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回家过年
    ..,

    阮榆看书不小心就看的入迷了,好不容易从书里回过神,抬头看孟嘉越好像已经睡着了,她试着叫了几声,也没得到回应。

    “孟嘉越。”阮榆又推了推他,抬手把眼罩掀开一角,见孟嘉越闭着眼睛,就松开手小心翼翼地站起身。

    看闹钟已经九点多了,再不回去就要被骂了,阮榆抱上书往外面走。

    书桌上的台灯还开着,阮榆尽量弄小声音把灯关上,从房间出去前把灯也关了,屋里瞬间陷入黑暗。阮榆轻手轻脚地把房门关上,刚松了口气,一转身就看到孟叔叔端着一杯茶站在后面。

    “孟叔叔。”阮榆吓得冷汗都出来了,抬手僵硬的打了声招呼。

    孟叔叔看着她忽然笑了笑,问:“嘉越睡着了?”

    阮榆点头:“嗯嗯。”????孟叔叔端着茶转身去沙发上坐下,边对阮榆说:“都这么晚了,你也快点回家吧!回去跟你爸说我这里有一瓶别人送的好酒,回头记得来喝。”

    “好。”

    陈阿姨不在客厅,阮榆只当她是去睡觉了,正好省去了打招呼告别。抱着书快步从他家出来,在楼道里又站了一会儿,阮榆才忐忑不安地拿钥匙开了门。

    家里灯还亮着,她爸妈还没有睡,坐在客厅看电视。最近央视台热播的一部年代剧很火,她爸妈也是忠实粉丝,每天晚上都守着看。

    “去哪儿了你?这么晚才回来。”阮妈妈一看到她就问。

    “去孟叔叔家里了。”阮榆走过去,对阮爸爸说:“爸,孟叔叔让我告诉你,说他那里有别人送的一瓶好酒,让你记得去喝。”

    阮爸爸一听顿时来了兴趣,身体往前倾着说:“就老孟那里好酒多,他平时不是不喝酒吗?今儿怎么转了性子?”

    “那谁知道。”阮妈妈回了一句,说完看阮榆还站着,就说:“回屋睡觉去。”

    没有挨骂,阮榆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开心地转身跑回了卧室。

    刚进门阮榆就看到阮玥急急慌慌的藏什么东西,她也没看清楚,关了门过去好奇地问了一声:“阮玥你藏了什么啊?这么神秘。”

    “没什么,你管那么多干嘛!”阮玥从床上坐起来,一头长发披在身后,看得阮榆有点羡慕,她也想留长头发的。

    上床前阮榆忽然又想到件事,对阮玥说:“对了,你的mp4能不能借我玩玩?”

    阮玥摆了摆手,很不耐烦地说:“桌子上放着,自己拿。”

    阮榆倒有点没反应过来,她还以为要软磨硬泡一会儿才能借到,没想到阮玥今天这么轻易就答应了,她当即很开心地过去把mp4拿过来,到自己床上玩。

    越临近年关越感觉到空气里都弥漫着春节将至的喜庆气息,腊月二十八阮榆跟她妈上街去买年画,街道两旁随处可见类似的摊子,除了年画还有红灯笼,红鞭炮等挂饰,红红火火一大片。

    阮榆站在棚子底下玩人家挂起来的红灯笼的穗子,她妈买好了年画、春联、挂千、窗花等东西,扭头叫她。

    “妈,买灯笼挂起来怎么样?”阮榆伸手指着头顶上的灯笼问。

    “没地儿挂。”阮妈妈过去把东西给阮榆拿着,仔细打量了一下灯笼,觉得挺好看的,扭头又看旁边挂着一串红鞭炮的挂饰,问老板:“这个怎么卖啊?”

    老板过来说价钱,阮榆拎着东西趁机跑开。这家摊子设在一家书店前面,阮榆进去书店,迎面就看到店里挂的打折通知,她过去看了看,挑选了两本书,一本是《中小学生作文大全》,一本是《中国成语故事》。

    她期末考试数学考了满分,但是语文因为作文没写好,才八十五分,一下子拉了好多分,正好买本作文书看看。

    “榆,跑人家书店里干什么?”阮妈妈拎着两串红鞭炮找过来,看她在看书,拿过来翻了翻:“看作文书啊?”

