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清明节
    ..,

    今年的清明节学校放假一天,一大早吃过饭阮爸爸和阮妈妈就带着阮康铭出门玩去了,等他们一走,阮玥立刻换衣服也要出门。

    阮榆在客厅看电视,见她过来拿沙发上的外套,问道:“你去哪儿啊?”

    “找同学玩,你别管。”阮玥说完披上外套急匆匆出去了。

    阮榆目送她离开,回过头仔细一想,发现阮玥这些天貌似一有空就出门玩,也不说去哪儿,好几次因为回家太晚被阮妈妈训斥,但是她也没听进去,依旧我行我素。

    在客厅看了一会儿电视,阮榆就跑去她爸妈屋里玩电脑,可是打开浏览器却发现连不上网。阮榆开始还以为是插板电源没开,试着按了按,发现没关,但上面一堆线她也不知道都是连着什么,摆弄了半天也不行,最后只能放弃。

    阮榆估计是她妈为了防止她一个人在家里玩电脑,不写作业,走得时候把网线断了。这下玩不了电脑,阮榆失落了一阵就回到客厅继续看电视。今天孟嘉越不在家,昨天就已经和她说了,所以阮榆也去不了他家里找他,只能一个人呆在家里。

    快晌午的时候外面下了雨,雨不大,淅淅沥沥地打在玻璃上,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也不见停。因为阳台晾晒的有衣服,阮榆怕雨把衣服打湿,过去把阳台的窗户关了,走回去时听到家里电话响了。????她急忙跑过去接电话,是她妈打的:“小榆,下雨了我跟你爸这没带伞,就不回去了,你和小玥在家做饭吃,冰箱里有菜和面条。”

    “哦,好。”

    “要是不想做饭你们出去买,我那个黑色钱包就放在柜子里,你打开柜门就能看到,里面有钱。”

    “好。”

    “对了,小玥呢?”

    阮榆顿了顿,回答:“在堂屋看电视呢,妈,有事吗?”

    “没有,我挂了。”

    话落电话那头声音就断了,阮榆刚把听筒放下,还没走电话就又响了,她以为是她妈,拿起来就接了:“喂,妈,还有事吗?”

    “咱妈打电话了?”阮玥的声音从听筒那头传出来。

    “啊,是打了,说上午不回来。”阮榆奇怪地看了看听筒,问她:“你从哪儿打的电话?”

    “同学家里。你没跟她说我不在家吧?”

    “没有。”

    “那就好,我上午不回去了,你自己吃饭,咱妈要再打电话你也别说我不在家。”

    “好。”

    挂了电话阮榆去柜子里找钱包,里面没零钱,都是一百的,她抽了一张出来,然后去屋里换了件厚一点的牛仔外套,拿了伞出门吃饭。

    小区外面的那家大超市三楼都是卖吃的,里面有一家过桥米线很好吃,阮榆之前和阮玥一起去吃过,今天她突然特别想吃,就打算去那里吃米线。

    临近饭点,店里人挺多的,阮榆等了好久才轮到她,等米线端上来,她看桌子上放的有辣椒油和醋。上次跟阮玥来没放这两样,这次她想试试,就一样放了一点。拜她妈所赐,她现在也能吃辣椒了。

    等把东西都拌开,阮榆先舀了一口汤喝,就这一口险些没把她辣哭了,她真的没想到店里的辣椒会这么辣,嘴巴里跟被火烧了似的。

    但是买都买了阮榆也不能一口不吃,就忍着辣硬逼自己吃,米线还剩一半的时候她实在是吃不下去了,把筷子往碗里一插,拿餐巾纸擦干净嘴巴,就起身从店里离开了。

    周围也没见有卖水或者饮料的,阮榆也不敢再往其他地方逛,就干脆不买了。坐电梯下去的时候阮榆借着电梯门的反光看了看自己的嘴唇,虽然看不太清楚,但是红通通的像是肿了。

    一楼人挺多的,阮榆下来的时候险些被进电梯的人挤的出不去,还没走几步正好遇见陈阿姨和孟嘉越,开始阮榆没看到他们,还是陈阿姨隔着一段距离摆手喊她:“小榆。”

    阮榆一扭头就先看到了孟嘉越,顺带也发现了陈阿姨,她走过去打招呼:“陈阿姨,孟嘉越。”

    “就你一个人啊?”陈阿姨是刚从外面进来,手里拿着的黑色手提包被雨淋湿了一角,伞也还滴着雨,她在阮榆周围看了看,没找着阮妈妈和其他人,心里不由好奇起来。

    阮榆点头:“嗯。”

    “哎呦!这嘴巴怎么肿了?”陈阿姨才注意到阮榆红肿的嘴巴,还以为怎么了,忙问道。

    “辣的。”阮榆摸了摸滚烫的嘴唇,这会儿还感觉火辣辣的烧的难受,不过比刚才好多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刚才吃的过桥米线太辣了,然后就这样了。”

    陈阿姨闻言问她:“你妈没在家啊?”

