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生日,恋爱
    ..,

    “啊?”阮榆直接愣住了,不敢置信地看着孟嘉越,随即眨着眼睛撒娇道:“我不是都在练钢笔字了吗?可不可以不练毛笔字啊?反正我日常也用不到。孟嘉越,好不好嘛?”

    “不行。”孟嘉越特别冷酷无情的拒绝了她,接着微笑着说:“这就是我要的生日礼物,你不想送吗?”

    阮榆瞬间说不出话了,哼哼唧唧了半天,认命地拿起毛笔,可还没写她就先发现了砚台里面没有墨汁,当即好奇地问:“怎么没有墨?”

    “用水写就可以,你试试。”孟嘉越握住阮榆的手,笔尖蘸了水,在水写布上轻轻划了一横,果然随着落笔,布上显示出了墨汁一样的黑色,就像是用墨写出来的一般。

    “好厉害!”阮榆特意用手指摩挲了几下,再看指腹上沾的果然都是水。

    “写吧!”孟嘉越松开手,拉过板凳在一旁坐下,边说:“你写,我看着。”

    阮榆瞬间耷拉下脑袋,哀怨地瞅了瞅孟嘉越,被他轻飘飘回视了一眼,立马就怂了。????练了一个多小时的横撇竖捺,阮榆感觉自己的手都要废了,一直到陈阿姨进屋叫他俩吃饭的时候她才被孟嘉越放过,揉着手腕刚出去,就闻到一阵南瓜的甜味。

    陈阿姨做的南瓜粥,她熬的时间长,米粒都炸开了,裹着黄澄澄的南瓜瓤,粥又煮的粘稠,光闻着味儿都觉得香甜。

    趁着星期五学校的假期,今天下午阮妈妈就带着阮康铭和阮玥去外公家里了,阮榆因为明天就是孟嘉越生日,所以没去,阮爸爸则在外面有饭局,没回来,所以阮榆又被叫到陈阿姨家里吃饭了。

    “小榆来尝尝,味道怎么样?”陈阿姨先盛了一碗粥递给阮榆,又可劲儿地夹了几筷子她做的可乐鸡翅到阮榆碗里。

    “够了,阿姨。”阮榆碗里都快堆满了,急忙捂住碗不让陈阿姨再夹。

    陈阿姨摆了摆手说:“哎呦!小孩子正长身体呢,就是要吃多点,不信你问问你孟叔叔,老公你说是吧?”

    孟叔叔点头应和,陈阿姨说完后又夹了几筷子才作罢。

    每次来这里吃饭陈阿姨都很热情,不过像这种情况阮榆一般都不知道怎么回答,就笑了笑,先喝几口粥暖胃,接着就低头啃起鸡翅。

    陈阿姨做的可乐鸡翅很好吃,阮榆一个人能吃一盘,就是拿筷子夹着鸡翅啃不方便,她又不好当着陈阿姨和孟叔叔的面直接上手,所以半天才啃了一块,还弄得嘴巴上都是酱汁。

    孟嘉越看不下去了,从纸盒抽了一张卫生纸说:“抬头。”

    阮榆立刻放下筷子乖乖仰起头,让孟嘉越给她擦嘴,完了她刚要继续啃鸡翅,面前的碗就被孟嘉越给端走了。

    阮榆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正懵着就听陈阿姨先问了:“嘉越你拿小榆的碗干什么?”

    “剃肉。”说完孟嘉越把筷子捅进鸡翅中间没有骨头的位置,再一用力就把鸡翅分成了两半,顺着骨头把肉挑出来了。

    他动作很熟练,没一会儿就把一碗鸡翅剔干净了,不过鸡翅上面肉也不多,去掉骨头后递给阮榆时碗里只剩下一小半了。

    “你先吃。”

    孟嘉越说着自己夹了一块鸡翅到碗里,继续剔骨头,完了再把肉夹给阮榆,一来一回他也没怎么吃,光顾着阮榆了,等到陈阿姨都要刷锅了,他才最后扫尾。

    星期六因为阮妈妈不在家,所以早饭阮榆跟她爸是在小区外的早点店里吃的,吃完饭阮爸爸也没在家里多呆,出门找朋友去了,上午也就不回来了。

    阮爸爸一走阮榆立刻就去找孟嘉越了,今天是他生日,昨天陈阿姨就和阮榆说好了,要她上午来家里,给孟嘉越庆祝生日。阮榆去的时候陈阿姨正要出门去菜市场买菜,热情的把她拉进屋里后就和孟叔叔一起出去了。

    阮榆进了屋里,发现孟嘉越还在床上躺着,立刻笑了:“你怎么还在睡啊?好懒!”

