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寒假
    ..,

    阮榆欢呼一声,立刻开心的从地上团了一个雪球,在积雪上蹦跳了几下,转眼忘了自己在哪儿,下意识就逮着身边的人把呆在手里没多久的雪球砸了过去。

    雪球刚一脱手,阮榆就猛地反应过来了,但是再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孟嘉越被砸了一脸的雪。

    她往后退了半步,小心翼翼地看看孟嘉越,立刻道歉:“对不起,你没事吧?”

    孟嘉越抬手把脸上的雪屑抹掉,抬眼瞟了眼阮榆,招手说:“过来。”

    阮榆又往后退了半步,看孟嘉越脸色下沉,立刻又乖乖过去了。刚走到,孟嘉越突然弯腰抓起一把雪,对着她脸直接糊了上去,阮榆傻愣着没反应过来,雪屑一分不落,全都在她脸上滚了一圈,等弄完了,没有化的那些还坚强地沾在她眉毛眼皮上。

    “哈哈哈哈哈~”孟嘉越报复回来后,立刻大笑着转身就跑。

    “你耍诈。”阮榆气的直想揍他,可惜跑的没有孟嘉越快,死活追不上他。????俩人在教学楼前面跑了有几圈,最后阮榆实在累的不行了,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直喘气,孟嘉越在离她三步远的地方停下来,只额头微微出汗,完全没有阮榆大汗淋漓的样子。

    “你……跑……跑太快了。”阮榆拿手当扇子扇风,一句话说的断断续续。

    孟嘉越则看着她笑的半天停不下来,现在还是下课时间,周围同学认识孟嘉越的有不少,看着他俩这样都一脸莫名其妙,好在考试铃声响了,围观的同学立刻就散了。

    孟嘉越也笑够了,过来拉起阮榆,板起脸问她:“还敢不敢了?”边说着边拿卫生纸帮她把额头的汗擦掉。

    “不敢了。”阮榆立刻保证。

    孟嘉越满意地点点头,把她送到教室门口才离开。

    阮榆回到自己座位的时候监考老师刚进教室,看教室前面挂钟上的时间,距离发试卷还有几分钟,陆续还有同学进来。阮榆正闲坐着,无意间扫了眼自己放在桌上的文具,感觉有点不对劲,仔细一看才发现尺子不见了。

    她忙看了看周围,又弯腰在桌子底下找了找,连桌洞都仔细看了几遍,可都没见到尺子的影子。阮榆不知所措地抓了抓脑袋,往左右看看,问她们:“你们有没有看见我的尺子?”

    “没有。”

    “我一考完就出去上厕所去了,才回来。”

    阮榆皱着眉又低头在地上找了一圈,这场考试考数学,她还要用尺子画图,没有尺子不行。

    “坐好了,要发试卷了。”讲台上监考老师敲了敲黑板。

    阮榆忙直起身坐好,眼睛却不死心地在她能看见的地方扫视着,最后尺子自然是没有找到,阮榆只能在做题的时候找旁边同学借,看人不耐烦,她也没敢多用,匆匆画好就还给人家了。

    数学考试结束后阮榆垂头丧脑地走出考场,孟嘉越在教室门口等她,看她这样奇怪地问:“怎么了?数学没考好啊?”

    “尺子不见了。”阮榆拽着他衣角一脸失落。

    “一把尺子,我再给你买一套,别耷拉着脑袋了。”孟嘉越揉了揉阮榆的脑袋安慰道,边拉她往学校东门走。

    一路出了东门去学校旁边的文具店,孟嘉越从进门的货架上挑了一盒包括三角尺、圆规等在内的套装,装在浅粉色透明的塑料文具盒里,整体十分简洁漂亮。

    “喜欢吗?”孟嘉越问。

    “喜欢。”阮榆点点头,打开盒子把里面的三角尺拿出来在手里玩。

    期末考试结束后寒假也就开始了,阮榆照样早早做完寒假作业,余下大把时间可以随心所欲的玩。

    小年这天小区里有人结婚,而且穿的还是中式礼服,阮榆第一次在不是电视的地方看到,可惜她就在新娘上车前看到了穿的嫁衣,而且还是匆匆一眼,衣服是民国电视剧里经常能看到的秀禾服,其他全都没看清。

    迎亲的车队全部离开后,小区又安静下来,阮榆看没什么意思了,也回家去了。

    见家里没人,阮榆本来想玩电脑,但是推开门一看,电脑已经被阮玥占着了,音响里还播放着流行歌曲。阮榆往电脑界面上看了一眼,一连几个qq对话框,不停的闪烁着,阮玥一个接一个的打开关闭,输入聊天内容。

    “这么多,打字都好麻烦。”阮榆站旁边看了一会儿,顺嘴一说。

    “那是你打字慢。”阮玥回道。

    “还行啊,我打字。”学校计算机课上阮榆用金山打字测试过打字速度,有八十多分。

    阮玥回头看了她一眼,突然说:“你没有qq吧?哎,正好申请一个。”

    “怎么申请啊?”阮榆走过去问。

    “这个简单。”

    阮玥把对话框先最小化,然后又重新打开登录qq的界面,点击字体小一些的注册帐号四个字,浏览器就出现了注册的界面。

    “昵称叫什么?”

