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孤立,生病
    ..,

    孟嘉越被老师找去谈话的事情一个上午就传遍了全班,作为被议论中心之一的阮榆却丝毫没有察觉,所有人似乎都下意识的忽略了她,将她隔离在话题之外。

    而随着冬天天气越来越冷,阮榆基本上是能不出教室就不出,所以唯一有可能告诉她这些传言的李颜颜也没机会和她说话。

    孟嘉越也很少出教室,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位置上,除非有什么事情需要他这个班长出面。这样一来阮榆因为他就更不会随便下座位,每天在学校的课后时光除了和孟嘉越说说话外就只剩下发呆、写作业。

    而且阮榆还发现,她要是动孟嘉越的东西,比如拿他的笔用,周围的同学都盯着她看,好像她是干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样,被盯着看的多了,阮榆也不敢像以前那样随意拿孟嘉越的东西,虽然孟嘉越说了让她随便拿。

    在这种若有若无的氛围之下,阮榆更不敢做出任何会让人侧目的举动,生怕被人背后说闲话,她也不知道怎么和孟嘉越说,所导致的后果就是阮榆越来越沉默。

    在班里她几乎不和人说话,后果就是和同学渐渐疏远起来,她不搭理别人,别人更不想搭理她。

    孟嘉越适时的发现了这一点,他从家里带了书来学校,都是阮榆没看过的,但是又十分吸引人的漫画书、作文书、科普书、儿童文学等等之类,让阮榆下课无聊的时候看。????这样阮榆就找到了无聊的时候可以打发时间的东西,更加迷上了看书,并且因为有孟嘉越看着,所以她的成绩也并没有没有出现什么大的波动。

    只是上体育课就有些难熬了,最开始阮榆是站在排头的位置,但是渐渐的甚至阮榆都没回过神的时候,她就已经被挤到了末尾的位置,偏偏阮榆的个子高,和站在末尾的一堆矮个子比起来,真的是太明显了。

    而如果遇到老师让做仰卧起坐,阮榆是找不到人帮忙的,她能做的就是独自一人找个地方站着,看别人做。

    当然,如果是孟嘉越负责记录成绩,她可以直接通过,如果是体育班长,也有孟嘉越帮忙说一声,她基本也能过,所以她也根本不用累出一身汗。

    上体育课之前孟嘉越都会给阮榆一包零食,刚好能装进口袋,或是小饼干,或是大白兔奶糖,或是巧克力,或是棉花糖,这样阮榆就可以边吃东西边看别人累的出汗。

    一星期两节体育课,其中一节是在下午第一节课,上完课还要去机房上一节计算机课,总体来说很轻松。

    还没下课的时候孟嘉越就被老师叫走了,所以计算机课阮榆只能自己一个人去,原本这一节课是和四班一起上,但是到机房才知道四班临时调整课程,数学老师换了一节课,所以这节计算机课就是一班和三班一起上。

    阮榆自己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上课铃声响起来没多久,李颜颜就弓着身偷偷过来了。

    “阮榆。”李颜颜在她旁边的凳子上坐下,压低了声音说:“找了你半天了,藏的可真严实。”

    阮榆有一段时间没见过李颜颜了,迟钝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问:“怎么了吗?”

    “当然是有事。”李颜颜不敢大声,好在旁边两台机子是坏的,没人坐那儿,她说话也不会被别人听见。

    “你知不知道别人怎么传你的?”

    阮榆心脏一阵狂跳,突然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她几乎是下意识的摇了摇头,顺着李颜颜的话问出声:“怎么传的?”心里却不自觉的揪起来。

    “还真不知道啊?”李颜颜有点难以相信,接着就一股脑全说出来了:“她们说你喜欢孟嘉越,还害的孟嘉越被老师批评,然后还有不把自己当外人,随随便便就拿孟嘉越的东西用,还说你交过很多男朋友,就喜欢和男生玩,平时对人爱搭不理,特别能装,表面一套背后一套。反正比这更难听的还有,都是说你的,这他丫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李颜颜急了,抓住阮榆胳膊问:“阮榆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做了什么让人误会的事?”