    阮榆点点头说:“妈你给我买好吗?店里打折,两本半价。”

    阮榆也知道如果要买其他的书她妈不一定会买,但是像是作文书这类对学习有帮助的书,价钱也不贵,阮玥和阮康铭也能看,她妈就会给她买。

    果然听阮妈妈说:“好,给你买。”

    隔天阮榆去找孟嘉越,把之前借他的《一千零一夜》还回去。碰巧见陈阿姨在剪窗花,似模似样的,她也就没立刻去找孟嘉越,先过去看看。

    “小榆要不要剪剪试试?”陈阿姨看阮榆很感兴趣的模样,从红纸底下又翻出一把剪刀,递给阮榆。

    孟叔叔在后面笑出声,被陈阿姨瞪了一眼立刻扭开头装作没看见。

    “来,小榆,你看啊,先这样把纸折起来,然后用剪刀……”陈阿姨给阮榆做示范,一张红纸在她手里折成了扇形。

    阮榆比着她弄得来,剪刀剪的位置,剪出来的形状也都一样,等最后剪完把红纸展开,孟叔叔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

    陈阿姨剪的只勉强能看出来是窗花,破破烂烂的不说,被她展开的时候还弄断了窗花的线条,都不成样子了。而阮榆剪的虽然简单,但是看得出来是窗花,而且剪的线条什么的都很流畅,比陈阿姨那个好看太多。

    “妈你又剪窗花。”孟嘉越从房间里出来,一看他妈手里拿着的窗花立刻就跟他爸一样笑了,转眼又看到阮榆剪的,赞了一句:“剪的还不错。”

    阮榆立刻仰头对他笑了笑,把窗花往他那里一递,说:“给你了。”

    “我不剪了。”陈阿姨把面前的东西一推,起身去了厨房,没一会儿又从厨房里传出声音:“今天上午吃饺子,羊肉馅的,小榆你也留下吃饭。”

    阮榆回道:“不用了,我妈今天也包饺子。”

    “巧了,都吃饺子,那我就不留了。”陈阿姨从厨房出来,对孟叔叔说:“快进来帮我剁饺子馅。”

    孟叔叔应了声,去厨房帮忙,客厅里只剩下他俩,孟嘉越对阮榆招了招手:“过来。”

    阮榆乖乖走过去,被孟嘉越拉着去了他卧室。一进去阮榆就发现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眼睛扫视了一圈,发现是什么不对了,床单跟被罩换了,只是跟先前那个颜色差不多,都是蓝色系,不注意还真发现不了。

    “孟嘉越,你床单被子怎么都是这个颜色啊?”阮榆歪头想了想,说:“睡衣也是蓝色的,毛呢大衣也是。”

    孟嘉越正蹲下身从柜子里拿东西,闻言笑道:“不要蓝色还能是什么颜色?我总不能跟你一样用桔色、紫色、粉色吧!”

    边说着他边从柜子里抱住一捆包的严严实实的书,往桌子上一放,发出“砰”的一声,把阮榆吓了一跳,伸头去看他弄的是什么,却见孟嘉越把书放桌上就不动了。

    阮榆问:“这是什么书呀?”

    “你明天就要回老家了吧?”孟嘉越去外面拿了一把剪刀回来给阮榆,示意她把打包带剪开,说:“拆开看看。”

    “我们明天一大早就要走,应该能在中午之前回到老家。”阮榆边说边拿剪刀把捆绑的很整齐的塑料打包带剪开,扒开包书的纸,就见里面是全套的《虹猫蓝兔七侠传》的漫画。

    “哇塞!”阮榆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孟嘉越揉了揉她脑袋,问她:“给你的新年礼物,喜欢吗?”

    “喜欢。”阮榆猛地点了点头,迫不及待拿了一本在手上翻看,半响又忽然想起来:“我没有准备新年礼物给你,孟嘉越,那你想要什么啊?”

    孟嘉越没回答她,反而问:“你什么时候从老家回来?”

    阮榆想了想说:“好像是初六,因为我爸初七要上班。”

    “那看来要一个星期。”

    “对啊!你不回老家吗?”