    阮榆看里面第一项就是起名字,可她完全没有准备,一时半会儿还真想不起来,就说:“你帮我想一个吧。”

    阮玥又打开搜索界面,在里面输入非主流三个字,熟练的查找了一会儿,复制粘贴了一个名字,火星文加符号,阮榆也不认得是什么,但是这名字她无论怎么看都不习惯。

    就问阮玥:“能不能换一个啊?”

    “换什么?这个挺好的啊!”阮玥不同意了,看了看阮榆,问:“那你想一个?”

    阮榆皱着眉快速把心底能想起来的名字过了一遍,试探着问:“榆树怎么样?”

    “切,真土。”阮玥评价了一句,不情愿的把名字换了。

    “密码呢?”

    “这个啊!”阮榆拿过鼠标说:“我自己来吧!”

    等阮玥起身让开,阮榆就顺势坐到椅子上,想了想,把孟嘉越名字的拼音打上去了。

    弄完接下来的几项,qq就算申请成功了,阮玥指着界面上的一串数字说:“你找张纸把qq号抄下来,别弄丢了,还有密码,记得不?”

    “嗯嗯。”阮榆边点头边去一旁打开抽屉找纸笔。

    阮玥把自己qq打开,拉到底部点击查找好友,边说:“等一下,我加你好友。”

    阮榆没留意阮玥说得什么,她声音有点小,阮榆也没听清,而且找到纸笔后也没听阮玥再说,所以抄好号码后她就出去了。

    一路到孟嘉越家里,刚进门阮榆就把纸条交给孟嘉越:

    “孟嘉越,我有qq了。”

    孟嘉越接过去看了眼纸条,过去把电脑打开,他电脑上也有qq,不过不常登录,阮榆也几乎没见他登过几次。

    输入好帐号后孟嘉越问:“密码多少?”

    “你名字的拼音。”

    闻言孟嘉越弯起嘴角露出一抹笑,边把密码输入进去,登上阮榆的qq后,立马就有消息提示,他打开见是好友认证,立刻问阮榆:“这是谁?”

    “好像是阮玥,她头像是这样的。”阮榆不确定地说。

    孟嘉越直接把界面关掉,再打开qq登录自己的号码,然后搜索好友,输入阮榆的号码,添加,备注,又在阮榆的qq上同样操作了几下。

    “这样是不是就是好友了?”阮榆趴到电脑桌上,看自己qq好友分组里面出现了孟嘉越的名字。

    孟嘉越顺势把她抱到腿上,一手握着鼠标,边说:“我教你怎么玩。”

    “好啊!”阮榆一脸惊喜地猛点几下头。

    中午阮榆是和阮玥一起出去吃的饭,因为家里就只有她俩,快过年这段时间办喜宴的特别多,阮妈妈和阮爸爸今天就是去吃喜宴去了,不过只带上了阮康铭。

    吃过饭下午阮康铭回来的时候还拿回了一根波板糖,不知道是哪个长辈给的,不过他不吃这个,阮玥也不吃,觉得是小孩子吃的东西,最后就给了阮榆。

    波板糖足有阮榆的脸那么大,七种颜色缠绕在一起,扭成漩涡状,用透明的糖纸袋包裹,最后在木棍那里用缠了红色绒布的铁丝系住。

    阮榆一个人吃不完,就趁着阮玥午睡的时候跑去找孟嘉越了。

    开门的是陈阿姨,阮榆还没进去她就先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接着又往里面指了指,阮榆立刻会意,进去后往里面一看,果然就看到孟嘉越和孟叔叔在客厅下象棋。

    阮榆轻手轻脚地走到客厅,在孟嘉越旁边坐下,好奇地探头往棋盘看。学了将近一年的象棋,她差不多也能看得懂棋局,不过这局棋已经下到了末尾,阮榆刚看了没几眼,就见孟叔叔拿炮吃了孟嘉越这边的帅。

    “将军。”

    孟嘉越盯着棋盘看了好一会儿,起身拉着阮榆去了他房间。

    “孟嘉越、孟嘉越。”门一关上阮榆立刻开心的把波板糖举到孟嘉越眼前:“你看。”

    孟嘉越脸上表情淡淡的,心情也有些不好,闻言只扫了眼阮榆手里的波板糖,随口说了句:“你吃吧!我不喜欢吃糖。”

    “哎?”阮榆有些失落,手指捏着木棍来回转动,低着头也不吃。

    屋里一时有些安静,半响孟嘉越长出了一口气,从阮榆手里拿过波板糖,拆开糖纸后张嘴先咬了一口,然后又还给她。

    “这样我就吃过了。”孟嘉越揉了揉阮榆的脑袋,无奈地笑了笑。

    阮榆看看他又看看糖,扬起笑脸也同样张嘴去咬糖,可惜糖太硬,她咬了半天都没咬下来,最后还是孟嘉越看不下去了,凑过去咬掉一块喂给阮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