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变化
    ..,

    孟嘉越微微一笑,拉过椅子把阮榆抱到自己腿上坐下,将人圈到怀里说:“因为怕你趁我不在就不见了,所以保险起见,还是把你锁起来好。”

    “我不要。”阮榆这会儿还惊魂未定,一听他这话下意识就拒绝了。

    孟嘉越脸上笑意不变,他扳住阮榆肩膀,让她面对自己,手上的力道却大的让阮榆直喊疼,可是孟嘉越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不松手也不说话,空气渐渐凝结,直到阮榆胆怯地避开视线不敢再出声。

    孟嘉越放轻了声音,就像他平时那么温柔:“只是把门锁住了而已,宝贝,乖,听话好不好?”

    阮榆心脏狂跳,耳朵一阵轰鸣,脑子里什么也想不起来,一团乱麻,只顾垂着头不敢看孟嘉越,半响才点了点头。

    “乖。”孟嘉越脸上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他只是很平常地抬手揉了揉阮榆的脑袋,心满意足的把人搂到怀里。

    阮榆骤然松了口气,靠在他肩膀上也不敢乱动,只盯着桌上的闹钟,看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个过程无比漫长,直到外面传来开门声,孟嘉越才把她放开,这个时候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我妈回来了。”孟嘉越凑到阮榆耳边,就像是在跟她说悄悄话一样:“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不要告诉任何人,知道了吗?”

    阮榆点了点头,接着就被他拉着到了外面。陈阿姨在玄关换鞋,看到他俩出来,笑着说:“刚刚去菜市场了,回来的有点晚,小榆想吃什么?我买了条鱼,红烧还是清蒸?”

    “都……”声音有点哑,阮榆咳嗽了一下才接着说:“都可以。”

    “那就红烧吧!你俩先看会儿电视,我去做饭,嘉越,你把我前两天买的香蕉拿出来,再不吃就坏了。”

    “好。”

    陈阿姨去了厨房,孟嘉越拉着阮榆去储物间拿香蕉。

    “想看什么?”回到客厅,孟嘉越把电视打开,来回调到阮榆常看的几个动画台。

    这个时间段没有什么好动画,阮榆看了几个没有满意的,摇头道:“不好看,看新闻吧!”

    孟嘉越调到新闻台,把遥控器放下,掰了一根香蕉,剥开皮喂阮榆吃。

    不过阮榆这会儿一点胃口都没有,勉强自己吃了几口,就摇摇头不肯再吃,孟嘉越也不强迫,三两口把她吃剩下的香蕉解决掉,香蕉皮扔到垃圾桶里,回头看阮榆衣领有点歪了,伸手给她把衣服整理好。

    阮榆下意识想往后躲,才刚一动就猛地反应过来,怯怯地看了孟嘉越一眼,见他依旧微笑着,立刻乖乖靠近了一些。

    孟嘉越失笑,问她:“要玩游戏吗?”

    阮榆犹豫地看看他,最后还是想玩游戏的心情获胜,点点头说:“要玩。”

    “那想玩什么呢?”

    阮榆看着他说:“电脑游戏。”

    上次阮榆在孟嘉越电脑上玩过一个武侠游戏,虽然没记名字,但是很好玩,里面角色还能换衣服发型,而且才升到十八级,阮榆心心念念了好久,只是老是忘记说,这次孟嘉越一提游戏她才猛地想起来。

    孟嘉越把电视关了,拉她去屋里,打开电脑任阮榆玩,中间吃了晚饭,但是有孟嘉越纵容,阮榆一直玩到**点才意犹未尽的关了电脑上床睡觉。

    第二天醒来,孟嘉越又把电脑打开,完全是放纵着阮榆让她随便玩,开始阮榆还有点不好意思,不过玩着游戏就把一切都给忘了。操纵着游戏人物跑地图、做任务、看故事,还有好看的套装穿,除了不敢找人组队打怪以外,其他都玩得心满意足。

    一整天阮榆都没歇,孟嘉越在一旁看着她打,偶尔还会指导一二,或者喂她吃零食,到晚上阮榆心里对孟嘉越的那点芥蒂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睡觉前阮榆以为还会像昨天那样逃掉练字,所以洗完澡就趴床上了,顺带还拿了一本《哆啦a梦》的漫画书看。

    孟嘉越进来开始没说什么,他刚洗头,拉开椅子坐下擦头发,等头发擦的不滴水了,他把抽屉打开,字帖拿出来,示意阮榆:“该练字了。”

    说完他出去把毛巾放洗手间,回来后阮榆正坐床沿犹豫,还不知道要不要练字。

    孟嘉越见状先笑了:“昨天一天都没有练字,今天还想偷懒吗?”

