然喜欢了,他对我可好了。”阮榆用力点了点头,一点都没明白阮玥话里的真实意思。

    阮玥瞬间被她这种理解能力气到,翻了个白眼无力地解释道:“我说得不是那种喜欢,是男女朋友地喜欢。”

    阮榆也不能理解自己哪里说错了,和她辩解起来:“哪里不是男女朋友了?他是男生我是女生啊!”

    阮玥一脸无语地看着阮榆,最后抽了抽嘴角,来了一句:“就你胖成这样居然也有男生喜欢?”

    “比你好看。”阮榆气呼呼地朝她吼了一嗓子,掀开被子躺进被窝里,闭上眼睛装睡。

    阮玥被她这话噎住,半天没说出一个字,好半响她看看阮榆又看看自己,抱怨道:“你说咱妈怎么生得啊?怎么就把我生得这么黑?你生得这么白?”

    阮玥再怎么不甘心也不得不承认,阮榆确实长的比她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