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困
    ..,

    阮妈妈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给老师和认识的同学家长,问了许多人都说不知道,眼看着就快十一点了,她跟阮爸爸商量了一下,决定出门去找。

    走之前阮妈妈对阮榆说:“小榆,你跟你弟在家呆着别出去,我跟你爸去找小玥。”

    “有人敲门你看不认识或者看不到人,千万别开门,我跟你妈都带了钥匙,会自己开门进来。”阮爸爸也嘱咐道。

    “好。”阮榆连连点头,目送他们出去。

    门一关上家里瞬间冷清了下来,阮康铭已经去睡觉了,客厅里就阮榆一个人。电视上央视新闻频道还在播放着新闻,里面男主持人的声音很有磁性,说话字正腔圆,以前阮榆还挺喜欢听的,现在却没有了那个心情。

    屋里半点多余的声音都没有,阮榆有点害怕,抱腿坐在沙发上也看不进去电视,就盯着墙上挂的表看。

    一个小时都过去了,爸妈还没有回来,阮榆把电视关了,留着客厅的灯回屋睡觉。上床之前她想起阮康铭,又去他那屋看了,见人已经睡着了,就没打扰。????回屋躺床上了却睡不着觉,阮榆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发呆,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半响又爬起来,想找点事情做,找来找去她把字帖拿出来练字。

    被孟嘉越严格管教了许多天,她已经完全可以脱离临摹,虽然写得不是很好,但是已经初具雏形了。

    阮榆写了满满一张纸的唐诗,在最后她把孟嘉越的名字也写上了,捧着纸看了半天,越看越觉得孟嘉越的名字真好听。

    十二点多的时候阮爸爸和阮妈妈终于回来了,听着客厅里的动静,阮榆忙披上外衣出去,还没走到客厅,就听“啪”的一声,好像是杯子摔在地上,紧接着就是阮玥的哭声,阮爸爸的训斥声。

    阮榆顿时不敢再走,站在房间门口不知所措。

    “跑到同学家里住,说都不说一声,大半夜的还要我跟你妈出去找你,你还有理了?”

    “哭什么哭?闭嘴。”

    “你才多大点,就敢夜不归宿啊?要是下次还敢这样,看我不打死你。”

    “我住我同学家里怎么了?关你什么事?”

    “还敢犟嘴了,有能耐啊!这么不想在家里呆,那你走,滚出去,以后都别在这个家。”

    阮榆悄悄回了屋里,关上门挡住外面的嘈杂。一点多的时候阮玥才哭哭啼啼的回来,泄愤似的把门砰的一声关上,再啪的一声把灯打开,阮榆被灯光刺的眼睛疼,忙拿被子蒙住脑袋,躲在被窝里听下面的动静,好不容易阮玥把灯关了,她真正睡着已经是要凌晨两点了。

    阮榆第一次睡这么晚,第二天迷迷瞪瞪的被她妈叫醒的时候就已经起晚了,阮榆困的眼皮都睁不开,感觉头昏脑胀的,可是连坐床上缓神的时间都没有,早饭也就吃了一个包子,踩着上课铃进的班。

    上午上课阮榆也没听进去多少内容,她一直在犯困,好几次都差点睡过去,趁着下课稍稍眯了一会儿,可感觉困意非但没有减少,还增多了。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阮榆就想快点回到家,午饭也不吃了,先睡一觉再说。

    背着书包迷迷糊糊地走到了教室门口,又听到孟嘉越和她说话,阮榆也没听仔细,好像是要她跟着他,她就乖乖跟着去了。

    等到了陈阿姨的办公室,阮榆一个激灵顿时清醒了,她眨了眨眼睛,看着带她来的孟嘉越,问:“来这里干什么?”

    “你上午别回去了,先在这里睡一觉,上课的时候就看你困的眼睛都睁不开了,昨天没睡好啊?”孟嘉越捧着阮榆的脸离近看了看,果然见眼底泛青。

    办公室里放的有一张折叠床,被子枕头也一应俱全,只是不知道是谁放的,阮榆看孟嘉越的意思像是要她在这儿睡觉,急忙摇头拒绝。

    孟嘉越把她按到床上坐下,说:“不用怕,床是四班张老师的,她跟我妈关系好,之前下课我跟她说了,她也同意了,这会儿估计应该跟我妈在食堂买饭。”

    “真的啊?”阮榆不放心地又问。

    “是真的。”孟嘉越蹲下身帮阮榆把脚上的运动鞋脱了,边说:“你先睡,等睡醒了再吃饭。”

