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过年
    ..,

    爷爷奶奶早就等着他们回来,家里年画就差大门外面的没贴了,按照老家这边的习俗,家里人没回来就把大门的年画贴上了,是拒绝他们回家的意思。

    阮榆有大半年没见到爷爷奶奶了,这会儿正开心着,下车后先帮忙把车上的东西拿进屋里,然后就跟着她爷爷贴大门上的年画。

    不像在那个家贴年画用胶带粘,阮爷爷是自己熬浆糊,用小碗盛着,需要用了就拿牙刷蘸一点,涂抹在四角,贴到门上粘的比胶带还要牢固。但也因为这样,年画上粘了浆糊的地方就会经常撕不掉,留下碎纸块在门上,时间久了年画褪色,纸也会腐朽,就成了灰色的斑块。

    阮榆以前试过用湿布擦,虽然有效果,但是太久以前的实在去不掉,最后也就放弃了。

    贴好年画阮榆后退了几步,仔细把门上两边的年画打量一番,觉得没有贴歪,就是有点没对齐,不过还好。

    “爷,这样可以了吧?”

    “行了行了。”阮爷爷摆摆手叫阮榆跟他进屋。????阮榆先去压井边洗干净手,然后去厨房找她奶奶:“奶,我饿了,有没有什么吃的?”早上从家里出来的急,都没有吃早饭,就路上吃了点零食,这会儿早饿了。

    阮奶奶和阮妈妈正在忙活着擀面剁饺子馅,闻言阮奶奶指着堂屋方向说:“堂屋桌子上有我炸的酥肉、麻花、麻叶,刚拿过去,你先去吃点,别吃太饱,上午吃饺子。”

    “好。”

    阮榆蹦蹦跳跳地去了堂屋,阮玥正在看电视,家里去年刚安装的大锅盖,可以收到很多台,不像以前只有央视台和一些县级卫视。

    阮榆在桌上抓了一把麻花(这里麻花其实就是馓子,不过在我老家那里都是叫做麻花,文里老家默认地区为我老家那里,为了和阮奶奶说得一致,所以统一使用麻花称呼)吃,她奶奶炸的麻花很酥脆,味道也好,不过她也不敢吃太多,怕没肚子再吃午饭。

    等把麻花吃了,阮榆见阮爷爷从厨房出来,到院子里问:“爷,我晚上睡哪里啊?还是住以前的屋子吗?”

    “还睡那儿,床都没动,你奶昨天就晒好了被子把床铺好了。”阮爷爷在院里压井那儿洗了手,带阮榆去了她住的屋子。

    房间没多宽敞,但是很亮堂,因为窗户开的大,都快赶上落地窗了,这里以前也不是用来住人的,而是家里的仓库。阮榆小时候都是跟她爷爷奶奶睡一起,后来大了,一张床睡不下,才搬到这里来住。

    房间一角堆了几袋粮食,用雨布盖着,占地面积不大,而阮榆的床则靠着窗户,冬天阮爷爷还在窗户外面钉了一层透明的雨布保暖。至于床上盖的是一床厚被子,被子上面又压了一层太空被,都是阮榆小时候盖的,花色也老旧了,不过阮奶奶节俭,没坏就不舍得扔,被罩洗洗还能再套棉花。

