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元宵节
    ..,

    孟嘉越神色不变,只轻飘飘扫了阮榆一眼她就不敢再叫了,但接着阮榆就瘪着嘴巴一脸委屈地看着孟嘉越,水润润的眼睛里都快闪出泪花了,想求他发发善心,不要没收零食。

    要知道阮榆的零食来源大部分都是孟嘉越,所以孟嘉越要是没收她的零食,也就意味着这三天里阮榆没有零食可吃了。

    “孟嘉越……”

    “理由。”

    阮榆猝不及防被他打断话,愣了一下没想起来该怎么说,半响才磕磕巴巴地说:“零食……就……就是……好吃。”

    “就这些?”孟嘉越都要被她逗笑了,嘴角抽了抽,好险没弯起来。

    “孟嘉越。”阮榆蹲下身仰头看着他,可怜巴巴地说:“求求你了,不要没收我的零食好不好啊?”????可惜孟嘉越冷酷无情地拒绝了:“我要理由。”

    阮榆瞬间低沉下去,她就是找不到理由才这么说的。正沮丧着,脑中突然灵光一闪,阮榆眨巴眨巴眼睛,讨好地说:“那我预支零食可不可以啊?把后面随便哪一天的零食过来,然后这三天减成两天怎么样?”

    “哪一天呢?”孟嘉越才没那么容易被糊弄过去。

    阮榆皱着脸想了想,觉得哪一天好像都不舍得,最后耷拉着脑袋说:“我不知道。”

    “看你这么可怜。”孟嘉越捧住阮榆的脸抬起来让她看着自己,笑:“我给你个机会。”

    “会下象棋吗?”

    阮榆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会。”

    孟嘉越起身从书架上翻出一副象棋,在床上摆开,说:“你先走。”

    阮榆刚刚才看过孟嘉越下象棋,百分百肯定自己下不过他,棋盘刚摆开就又后悔自己刚刚那么草率答应了,但是一想到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作为试探,她第一步先走兵。

    孟嘉越几乎在她刚刚收回手就动了车,阮榆见状也比着他走车,接下来几乎孟嘉越有什么阮榆就动什么,然后她就输了。

    阮榆的象棋也就是会的水准,和孟嘉越下棋,基本上是输的体无完肤,她平均每五分钟输一局,刚玩一个小时就已经连续输掉了十二局。

    “我不下了。”第十三局还没开始阮榆就先放弃了,鼓着腮帮子哀怨地看着孟嘉越说:“你太厉害了,我打不过。”

    “零食?”

    “不要了。”阮榆一脸心疼地转开头,想当做不在意。

    孟嘉越失笑,伸手在阮榆脸上捏了一下,问:“五子棋你总会吧?”

    阮榆回头看他,一脸疑惑地点了点头,不明白他这是要做什么,明明象棋她已经输了,又下五子棋干嘛?

    孟嘉越又翻出一副五子棋摆开,笑:“这个简单,你总不会觉得下不过我吧?”

    阮榆听他一说,再转念一想,觉得这是个机会,她五子棋比象棋玩的好多了,赢面也大,反正只要赢了孟嘉越,她的零食就回来了。当即说道:“好啊!下五子棋。”

    五子棋才刚下没一会儿,房间门却忽然被敲响,孟嘉越说了声进来,就见陈阿姨推开了门,对阮榆说:“小榆,刚刚你妈妈来了,说都这么晚了还不见你,要你赶紧回家。”

    阮榆心里咯噔一下,吓得脸色都白了,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声音:“我妈呢?”

    “我让她进来她说在烧水,要回去看看,就回家去了。”陈阿姨又笑着说:“小榆你也快回去吧,明天再来找嘉越玩,阿姨给你做洋葱圈吃。”

    阮榆下意识看向孟嘉越。

    “妈,我送她回去。”孟嘉越把手里还捏着的棋子放回棋盒里,起身走了几步,跟陈阿姨说话的时候不着痕迹的把书桌上放着的笔盒收进了口袋。

    “阿姨,我走了。”阮榆起身告别,跟在孟嘉越后面出去。

    关门的声音振亮了楼道里的感应灯,惨白的灯光刺的阮榆眼睛生疼,她拽住孟嘉越的手,眼眶发红地看着他:“我害怕。”

    这还是阮榆第一次被阮妈妈亲自来找,以她妈的脾气,回去要面临的绝对就是一场灾难,被骂是肯定的,搞不好还会挨打。阮榆不止一次亲身体会过被她妈打的滋味,只用手还是轻的,严重点就是皮带或者高跟鞋,有好几次她都疼得哭都哭不出来。

    “有我。”孟嘉越拍了拍她的手,面上笑容不变。

    阮榆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掏出钥匙打算开门,不过却被孟嘉越制止了,他上前敲了敲门。

    过了好一会儿,门才从里面打开,开门的是阮爸爸,他一看到孟嘉越,立刻笑道:“是嘉越啊,快进快进。”

    “爸。”阮榆在后面叫了一声,跟在孟嘉越身后进去,小心问了句:“我妈呢?”