    “没有。”阮榆反驳,但是她又确实不太想练字,以前都是一天一篇字,交给孟嘉越检查,虽然她偶尔也会烦,但是坚持下来也觉得没什么,甚至都有点习惯了,可是昨天忽然就断了练习,这样就弄得她今天有点浮躁。

    “过来。”孟嘉越一开口阮榆就立刻乖乖过去了。

    阮榆练了半学期的字,之前那本字帖基本都已经练熟了,字也规范很多,现在写的这个是孟嘉越的,不过不是小学生字帖,而是成人字帖,笔画多,字多,相应的也就没有之前那么轻松。

    孟嘉越对她练字方面要求的很严,阮榆是半点也不敢马虎,况且孟嘉越就坐在旁边看着,一篇《千字文》只练一百个字,她差不多用了半个小时。

    练完字阮榆又跟孟嘉越下象棋,一如既往的输,不过她都已经输习惯了,中途阮榆跟孟嘉越说:“我想学围棋。”

    “理由。”孟嘉越说这两个字的时候马走日,把阮榆最后一个炮吃了。

    “你看过《围棋少年》吗?”

    “没有。”孟嘉越抬眼看她,直接将军了。

    阮榆盯着棋盘沉默了片刻,方才耷拉着脑袋说:“我超级喜欢看的,你不是会下围棋吗?教教我好不好?”

    “围棋我只是会下,精通绝对谈不上,况且《象棋王》你不喜欢吗?”

    “喜欢。”阮榆忙不迭点头,那部动漫她也是天天追的。

    孟嘉越笑笑,边收棋子边说:“我更喜欢象棋,所以你也喜欢象棋多一点好不好?”

    “也可以。”阮榆没接触过围棋,就是喜欢动画片所以才想学的,孟嘉越这么说了她也不懂拒绝,点点头迟疑着同意了。

    “那今天就到这里,该睡觉了。”孟嘉越把象棋收起来,去门口关了灯,屋里黑下来。

    阮榆滚到床内侧,卷着薄毯子等孟嘉越过来,窗户外面的月光把屋里照的很清楚,阮榆不知不觉就盯着夜空看了很久,连孟嘉越什么时候躺床上的都不知道,不过等回过神立马就钻到他怀里去了。

    孟嘉越已经习惯她晚上睡觉往自己怀里钻,熟练地搂住阮榆,拍了拍她的背问:“喜欢月亮吗?看这么久。”

    “看星星。”阮榆翻身指着外面说:“孟嘉越,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北斗七星?明明电视剧,动画片里面北斗七星特别显眼,可是到了我去找就找不到。”

    “这个我也不知道,可能电视剧里是特效合成,动画片里是画出来的。”

    “特效是什么?”

    “《西游记》你不是特别喜欢吗?那里面就有很多,比如孙悟空和二郎神变化各种东西,孙悟空用筋斗云飞。”

    阮榆迫不及待地问:“那特效是怎么做出来的?”

    “我怎么知道。”孟嘉越宠溺地捏了捏阮榆脸颊,哄道:“好了,快点睡吧!明天有好玩的给你。”

    阮榆闭上嘴巴,脑袋挨着孟嘉越肩膀蹭了蹭,她睡觉快,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早晨醒的有点晚,阮榆坐床上正迷瞪,孟嘉越倒是早就醒了,原本在床边看书,趁阮榆一时半会儿没反应过来,就去衣柜里找出一条连衣裙,还是前几天陈阿姨给阮榆买的。浅紫色的雪纺蓬蓬裙,系着一条两指宽的腰带,腰带前面是一圈绢花,后面则系成蝴蝶结的形状,总体很漂亮。

    阮榆挪到床边,乖乖张开手让孟嘉越给她把睡衣脱下来,套上裙子,又打了个哈欠人才彻底清醒过来。

    “九点多了。”阮榆看到书桌上的闹钟,这才发现自己起来晚了。

    孟嘉越正给她穿鞋子,闻言问道:“饿了吗?”

    阮榆摸摸肚子,点头说:“饿。”

    “那就快点去刷牙洗脸,我带你去外面吃早饭。”孟嘉越把她从床上拉起来,掀开被子整理床铺。

    “陈阿姨呢?”