    阮榆点点头,躺到床上瞬间感觉困意又回来了,恨不得立马就睡个天昏地暗,都要闭上眼睛了她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忙拉住孟嘉越说:“我妈,我不回去她不知道。”

    孟嘉越揉了揉她的脑袋:“放心,我妈打电话跟她说了。”

    闻言阮榆放下了心,闭上眼睛无意识地蹭了蹭孟嘉越的手心,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孟嘉越给她盖好被子,去拿了体温计回来,他拉开阮榆衣领露出半个肩膀,把体温计夹到她腋下。

    现在正是吃饭的时候,办公室里也没有别人,门在他们进来的时候就被孟嘉越关上了,此时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孟嘉越坐在床边盯着阮榆的睡脸看了一会儿,倾身把她放在床尾的书包拿过来。

    阮榆的书包还是捡阮玥不用的,粉嫩嫩的颜色,上面印着一只米老鼠,虽然旧了点,外观还是不错。

    孟嘉越把她的书包打开,课本等物拿出来,一本接一本的翻开看看里面有没有夹东西,如果没有就随手放在一边,等检查完书,又把她的文具盒拿出来翻了一遍,最后在书包夹层里面发现了一个手串。

    这是他没见过的,孟嘉越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是别人送的,她那个同桌。

    孟嘉越低头看了看阮榆,弯唇轻笑。他把拿出来的东西都装回去,把书包放回原处,起身在办公桌上的笔筒里拿了一把剪刀。

    办公室是在二楼,窗户开的方向对着学校西门,平时很少有人从这里走,在靠着办公楼的地方就是学校平时放垃圾桶最多的地方,靠着墙一连放了十几个绿色的大容量垃圾桶,并且桶盖基本都是打开的。

    孟嘉越把窗户打开,拿剪刀把手串的红线剪碎,珠子一颗颗扔到下面的垃圾桶里。做完这些,孟嘉越把剪刀放回笔筒里,坐回床边守着阮榆。

    没多久,门从外面打开,陈阿姨和张老师拿着午饭进来,看到阮榆已经睡着了,都放轻了声音。

    陈阿姨把给孟嘉越买的午饭递给他,看了看阮榆,小声问:“这么回事?”

    “好像是晚上没睡好。”孟嘉越把体温计拿出来,举起来看看,又伸手摸了摸阮榆的额头,说:“38.7度,有点发烧,等下醒了再吃点药。”

    办公室里备的有药,陈阿姨点点头就没多说什么,过去跟张老师一起吃午饭。

    离上课还有二十分钟的时候孟嘉越把阮榆叫醒了,还没过五一,学校没有午休时间,所以阮榆也没能睡太久,虽然她还有点没睡饱,但是精神已经好很多了。这个时间办公室里其他两个老师也在,因为有陌生人,阮榆低着头也不敢吭声,乖乖吃了药,跟着孟嘉越向她们告别。

    走之前陈阿姨叮嘱了几句,要孟嘉越照顾好阮榆,她买的有面包,拿了一个菠萝包,两袋手撕面包给阮榆,当午饭吃。

    阮榆这会儿也没什么食欲,出了门就把手撕面包装进书包里,拿着菠萝包边走边吃。

    因为快上课了,走廊上也没什么人,孟嘉越却一点也不急,慢悠悠的走着,连带着阮榆也按耐下心里的急切,在进教室之前把菠萝包吃完了。

    下午第一节课阮榆还好,没有上午那种迫不及待想睡觉的感觉,就是可能是吃了药的缘故,到第二节课她又开始犯困了。

    “从上午你就一副要睡着的样子,怎么下午还这样?”因为是上课时间,李颜颜趴在桌子上扭头小声和阮榆说话。

    阮榆揉了揉眼睛,说:“上午是没睡好,现在困是吃药吃的,我发烧了。”

    李颜颜一听,抬手就想放阮榆额头上试试温度,吓得阮榆急忙躲开,她奇怪道:“怎么了?”

