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假期结束
    ..,

    没几天后阮妈妈他们就回来了,当天阮榆提前收拾东西回了家,之后一直等到到晚上他们才真正回来,又因为在外面吃过了,所以阮榆做的晚饭他们也没吃,而是坐在客厅说话。

    阮榆把饭端到餐桌上,没人吃只能她自己吃,不过她会做的也不多,晚饭就炒了一个豆芽,她就着馒头吃,因为炒太多也没吃完,锅里还有一锅粥,等的太久都凉了,不过还好是夏天,除了口味变差点,其他倒没什么。

    吃完饭阮榆刷了锅碗,也去了客厅。阮妈妈这次去玩带了不少东西回来,有吃的有玩的,更多的还是衣服,光服装袋就有不少。阮榆扫了几眼,里面大都是女装,她也看不出来是谁的,倒是阮玥正拿着一件连衣裙给阮妈妈比划,两人说得起劲儿。

    央视台的新闻联播早结束了,阮爸爸在看抗日剧,阮康铭则在玩游戏,他俩都没怎么说话,阮榆干坐了半响也说不上话,就光听阮玥和阮妈妈你一句我一句的,没多久就默默起身去洗澡了。

    睡觉前阮榆又练了两篇字,先放书包里,打算等明天再交给孟嘉越看,之后就拿着芭比娃娃上床睡觉去了。

    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阮玥突然从外面进来,开门声太大,一下子把阮榆惊醒了,她翻个身趴在床头往下看,胳膊一动,不小心把放在枕头边上的芭比娃娃碰掉地上了。

    “阮玥,你帮我捡一下,掉地上了。”阮榆急忙从床上坐起来,指着地上的芭比娃娃说。????“你哪来的芭比娃娃?”阮玥弯腰从地上捡起来,没有立刻交给阮榆,而是拿在手里摆弄了几下,然后又问:“陈阿姨给你买的啊?”

    阮榆摇摇头,向她伸手道:“不是陈阿姨,孟嘉越给我买的。”

    “他给你买?”阮玥眉毛一挑,明显不相信,转而嗤笑道:“你知道这一个多贵不?还他给你买,可能吗?说谎话也不打草稿。”

    “就是他给我买的,关你什么事?”阮榆看她没有半点还给自己的意思,不耐烦起来,语气也变得不好:“你快点还给我。”

    “催什么催?又不是不给。”阮玥没好气地把芭比娃娃往阮榆手里一塞。

    阮榆宝贝地接过娃娃,把头发衣服都整理了一遍才搂着娃娃重新躺下,半响忽然又听阮玥在下面问:“这裙子你的?”

    “什么?”阮榆探头往下看。

    衣柜门大开着,阮玥站在镜子前面,手里拿着阮榆的那条雪纺蓬蓬裙正往自己身上比划着,看表情很是喜欢,她抬头瞟了阮榆一眼说:“我穿着试试。”

    说完也不等阮榆说话,脱了衣服就把裙子穿身上了。阮玥虽然比阮榆要大三岁,但是她的个子跟阮榆也没差多少,而且因为她比阮榆要瘦,所以也穿的上。

    “穿着还挺好看的。”阮玥提着裙摆在镜子前转了几下,还臭美的把头发撩起来摆造型。

    阮榆皱着眉不满地说:“你穿够了没有啊?快点脱了。”

    “急什么急?又不是不脱。”阮玥不耐烦地回了一句,说完也不理阮榆,转身去抽屉里扒拉了几下,拿出几个发卡别头发上。

    阮榆看她这样就知道说了没用,气鼓鼓地躺下,之前的一点睡意也没有了,躺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阮玥一直穿够了才把衣服脱下来,随手扔到衣柜里,拿着睡衣出去洗澡了。阮榆听到动静从床上下来,打开柜门一看裙子都快被揉成一团了,心里又是一股气冒上来,板着脸把裙子重新叠好放进衣柜里,这才上床继续睡觉。

    八月份的时候阮榆的二堂姑来a市办事,还带了阮榆的表弟,中午在家里吃的饭,因为是开车来的,所以也没急着走,下午又在家里多待了一会儿。

    阮榆表弟张宇瀚就只比她小了一岁,但是因为离得远,平常见面也很少,就以前过年的时候见过几次,阮榆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相处,偏偏阮玥不在家,阮康铭也跟着阮爸爸出门去了,家里就她一个小孩。