    “晚上你跟你姐睡这儿。”阮爷爷又说了一句,阮榆有点不高兴,她不想和阮玥一起睡,但还是点点头。

    她这张床挺大的,据说还是她爷爷奶奶结婚时候的床,睡两个人完全没问题,家里人多,但房间就三个,爷爷奶奶一间,她爸妈和阮康铭一间,剩下阮玥就只能和她挤一间。

    院子里阮奶奶在叫阮爷爷去烧锅,老家用的还是那种砖头砌出来的锅台,做饭的时候需要有人在下面填柴火。阮爷爷应了一声往外走,阮榆也跟着出去了,到堂屋看电视。

    上午吃了一顿饺子,下午的时候阮妈妈跟阮奶奶在院子里搬了桌子椅子,然后把案板、饺子馅、和好的面等东西都从厨房搬出来,擀饺子皮包饺子。

    这也是阮榆老家这里的习俗,初一不动手干活,初二开始就要走亲戚,所以要在除夕这天把过年要吃的饺子都包出来,因为是冬天也不会坏,等回头要吃的时候可以直接煮。

    阮榆揪了一团面拿在手里玩,无聊的在院里坐了一会儿,就出门找以前的小伙伴玩去了。

    晚上天还未黑的时候村子里就陆陆续续响起了鞭炮声,有长有短,有远有近,遇到近处响的鞭炮,阮榆还会开心地跑出去捡鞭炮。

    除夕夜吃年夜饭之前都会放鞭炮,阮榆听外面的鞭炮响早就按耐不住了,时不时问阮爷爷什么时候家里才能放鞭炮,得到的答案无一例外是等饭做好。

    阮妈妈拌的三个凉菜先好了,还有几个热菜做。阮爷爷把祭祀祖宗的祭品都摆出来,两碟水果,一碟刀头肉,一碟馒头,还有一碟干果,备好了东西,阮爷爷先把案几上的四根大蜡烛点燃,然后上香,最后拿出早先叠好的黄纸烧。

    黄纸的叠法也是固定的,三张一起,其中两张斜着交叉,一张竖直摆在中间,然后对折在一起。

    边烧黄纸还要边磕头,阮榆对这一套很熟练了,跟着阮爷爷一起磕了几下,拜祖宗,拜老天爷。

    弄完堂屋里,阮爷爷又去了厨房,这回要拜灶王爷,流程和堂屋那套差不多,只是摆的蜡烛减少到了两根,贡品也只有三碟,阮榆怀疑过是厨房地方不如堂屋大,摆不下那么多东西。

    拜完灶王爷阮榆回到堂屋,电视机里央视台正在播放《一年又一年》,阮爸爸拿了一瓶酒出来,正找酒杯,阮康铭已经在餐桌坐下了,阮玥还是在看电视。

    “纪军,快吃饭了,你把炮放了。”阮爷爷从外面进来叫阮爸爸去放鞭炮。

    阮爸爸出去了没一会儿,外面就响起了鞭炮声,阮榆站在院子里捂着耳朵听,乐的一个劲儿笑。

    等鞭炮放完阮榆又跑出去捡鞭炮,还遇到两个也同样来捡鞭炮的小孩,等捡完了她数了一下自己捡到的鞭炮,这次找到的有三个,前几次出去捡鞭炮就只找到四个,加在一起有七个,少是少了点,不过阮榆很开心。

    趁着她妈还没叫吃饭,阮榆找阮爸爸要了打火机,在门外把鞭炮都放了。

    年夜饭阮妈妈做了有八道菜,有鱼有鸡,素菜少,就凉拌木耳、调凉皮和菠菜炒肉三个半菜,最受欢迎的凉皮在最开始就被他们三个小孩抢光了,红烧鱼阮榆一人吃了将近一半,吃的肚子都鼓起来了,最后一锅的芝麻汤圆煮好了她都没有胃吃了。

    八点一到春晚就开始了,全家人都守在电视机前看春晚,阮榆拿了一个果盘装上瓜子花生,边看边吃,吃的口干了再喝点果汁,或者剥个橘子吃。

    到十点左右还守着看春晚的就只剩下阮榆和阮妈妈,阮爸爸,其他人都熬不住睡觉去了。

    不过睡觉之前阮爷爷和阮奶奶把压岁钱都发了,他们一人五十块钱,阮爸爸和阮妈妈则一人发了一百,都是崭新的钱,阮爸爸过年前特地去换的,专门用来发压岁钱。

    阮榆又熬了一会儿,实在困得不行,感觉上下眼皮子都在打架,就先去睡觉了,走之前嘱咐她爸:“放开门炮记得喊我起来。”

    等回到她那屋,里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借着堂屋的光阮榆找到开关把灯开了,床上阮玥翻了个身,拿被子把头蒙住了。

    阮榆把衣服脱了,但没有脱完,留着保暖内衣没脱,因为等下她还要起来。

    掀开被子要到床上睡觉时阮榆才发现,阮玥一个人把床都占了,她两条腿一边床沿搁一条,阮榆要想睡觉,除非压着她的腿睡。

    “阮玥,阮玥,你醒醒。”阮榆推了推她,喊了几声也没把人叫醒。

    没办法,阮榆皱着眉头心里有点气,过去搬着阮玥一条腿把她往床里面推,可搬了才知道阮玥腿太重,她推了好几次都没推动,又有几次刚推过去阮玥就把腿挪回来了,弄得阮榆火更大,折腾了好久才能上床。

