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孟嘉越生日
    ..,

    “哎?你的座位在中间,比我的座位要好啊?”阮榆扭头往前排看了看,又转回来瞅瞅张雪敏,歪着脑袋面露疑惑。

    张雪敏脸上笑意不变,说:“我想坐靠窗的位置,这里能吹风,你换不换?”

    阮榆侧过身避开她的视线,摇头道:“还是不换了吧,我不想再挪位了。”

    话说到这个地步,阮榆以为张雪敏顺势就会放弃了,可她却像是没听到阮榆拒绝的话一样,自顾自说下去:“没那么麻烦,也就搬一下书而已,你要是嫌麻烦,我帮你整理,你什么时候能换?”

    阮榆抬眼看她,心里有点不高兴,感觉她是逼着一定要换座位似的,不自觉眉头就皱起来,口气也有点生硬:“我坐这里挺好的,真的不想换,你问问别人吧!”

    “真的不行?我挺想坐靠窗的位置的。”

    “我真不想换。”????说到最后阮榆口气都有点不耐烦了,要说她平时也不会这样直接了当的说话,但是她才跟孟嘉越做同桌,板凳都没捂热,真的一点也不想换座位。

    但是话说出口阮榆又有点后悔,害怕这样别伤了张雪敏自尊,但是说都说了又要她立刻去安慰人家也不可能,至少话她说不出口。阮榆看着张雪敏,想知道她会是什么反应,被阮榆用这么差的口吻拒绝,张雪敏却看着一点也没恼的模样。

    “那好吧!我去问问别人。”说完话张雪敏扭头走了。

    阮榆抬头看看她,见张雪敏没去问别人换座位,而是回到自己位置上了,不过这时候班里人很少,几个坐在靠窗位置的同学也早走了,阮榆只当张雪敏是打算等明天同学来了再问,就没在意了,低头继续装书。

    回去之后阮榆和孟嘉越说了这事,他倒是没什么反应,听听就过去了,阮榆看他这样就更不在意了,转天就把换位的事抛到了脑后。

    但是过几天下课后阮榆在走廊上和李颜颜说话,她突然问阮榆:“你和张雪敏是怎么回事?我听人说你给她脸色看,说是张雪敏想坐靠窗的位置想和你换座位,结果你不换,口气还很差。”

    “啊?”阮榆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忙道:“我不知道啊,就是她想跟我换座位,但是我不想换,本来都拒绝了,可是她还非要换,然后我当时有点不耐烦了,口气就有点不好,你怎么知道的?”

    “张雪敏那么知名,这一楼层谁不知道她啊?就换座位的事估计能知道的都知道了,我还以为你也知道呢!”李颜颜说完凑到阮榆耳边,又小声问:“你是不是喜欢孟嘉越?”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我俩是邻居你又不是不知道。”阮榆奇怪道:“我早就和你说过了,你忘了?”

    一听这话李颜颜就知道她没听懂,换了问题问:“那你是不是和孟嘉越做同桌了?”

    阮榆点头:“对啊!”

    “你不知道孟嘉越喜欢张雪敏吗?”

    阮榆眨了眨眼,半天没有从这话里面回过神,她怎么不知道孟嘉越还喜欢张雪敏?

    李颜颜看她发愣,一副明显还在状况外的样子,急道:“早传遍了,隔壁几个班都知道,我听说孟嘉越还和张雪敏告白了,还有人看到他俩在操场拉着手。”

    “有吗?”阮榆还是不相信,说话也有点迟疑。

    “怎么没有?我听她们背后说你喜欢孟嘉越,所以才不想换座位。”

    “没有啊!”

    “那别人都这么说。”李颜颜瞪着眼睛急了,声音也不自觉大起来,惹得旁边站着的同学往这里看了好几眼。

    这句话说的阮榆无言以对,皱着眉毛半响没吱声,李颜颜还有话要说,可刚起了头就听上课铃突然响了,她就闭了嘴,跟阮榆道别后回教室去了。

    阮榆听得糊里糊涂的回到班里,孟嘉越已经在座位上坐着了,他下课的时候没出去,在写数学资料,阮榆一回来他起身让她先进去,然后才又坐下。

    “怎么了?李颜颜和你说什么了?”孟嘉越看她在发呆,趁老师还没进教室,低下头小声问道。

    阮榆在他面前藏不住心事,有什么全在脸上写着,况且她现在看到孟嘉越还有满肚子的疑惑要问,不过在班里她不好开口,只说回家再说,然后一直憋到放学她急匆匆回到家,晚上找孟嘉越写作业的时候才问。

    “你是不是喜欢张雪敏?”阮榆开门见山地问。

    孟嘉越听得直发笑,看着她反问道:“你从哪儿听来的?我怎么都不知道我喜欢张雪敏?”