    “嗯?”孟嘉越睁开眼睛,翻过身看向阮榆,他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现在眼里还有些红血丝,早饭也没吃,在床上一直躺到现在。看阮榆来了,他朝着阮榆招了招手:“过来。”

    阮榆乖乖过去在床边坐下,孟嘉越坐起来,探过身帮她把鞋脱了,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阮榆躺下来。

    “要睡觉吗?”阮榆把外套脱了,翻身躺床上抱住孟嘉越问。

    “睡不着,就躺一会儿。”孟嘉越闭上眼睛咕哝了一句,顺手把阮榆的脑袋按到自己怀里。

    陈阿姨临近十一点才回来,手里还拎着大堆的菜,都要拿不下了,一回来她就去厨房忙活起来,孟叔叔没和她一起,隔了大概有十五分钟才拿着蛋糕从外面回来。

    孟叔叔进门就先抬了抬蛋糕盒子说:“你妈选的蛋糕,来看看喜欢不喜欢。”

    孟嘉越耸了耸肩,对他妈的审美不抱任何希望,但是看阮榆一脸期待,边过去接住蛋糕边问她:“阮榆你看吗?”

    “想看。”阮榆用力点了点头。

    孟嘉越把蛋糕放在茶几上,示意阮榆自己动手拆。

    紫色的蛋糕盒子用丝带从四面捆绑,聚在顶端系成蝴蝶结的形状,阮榆把丝带解开,双手捧住盒盖小心翼翼地往上抬。甜香扑鼻而来,蛋糕的真面目也缓缓露出来,阮榆“哇”了一声,一脸惊叹,孟嘉越则立刻扭开了头。

    浅粉色桃心形状的蛋糕,顶端一侧点缀着几朵颜色稍重些的粉色巧克力花,略下方的位置用红色的果酱写了孟嘉越的名字,蛋糕两侧画着奶油花纹,底端又是一圈杏仁状的花边,蛋糕整体造型十分的简单,但是看着却非常的漂亮。

    阮榆把蛋糕仔仔细细看了一遍,越看越喜欢,扭头对孟嘉越说:“蛋糕好漂亮,孟嘉越你看。”

    “不用了。”孟嘉越扶额无语。

    孟叔叔泡了一杯茶端在手里,悠闲地转了几圈,笑着对阮榆说:“觉得好看等下你就多吃点,反正嘉越不喜欢吃蛋糕,嫌太甜。”

    “小榆也喜欢我选的蛋糕是吧?”陈阿姨从厨房探出头喊了一声,看表情特别高兴。

    说完这句陈阿姨又回到厨房继续做饭,忙活了将近两个小时,到吃饭的时候都一点多了,陈阿姨喊人帮忙把菜端出去,满满摆了一桌子。

    阮榆数了一下,不算上银耳莲子汤,总共有八道菜,什么糖醋鱼、糖醋里脊、蒜香排骨、红烧肉、小炒腊肉、醋溜白菜、鱼香茄子、皮蛋豆腐,看得阮榆眼花缭乱,从来都不知道陈阿姨会做这么多菜。

    “小寿星,来,戴上。”陈阿姨把蛋糕店赠送的生日帽拿出来,套到孟嘉越头上。

    孟叔叔把大瓶的可乐橙汁各拿了一瓶,问阮榆:“喝哪个?”

    “橙汁。”

    孟叔叔先给阮榆倒了一杯,然后又把其他杯子里都倒上了果汁或者可乐,陈阿姨则忙着在蛋糕上插蜡烛,总共插了十二根,拿打火机点燃后陈阿姨举杯说:

    “来,我们举杯。”

    “祝嘉越生日快乐。”

    陈阿姨起头说的这话,阮榆跟着一起喊出来,兴奋的小脸通红。

    孟嘉越看她这么开心,扶了扶有点歪掉的生日帽,在桌下面拉住了她的手。

    “快点,嘉越,许愿吹蜡烛。”生日蜡烛不经烧,才一会儿工夫就快烧没了,陈阿姨忙让孟嘉越许愿。

    不过许愿是在心里说出来,孟嘉越就盯着蛋糕看了一会儿,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许愿,就说:“我许好了。阮榆,吹蜡烛。”

    阮榆愣了下,反应过来孟嘉越在叫她,立马开开心心的凑过去,鼓足了气和孟嘉越一起把蜡烛吹灭,之后蛋糕就被放到了一边,要等吃完饭后再切蛋糕。

    这顿饭陈阿姨算是把浑身的手艺都拿出来了,好吃的没话说,阮榆吃到最后撑得肚子滚圆,到分蛋糕的时候孟嘉越还特意切了一大块给她,可惜阮榆没吃几口就吃不下了,只能眼巴巴看着蛋糕被孟嘉越收走。