    “我不知道。”阮榆呆愣地摇了摇头,只觉得脑海中“轰”一声,瞬间全身血液都涌到脸上去了,两耳发鸣,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电脑上她刚才打开的的游戏还没有关,鼹鼠一个接一个的从洞里面钻出来,欢快的音乐还在继续响,可阮榆的思绪早就飘远,乱成了一团。

    好半天阮榆才猛地清醒过来,她慌乱地低下头,躲避开李颜颜的目光,胡乱搅动着手指,脑海里却都是刚刚李颜颜说的那些话,心里委屈难受都有,手指不自觉地抠着裤子,只感觉喉咙发紧,疼得厉害。

    “你也别难受了,反正没当着你面说,就当是空气了。”李颜颜看她这副模样也不敢再说下去了,她初听到这些也不好受,更何况被这么说的阮榆。

    李颜颜是不相信那些传言的,她毕竟和阮榆坐了一学期的同桌,自认为对她还是了解的,所以当初听到这些话就没有跟着瞎起哄,甚至传出一些不知道是真是假的话。

    就是刚开始李颜颜听到的这些传言都是没有指名道姓,只说是一班的某个女生,她也没往阮榆身上去想,一直到后来知道了,传言已经在整个年级都发酵了。

    “李颜颜,还不回来啊?”隔着走道有三班的女生大声喊道。

    “好,马上就来。”李颜颜起身扬声回了一句。

    扭头看阮榆还是低着头,李颜颜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边朋友又在催她过去,所以就对阮榆说:“你也别难受了,我先走了。”

    说完就走了,等她一离开,阮榆顺势在电脑桌上趴下来,抬手偷偷抹掉眼泪,无意识地抠着鼠标呢喃着:“孟嘉越。”

    在阮榆念到第二十三遍的时候,孟嘉越终于回来了,他却没有先找阮榆,甚至也没有往这里看一眼,而是把课代表都叫出去了,应该是有事要商量,在门外走廊上呆了好久。

    阮榆盯着门呆呆看了片刻,她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低下头摸摸口袋想掏出一颗糖吃,却发现口袋里是空的。

    游戏早结束了,电脑她也玩不下去,就盯着任务栏右下角的时间一秒一秒地数。阮榆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是突然就发现时间过的好慢。

    一直到计算机课结束,孟嘉越才再次进来,阮榆坐在位置上没走,低着头盯着自己手指发呆。

    孟嘉越过来揉了揉她的头,问:“怎么了?垂头丧气的。”

    一堆话涌到嘴边,阮榆抬头看看他,半响才说:“想吃糖。”

    “奶糖还是巧克力?”孟嘉越从口袋里掏出一把糖,挑拣了一下,选出一颗大白兔奶糖,剥开糖纸就要喂阮榆。

    阮榆往后躲了一下,避开他的手,扭头往两边看了看,见机房都没人了,才敢张开嘴衔住糖。

    孟嘉越看到了却也没说什么,笑了笑把阮榆拉起来,两人一起出了机房。

    放学回到家,阮榆没像往常那样去找孟嘉越,而是呆在家里写作业,这一写就是将近两个小时,等回过神外面天都黑了。

    小区里面的路灯接连亮起,远远的还能看到外面街道上灯火通明,车辆往来不绝。阮榆收好作业,刚起身就感觉身上冷的直发抖,她缩着身子往冰凉的手上哈了好几口热气,又使劲搓了搓才感觉好点。

    阮榆到阳台上朝楼下看了看,在下面的停车位上没见到自己家的车,开始阮榆以为她爸妈是在路上还没到家,就打算再等等,可继续等到七点也没见有人开门回来。

    阮榆估计她爸妈是不会回来了,但还是试着打了他们的手机,电话那头的铃声响了很久也没有人接,阮榆只好暂时放弃想等过会儿再打。

    看时间已经七点多,阮玥因为晚上有自习,所以下午基本都是不回来的,她在学校买着吃,这个点估计晚自习都已经开始了,不到八点半下不了课。至于阮康铭,这么久没回来,阮榆想也知道肯定是被她爸妈接走了,绝对饿不着。

    屋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人气,冷的像个冰窖,阮榆冻的受不了,跺着脚在屋里来回走了几圈,本来想上床盖着被子,那样暖和,但是想想还没吃饭就放弃了,转而去拿了毯子,她也不敢开空调,怕阮妈妈回来骂她浪费电。

    阮榆裹着毯子在沙发上又干坐了一会儿,肚子饿得咕咕叫了才起身去冰箱看看有没有吃的。

    可惜阮妈妈喜欢买衣服鞋包,就是不喜欢买吃的,家里的零食早就吃完了,冰箱里只有一把已经焉了的小白菜,和一小块不知道谁吃剩下的干馒头,剩下杂七杂八一大堆的东西,但都不是能吃的。