    “没。”阮榆下意识看了前面一眼,害怕被孟嘉越看到。

    好在李颜颜转眼就不在意了,跟她说:“还有一节课就下课了,到时候你回家好好休息。”

    阮榆点头,感觉跟她说一说话也没那么困了。

    等熬到了放学,阮榆急匆匆回到家,站在门前掏口袋找钥匙,却摸了半天没摸到,阮榆心里一惊,忙把身上口袋都翻了一遍,又在书包里找了半天,还是没找到,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她早晨好像忘记带钥匙了。

    阮榆叹了口气,抬手敲门。她敲门都是先敲三下,等一会儿里面没动静再敲,可这回阮榆敲了半天都没等到人开门,只能是是家里没人。

    这下就糟了。

    阮榆靠着门站了一会儿,干等也不是办法,就打算去小区花园里走走。

    外面也没什么人,阮榆就遇到两个老人带孙子在花园里玩,小孩子跑来跑去的,也没呆在一个固定地方,见亭子里没人,阮榆进去在石凳上坐下,两手捧着下巴发呆。

    “阮榆。”孟嘉越刚从学校回来,书包还背在身上,路过亭子这里,远远就看见里面有人,走近了才发现是阮榆。

    “孟嘉越,你怎么才回来?”这个时候放学都有一会儿了,阮榆还以为他早回来了,没想到在这里遇见。

    孟嘉越看她也还背着书包,过去问:“家里没人?”

    “还忘记带钥匙了。”阮榆仰头看着他,一脸苦恼。

    “抱歉回来晚了。”孟嘉越摸了摸她脑袋,在石凳上坐下。

    阮榆问:“陈阿姨呢?”

    “跟我爸停车去了。”

    “想吃糖。”阮榆抓住孟嘉越胳膊向他撒娇。

    孟嘉越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大白兔奶糖,剥开糖纸喂到她嘴里。

    “先去我家。”

    “我在这里等……”话还没说完,就见孟嘉越微微一笑,阮榆立刻改口:“好。”

    转念阮榆又想今天老师布置的作业还没做,正好趁着这个时间跟孟嘉越一起先把作业做了,所以一到他家就先把作业拿出来,在语文还有一篇成语练习没写的时候,阮玥先从学校回来了,还是陈阿姨出门倒垃圾遇见,回来跟阮榆说的。

    “我先回家了,作业就放这里,我等会儿再来写。”阮榆把书包背上,跟孟嘉越道别。

    孟嘉越倾身过去把手贴在她额头,试了试温度,说:“没有那么烫了,记得吃完饭要吃药。”

    “不用吃药吧?”阮榆摇摇头,毫不在意地说:“只是发烧而已,我一般不用吃药都会好。”

    “哦?”孟嘉越拉长了语调。

    “吃药也可以。”阮榆立刻改口。

    “乖。”孟嘉越揉了揉阮榆的头,又喂了她一颗奶糖,阮榆挥挥手,吮吸着奶糖蹦蹦跳跳的回家去了。

    家里阮玥正在看电视,给阮榆开了门又回去继续歪在沙发上,两脚翘起,往客厅的茶几上一放,悠闲地吃虾条。

    阮榆把书包放下来,也过去坐,跟着看了一会儿电视,里面女主手腕上的一条手链很漂亮,镜头还特意多拍了一会儿,这让阮榆想起自己也有一条手链,就放在书包里,她打开书包找了一下,却没找到。

    阮榆回屋在自己的床又翻了一遍,也是没找到,回来问阮玥:“姐,你看到我的手链了吗?红色的珠子串的,像石榴一样。”

    “没有。”阮玥摇头。

    阮榆皱起眉头,想了半天也想不起来自己还能把手链放在哪里,难道是弄丢了?

    那条手链阮榆还挺喜欢的,是李颜颜的姐姐给她买的,一共有两条,她给了阮榆一条,到现在就才一星期,阮榆一想到自己把手链给弄丢了,就有点不好意思,到时候李颜颜问起来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好。

    阮榆不死心又把书包翻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样,没找到,她又问阮玥:“姐,你真没看到过?”

    阮玥不耐烦道:“没有就是没有,你问再多遍我也没看到。”

    阮榆也不敢再问,耷拉着脑袋一脸失落。

    钟表上时间显示快六点了,阮妈妈还没有回来,只打电话说要阮玥先做饭,六点半的时候她才带着阮康铭回来。

    因为孟嘉越的嘱咐,阮榆吃完饭就问她妈家里有没有退烧药,找出来和着热水吃了,然后又突然想到今天的字帖还没写,等下去找孟嘉越他肯定要看的,阮榆就回屋练字帖去了。

    写了有一页,阮榆感觉自己上下眼皮子直打架,困的连连打哈欠。看时间也才七点零几,阮榆就想先睡会儿,八点多再去找孟嘉越。

    放下笔,阮榆爬到床上,衣服也没脱,蒙头就睡了。

    等她再睁开眼睛,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