    “没有,本来说上午回来,可是外面下雨了,她没带伞,就跟我爸还有阮康铭在外面吃,不回来了。”阮榆转头看前面进出口的地方站了大堆的人,貌似都是没带伞被雨困住的。

    “这样啊。外面雨还下着,你别急着走,正好跟我去楼上逛逛。”陈阿姨说着就想把阮榆手里的伞拿过去,她好统一放到储物柜里。

    阮榆还在犹豫,她下意识看向孟嘉越。

    “一起吧!”孟嘉越过来扯住她的手,把伞拿过去交给陈阿姨,阮榆也就没再说什么,乖乖跟在他身边。

    陈阿姨把伞放到储物柜里,就带着他俩上了电动扶梯。超市面积很大,里面总共有两层,但是入口是在二楼,出口则是在一楼,除此之外一二层楼还有不少服装鞋包的专卖店,人一向很多。

    陈阿姨走在前面,孟嘉越拉着阮榆晚了几步上扶梯,不远不近的跟在她后面。扶梯走到一半的时候,孟嘉越忽然伸手摸了摸阮榆的嘴唇,问:“嘴唇还好吗?”

    “辣。”阮榆委屈巴巴地说。

    “喝牛奶之类的就不辣了,等下给你买。”

    阮榆点头,等到了二楼,楼梯口那里就有一家奶茶店,孟嘉越刚要过去买奶茶,眼角余光一闪,扭头就看陈阿姨往超市走,他扬声问道:“妈,你不是要买被套吗?去超市做什么?”

    陈阿姨回身见他俩没跟上来,反倒奇怪起来:“当然是买锅了,家里炒菜锅下面裂了,不买晚上都没法做饭。”说着就要往超市入口走。

    孟嘉越忙道:“先去买了被套再来买锅不是更方便吗?不然买了锅还要从一楼出去再到二楼,太麻烦了。”

    陈阿姨一拍脑袋,反应过来:“也对呀!那就先去买被套。”

    说完就要走,孟嘉越把她叫住,去奶茶店买了两杯奶茶,布丁奶茶给阮榆,麦香奶茶给陈阿姨。

    二楼楼梯口转弯处,迎面就是一家床上用品的专卖店,布置成卧室的模样,中间一张床上铺放着一套橄榄黄四件套的被子枕头等物,陈阿姨远远的一眼就相中了,立刻直奔过去。

    离近看更满意,她又上手摸了摸,觉得料子也不错,扭头问孟嘉越:“嘉越,你看这套怎么样?”

    “不要。”孟嘉越摇头。

    “小孩子就要鲜亮点的颜色,你整天不是黑就是蓝,我看着就觉得阴沉,不信你问问小榆。”陈阿姨立刻问阮榆:“小榆你觉得这套怎么样?好不好看?”

    阮榆自己挺喜欢的,就说:“好看。”

    一得到回答,陈阿姨就接着说:“小榆都说好看,你就别嘴硬了,回头买回去铺你床上肯定不错。”

    旁边老板也笑着说:“你是给你家孩子买吧?这套男孩女孩都能用的,样式也好看。”

    “我看那个也不错。”孟嘉越指着不远处也不知道谁家店里的一套,银灰的颜色,上面只用白色线条描绘出很简单的星星、月亮和云朵,比起橄榄黄这套要灰暗许多。

    陈阿姨瞅着觉得还行,就打算先过去看看,不行再来买这套。

    孟嘉越凑到阮榆耳边说:“去和我妈说说话。”接着就把推向陈阿姨那里。

    “哎?说什么?”阮榆还没反应过来。

    仰头就看到陈阿姨在看她,阮榆下意识先冲陈阿姨笑了笑,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磕磕巴巴地说:“没……没什么……事,我那个……就是……奶茶,阿姨也喜欢喝奶茶啊?”

    “对啊!”陈阿姨半举着手里还没喝完的奶茶给阮榆看,笑着说:“以前嘉越他爸总喜欢给我买奶茶喝,喝久了就喜欢上了,到现在跟他爸出门还会给我买奶茶。”

    “孟嘉越也给我买了,很好喝。”阮榆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当然了。”陈阿姨弯腰亲昵地摸了摸阮榆的脸颊,这才接着说:“嘉越很喜欢你的,他长那么大好像也就交了你一个朋友,学校里那些同学虽然相处的好,但是嘉越都不怎么喜欢。”

    阮榆好奇地问:“为什么啊?”

