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元旦
    ..,

    孟嘉越摸摸阮榆的脸,出了诊所去给她买粥,顶着雪转了半条街才找到一家粥店。晚上九点多了店里也没什么人,孟嘉越把玉米粥、燕麦粥和八宝粥各买了一份,拎回诊所的时候陈阿姨还没有回来。

    孟嘉越把粥放到椅子上,到门口把身上的雪拍掉,回来后问阮榆:“我妈一直没有来吗?”

    阮榆摇头:“没有。”

    “还冷吗?”孟嘉越弯腰摸了摸阮榆手背试试温度,还是冷冰冰的,不由皱起眉头,想了想,干脆抓起阮榆的手插到自己睡衣口袋里取暖,接着转身随手拿了一碗玉米粥。

    “先喝八宝粥。”阮榆指着袋子说。

    孟嘉越低头看看自己手里已经打开盒盖的玉米粥,重新合上放回去,换了八宝粥喂。

    店里刚做好的粥回来路上被冷风一吹已经不烫了,直接就可以入口,孟嘉越拉了一个凳子过来坐,他买的小份,量不多,但一碗粥喂下去阮榆也感觉身上有了暖意,脸色也红润不少。????身体暖和了,手也渐渐热乎起来,放在孟嘉越口袋里却不老实了,摸东摸西的,开始孟嘉越还纵着她,等被闹烦了,一眼瞟过去,阮榆瞬间就老实了。

    孟嘉越把打包盒扔到垃圾桶里,看看外面还没见陈阿姨来,就对阮榆说:“我去外面打个电话,你别乱动,乖。”说着他把阮榆的手从口袋里拿出来,到外间去找医生。

    诊所里面也没什么人,医生也很闲,孟嘉越过去的时候只有一个医生在外面看电视。

    “叔叔。”孟嘉越先叫了医生一声,面露焦急地说:“我妈妈刚刚回家去了,可是她到现在都还没来,我想打电话问问,能不能借用一下你们这里的电话?”

    “哦,可以,你打吧!”医生随手指了指放在柜台上的电话,就接着看电视了。

    孟嘉越拨通了陈阿姨的手机,等了一会儿,电话那头接听的人却是孟叔叔。

    “爸,妈呢?”

    “你妈摔着了。”孟叔叔的声音不太清晰,像是离话筒太远的缘故,但是也足够孟嘉越听清楚他说什么。

    孟嘉越一愣,完全没有料到,随即急忙问他爸:“要不要紧?”

    “还好,只是轻伤,我正给她贴药呢!没事就挂了。”话刚说完那头陈阿姨又大声说了什么,但是离的太远只有模模糊糊几个字传过来,孟叔叔复述道:“你妈要你照顾好阮榆,她这下去不了了。”

    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孟嘉越向医生道了谢,回到输液室和阮榆说了,又问她还饿不饿。

    阮榆点点头,她才吃了一小碗粥,根本没吃饱。

    趁着粥还没凉,孟嘉越把玉米粥喂给阮榆吃完,至于燕麦粥阮榆就没动了,连吃了两碗粥,就算是小份她也吃饱了。

    孟嘉越把打包盒连带着那碗燕麦粥都装到袋子里,统一拿到外面的垃圾桶里扔掉,回来后阮榆正在挂的那一小瓶药水已经快没了,孟嘉越在旁边等了一会儿,然后去外面叫医生换药水瓶。

    把这一瓶挂完就可以回家了,不过这一瓶比上一瓶要大,一时半会儿也挂不完。

    孟嘉越坐旁边看了一会儿,在心里估摸着时间,起身对阮榆说:“我先回去一趟,十分钟左右就回来。”

    “好。”阮榆有点舍不得,眼巴巴地看着孟嘉越,但还是点了点头。

    “乖。”孟嘉越揉了揉阮榆脑袋。

    他一走,输液室里就更冷清了,阮榆看着墙上挂着的钟表,无聊地数着时间。

    秒针转了一圈又一圈,分针挪了十个格子的时候孟嘉越才终于回来了,手里还拿了一堆东西,毛毯子、围巾、雪地靴、热水袋、漫画书、雨伞,用两个袋子分开装,瞧着鼓鼓囊囊的。

    阮榆被孟嘉越拉出家门的时候脚上就套着一双棉拖鞋,袜子都没穿,走雪地里肯定冻后脚跟。孟嘉越拿的是他的鞋子,棕色的短筒靴,里面厚厚的一层毛毛,穿着暖和,一拿来他就先给阮榆换上。

