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开学
    ..,

    正月十六学校就开学了,元宵节的余温尚未完全散去,第一天领了新书,基本上也没上什么课,女生间的话题都是讨论过年趣事,还有一些关于春晚节目的看法。

    李颜颜交友广,不愁没有说话的人,但她一走阮榆就只能自己孤零零的坐在位置上,也没人说话,一边无聊地翻着语文课本,一边偶尔会抬头看一看前排的孟嘉越。

    入春以后天气渐渐转暖,身上的厚衣服也在减少,不过早晨的气温还是很低,阮榆怕冷,里面还套着薄毛线衣,刚洗完脸从卫生间出来,就见阮玥下面就穿着件格子百褶裙,套了一条透明薄丝袜,拎着书包往玄关走。

    阮榆看着就觉得腿凉飕飕的,下意识问了句:“你穿这么少不冷啊?”

    “管你什么事?”阮玥冲她翻了个白眼,换了鞋头也不回地推门出去了。

    阮榆冲着门吐了吐舌头,转身蹦蹦跳跳地进了厨房。里面香气扑鼻,闻着味儿阮榆就知道她妈做了什么饭,探头过去看,果然见刚从微波炉里拿出来的一碗鸡蛋糕,黄澄澄香喷喷。

    “妈,阮玥刚刚走了,她不吃饭吗?”阮榆在筷笼子里拿了一个勺子,舀了一勺鸡蛋糕吃,边跟阮妈妈说话。????锅里煮了玉米粥,阮妈妈正在拿碗盛,闻言说:“她说要去学校买着吃,你管她呢!对了,鸡蛋糕别吃太多,给你弟留着。”

    “哦。”阮榆把勺子放下,帮忙把粥端到外面。

    吃完早饭阮榆坐校车去学校,校门口有卖麻团的,她摸口袋里有阮妈妈给的两块钱,就去买了一个,边走边吃,从校门口到班级还有一段距离,等吃完了她才走到楼梯口。

    他们班负责的卫生区域就是教学楼一口至三楼中间那段,今天该李颜颜他们那一组打扫卫生,阮榆刚好碰到李颜颜在扫二楼下半段的楼梯。

    “李颜颜。”阮榆打招呼。

    “啊!累死我了。”李颜颜直起腰摸了一把额头的汗,拿手当扇子扇风,抱怨道:“今天楼道的垃圾真多!我都跑了好几趟去倒垃圾,这就算了,关键是我扫地的时候老是有人经过,烦死了。”

    阮榆不知道该说什么,就朝她笑。

    李颜颜接着说:“对了,我数学作业有一题不知道做对没做对,你帮我看看,就放在我桌上。”

    “好,那我走了。”

    阮榆说完作势要走,刚踏出去一步就被李颜颜猛地拽住,她扭头看向李颜颜,不解地问:“怎么了?”

    “孟嘉越和李画。”李颜颜眼睛都亮了,拽着阮榆趴到楼梯扶手那里往下看,边指着下面楼梯上隐约可见的两个人,神神秘秘的对阮榆说:“绝对有情况。”

    阮榆不明所以,她就只看到孟嘉越和李画在说话而已。

    “看什么呢?”一起扫地的同学好奇地过来凑热闹,往下看却什么也没看到:“没人啊?”

    “已经走了,快点,扫地扫地。”李颜颜急忙拿着扫把回到原处接着扫地。

    没一会儿孟嘉越就从楼下上来了,微笑着跟所有人打了招呼,他在班里人缘很好,基本都能说上话。阮榆正好也要上楼,就跟他一起走了,途中孟嘉越给了她几块花生酥糖。

    阮榆拆了一颗糖吃,想起刚刚看到的,就直接问他:“你和李画在说什么?”

    “怎么了?”

    “李颜颜说你们绝对有情况。”阮榆毫无所觉的把李颜颜出卖了。

    孟嘉越失笑,告诉她:“约我放学后去操场。你啊!别问那么多,回头告诉你。”

    阮榆点头:“好。”

    上午语文测试,两节课一起考,考完之后下一节的思想品德课老师也没上课,班里有男生拿了碟片,就放了奥特曼的电影看,不过下课了也没放完,最后一节数学课则照常上课。

    阮榆看的意犹未尽,打算回家后从电脑上搜一下,把电影看完。

    上午放学后回家吃饭,午饭阮妈妈做的鸡汤面叶,可都吃饭了阮榆也没见阮玥回来,心里直好奇她做什么去了,不过一到了学校又把这事抛在了脑后。

    下午放学后阮榆因为有道题没做,晚走了一会儿,打算坐公交车回去,还在收拾书包的时候孟嘉越忽然来找她说:“一起回去。”

    “啊?”阮榆抬起头,摸摸后脑勺一脸不解地问:“你爸不是来接你吗?”