    阮妈妈拿了一堆小孩子吃的零食糖果,还再三交代要阮榆跟张宇瀚说说话,然后就跟二堂姑聊起来,不管这边了。

    “你要看电视吗?”阮榆拿着遥控器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说话的机会。

    张宇瀚倒是很开朗,摇摇头也不认生,指着电视柜上放的一副象棋说:“你会不会下象棋啊?我去年刚学的,不过平常在家里都没有人陪我下。”

    象棋是小区门口的便利店里买的,最便宜的那种,还是阮榆为了练象棋缠着阮爸爸买的,不过没用过几次,因为家里除了阮爸爸会下象棋外,就没人会了。

    阮榆点头说:“会下。”

    “那下象棋吧!”张宇瀚一听顿时开心的过去把象棋拿来,在桌上摆开。

    “我下象棋很笨的,就赢过一次,还是跟我爸下,我爸的象棋还是我教的。”阮榆边摆棋子边跟他说。

    张宇瀚一脸无所谓地摆了摆手,浑不在意地说:“没事,我也刚学,下的也不好。”

    “那好吧!”

    等摆好棋子,张宇瀚问:“你先下还是我先下?”

    阮榆看他那里摆的是红棋,就说:“红色先走,你先。”

    “红色先走啊?我都不知道,那我先走了。”张宇瀚恍然大悟,抬手抓抓脑袋,嘿嘿笑了笑,先走了炮。

    阮榆随他也先动了炮,没走几步阮榆就感觉到这和孟嘉越下棋不同,因为张宇瀚走哪一步她都有把握应对,而且还能主动攻击,不像和孟嘉越下棋只能被逼的步步后退,果然五分钟后她赢了。

    “你也太厉害了吧?”张宇瀚看着棋盘上自己被杀的只剩下一个马,一个仕,不甘心地说:“再来。”

    “好。”

    阮榆无所谓,倒是这么轻易就赢了张宇瀚让她挺惊奇的,明明和孟嘉越下棋都输的那么惨。

    张宇瀚今天注定悲剧,和阮榆连下了五局棋全都输了,到要走的时候他还很不甘心,被二堂姑拉出门了还不忘回头对阮榆说:“下次我们再比,我肯定能赢。”

    下了几盘棋阮榆也跟他熟悉了,所以笑着回道:“那好啊!下次我们再下棋玩。”

    话还没说完的时候隔壁门忽然打开,孟嘉越提着垃圾袋出来,猛然间看到楼道里这么多人,他当即没说话,不着痕迹的把人看在眼里,才笑了笑对阮妈妈说:“阿姨好。”

    “嘉越,出去倒垃圾啊!”阮妈妈笑着回了一句。

    “那嫂子我就先走了。”二堂姑说完,拉着张宇瀚往电梯去。

    孟嘉越正好也要下楼,就顺路过去了。

    阮榆没跟他说上话,等人走了之后她回到家把象棋收起来,在客厅坐了一会儿觉得孟嘉越也该上楼了,就出门去找他,推开门刚好遇见从电梯里出来的孟嘉越。

    陈阿姨和孟叔叔今天都不在家,家里就孟嘉越一个人,上午他自己做的饭,才吃完饭出门倒垃圾,碗还没来得及刷,他就先让阮榆去房间等着,他去厨房收拾。

    阮榆因为和张宇瀚下象棋赢了,这会儿信心大增,所以一到孟嘉越屋里就先把象棋拿出来摆好,等他进来下象棋。

    孟嘉越收拾好厨房后在冰箱拿了一瓶橙汁才过来,进屋就看阮榆把象棋摆上了,他边把橙汁递给阮榆边问道:“要下棋?”

    “孟嘉越,刚才我和张宇瀚下棋,他一次都没有下过我,你跟我下一场试试,看看是不是真的变厉害了。”阮榆说着把孟嘉越拉到椅子上坐下,自己也搬过来一个凳子。

    “张宇瀚是刚刚那个吗?”孟嘉越把阮榆手里的橙汁拿过来,拧开瓶盖喂她。

    阮榆凑过去,猝不及防被灌了一大口,腮帮子鼓了半天才缓过来,点头道:“嗯,张宇瀚也会下象棋,不过没我下的好,他跟我下了几局全都输了。”

    孟嘉越看看她,换了个问题问:“刚刚那个是你姑姑?”

    “是呀!我二堂姑。”

    “张宇瀚是你表弟还是表哥?”