    “好大。”阮榆翘起腿刻意甩了甩脚,鞋子立马就半滑落下来,露出半个白嫩嫩的脚掌。

    “别闹。”孟嘉越在阮榆脑门弹了一下,蹲下身抓住她脚腕把鞋子重新套上,然后起身从袋子里把热水袋拿出来。

    粉色hallo kitty的热水袋,一看就知道是陈阿姨买的,孟嘉越来之前先在家充了一会儿电,到这里热水袋还是温的,不过要是暖手这点温度肯定不行,所以他把充电线也一起拿过来了,在输液室里找到插板,插上插头没几分钟就充好了。

    接下来阮榆就裹着毯子,抱着热水袋,美滋滋的看着漫画书,孟嘉越口袋里还装了一把糖给她吃,不知不觉一瓶药水就挂完了。

    医生拔掉针头后阮榆手背有点出血,孟嘉越帮她按了一会儿,看墙上钟表已经十点多了,不能再耽搁下去,就把围巾给阮榆戴上,收拾收拾东西打算走。

    “孟嘉越,我渴了。”刚挂完吊水,阮榆嘴巴干的厉害,晃着孟嘉越胳膊直撒娇。

    “出去给你买奶茶。”孟嘉越哄道,边给阮榆整理了下围巾。

    输液室的门还没走出去,就看见阮妈妈从外面进来,看到他俩立刻笑道:“嘉越,正找你们呢!哎呀,怎么拿这么多东西?”

    “挂吊水冷,就把家里毯子拿过来了。”孟嘉越笑着回道。

    阮榆没说话,就看着孟嘉越和阮妈妈你一句我一句的寒暄。不过有阮妈妈在,挂吊水的钱也不用孟嘉越付了,但是一下子一百多块还没加上药钱,倒叫阮榆吃了一惊,她在老家挂吊水,最贵也不过才几十来块。

    不过同时阮榆也在心里庆幸,还好不是孟嘉越付钱。

    因为阮妈妈在,奶茶阮榆也没喝成,孟嘉越还没买呢就被阻止了,阮妈妈直接说回家喝水就成,坚决不让孟嘉越掏钱买,也不让阮榆喝。阮榆自然不敢说自己想喝,耷拉着脑袋不说话,最后自然是没买。

    回到家后阮榆先去上了厕所,又吃了今天份的药,没一会儿就困的直打呵欠,脱了衣服上床睡觉,摸到脖子上的围巾才想起来还没还给孟嘉越,不过这个时候阮榆已经困的无法思考了,迷迷糊糊的想着明天再还给他。

    这一场病阮榆足足挂了三天的吊水,而陈阿姨大晚上摔的那一跤也让她请了一天假,一瘸一拐的走了将近一星期,弄得阮榆也愧疚了好久,那几天一有空就去看陈阿姨,哪怕只是陪她说说话。

    倒是阮妈妈特意买了银耳之类的东西给陈阿姨煲汤喝,有时候是她送过去,有时候就让阮榆代为跑腿。

    之后没几天元旦节就到了,按惯例学校每年都要举办元旦晚会,各班都要出节目,孟嘉越这个班长从老早开始就在忙活这事,临近节日那几天更是一下课就跑出去,下午放学了他也走不了,还要跟着老师看班级节目排练的情况。

    这样一来阮榆在学校里除了上课其他时间基本都见不到孟嘉越,她又没有其他人可玩,孤零零的一个人,时间久了就萌生出不想孟嘉越当班长的想法,不过她没说出口就是了。

    元旦节放假的前一天下午,学校统一没上课,在操场举办了元旦晚会,各个班级的学生搬着板凳排队到操场入座,几千人把操场挤的满满当当的。

    六年级的位置分布比较靠边,阮榆她们班是体育班长负责排的位置,按照上体育课的排列顺序,但是调整了一下,个子矮的在前,女生在男生前面,只不过阮榆照样孤零零坠在后方。

    因为第一个节目就是六年一班的小合唱,所以孟嘉越从到操场后就不在队伍里了,节目开始前他也会一直呆在主席台下面。班里参加合唱的同学已经在前面准备了,班主任让纪律班长管好班级纪律,学生别乱跑,就也去了主席台。

    没等多久主席台上就响起一阵悠扬的音乐,四个男女主持人上了台,里面只有一个五年级生,其他都是学校六年级的学生,其中一个是张雪敏。阮榆听孟嘉越说过,原本学校老师是想让他上台当主持人,不过他不愿意去,就调整了人,换成了张雪敏。