    孟嘉越在她旁边的座位坐下,书包随手放到桌子上,边看阮榆收拾东西边说:“我爸不在家,我妈在学校有事走不开。”

    “这样啊!”阮榆点点头,怕他等久了就赶紧把书本文具都装进书包,往后面一背领头往教室外面走。

    前排有还没走的同学跟孟嘉越说话:“你数学书借我下。”

    “不要。”孟嘉越直接拒绝。

    那同学哭丧着脸说:“哎呀!行行好,老师明天检查书上的题啊!”

    “就是这样才要自己做,不然学了还有什么用,不会的记得明天来问我。”孟嘉越说完笑笑,完全不给人再说话的机会,跟阮榆一起出去了。

    放学已经有一会儿了,公交车上人不多,阮榆一上车就往后面的座位去,公交车后面的窗户是可以打开的,她晕车到现在还没适应,开着窗户要好点。

    车一开阮榆先趴窗口猛吸了几口气,孟嘉越从书包里翻出一盒绿箭口香糖,剥开喂到她嘴里,问:“有没有好点?”

    阮榆点了点头,她也就开始司机开车的时候猛地往前一下有点难受,被薄荷味儿一冲就感觉好多了。

    孟嘉越看她是没事了,把口香糖给她,低头从书包里又翻出了一张粉色的爱心信纸递给去:“李画给的。”

    阮榆开始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就接住了,等打开一看,就发现里面好长好长的内容,她只匆匆看了开头和结尾。开头把孟嘉越夸了一通,结尾用的英语,写的什么love,阮榆也没明白什么意思,眨了眨眼睛看向孟嘉越。

    “给我这个干嘛?”

    “你早上不是问我吗?李画找我就是送这个啊!”孟嘉越笑了笑,顺便点评道:“可惜文笔不太好,啰哩啰嗦的,比起张雪敏写的,果然差很多。”

    阮榆顿时吃了一惊,她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

    孟嘉越抬手在她眼前挥了挥:“想什么呢?回神了。”

    “孟嘉越。”阮榆低下头,边捏着手指边偷偷看了看他,欲言又止,半响才小心说:“你还小,早恋不好的。”

    孟嘉越捂脸,忍笑忍的十分痛苦。车一到站他就拉着阮榆急匆匆下了车,到站牌那里没人了,他终于笑出了声,把阮榆都笑懵了,气呼呼地问他:“有什么好笑的?”

    “没有什么好笑的。”孟嘉越在阮榆脸上捏了一下,干咳几声止住了笑,这才一本正经地说:“早恋当然不好,这我知道。”

    “那你为什么还要收情书?”阮榆不懂。

    “是你好奇她找我做什么,忘了?”孟嘉越拉着她的手一起往家走,又问她:“钢笔字练得怎么样了?”

    阮榆闻言直摇头,沮丧道:“感觉写的字还和以前一样,完全没有变好看,我都练了好久了。”

    “那就把你练的字每天交给我两张,我给你批改。”

    阮榆一脸懵逼:“哎?”

    “做不到?”

    “嗯。”

    “那就三张。”

    “啊!”

    “还做不到?”

    “做的到。”

    “今天就要交。”

    阮榆焉头耷脑地点了点头。

    晚上吃完饭阮榆拿着作业和写好的字帖去找孟嘉越,今天老师布置的数学题挺多的,她有一道题不会,需要问孟嘉越,所以除了字帖还打算和他一起做作业。

    孟嘉越的书桌挺大的,原木的外表,配套的椅子是带靠背的软椅,书桌整体很漂亮,容纳两个人一起写作业完全没有问题。

    桌上还放着陈阿姨端来的果盘,里面放着柑桔和洗干净的樱桃。今天先是写了三张字帖,这会儿又写作业,阮榆写的手腕都疼了,笔一放下就先揉了揉手腕,然后捏了一颗樱桃吃。

    “孟嘉越,你还没写完啊?”阮榆探头过去,看孟嘉越作业写的怎么样了。

    “还差一点。”孟嘉越头也没抬,奋笔疾书。

    阮榆剥了一个柑桔,掰开一瓣喂他,孟嘉越就着她手吃了三瓣就不吃了,刚好作业写完,他把书本都装进书包里,拿起阮榆的三张字帖看。

    阮榆顿时提起了心,搬着凳子往他那里挪了挪,趴到他肩膀上一起看,看来看去觉得自己写的也不差,心暂时放回去了一半。

    “呵!”孟嘉越摇头失笑,顺势把阮榆的脑袋按到自己怀里,在她眼前指着字帖说:“模仿的还不错,但是如果没有字可以模仿了,你是不是也就写不出来了?”

