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生日
    ..,

    作业没写完。

    阮榆意识到这一点,瞬间吓得睡意全无,忙从床上起来,套上拖鞋就往外跑,还没跑出房门她又突然意识到自己脸都还没洗,再看身上衣服,还是昨天那身,在床上滚了一夜,早就已经皱成了海带。

    “你干什么?动静这么大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阮玥睡眼迷蒙地看向她,说了一句话又闭上眼睛接着睡。

    阮榆一看时间,才五点多,她醒的太早了,这会儿去孟嘉越估计还没有起床。

    阮榆冷静下来,想作业也没有多少,就算拿到班里去做,也就一会儿的工夫,她舒了口气,但这下也睡不着了,就想先洗脸刷牙,把衣服换一下。怕吵醒阮玥,阮榆小心翼翼地打开衣柜,把衣服拿出来换上,又轻手轻脚的出去了。

    等她洗完脸刷完牙,阮妈妈也起来了,去厨房做早饭,叫她帮忙把土豆洗干净,削皮。

    早饭快做好的时候阮爸爸和阮玥也相继起床,阮榆又看了看时间,六点十分,这个时候孟嘉越应该起床了。????“小榆,过来端菜。”阮妈妈在厨房喊她。

    “好。”

    因为挂念着作业,阮榆早饭吃的很快,一碗白米粥也只喝了一半,放下碗说了句:“我去上学了。”就背上书包跑出了家门。

    楼道里没人,阮榆快步走到孟嘉越他家门口,抬手敲了几下门。

    开门的是陈阿姨,她一看门外是阮榆,以为是有什么事,就问:“小榆有事吗?这才六点多怎么就要去上学了?”

    “阿姨,我找孟嘉越。”阮榆往里面看了看,没见到人,接着说:“昨天写作业,然后我作业忘记拿回去了,还在他那里。”

    “你作业在我给你收起来了。”孟嘉越端着一杯牛奶过来,身上的睡衣还没有换。

    一看到他阮榆立刻松了口气,心里的紧张感也消去不少,和陈阿姨孟叔叔依次打过招呼后,就跟着孟嘉越去他房间拿作业。

    到屋里孟嘉越从自己书包里把她作业拿出来,边递给阮榆边问:“昨天怎么没来?”

    “不小心睡着了。”阮榆一说到这还有点不好意思,她偷偷看了看孟嘉越,才接着说:“昨天晚上打瞌睡,本来是只想睡一会儿,然后来找你的,结果醒过来就已经是早上五点多了。”

    孟嘉越顿时失笑,又抬手摸了摸阮榆额头,说:“不烫了,看来已经退烧了。”

    “那我先走了,作业没写完,我要去学校写作业。”阮榆边说边把书包打开,要把作业装进去。

    孟嘉越伸手把作业本拿过来,笑道:“不用急着去,作业我都帮你写完了,好在没几个字,我就模仿了一下你的字迹,还好你练的字帖我以前练过,不然可就悬了。”说着他把作业本翻到最后,给阮榆看。

    阮榆看着他,眨巴眨巴眼睛,又低头去看作业,半响才憋出一句:“好厉害!”

    这话指的是孟嘉越能模仿她的字,说完阮榆又觉得不对,忙又补了一句:“谢谢你帮我做作业。”

    孟嘉越噗嗤一声笑了,伸手使劲揉了阮榆的脑袋一下。

    “你等我会儿,跟我一起去学校。”孟嘉越边说着边把之前放桌子上的牛奶拿过来,递给阮榆,“喝完。”

