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葬礼
    ..,

    “孟嘉越。”

    “嗯?”

    阮榆舔着糖,电脑上播放的动画片也看不下去了,小心翼翼地看着孟嘉越,问:“你是不是不开心啊?”

    孟嘉越翻书的动作顿了一下,他扭头看向阮榆,蓦地一笑:“怎么看出来的?我有表现的那么明显吗?”

    “有的。”阮榆点头,糖也不吃了,鼓着腮帮子控诉道:“对我凶巴巴的,也不笑了,而且还板着脸,我看着都害怕呢!”

    孟嘉越闻言摇头失笑,把书翻过来盖在桌子上,朝阮榆张开手:“过来。”

    “干嘛啊?”阮榆咬着糖过去,顺势在他怀里坐下。????孟嘉越摸着她的头发,沉默了半响忽然问:“小榆,喜欢象棋吗?”

    “还可以吧!”阮榆不确定地说,抬头看看孟嘉越,手指无聊地抠着他衣服上的扣子,时不时再舔一下手里的糖,不明白他怎么忽然这么问。

    “抱歉,吓到你了。只是好不容易赢了我爸一盘棋,结果又输了。”孟嘉越捏捏阮榆的脸颊,凑到她耳边姿态亲昵地说:“那你以后可要喜欢上象棋。”

    “为什么啊?”阮榆不解,身体往后仰了仰,看着孟嘉越问。

    孟嘉越认真地想了想,说:“因为我希望你喜欢。”

    闻言阮榆捂嘴偷偷笑了笑,随即又点点头说:“好。”话落,她把已经吃了将近有一半的糖凑到孟嘉越嘴边说:“你也吃,我一个人吃不完的。”

    孟嘉越微微一笑,咬了一口糖几下嚼碎了咽下去,又问:“你有没有什么想学的乐器?”

    “啊?乐器?”阮榆不明所以,转动着手里的糖开始回想她认识的乐器,连嘴角沾了糖渍也不知道,孟嘉越见状不由失笑,从桌上纸盒里抽了一张纸给她擦干净。

    “对啊!想学什么?”

    “这个……”阮榆歪着脑袋想了好大一会儿,才摇摇头说:“我不知道,不过反正我妈也不会让我学的。”

    “学钢琴吧!我喜欢听钢琴曲。”孟嘉越自顾自做了决定。

    “唔,可是怎么学啊?和书法比起来难学吗?”阮榆眨巴眨巴眼,也没有反对,她都已经习惯孟嘉越帮她做决定了。

    孟嘉越捏了捏她鼻子,说:“你先把书法学好,至于钢琴,我妈就会弹。”

    “陈阿姨会弹钢琴?”阮榆立刻坐直了身子看着孟嘉越,等他一点头,立刻一脸惊叹地说:“好厉害!”

    “书房里那架钢琴听我妈说是外公的,后来给了她,我以前小时候她倒是想教我,可是我也没学。”

    “所以要我学啊?”阮榆指着自己鼻子问。

    “不然呢?”孟嘉越反问道。

    阮榆鼓着腮帮子有点不开心,狠狠在波板糖上咬了一口,但是没咬掉,只磨掉了一点碎块,在嘴里嚼的咔嚓响,又含糊不清地说:“要学好多东西。”

    “乖,听话。”孟嘉越揉了揉她的脑袋。

    “好吧!”

    阮榆垂头丧气的答应了,忽然又想起来上午看到的那个穿着中式礼服的新娘,立刻又问:“孟嘉越,你知道古代结婚的衣服都是什么样子的吗?”

    “不知道,怎么问起这个?”孟嘉越笑起来。

    “我今天在小区看到了,电视剧里面就有,不过那是民国的,不知道其他朝代是什么样子。”阮榆说着起身走到电脑前,把视频关上,边打开浏览器边说:“我要查一下。”

    孟嘉越半依着桌子笑着看她:“还是除夕回家吗?”

    阮榆点点头,把波板糖递给他拿着,边回道:“是除夕回去,之前我爷爷还给我打电话了,问我什么时候能回家。”

    “哦,查到了吗?”孟嘉越换了个话题问。

    “查到了,好多种。”阮榆滑动鼠标,边看边说:“衣服好像都不一样,我今天看到的是秀禾服,还有汉式婚礼,这个又是什么?啊,凤冠霞……这个字读什么?”

    “凤冠霞帔。”

    “帔?”阮榆一脸询问的表情看向孟嘉越。

    孟嘉越点了点头,问她:“那你以后想穿哪一种?”