    阮榆抬头看看他,咧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问他:“那你说怎么办啊?”

    “练。”孟嘉越捏了捏她的脸,毫不留情地说:“我监督,你写,写到我满意为止。”

    “啊?”阮榆瞬间塌下了肩膀,趴在孟嘉越怀里半点精神也提不起来了。

    孟嘉越拉开抽屉,把自己的钢笔拿出来给阮榆,顺势提溜着把她抱到腿上背对着自己坐好,一面在桌上摊开白纸,又把字帖摆在一边让她比照着练。

    “真要练啊?”阮榆哭丧着脸回头看他。

    孟嘉越把她头转过去,面对书桌,微笑道:“真的要练,顺便练完后陪我下几盘象棋。”

    “我象棋打不过你。”阮榆一听这话又回头看向孟嘉越,想要拒绝。

    “嗯?”孟嘉越笑。

    阮榆立刻乖乖把头扭回去,认命地拿起钢笔练字。

    不过想要写出让孟嘉越满意的字真不容易,阮榆是一个字一个字的练,写到最后感觉自己手都要废了,才终于得到孟嘉越的点头,她还没来得及高兴几下,象棋棋盘已经摆好了。

    “来吧!”

    阮榆再次认命,下了九局棋,输的她都快要哭了。

    “好了好了,别哭。”孟嘉越伸手捧住阮榆的脸颊,终于发了善心:“不下棋了,我们玩游戏好不好?”

    阮榆一听到游戏,眼睛都亮了,忙不迭地点头,像个小尾巴一样跟在孟嘉越后面,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电脑,等游戏打开。

    一玩游戏阮榆就忘记时间,等她拿着作业回家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客厅里就阮妈妈在看电视,她心里一颤,还以为又要挨骂,谁知道阮妈妈就看了她一眼,说了一句回来了,就没下文了。

    回房间的时候遇到阮爸爸从屋里出来,见到她随口问了句:“去找嘉越去了吧?”

    “嗯嗯。”

    “好好学。”阮爸爸拍了拍阮榆肩膀,一脸欣慰。

    弄得阮榆有些莫名其妙,不过没挨骂最好,她抱着作业进了房间。阮玥已经上床睡觉了,这会儿正戴着耳机听歌,阮榆进来也没打扰到她。

    把作业都装进书包,阮榆换上睡衣拿东西去洗澡。或许是晚上练字弄得她精神疲惫,刚上床没多久阮榆就睡着了,一夜无梦,结果第二天险些没睡过头。

    阮榆饭都没顾得上吃,急匆匆赶到学校,在楼梯口一头撞进了孟嘉越怀里。

    “嗷~”看到的同学立刻起哄,地也不扫了,围在一边看热闹。

    今天是孟嘉越那组扫地,楼梯这儿都是他们那组的同学,没一个是自己认识的,阮榆当即话都不敢说了,转身就想往教室跑。

    孟嘉越拦住她问:“没事吧?”

    “没有,抱歉。”阮榆低着头都不敢看他,周围人的目光让她如芒在背。

    “你们别起哄了,没看到人家都不好意思了,只是跑太快不小心撞到了而已,有什么好闹的。还是快点扫地,扫完回教室。”孟嘉越转身看向同组的同学,把阮榆挡在身后。

    几个起哄的同学被他一说,也不好意思再看热闹了,拎着扫把接着扫地。

    阮榆匆匆告别,头也不回地跑上了楼。

    结果第一节课下课,这件事在全班都传遍了,李颜颜还一脸八卦地问阮榆:“撞到孟嘉越感觉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阮榆趴在桌子上都无力再说什么。

    前排的女生也回过头跟阮榆说:“昨天你是不是和孟嘉越一起回家的?我都听人说了,他找你的,你俩是不是谈了?”

    “我跟他是邻居。”阮榆哭笑不得。

    “邻居?你瞒的够严实啊!”李颜颜瞪大了眼睛,抓着阮榆胳膊一个劲儿地追问:“快说,孟嘉越私底下是什么样子的?他是不是跟人谈过?你有没有去过他家?他家什么样的?”

    阮榆捂着脑袋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李颜颜眯着眼睛明显不相信,好在上课铃及时响起,救了阮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