    一班合唱的歌曲是一首歌颂老师的《每当我轻轻走过你窗前》,学生统一穿的校服,前面三个后面四个,站成两排,节目结束后孟嘉越就和表演节目的同学一起回来了。

    一班总共有三个节目,除了合唱,另外两个都排在后面,所以孟嘉越也不用一直呆在主席台那里,之后没多久班主任也来了。

    孟嘉越也搬了板凳来,不过没坐多久就走了,板凳也交给了阮榆,让她帮忙看着,这会儿一回来他就往阮榆这里来。

    阮榆一直带暖手捂(关于这个东西的具体叫法,本来是想直接写暖袖,因为我从小到大都是叫暖袖,结果上淘宝一查,叫什么的都有,手捂子,暖手宝,暖手直筒,最后把我自己都给搞糊涂了),这会儿手心都热的冒汗了,孟嘉越一来她就把暖手捂给了他,虽然今天天气还好,但是在主席台那里吹了一会儿冷风,孟嘉越的手也确实是凉的。

    捂了一会儿手热了,孟嘉越把东西还给阮榆,趁没有人注意,又偷偷递给她一颗奶糖。

    阮榆握着糖也不敢吃,生怕被人看见,一边藏在手心里来回翻弄,一边装作认真看节目的样子,实际上心思早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孟嘉越没坐多久就被班主任叫去了,原因是演出服装出了问题。

    班里下一个节目是男女搭档的舞蹈,服装是在外面租的,男同学穿小西装,佩戴蝴蝶结,女同学穿西装外套配百褶格子裙,既亮眼又漂亮。但是冬天只穿这些肯定冷,所以趁还没到表演的时候,各自都在衣服外面套了一层厚衣服,可就刚刚一个男生检查服装的时候发现脖子上系的蝴蝶结不见了。

    大家急忙一起帮着四处看看有没有丢哪儿,有反应过来的也赶紧检查自己的服装,结果又有一个女同学发现自己衣服的扣子没了。她们穿的这种样式的西装外套上就只有一个扣子,没了之后整个衣服前襟都会大开着,做舞蹈动作绝对会乱甩,这种状况要是上台表演肯定不行。

    这个状况更紧急,班主任只能让同学帮忙先紧着找扣子,不仅是没法表演的缘故,主要是因为服装是租的,所以就算只是丢了一个扣子都没法还。

    好在还有五个节目才轮到一班,班主任打算随便先去哪个老师那里找个扣子缝上,暂时用着,正好学校教师公寓离操场近,她立刻就去那里找老师借针线扣子看看。

    孟嘉越跟着一起找了半天,没有找到扣子,倒是在板凳下面找到了蝴蝶结。

    眼看着主席台上节目一个个表演完了,扣子还没找到,班主任倒借回来了针线,但偏偏其他老师那里却没有多余的扣子可以拿过来。

    眼看着就要到一班的舞蹈表演了,班主任一急,脑子也乱了,一时间想不出好办法,只能说让那女生不上台表演了。

    当时那女生就哭了,现场情况顿时更乱,最后因为表演的队列人数是固定的,少一个女生,对应的男生也不能上台表演,甚至还会打乱事先排练好的走位,所以根本行不通而作罢。

    再下一个节目就是他们班了,扣子找到了估计也来不及缝上,班主任就把孟嘉越叫来说:“孟嘉越,你先去主席台说一声,我们班的节目往后挪一下。”

    孟嘉越没走,而是问:“老师,你那里有别针吗?”

    “没有,用针呢?”班主任一时钻了牛角尖,这下反应过来,急忙就把手里的针盒打开,挑了两根最粗的针拿出来。

    班主任立即把女生叫过来,试着拿针别住她两侧的衣服,结果别上去后发现人不动还好,只要动一下由于针太滑,衣服立刻就会打开。

    “固定不住。”班主任皱着眉来回试了几种别针的方法都不行,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一种办法,忙扯开手里的线团说:“我先用线把衣服缝住,表演完了再剪开。”

    班主任捏着线刚要穿针,一个女生忽然说道:“老师,用珠子穿针固定住可不可以啊?”说着从口袋里掏出几颗米粒大小的珠子,众人原本是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想办法,一看到珠子立刻七嘴八舌的说起来。

    “这么小的珠子,针肯定穿不过去,老师你试试。”

    “这么小应该可以吧?”

    “比缝起来方便多了,马上就到我们了。”

    班主任一看就觉得也可以,急忙捏住珠子往针上穿,从针尖由细到粗,滑到三分之一的部分的时候果然珠子就卡住不动了。

    “可以了,能固定住,记得跳舞的时候小心点。”班主任松了口气,把珠子又使劲往里面按了按,确定固定结实了才松手。

    闻言众人立刻欢呼起来,惹得周围班级纷纷往这里看,而主席台上的歌唱节目也刚好结束,主持人上台,下一个节目就是一班的舞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