    到午夜十二点,阮爷爷把阮榆喊起来,说他要放开门炮了。外面夜色正深沉,却绝不安静,开门炮一个接一个的响,声音时远时近已经持续的有一会儿了。

    阮榆穿上衣服出去才知道外面下雪了,院子里已经白茫茫一片。等开门炮几声炸响过后,阮妈妈煮的饺子也出锅了,给他们一人盛了一碗,至于阮玥和阮康铭则还在睡,就没吃。

    这顿饭算是新年第一顿,阮榆吃过后就又去睡了,一觉睡到第二天九点多才醒,外面天光大亮,雪早已经停了。

    阮榆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回神,这是她的一个习惯,不然会没精神。阮玥还没醒,睡的正死,她就先穿好衣服下床去了。

    家里静悄悄的,阮榆先去她爷爷奶奶屋里看了,俩人都起了,阮爷爷不在家估计是出去串门去了。

    阮奶奶则在厨房烧水,屋里热气腾腾的,阮榆进去找她,问:“奶,牙刷在哪儿放着?”

    阮奶奶说:“在堂屋抽屉里,都是你爷爷新买的,你去挑一个,牙膏你知道在哪儿,洗脸盆在堂屋外面放着,记得要兑热水,冬天冷。”

    阮奶奶已经烧好两茶瓶热水,都放在堂屋案几上,阮榆嫌兑热水麻烦,刷牙是直接在压井那儿用凉水漱的口,洗脸才用上热水。其实为了防止冬天水被冻住,阮爷爷用雨布里三层外三层的把压井包起来了,水不怎么凉,还有点温热感。

    洗脸中间阮榆又泡了一会儿手,等洗完脸悄悄去了她妈那屋,把带回来的儿童面霜找出来抹上。

    打开电视,央视台在重播春晚,节目都是她看过的,所以阮榆看了一会儿就到院子里踩雪玩去了,直把雪地上踩的都是脚印才罢休,后来实在无聊,就出门去村庄外面走走。

    村庄外面是大片的麦地,一直连绵到远处别的村庄,这里没有建筑物,天地间一片开阔,视野也极好,甚至有种风景如画的感觉,就是了无人烟,呆久了都有点慎得慌。

    阮榆从小在这里玩到大,熟悉的很,她挑了一条小路走,两旁都是麦地,冬天地里麦苗还没有多高,被雪一盖,绿色只隐约可见。

    走了一会儿,阮榆觉得差不多了,就沿路拐回去。在路口她又顺手抓了一把雪,捏成小小的一团,觉得不太够,又抓了几把雪,把雪球弄成有她手大的球球才罢休。

    玩着雪球阮榆不可避免想到了孟嘉越,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吃饭呢!还是看电视呢!

    阮榆发了一会儿呆,然后蹲下身用手指在雪地里写了孟嘉越的名字,看着雪地上的字她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要给孟嘉越买什么新年礼物了。

    “钢笔。”阮榆自语了一句,脸上溢出笑容。

    她之前看孟嘉越写文章都是用钢笔写,那送钢笔一定是孟嘉越需要的,不过阮榆没打算在老家随便买个钢笔送,一来她有压岁钱了,二则是因为要送也要送质量好的钢笔,不然用不了几次就坏了,那样多没意思。

    不过阮榆对钢笔也不了解,她倒是知道谁可能了解,她大表姐今年已经上大学了,基本上过年的时候阮榆才能见到,而且大表姐在外地上学,见识总比她多,所以肯定知道。

    最关键的是阮榆外公家就在离a市不远的g县,那里坐公交车去a市也就一个多小时,阮榆正好可以趁机在g县买钢笔,如果没有估计就要等回a市再买。

    往年阮妈妈去外公家走亲戚都是初二去,有时候太晚了回不来还会留在g县住一晚,今天大年初一,也就是说明天就要去。

    一想到这,阮榆心里莫名激动起来,感觉要做什么大事一样,怀着这种心情阮榆蹦蹦跳跳的回了家。

    家里人基本都起来了,阮榆回去的时候堂屋外面阮妈妈正在洗脸,白乎乎的洗面奶涂了一脸,她正在揉,等用水把脸洗干净,洗脸盆里的水也已经变白了。

    中午要吃饭的时候家里来客人了,是个中年男人,阮榆不认识,听他说是家里办酒席,要请阮爸爸过去陪客,所以阮爸爸晌午饭没在家里吃,跟着那个大叔出门去了。

    午饭又是一顿饺子,不过阮妈妈换了花样做,不再是清水煮,而是用做面条似的法子,宽面叶混着饺子煮,既吃面又吃饺子,老家这边管这叫做咸饺子。

    阮榆等了一天加一晚上,到年初二一早吃了早饭,阮爷爷放了一小挂鞭炮,阮爸爸就开着车带他们去外公家里走亲戚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