    “可是李颜颜告诉我说别人都在传你喜欢她,还说你跟张雪敏告白了,还有什么在操场拉手。”阮榆不解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孟嘉越揉揉阮榆头发,把她抱到腿上坐着,问:“你很在意这些吗?”

    阮榆摇了摇头:“也没有,就是听她们这么说。”

    “那就不要在意,乖,来练字吧!”

    “好。”

    孟嘉越把纸笔拿出来在桌上摊开,现在阮榆练字基本上已经不用字帖临摹了,都是直接拿白纸写,一天写两篇,写的内容是孟嘉越给她找的古诗词、八大家文章之类的,写多了她都能背下不少古诗词。

    因为有孟嘉越的话,阮榆就没把李颜颜告诉她的那些传言当真,每天上学放学,该干什么干什么,她平常在班里也没有什么能说得上话的人,所以对于班里的一些事情她还真没有关注过。

    十一假期后离孟嘉越的生日就近了,阮榆还不知道要送孟嘉越什么生日礼物,这几天一直在想这件事,不过还没头绪。

    这天刚下课,孟嘉越去老师办公室交作业,升上六年级之后班级也重新选了班长,孟嘉越也参选了,而且还是全票通过。今天是语文课代表有事请假没来,所以语文作业就由他来代收了,下课后也由他交给老师。

    不过孟嘉越一走,阮榆就没人说话了,坐在座位上也很无聊,摆弄了一会儿橡皮,不经意间看到孟嘉越的铅笔笔头已经钝了,就顺手拿卷笔刀帮他削铅笔。

    才刚削就听后面有女生说话,还说的很大声:“没经人同意就拿人家的铅笔,懂不懂礼貌啊?没教养。”

    阮榆开始没想到她是在说自己,过了两三秒才后知后觉明白过来,她下意识扭头往后面看,就见坐在孟嘉越后面的女生撇过脸,也不看她,脸上隐隐有不屑。

    “我帮他削铅笔。”阮榆举起手里的卷笔刀解释道。

    “切!又不是我的铅笔,跟我说什么?”女生说完直接起身走了。

    周围听到动静的同学都往这边看,有几个还捂着嘴偷偷发笑,那女生一走他们都看向阮榆,一副看热闹的表情。

    阮榆尴尬地收回手,捏着铅笔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直发烫,瞧人还在看自己,急忙转过身坐好,刚好孟嘉越进来了,大家又把视线收回去,阮榆却不敢抬头,把铅笔匆匆削好就放回去了。

    “下节音乐课,你把语文书拿出来干什么?”孟嘉越回来看阮榆桌上放的还是上节课的课本,笑着提醒了一句。

    阮榆应了一声,从桌洞里掏出书包拿书。

    孟嘉越在位置上坐下,拿起铅笔在手里转了转,又扭头看看周围,最后他把目光投向阮榆,一句话也没说。

    上午最后一节体育课,做完广播体操后老师又加了一个项目,要求女生做三十个仰卧起坐,男生做五十个俯卧撑,又叫班长拿纸笔记录个人成绩。

    因为是男女生分开做,所以老师让体育班长负责男生那块,女生这里则交给孟嘉越负责,等做完后可以在操场自由活动。

    阮榆体育向来不好,做仰卧起坐她更不行,轮到女生的时候她开始还往后躲,等孟嘉越叫到她名字才想起来找人帮忙按脚,因为仰卧起坐她一个人也做不了。

    “冯明晨,你帮我按一下脚吧!”阮榆没有几个认识的人,看了一圈,最后找了自己刚开学时候的同桌。

    冯明晨拉住旁边的女生说:“不行哎,我刚答应要帮梁琪按,她也等下就做了。”

    “那好吧!我再问问。”阮榆笑了笑,转身找别人帮忙。

    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阮榆问了一圈,不是要帮别人按就是没空,要么直接躲开,弄得阮榆又尴尬又不知所措。