    “啊?”头半句阮榆还想出声拒绝,一听到后半句她立刻就把前句忘了,可怜兮兮地瞅着孟嘉越,表示一点儿也不想喝牛奶。

    孟嘉越笑着没说话,阮榆才不敢违抗他,只好不情不愿地端起杯子,深吸一口气,仰起头也不尝味道,把牛奶一股脑全灌下去了。

    喝完阮榆急急忙要找糖吃,想压下嘴巴里的味儿,却被孟嘉越捧住了脸。

    “胡子都长出来了。”孟嘉越撕了一张卫生纸给阮榆擦嘴巴,她牛奶喝的太急,嘴上粘了一圈的白色奶渍,瞧着跟白胡子似的。

    “嘉越,吃饭了。”刚擦完陈阿姨就敲门进来了,还对阮榆说:“小榆,你也来吃点,我烤得面包,再配上果酱很好吃的。”

    阮榆已经吃过饭了,而且她被阮妈妈教育的就是不能死皮赖脸呆在别人家里蹭饭,况且她也不好意思,就拒绝道:“不用了,陈阿姨我吃过饭了。”

    说完阮榆看了看孟嘉越,想起他刚才说得要自己和他一起上学,不确定是不是要她趁他家的车去学校,但是她已经把问这问题的时机错过了,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所以下意识就看孟嘉越。

    孟嘉越顺手把牛奶杯子递给陈阿姨,拉着她一边往门边走一边说:“妈,阮榆昨天作业落我这儿,还有一道题没做,别打扰她了,等她做完题再和我们一起去学校。”

    陈阿姨闻言担心道:“题多不多?做的完吗?”

    “就几个成语,妈你不用担心。”

    “好,小榆你就在嘉越这屋做题,阿姨不打扰你了。”

    孟嘉越把门关上,屋里瞬间安静下来,阮榆松了口气,没外人在她也不拘束自己,拉开平常孟嘉越放零食的柜子拿了一袋芒果干出来,又去书架上拿了一本书,回来在床上坐下,边吃边看书,边等孟嘉越。

    孟嘉越吃完饭进来的时候,阮榆一袋芒果干才吃了一半,看到他忙擦了擦嘴巴起来收拾东西。

    孟嘉越打开柜子多拿了几包零食装她书包里,说:“你昨天生病也没吃上,今天就补偿你一下。”

    阮榆当然开心了,她把没吃完的芒果干一起装到书包里,拉上书包拉链背到肩上,一脸欢喜地冲孟嘉越笑。

    孟嘉越揉了揉她脑袋,去衣柜拿衣服,提醒阮榆道:“我换衣服。”

    阮榆立刻转过身捂住眼睛,等孟嘉越换好衣服,就跟着他一起出去。

    五一劳动节之后天气越来越热,换上短袖的人越来越多,学校的作息时间表也进行了调整,多了午休时间,所以上午阮榆回到家之后也不用着急去学校,而是有时间睡一觉再去。

    这天下雨,不像前几天那么热,阮榆早上起来在衣柜里翻了半天,最后把陈阿姨给她买的衣服拿出来。她想这个季节穿裙子也不会冷,而且今天下雨,虽然可能会冻腿,但好歹上衣是长袖。

    不过新衣服第一次穿,阮榆还是有点小窃喜,但到了学校她就后悔穿了,因为孟嘉越居然也穿了同款。

    李颜颜对于八卦的发掘能力至少在班里无人能及,所以在孟嘉越走进教那一刻她就立马对阮榆说:“你俩衣服一样。”

    然后眨巴着眼睛一脸期待地看着阮榆,抑扬顿挫地问:“这是为什么呢?”

    “我哪儿知道。”阮榆拒不承认,一本正经地拿出语文课本低头背古诗。

    轻易放弃就不是李颜颜了,所以她一看阮榆这样立刻就两手交叠趴在桌子上,扭着头一个劲儿地盯着阮榆看,也不说话,可存在感十足的眼神阮榆想忽略都难。

    “干嘛?”阮榆拿书挡住脸问。

    李颜颜嘿嘿一笑,凑近了说:“要是你俩只是同班我也顶多就说说,但是谁让你俩是邻居,这就让人怀疑了。”

    “哪里怀疑?”阮榆装傻。

    “哪里都怀疑。”

    李颜颜看了看前排的孟嘉越,压低了声音说:“肯定不止我一个人注意到,但是看在咱俩是同桌的份上,你就告诉我呗。”

    阮榆坚决摇头:“真的只是巧合。”

    李颜颜抓住她胳膊摇了摇,娇声软语地说:“你就告诉我嘛!”