    “我妈有事出去了,家里只有我们俩。”

    一听没人,阮榆立刻就欢腾起来,蹦蹦跳跳地跑到洗手间,挤了一大坨喜欢的薄荷味牙膏,刷了半天才舍得吐掉泡沫漱口。等洗完脸阮榆又偷懒,也不抹儿童霜,拿毛巾随意擦了擦就蹦蹦跳跳回去了。

    孟嘉越见她脸上水珠还没干,当即就皱眉道:“又偷懒了。”

    “夏天不用抹也行。”阮榆心虚,也不敢和他对视,转着眼珠子还不忘狡辩。

    孟嘉越没跟她废话,直接拉着人去洗手间,家里的儿童霜就放在洗手台上,乳白色的圆筒盒子,打开后是一阵很浓郁的奶香,他挖了一指头抹在手心揉开,仔细在阮榆脸上涂抹了一遍才罢休。

    “以后不可以这样。”孟嘉越握住阮榆的手把多余儿童霜揉到她手上,边一脸严肃地说。

    “哦。”

    “不许当耳旁风。”

    阮榆鼓着腮帮子不说话,被孟嘉越狠狠刮了下鼻梁,疼得她眼泪都快出来了。

    阮榆瞬间就委屈坏了,一个劲儿地瞅着孟嘉越等他安慰,可孟嘉越却像是没看到,出了小区门都没安慰一句。到卖早饭的地儿了,因为快到吃午饭的时间,孟嘉越也没买多,就只许阮榆吃一笼小笼包,才五个,根本不够吃。

    这下阮榆都想哭了,又是鼻子疼又是不许吃,偏偏孟嘉越都不安慰她。阮榆委委屈屈地跟在后面走,然后孟嘉越带她去了超市。

    等拿着一套芭比娃娃出来的时候阮榆还没愣过神,抱着盒子差点闯红灯,被孟嘉越拉住后她嘴角一点点上扬,要不是顾及在街上,估计就扑过去抱住孟嘉越又蹦又跳了。

    阮榆一直都想要芭比娃娃的玩具,但是阮妈妈不给她买,这回心愿得偿,别提多高兴了,一回去阮榆就立马兴奋的又叫又喊,半天都停不下来。

    孟嘉越耐心等她平静下来,把电视打开调到动画台,才笑着问她:“还委屈吗?”

    阮榆立刻把头摇的像拨浪鼓,嘴上一连说道:“不委屈,不委屈。”

    “那你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我要出去很长时间。”孟嘉越揉了揉阮榆脑袋,“我妈大概一点多回来,我爸一般和她一起,所以我会提前她半个小时,你不许乱跑,还有吃饭会晚一点,你等我回来做饭。”

    阮榆点头:“嗯嗯。”

    孟嘉越又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巧克力喂给阮榆,这才起身离开,出了门他拿钥匙把门从外面反锁住。

    阮榆听到门锁的动静,探头看了看,等了一会儿觉得孟嘉越应该下去了,就过去试着开门,果然打不开,她又被锁了。

    “呼!”阮榆长舒一口气,回去沙发上坐着玩芭比娃娃。

    孟嘉越果然出去了好久,回来的时间已经接近下午一点,他手里还拎着菜,其中就有阮榆喜欢吃的土豆和胡萝卜。

    阮榆过去帮他拿进厨房,还不忘气鼓鼓地说:“你又把我锁起来了。”

    “那你有没有很乖?”孟嘉越笑问,本来是想捏阮榆的脸,但想起来手脏,就转身先去洗手了。

    “有啊!”阮榆回头看了一眼客厅方向,转眼就把刚刚说的话忘了,掰着手指头数给孟嘉越听:“看了《中华小子》,《猪猪侠》,喝了一瓶酸酸乳,然后还给芭比娃娃梳头发,换衣服。”

    “真乖!”孟嘉越微笑着夸赞了一句,转身边打开电饭锅边说:“帮我把土豆洗干净,等下给你酸辣土豆丝好不好?”

    “好。”阮榆闻言开心地点点头,把土豆拿出来到水池子清洗。

    孟嘉越也不是第一次做饭,虽然会的不多,但是也能炒三个菜,酸辣土豆丝、胡萝卜炒肉丝、番茄炒蛋,全都是阮榆喜欢吃的,基本菜还在锅里孟嘉越就先夹了几筷子喂阮榆尝尝味道,等饭菜差不多都端上桌了,陈阿姨和孟叔叔刚好回来。

    吃完饭阮榆美美的午睡了一段时间,醒来后就见孟嘉越还在书桌前写东西,他这几天一直在忙,阮榆对这些不了解,孟嘉越都是让她搬个凳子坐在一旁陪着。

    平常阮榆都是干坐着或者看书,今天有芭比娃娃,她就在书桌腾出以前空地方,拿迷你小梳子给娃娃扎头发。

    玩了有一会儿,阮榆正开心着,结果一抬头却见孟嘉越在看她,抿着嘴巴话也不说,阮榆顿时不敢再玩了,把娃娃收起来乖乖坐好陪孟嘉越。

    “不玩了。”阮榆保证。

    “乖。”孟嘉越摸了摸阮榆的脸颊,朝她张开手,阮榆立刻乖乖坐到他腿上,孟嘉越露出笑,低头继续写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