    意犹未尽地过完了孟嘉越的生日,一个星期后就到了十一月。

    步入十一月后a市的天气变化剧烈,温度也越来越低。虽然教室里面人多,比外面要暖和,但是阮榆平时也不敢随便开窗户,而且坐在窗边还是会有冷风顺着缝隙进来,一阵一阵的,吹的多了也把阮榆冻的够呛。

    而且a市的秋天十分短暂,基本都是还没反应过来冬天就已经到了,早上来学校总能看到同学冻得脸颊发红,说话都不利索。

    窗边比别的地方温度低了许多,阮榆基本天天都是半边身子暖和,半边身子冷,她吹多了冷风就胃疼,后来孟嘉越拿胶带把窗户上漏风的地方都给粘住,这样才好点。

    下星期二学校有诗歌朗诵的比赛,今天是向学校提交报名表的最后一天,上午第二节课下课后孟嘉越就去办公室找班主任提交参加比赛的同学名单。

    五楼的办公室里老师少,除了一班班主任外就只有二班班主任和三班的语文老师在,孟嘉越去的时候那两个老师都不在,至于原因孟嘉越知道。二班班主任习惯在第二节课的时候搬个板凳到教室外的走廊上晒太阳,和学生聊天,三班的语文老师则是这一天上午的课最少,提前回家去了。

    孟嘉越交了报名表后就打算离开,刚转身班主任忽然把他叫住了:“孟嘉越你等一下。”

    “老师还有事吗?”孟嘉越回身微微一笑。

    班主任有点难开口,迟疑了一下才组织好语言:“你最近是不是在谈恋爱?我有听到一些传言,能跟我说一下吗?”

    “老师。”孟嘉越立刻皱起了眉头,脸上露出疑惑不解的表情,反问道:“我还是小学生,谈什么恋爱啊?”

    班主任一看孟嘉越的表情心里顿时就信了七分,别的不说,就孟嘉越当班长这些时候和她交流的多,她自认为对孟嘉越是有一些了解的。学习成绩好,性格稳重,办事能力强,又不像班里其他男生那样调皮捣蛋,关键的是班主任和陈阿姨认识,从他妈口中就知道孟嘉越平时是很老实的。

    只是班主任还是有些不放心,又追问了一句:“你真没有谈恋爱?”

    孟嘉越沉下脸有些不高兴的样子,但还是认真回答了班主任:“我谈什么恋爱啊?老师你想想,我妈就在学校,我要是谈恋爱她能不知道?况且小学生早恋像什么样子啊?老师你从哪里听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可是我听人说你和阮榆关系很好,你俩不是同桌嘛,又坐在一起。”班主任试探道。

    孟嘉越闻言先笑了,一脸无奈地说:“阮榆和我是邻居,我妈特别喜欢她,知道我和她同班,所以就让我好好照顾她,怎么就被人说成这样?老师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问问我妈。”

    班主任这才放下心,随即又说:“那估计就是别人乱传的,不过孟嘉越,你俩坐一起会不会打扰到学习?”

    这才是班主任最担心的,孟嘉越和阮榆学习都不错,尤其是孟嘉越,回回考试都是年级第一,如果因为一些小事影响到成绩,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所以她的想法就是先把他们俩调开,虽然谈恋爱这事是子虚乌有,但是就怕哪里又冒出传言,还传的沸沸扬扬的,或者现在没有以后有了,到时候影响学习。

    孟嘉越摇摇头,故作不解道:“阮榆学习也很好的,她数学学的比我好,之前不是还考了一百分,平常我俩都是互相学习,没有什么打扰啊!”

    班主任忍不住又问了一句:“真不用换座位?”

    “真不用,老师,我和她要是真换到其他位置了,班里同学恐怕更会当真,太麻烦了,而且要是叫我妈知道了,她恐怕先把我一顿批评,老师你行行好,千万别告诉我妈。”

    班主任被他说的话逗笑了,一连应声道:“好好好,我不告诉陈老师,保证不让你挨批评。”

    “谢谢老师。”孟嘉越忙一脸感激地说。

    “好了,快上课了,你先回去吧!”

    孟嘉越应声,转身出了办公室,刚走没几步上课铃就响了,学生陆续都进了教室,走廊上没多久就没人了。

    孟嘉越却还是不紧不慢的往班里走,脸上表情逐渐放空,蓦地他嘴角又缓缓上扬,笑得很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