    客厅里没人,估计都是在自己房间,阮榆不确定她妈这时候在做什么,就是怕孟嘉越回去了她才见到她妈,到时候孤立无援还不知怎么着呢!

    “屋里贴面膜呢!一时半会儿好不了。倒是你出去玩也不记得要回家了,还要你妈去叫你才知道回来,还麻烦嘉越。”阮爸爸训完阮榆,扭头又跟孟嘉越说:“麻烦嘉越了。”

    阮榆的心一下子提起来了,却听孟嘉越笑笑说:“不是这样的,孟叔叔。”

    “是我叫阮榆去我家的。”孟嘉越说:“下午在小区碰到她,我就说让她吃过饭去找我,因为之前我在杂志社投的稿被录用了,刚好那篇文章是阮榆和我一起写的,所以我想当面感谢她。”

    “投稿?”阮爸爸一听这话可不得了,忙追问:“这是怎么回事?”

    “就是我和阮榆写得文章被录用了。”孟嘉越看阮爸爸一脸激动的模样,从口袋里把阮榆送他的钢笔掏出来,递给阮爸爸说:“这是那家杂志社给的奖品,我那里已经有钢笔了,这支就给阮榆吧!她之前还说想练字。”

    阮榆一脸懵逼地看向孟嘉越,她什么时候说过要练字了?

    “练字好啊!”阮爸爸把钢笔拿出来放手心仔细看了看,还不忘说:“小榆字写的不如嘉越你好看,要是她那字写出的文章去投稿,人家估计看都不看。既然她想练,回头我就给她买字帖练字去。”

    孟嘉越微笑着看向阮榆,再不情愿阮榆也只能附和道:“好啊!爸。”

    阮爸爸满意地点了点头,忽然又想起什么,说:“对了,嘉越,你可别唬我,小榆期末考试的语文作文都没写好,怎么跟你一起写篇文章就被录用了?是不是都是你写的?她动动嘴上功夫,嘉越你心眼好,但是自己写的也不能归功到别人身上去。”

    “阮榆作文写的不差,只是很不稳定,我可没有说谎,阮伯伯。”

    孟嘉越后面没说几句话就回家去了,阮爸爸亲自把他送到了门口,等阮妈妈敷完面膜出来,他已经走了有一会儿了,客厅里阮爸爸正在跟阮榆讨论她练字的事。

    阮妈妈一看没人,问了句:“嘉越走了?”

    “人家早走了。”阮爸爸接道。

    阮妈妈往沙发上一坐,边按摩着脸部边讥讽道:“大半夜的呆人家家里不回来还要我去叫,也不嫌丢人,呵~人家表面不说心里就不会说你没眼色啊?多大的人了,脑子都没有。”

    阮榆缩了缩脖子,看她爸。

    “哎呦!刚刚嘉越都说了,是他把小榆叫去的。”阮爸爸把钢笔举起来给阮妈妈看,边说:“你看这钢笔,是杂志社给的。小榆和嘉越一起写了一篇文章被人家杂志社录用了,这钢笔就是奖品。”

    阮妈妈一听火气立刻泄了大半,但还是瞟了阮榆一眼,不相信地问:“你什么时候跟嘉越一起写文章了?”

    “年前。”

    阮妈妈把钢笔拿过去,放手里仔细看了看,又对阮榆说:“以后记得多找嘉越学习学习,看人家多厉害啊!回回都是年级第一,学校奖金都不知道拿了多少。我听他妈说他四年级的时候就已经月月拿稿费了,这次你就跟他一起写了篇文章居然就得了一支凌美钢笔,好几百呢!”

    阮榆看着钢笔心想,多少钱不用她妈说她也清楚,原本就是她买的。

    “妈,笔。”阮榆伸手向她妈要钢笔,等钢笔一拿到手就立刻起身说:“我去睡觉了。”

    第二天阮爸爸上班回来带了一本字帖,交给阮榆让她去练字。因为还在假期里,阮榆闲着没事做,所以下午的时候就打算练一下字,只是钢笔都拿出来了她才发现自己没有买墨水,又急匆匆跑下楼去超市买,等回来就见阮玥拿着她的钢笔在玩,钢笔外壳和吸墨器已经被卸下来了。

    “你干什么?”阮榆过去劈手把钢笔夺下来,一脸怒气地瞪着阮玥。

    “玩一下钢笔怎么了?又不会坏,切,大惊小怪。”阮玥双手抱臂,身子往沙发上一靠,浑不在意地说。

    阮榆气道:“那是我的钢笔,你拿来玩我同意了吗?”