    “表弟,我比他大一岁。”

    孟嘉越抬手在阮榆脸颊捏了一把,把橙汁还给她,点了点棋盘说:“你先下。”

    阮榆立刻兴致勃勃的移动了炮,她和张宇瀚下棋都是先走的炮,就想是不是先动炮容易赢,结果证明她还是输了。

    连输了九局之后,阮榆整个人都提不起精神了,扑到孟嘉越怀里哀怨地瞅着他说:“为什么我还是输啊?”

    孟嘉越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她的头发,闻言笑笑没说话,从抽屉里掏出一盒奶糖,打开盒盖递到阮榆面前。阮榆起来坐到孟嘉越腿上,拿了一颗糖剥开糖纸喂到孟嘉越嘴里,然后才自己吃。

    “没有大白兔好吃。”尝了半天的味儿阮榆才评价了一句。

    “那下次给你买大白兔。”孟嘉越搂着阮榆,俩人离得近,一说话呼吸都喷在她耳朵边了。

    阮榆忙缩着脖子往一边躲,笑起来:“好痒,哈哈哈哈~”

    “别动。”孟嘉越按住阮榆后脑勺,把头埋在她肩窝,咕哝道:“让我抱会儿,昨天晚上失眠,天亮了才睡着。”

    阮榆挪了挪屁股,头枕着孟嘉越肩膀,忽然想起来一个问题,就说:“孟嘉越,你以前都不这样的,为什么现在老是抱着我啊?这样好热。”

    “肉多,软和。”孟嘉越揉了揉她肉嘟嘟的脸,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

    他这一笑可把阮榆气到了,撅着嘴巴不满地质问:“你是说我胖吗?”

    “没有。”孟嘉越立刻摇头否认。

    阮榆才不信,笃定地说:“有的。”

    “那就有。”孟嘉越放弃争辩,把阮榆按怀里坐好,闭上了眼睛。

    “困了?”阮榆问。

    “还行。”

    “那你睡一会儿,反正才两点多,我陪着你。”

    孟嘉越想了想,点头说:“那好,你陪我躺会儿。”

    阮榆也没有很困,但是在床上躺了没多久就感觉上下眼皮子直打架,缩在孟嘉越怀里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孟嘉越还没睡,见状忍不住笑了笑,伸出食指拨弄了几下她的睫毛。阮榆的睫毛又长又浓,像小扇子似的,眨眼睛的时候忽闪忽闪的特别好看。孟嘉越没真把她吵醒,弄了几下就在她被惊动前收回手,随后也闭上了眼睛。

    进入到八月下旬以后,离假期结束就没多少天了,

    假期结束之后阮榆就要上六年级了,带课的老师也换了一拨,因为是班级打乱重组,所以新学期班里多了不少生面孔,阮榆和孟嘉越还是一个班,他们这是六年一班,就是李颜颜转到六年三班去了,不过两个班挨着,下课的时候都在一个走廊上玩。

    学校六年级的教室都是在五楼,开学就换了教室,班里同学基本都是随便找位置坐,所以第二天下午班主任重新排了座位,按照个子高矮坐,阮榆的个子在班里绝对算高的了,体育课基本都是站在排头,所以这次班级调整座位阮榆也没能坐到好位置,班主任把她调到倒数第三排靠窗户的位置。

    因为调座位的原因,所以班主任先让班里所有同学都到教室外面的走廊上站着,对比个子之后从前到后排位置。靠窗的位置是两个挨一起,隔着过道,阮榆坐里面那个位置,她刚从教室外面进来,就听班主任念到孟嘉越的名字,要他坐靠近过道的位置。

    阮榆扭头就见孟嘉越冲她笑笑,然后去先前坐的位置收拾东西,把书搬过去。

    调好座位的时候已经放学了,原本安静的校园瞬间就喧闹起来,班里同学也都坐不住了,急着要走,教室里闹哄哄一片,班主任管不住,只能提高了声音在讲台说:“有不愿意坐现在位置的可以找同学换座位,两个人都愿意就可以换座位。好了,放学。”

    话一说完,有动作快的男生提着书包就冲出了教室,没一会儿教室里就只剩下零零星星几个人了。

    孟嘉越收拾好书包,从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给阮榆,和她说:“我走了。”

    “好,拜拜。”阮榆朝他挥了挥手。

    等孟嘉越离开,阮榆叼着棒棒糖开始收拾作业,刚把数学习题放进书包,就听旁边有人喊她:“阮榆。”

    阮榆扭头,看是张雪敏,奇怪问道:“有什么事吗?”

    张雪敏笑道:“阮榆,咱俩换个座位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