    再看储物间里,家里的米在昨天就已经吃完了,面粉倒是有,可阮榆也不会和面,一小袋黄豆,能做什么吃的阮榆不知道。亲戚来家里倒是送的有东西,但基本都是喝的,像是酸奶、核桃露、果汁之类的,阮榆好不容易翻出一瓶八宝粥,还是已经过期一个月的。

    找了一圈也没找到能吃的东西,阮榆就拿了一瓶酸奶,回到客厅把电视打开,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感觉今天的酸奶喝着比平时凉很多,不过阮榆正觉得浑身发热,喝点凉的到胃里还舒服些。

    八点多的时候门被人敲响,阮榆过去开了门,孟嘉越从外头进来,身上穿的是他冬天那套蓝色夹棉珊瑚绒睡衣。

    “怎么了?一副要哭的样子,是被谁欺负了吗?”孟嘉越摸了摸阮榆的脸颊,又抓住她的手放在手里搓了搓,边说:“脸这么热,怎么手这么凉?”

    “没有。”话说出口阮榆才发现自己嗓子疼得难受,声音也嘶哑难听。

    孟嘉越眉头微皱,抬手放在阮榆额头试温度,立刻就感觉到手底下烫的像是火炉,他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话也不多说,立刻拉着阮榆把她拽到自己家里,扬声喊陈阿姨:“妈,快把体温计拿出来,阮榆发烧了。”

    “怎么回事啊?”陈阿姨在客厅看电视,一听这话急忙从抽屉里翻出体温计,匆匆交给孟嘉越。

    这一量了体温才知道阮榆高烧都已经三十九度七了,吓得陈阿姨赶紧带着阮榆去小区外面的诊所看病。

    出了门才知道外面下雪了,地上薄薄一层白,看着才刚下没多久,但是也冷的够呛,走在路上寒风直往人衣服里灌。到了诊所陈阿姨跟医生说了情况,之后那医生又给阮榆量了一遍体温,接着就说要挂吊水。

    一听到要扎针,阮榆立刻吓得往孟嘉越后面躲,可是知道自己病了,她也不敢说不扎针。眼瞅着钟表上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等医生配好药,吊水瓶都挂起来了,阮榆瞬间软了。

    可怜兮兮地看着孟嘉越说:“我害怕。”

    “别怕。”孟嘉越嘴上这么安慰,可这个时候一点也没有心慈手软,把阮榆硬按在椅子上,捂住她眼睛叫医生快点扎。

    其实挂吊水就扎针的时候疼那一下,过后阮榆也就不害怕了,更因为有孟嘉越和陈阿姨在,阮榆胆子大了,等医生弄好后就往后靠向椅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

    但是才挂了一会儿吊水阮榆就感觉浑身发冷,忍不住抱着胳膊打颤。

    “这是冷了吧?”陈阿姨把输液的速度调慢了点,又说:“大晚上的冷,药水还都是凉的,我回去拿个毯子过来,嘉越你看好小榆。”

    “好,外面下雪,妈你走路小心点。”孟嘉越说着在旁边椅子上坐下。

    陈阿姨离开前给阮妈妈打了电话,这回打通了,才知道她和阮爸爸去参加同事婚礼去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陈阿姨一走,输液室里就只剩下阮榆和孟嘉越两个人,窗户外面雪越下越大,雪花飘落的声音清晰的在耳边响起,阮榆偷偷抬眼看了看孟嘉越,见他冷着脸,顿时也不敢说话,只局促地来回搓着手指。

    “发烧这么严重了你都没有察觉吗?”孟嘉越忽然开口,看着阮榆的目光比以往都要严厉。

    阮榆垂下脑袋不敢看他,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小声道:“就是没有啊!我哪儿知道是发烧啊!”

    孟嘉越叹了口气,把阮榆过长的刘海拢到耳后,才无奈地说:“笨蛋,怎么不找我啊?”

    阮榆听到这句话,眼眶一热,差点没哭出来,她抽了抽鼻子,委屈地说:“就是不想找你。”

    “怎么还委屈起来了?”

    “我……我……我饿了。”阮榆抹着眼泪小声抽噎着,断断续续地说了这么一句。

    孟嘉越揉了揉她的脑袋问:“那想吃什么?”

    “想喝粥,不要咸粥,要甜的。”

    “好,给你买,乖乖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