    阮榆眨了眨眼,不明白孟嘉越问她这个做什么,但还是摇头回答道:“不知道。”

    孟嘉越看着她笑笑,不再打扰,让她自己看。

    二十八号那天过年的氛围就已经很浓郁了,当天中午吃饭的时候阮榆的大堂姑却突然打电话来,接完电话阮妈妈就急忙收拾东西,也没说原因,反正一家人是匆匆忙忙赶回了老家。

    因为走的太急,阮榆甚至没有来得及和孟嘉越告别,路上她又晕起了车,一路昏昏沉沉的,差不多天黑的时候才回到老家。

    阮奶奶早做好了饭等着,用自己和面擀出来的面叶,灶台大铁锅炒出来的鸡肉,做了一锅的鸡肉面叶。可惜阮榆晕车晕的胃正难受,也没怎么吃,随便扒拉了几口就回屋里了,躺到床上没多久就睡了。

    第二天天一亮阮榆就被叫起来吃了早饭,吃完饭阮爸爸开车带着阮爷爷和阮奶奶去b市,说是要看二爷爷,阮妈妈则因为要照顾孩子走不开,所以就没跟去。

    这一走,一直等到除夕当天阮爸爸才开车回来,阮榆从他们谈话中知道在b市的二爷爷病得很严重,之前大堂姑打电话就是说这事,好像都已经住到重症监护室了。

    阮榆有几年没见过二爷爷了,因为离得远,回来一趟也麻烦,倒是小时候二爷爷给阮榆买过玩具,这件事她还记得。

    因为二爷爷这事,大人们都心事重重的,年夜饭阮妈妈也只应付似的炒了几个菜,到晚上春晚也没怎么看就各自睡觉去了,当然压岁钱也没记得发。

    年初三的时候阮榆晚上才刚睡,朦朦胧胧的听到院子里有很多人走动,还有汽车鸣笛的声音从外面传过来,接着阮妈妈进屋把她和阮玥叫醒了。

    “快起来,穿衣服。”阮妈妈把她俩放在椅子上的衣服一股脑全扔到了床上,阮玥还想赖床,被她直接掀开被子冻醒了。

    “妈,怎么了?”阮榆揉着眼睛没明白发生了什么。

    “别问那么多,先起来。”

    “哦。”阮榆掀开被子坐起来,把保暖内衣先穿上,又从衣服堆里扒拉出她那件红色的羽绒服。

    “别穿这个。”阮妈妈看见,一把夺过羽绒服丢到一边去了。

    “不穿这个我没衣服穿了。”羽绒服是阮榆过年前刚买的新衣服,回来的时候因为太匆忙,她也没多带衣服,就只穿了这一身,这几天都一再小心,生怕弄脏了没衣服穿。

    阮妈妈往左右看了看,转身出去了一会儿,另拿了阮玥的一件格子毛呢大衣给她。

    “那是我衣服。”阮玥看到了,立刻不满的说了一句。

    “穿一下又不会死,什么你的你的,衣服借你妹穿一下不行啊?”阮妈妈突然很生气地大吼起来,瞪了阮玥一眼,脸上表情也不好看,屋里瞬间安静下来。

    阮玥很少被阮妈妈这么训斥,当即就红了眼眶,委屈地低着头扣扣子也不说话了。

    匆忙穿好衣服出去,到了外面院子里阮榆才看到大堂叔也来了,正和阮爸爸说话,而爷爷奶奶早穿好了衣服在等着。

    阮榆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只跟着大人坐上车,一路上昏昏欲睡,好在没有再晕车,到凌晨的时候赶到了b市二爷爷的家里。

    二爷爷家里的门开着,里面来了许多亲戚,阮榆认识的不认识的,挤满了屋子,有人在说话,还有人在哭。

    阮榆一点困意也没有,睁着眼睛到了天亮,屋里人来人往,连吃饭也是过了饭点才在饭店里匆匆吃过,到下午的时候阮榆又跟着大人坐车回了老家。

    二爷爷在老家的房子已经很久都没人住了,门上的锁都已经生锈,屋里蛛网遍布,地上桌椅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大人连夜把堂屋收拾出来停放棺材,又在堂屋正对着门的墙上挂上了二爷爷的遗像。

    下葬那天阮榆分到了一顶白帽子,顶部缝了一截红布,是小孩才戴的样式。

    阮榆跟在人群里,看老家的庄稼地里被挖了一个坑,很多人抬着一个黑色的棺材走过来,然后一点点放到坑里。随后绳子被抽掉,抬棺的粗木棍被扔开,抬棺的人手里换上了铁掀。

    二奶奶哭的跪倒在地上,大堂姑她们拉都拉不起来,阮榆远远看着,半响颤抖着扭头看向棺材,泥土已经在坑里堆积,渐渐淹没了棺材,阮榆感觉胸口一阵窒息,险些喘不上气。

    “孟嘉越。”阮榆默默念着,转身跑走了。

    地里麦苗没长多高,前几天下的雪已经差不多融化了,阮榆坐在地头,看着远处的人群,随手拔了不知道谁家地里的麦苗,有一下没一下的拽着。

    回到a市的时候已经是元宵节前一天,阮玥早开学了,然后又放了元宵节的假。

    刚进小区就遇到陈阿姨和孟嘉越,阮妈妈打开车窗和陈阿姨说了几句话。阮榆在后面座位坐着,虽然也靠窗,但不是对着孟嘉越的那个窗户,她隔着玻璃看着孟嘉越,想说话又不知道说什么,正犹豫的时候阮爸爸已经再次开车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