    “……”阮榆只觉得一股恶寒窜上脊背,犹豫了一下,还是编了谎话:“我妈和陈阿姨一起逛街买的。”

    “哦,这样啊!”李颜颜坐直身子,总算放过阮榆。

    上午计算机课,学校机房的电脑五个里面三个坏,阮榆找了半天才好不容易找到一台没坏的电脑,当即打开金山打字玩游戏。学校的电脑上都有这个软件,主要目的是用来练字,还有练习打字的手速,不过因为里面还有小游戏,所以学生基本上都是拿来玩游戏了。

    阮榆玩的小游戏叫《拯救苹果》,这个是要在苹果落地之前打出苹果上面的字母,然后就可以接住苹果,避免摔坏。

    但是阮榆反应慢,手速也慢,接住的苹果根本没有摔坏的多,没一会儿她就开始自暴自弃狂按键盘,这也是她玩游戏的方法,管它对错,先按了再说,所以一时间这里敲键盘的啪啪声不绝于耳。

    旁边突然响起笑声,孟嘉越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翘着脚坐在凳子上,看她玩游戏直发笑。

    阮榆往桌上一趴,撅着嘴不开心了。

    “不玩了?”孟嘉越看电脑屏幕上苹果像是下雨似的往下落,没一会儿阮榆就输了。

    “不玩了。”阮榆摇头。

    孟嘉越揉了揉阮榆脑袋,掏出一根阿尔卑斯棒棒糖,在她眼前晃了晃,诱惑道:“冰淇淋口味的,想吃吗?”

    “想。”阮榆眼睛看着糖,不知不觉就坐直了身子。

    孟嘉越把糖递给她,扭头就看到离了四五个机位的男同学在往这边看,不过孟嘉越是背对着人坐,正好把坐在最后一个机位的阮榆挡住了,刚刚他俩说话的声音也不大,不离近了还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怎么了?”孟嘉越微笑着问那个男同学。

    “你们干什么呢?神神秘秘的。”男同学跟他还算熟,当即就把心里的疑惑说出来了。

    孟嘉越从口袋里又掏出一根棒棒糖,远远地扔给他,边说:“我妈买的棒棒糖,问她吃不吃。”

    男同学手忙脚乱地接住,低头看包装上是什么口味,然后笑着说:“冰激凌口味的,这个我还没尝过呢!谢了。”然后就衔着棒棒糖继续玩电脑。

    孟嘉越笑笑,转过身继续跟阮榆说话:“你生日是六月几日?”

    “二十三。”阮榆舔着棒棒糖,听他问想了一下才说。

    “夏至后面啊!”

    “夏至?不知道,应该吧。”说到这里阮榆又好奇问道:“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

    “吃蛋糕。”

    闻言阮榆急忙摇头,告诉他:“没有蛋糕的,我从来都没过过生日。”

    孟嘉越却没说下去,等端午节假期过后,人们都换上短袖短裤了,阮榆的生日也到了,但是很不巧的是,刚好赶上星期一。阮榆自己倒没觉得有什么,该干什么干什么,在学校听了一天课,回家做作业,吃饭睡觉,一天大概就是这样度过。

    跟往常一样在孟嘉越家里写完作业,快吃饭的时候阮榆收拾东西准备回去,孟嘉越正在看书,见她要走了,扫了眼闹钟,说道:“晚上不要吃太多,七点来找我。”

    “为什么不要吃太多?”涉及到吃的,阮榆一般都会认真对待,她歪着头转瞬间就想了很多,因为阮妈妈昨天才说过要她不要吃太多,说她太胖了要减肥,一联想到这,她下意识就觉得孟嘉越是这个意思,立刻又问道:“你是不是觉得我太胖了?”