    “切~”阮玥一脸不屑地站起身,转而往阮妈妈房间去了,阮榆就听里面传出来她的声音:“妈,我想要阮榆那支钢笔。”

    没一会儿阮妈妈就从屋里出来,看到阮榆后对她说:“小榆,你把你钢笔给你姐吧?我回头再给你买。”

    “我的东西凭什么给她?”

    阮榆也气,气阮妈妈只听阮玥一句话就把自己的东西给她,这不公平,所以吼了一嗓子就跑出家把门一甩,找孟嘉越去了。

    不过最后那支钢笔阮玥也没得到,因为阮榆去找她爸说了,结果就是阮玥被阮爸爸训了一顿,哭着把自己关在房里一晚上没吃饭,然后又给阮榆脸色瞧。

    事后阮榆和孟嘉越说这事,问他:“虽然没经过我同意玩我的钢笔是她不对,可是被我爸训哭了,又挺可怜的,你说她会不会因为这个恨我呀?”

    孟嘉越在她头上敲了一下,说:“她恨不恨你怕什么?做错事的是她不是你,要是她因为这个恨你,那她也够心量狭小,睚眦必报的,你姐不至于。还有,你不用同情她,因为这样会显得你懦弱。”

    阮榆似懂非懂,但是在心里把他的话都记下了。

    转眼正月十五元宵节,天还没黑外面就开始放烟花了,过节的氛围一下子浓郁起来。晚上还没吃完饭阮康铭就想跑出去看烟花,被阮妈妈拦着,硬让他把饭吃了才允许出门。

    元宵节吃汤圆,只是超市里卖的汤圆不好吃,太甜腻了,阮榆只吃了五个就不想再吃了,喝了好多浮子茶(网上没找到具体信息,但应该是酒米浮子煮出来的)才感觉把那股甜腻从喉咙里压下去。

    家里人吃完饭都出门看烟花去了,阮榆刷完锅也出门去找孟嘉越。

    小区外面的马路两旁都是人,夜幕中烟花接连不断的闪现,炸出五颜六色的花朵,远远的还能听见小孩子的欢呼。不过阮榆可不喜欢近距离被火药残渣淋一头的感觉,所以也没有离近看。

    她跟孟嘉越坐在小区花园的亭子里,手里拿着一袋麻薯在吃,这是刚刚孟嘉越给的,味道还可以,但是外表非常可爱,白白软软的,里面还有夹心。

    花园这里黑漆漆的也没有其他人在,路旁的香樟树连成了一片阴影,亭子临水,周围最近的路灯也离得有十几步远,但今天元宵节,光是天上的烟花就照的周围仿若白昼。

    “明天就要上学了。”阮榆突然感慨了一句,她也是突然想到,但是心情瞬间就有点糟糕,觉得麻薯也吃不下去了。

    烟花的声音太响,孟嘉越没听清她说什么,凑近了问:“你说什么?”

    阮榆大着嗓门重复:“明天就要上学了。”

    说完她先笑了,接着大喊道:“听得见我说什么吗?”

    孟嘉越忽然抬手揪住她脸颊的肉,还在手里状似掂量了一下才说:“声音这么大,当然听得见。不过上次捏你脸感觉还没这么肥,果然是长肉了。”

    “过年吃的太好了。”阮榆两手做话筒状喊道:“我妈也一直说我胖,还不要我吃饭,说减肥,我才不要。”

    孟嘉越微微一笑,当时没说话,过半响才自言自语了一句:“确实,白嫩嫩肥嘟嘟的才好。”

    天边连炸了三个礼花弹,阮榆兴奋的直接跳起来跑到亭子外面去看,完全不知道孟嘉越刚刚有说话,她一边高兴的直蹦脚,一边还大喊:“孟嘉越你快看,好漂亮!”

    孟嘉越看着她缓缓弯起了嘴角,露出一抹笑,天空明明灭灭,闪烁不定,亭外的阮榆又蹦又跳,隔着烟花的响声还能听见她的欢笑。

    “哇!是仙女棒,孟嘉越你看,有人在玩仙女棒。”阮榆跑回来,指着水潭另一边几个女孩在玩仙女棒给孟嘉越看。

    孟嘉越回过神,揉了揉她的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