    “好像是闹矛盾吧?我问了他也不说。”陈阿姨迟疑道,然后又仔细回想了一下,没想起来干脆就不想了,摆摆手刚要往人家店里走,一转身就看孟嘉越拎着袋子过来了。

    “妈,已经让人装起来了。”说着他还举了下手里的袋子。

    陈阿姨气的直瞪眼,威胁道:“你这样我是不会买的。”

    孟嘉越毫不在意她的威胁,朝阮榆招了招手:“过来。”然后拉着她径直往超市过去。

    阮榆回头看陈阿姨还在店里没出来,小声问他:“这样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要真是按照我妈的审美来,我房间能被她布置成公主房。”

    阮榆噗嗤一声笑出来,顺便在脑海里想象了一下孟嘉越住在公主房里的样子,可还没想出个大概脸颊就被孟嘉越捏住使劲揉了几下。

    “不要让别人摸你的脸。”孟嘉越收回手,像往常一样,脸上甚至还带着笑。

    阮榆却仿佛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心脏咚咚狂跳,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好。”

    “乖。”孟嘉越微笑着揉了揉她的头。

    陈阿姨最后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付了钱,从一楼出来后,路过转角处一家儿童服装店,店里挂的一套牛仔背带裙很好看,陈阿姨看着看着,就拉着阮榆进去,要导购把裙子拿下来看看。

    浅蓝色的牛仔背带裙长到大约膝盖的位置,是很宽松类似于娃娃衫的样式,胸前是一个大大的口袋,下摆则呈荷叶卷边状,配的是一件黑白条纹的长袖上衣,再过一段时间穿正好。

    “小榆,你试试这件衣服。”陈阿姨找导购要了阮榆能穿的码数,迫不及待地拿着背带裙给阮榆看。

    “不用了,陈阿姨。”阮榆急忙拒绝。

    陈阿姨硬把裙子塞到阮榆手里,嘴里还说:“跟阿姨客气什么,去试试,阿姨一直想要个女儿,以前怀着嘉越的时候整天都想等女儿出生就天天把她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买小裙子,给她扎头发,谁知道生下来是个男孩,”

    阮榆下意识看向孟嘉越,后者只是对她笑笑。

    等阮榆换好了衣服出来,陈阿姨立刻一件惊喜的把阮榆拉到穿衣镜那里,笑道:“就知道小榆你穿上好看,嘉越你说是吧?”

    “挺好看的。”孟嘉越点点头。

    导购员趁机说:“这件衣服在店里卖的很好,还有一件一样的男孩穿的背带裤,只不过没挂出来,正好可以给你儿子试试。”

    陈阿姨立刻很感兴趣地说:“那你拿出来我看看。”

    等导购把衣服翻出来,陈阿姨看了,是同样的黑白条纹长袖上衣,配得是牛仔背带裤,同样胸前有个大口袋,觉得挺好看的,陈阿姨就把衣服给孟嘉越,要他穿上试试。

    孟嘉越看了看陈阿姨,拿着衣服进去换了,等出来陈阿姨迫不及待的让他俩站到一起,拿手机连拍了好几张照片。

    “这两套衣服我都要了。”拍完陈阿姨就一脸兴奋地跟导购员说。

    “阿姨,我……”阮榆刚要拒绝就被孟嘉越扯住了手,她一脸疑惑地看过去,就见孟嘉越摇了摇头,她也就闭嘴不说了。

    回到家之后家里还是没有人,阮榆去了自己房间,把衣服很小心的叠好,放进衣柜里,打算等阮妈妈回来再跟她说。

    在客厅又无聊地看了会儿电视,估计是上午吃的太辣,阮榆的胃突然就疼起来,好在只是一阵,没疼多久就好了。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阮妈妈和阮爸爸才带着阮康铭回来,到了家没见着阮玥,阮妈妈问阮榆:“你姐人呢?”

    “出去了,我也不知道去哪儿了。”阮榆说完又想起陈阿姨买的衣服,就告诉她妈:“我上午出去吃饭遇到陈阿姨,她说带我逛逛,就是在一楼然后看中了一件裙子,还要我试试,说我穿着好看,就给我买了一件背带裙。”

    阮妈妈刚把打开冰箱,正从里面拿鸡蛋,打算晚上做番茄炒蛋吃,反而是阮爸爸听见了说:“什么样的衣服?拿出来我看看。”

    阮榆急忙回屋把衣服拿出来给他们看。

    吃过晚饭后阮玥还没有回来,不过这些天她都回家很晚,谁也没有在意,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玄关那里依然没有动静,到了晚上十点多阮妈妈先坐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