    “噗~哈哈哈哈……”孟嘉越当即笑喷了,捂着肚子半天直不起腰。

    “真是我太胖了?”阮榆看他这反应,瞬间就没信心了,可她捏捏脸,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白嫩嫩肉乎乎的,瞧着也不胖啊!

    孟嘉越笑够了,干咳几声才说:“不用再看了,你顶多就是婴儿肥。”

    “有吗?”阮榆不太相信。

    “真的。”孟嘉越起身揉了揉她的脸,笑道:“是你妈让你减肥了吧?不用听她的,去年我还听到她说让你姐减肥,说太胖了。”

    阮榆瞪大了眼睛说:“不可能吧?阮玥很瘦的。”

    “在她眼里胖。所以啊,你这样就很好,肉乎乎的,捏起来手感好,而且你难道不想吃好吃的吗?”孟嘉越说完又在她脸捏了一下。

    听他这么说,阮榆瞬间也不怀疑自己胖了,忙点了点头说:“要吃要吃。”

    “去吧!晚上带你吃好吃的。”

    “好。”阮榆脆生生的应了一声,高高兴兴的抱着书回去了。

    到晚上七点左右,天还没黑透,阮榆满心期待的跟孟嘉越出去玩去了。虽然阮榆在a市住了也快有一年了,但是她还真没出过几次门,对于附近的路线她都不清楚,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也不知道。

    跟着孟嘉越坐公交车到了一个广场,还没下公交车阮榆就看到外面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当即兴奋的咧嘴直笑,车门刚开就迫不及待地拽着孟嘉越下去,游鱼一般穿过人群,到广场大屏幕底下仰头看里面播放的广告片。

    以前都是在电视上看到这种大屏幕,今天阮榆还是第一次看到真实的,等广告片播放完她还意犹未尽。

    孟嘉越把她拉走,叮嘱道:“不能走远了,要乖乖跟着我。”

    “好。”阮榆一口答应了。

    孟嘉越带她下楼梯到地下一层,从旋转门进去,迎面就是一股冷气,瞬间就把外面的热气吹散了,阮榆摸摸鼻子,感觉鼻头的汗珠都没了。

    再往里面去,两旁都是商铺,但几乎都是在卖吃的,诸如炸鸡、冰激凌、奶茶、蛋糕、馄饨、凉皮、麻辣烫、煲仔饭、牛排等等之类,阮榆看得目不转睛,一边问孟嘉越:“我们去哪里啊?”

    “这里。”孟嘉越停下脚步,示意她看面前这家店。

    是一家蛋糕店,阮榆瞬间感觉自己被惊喜淹没了,看着孟嘉越就像是在看天使。

    “进去吧!”

    孟嘉越话音刚落阮榆就立刻往里面跑,有孟嘉越在她也不怕生了,绕着蛋糕柜,直勾勾地盯着里面做工精致的蛋糕,恨不得立刻拿出来一个吃。

    孟嘉越取了盘子和面包夹,把阮榆看中的蛋糕、鲜花饼、甜甜圈、奶酪包、泡芙等等都夹到盘子里,然后就在店里坐下了。

    一坐下阮榆立刻迫不及待地拆开一块芝士乳酪蛋糕,一脸幸福地咬下去,糊了一嘴巴也不在意,立刻又拿起一块奶酪包,啊呜一口下去,奶酪包瞬间没了一大半。

    “你巴洗吗?”阮榆嘴巴塞得鼓鼓的,还不忘问孟嘉越一句。

    孟嘉越摇头,笑着说:“不用,我不喜欢吃太甜的。”

    阮榆才不会跟他客气,闻言又立刻低头投入到战斗中,可是买的东西太多,吃到最后阮榆实在吃不下了,她都要吐了,只能可怜巴巴地看着孟嘉越,想让他吃几口。孟嘉越憋不住直笑,起身找店员把她没吃完的装袋子里带走。

    离开蛋糕店的时候阮榆趴在孟嘉越身上,向他发誓:“我以后再也不吃蛋糕了。”

    孟嘉越才不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