    “你最后再做吧!”孟嘉越一直在注意她这里的情况,见状也没说什么,拍拍阮榆的肩膀,让她先到后面等着。

    阮榆咬着指甲低头不敢看人,快步走到后面绿带那里,站在香樟树下面躲着,虽然已经是十月份,但是中午太阳还是有点晒,阮榆鼻头有点冒汗,她抬手擦擦,才感觉到手在发抖。

    前面几十个女生在一起唧唧咋咋说个没完,叫喊声、玩笑声连成一片,孟嘉越趁着几个女生玩闹的空闲,过去递给阮榆一小包大白兔奶糖,揉了揉她的脑袋才回去。

    阮榆捧着糖悄悄松了口气,脸上这才露出笑。她从口袋里掏出两张卫生纸垫在绿带边沿的瓷砖上,坐下吃糖。中间阮榆一直没有抬头,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班里大半的女生都在偷偷看她。

    孟嘉越吹了声口哨,大声喊道:“继续,下一个,周悦。”

    测试进行到大半的时候放学铃先一步响了,班里还有同学没做,那边男生已经呼啦啦一群先跑了,体育班长喊都喊不住,最后老师也让女生这边下课了。孟嘉越没急着走,老师一说下课他先转身去找阮榆。

    “热吗?”孟嘉越看阮榆额头有汗,拿出卫生纸伸手帮她擦干净。

    “还行。”阮榆站起身问他:“我都还没有做呢!孟嘉越,是不是下节课再做啊?”

    孟嘉越失笑:“你平时跑步都累的半死不活,仰卧起坐做的了吗?你呀!反正是我记录成绩,帮你加上就行,别担心。”

    “这样可以吗?”阮榆有些不放心,又觉得这样做不对,心里就有点矛盾。

    “听话,乖。”

    阮榆点点头:“好吧!”

    孟嘉越满意地笑了笑,拿过阮榆手里的糖袋子,里面还有一颗奶糖,他拆开糖纸喂给阮榆,拉着她手往外走:“想吃什么零食?”

    阮榆歪头想了好一会儿才说:“牛肉干。”

    “好,下午给你买。除了这个呢?”

    “没有了。”阮榆吮着糖,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忙问:“孟嘉越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

    “这个啊!”孟嘉越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说:“你让我想想,过几天再说,反正离我生日还有一段时间。”

    孟嘉越说过几天,结果一直是到他生日前天,刚好是星期五,一放学孟嘉越就拉着阮榆上了一辆陌生的公交车,说是陌生,因为阮榆从来没坐过,而且车也不是从学校门口那条路经过,隔着一条街。

    一上车阮榆就往后面靠窗的位置走,车上人不多,后面位置都空着,孟嘉越坐在她旁边,阮榆打开窗户看看外面问:“去哪儿啊?”

    “买笔墨纸砚。”孟嘉越笑笑,很神秘的样子。

    “什么?”阮榆眨了眨眼,随即拉住孟嘉越小声说:“我没带钱,身上只有两块钱。”虽然她为了给孟嘉越买礼物攒了好久的钱,但是都放在家里了,她也没有随身带着。

    “笨蛋,是我要买。”孟嘉越忍笑在她额头弹了一指头。

    阮榆鼓了鼓腮帮子,气呼呼地说:“明天就是你生日了,你到底要什么礼物啊?”

    孟嘉越摇摇头还是没有告诉她,神神秘秘地说:“等我买了笔墨纸砚就告诉你。”

    “真的?”

    “当然。”

    阮榆想了想,决定暂时放过他,反正明天星期六,她有的是时间买礼物。

    坐了将近半个小时的公交车后,孟嘉越带阮榆来到了一条古香古色的街道,街道有些年头了,房屋采用的是南方建筑特色性的马头墙,两旁店铺都安装着隔扇样式的店门,卖的东西也都是笔墨纸砚、茶叶、刺绣、糕点等东西。

    阮榆看的目不转睛,脸上笑容就没有停止过,要不是被孟嘉越拉着手恐怕是要走丢。

    孟嘉越拉她去了一家卖文房四宝的店,阮榆一进去就被展示台上摆放的毛笔砚台等物吸引了注意力,顺着门一个一个看过去。还没等她看完,孟嘉越那里已经买好了,店员推荐的一套新手入门级的文房四宝。

    他提着盒子,也不管阮榆可怜巴巴的眼神,拽着她硬是离开了店。

    回到家后,孟嘉越把笔画水写布摊开,砚台放好,倒进去清水,毛笔塞给阮榆说:“礼物就不用了,但是从今天开始你要练习毛笔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