    “我没有老家。”孟嘉越在床上坐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让阮榆过来,他接着说:“我没有爷爷奶奶,亲戚什么的好像也很少,而且基本都是我妈那边的亲戚,像是舅舅、小姨。”

    “我一堆亲戚。”阮榆扳着手指头数:“我二爷爷、二奶奶、三爷爷、三奶奶,我小姑、大堂姑、二堂姑、三堂姑,还有一堆不认识的姑,然后大堂叔、二堂叔、三堂叔,再接着我大姥爷、大姥姥、姥爷、姥姥,我大堂舅、二堂舅、亲舅舅、小舅舅,以及一堆不认识的舅舅,我大姨……”

    “好了好了。”孟嘉越听得头都大了,急忙把阮榆的手按下来。

    阮榆不解地看他,抓了抓脑袋说:“我其实还有好多哥哥弟弟,姐姐妹妹,不过不是亲的,我也基本都没见过,有些连名字都不知道,就是听我爷爷奶奶说过。”

    “你可真是……”孟嘉越叹了口气,半响又忍不住笑起来。

    阮榆不解:“你笑什么?”

    “没有。”孟嘉越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巧克力,把外面一层金色的锡纸揭开,喂给阮榆吃,“酒心巧克力,你尝……”

    “好辣!”阮榆捂着嘴巴小脸皱成了一团,味道也不敢尝就直接咽下去了,然后吐着舌头含糊不清的对孟嘉越说:“这个不好吃。”

    孟嘉越道歉:“我的错。”

    “要喝酸酸乳吗?”

    阮榆点头说要喝,孟嘉越去外面拿了一盒,插好吸管才递给她。

    阮榆一口气喝了一半,才缓过气说:“和我以前吃的都不一样,不行,我要试试。”说着她伸手从孟嘉越口袋里又掏出一个酒心巧克力。

    “做什么?”孟嘉越凑过来看。

    “看看里面是什么样子。”

    阮榆把巧克力剥开,露出里面黑色的圆球,她沿着中间部分用指甲划了一条线,再用力一掰,“噗呲”一声,酒液四溅,正好喷到孟嘉越脸上。阮榆吓得当即叫了一声,手上一抖,不小心把整个巧克力都捏烂了,里面透明的酒液流了她一手。

    “对不起。”阮榆也顾不上自己的手,扒拉着把桌子上的卫生纸拿过来,匆匆撕了两张给孟嘉越擦脸。

    “没事。”孟嘉越脸上就溅到一点,抹几下就擦掉了,他把阮榆的手抓过来看了看说:“满手都是巧克力,擦不掉了,去洗手。”说完抓着阮榆的手腕带她去洗手间。

    厨房里传来剁饺馅的咚咚声,吵得很,所以也没可能听到这边的动静。孟嘉越把阮榆拉到洗漱台边,将水龙头转到热水那边,等水热了才抓着她的手浸湿了,又挤了点洗手液揉开,直把阮榆的手洗成白白嫩嫩的样子才回屋。

    “下次不许玩巧克力。”一回去孟嘉越就下了命令。

    “好。”阮榆闷声应道,嘴巴撅的都能挂酱油瓶子了。

    除夕那天早上六点左右阮榆就醒了,从床上探头往下看,阮玥还在睡着,估计一时半会儿醒不了,她轻手轻脚的从床上下来,把早就备好的新衣服换上,这才从屋里出去。

    阮妈妈已经起来了,正在收拾东西,阮榆往洗手间去,结果阮爸爸正在刷牙,还要一会儿,她就先到客厅帮阮妈妈装衣服。

    行李箱里面已经装了大半的衣服,冬天衣服厚,装不了几件就满了,这次回去也没几天,阮妈妈主要带的就是里面换洗的衣服,比如毛衣,秋衣秋裤,内衣之类的,不过这些都是昨天晚上就收拾好的。

    阮妈妈正在叠她跟阮爸爸的睡衣,昨天因为还穿所以没放进去,勉强在行李箱里塞了一套,另一套实在装不进去了,阮妈妈就拿了一个服装店里的那种大袋子装。

    “你把这两件大衣装进袋子里。”阮妈妈跟阮榆说完,去了阮康铭房间里,出来的时候拿了一条裤子,顺手塞到睡衣袋子里了。

    阮爸爸这时候洗完脸出来了,阮榆就赶紧进去洗脸刷牙。

    等出来又帮着把她妈的一些护肤品之类的东西拿出去,又去厨房把年前买的一些调味料、腊肠、菌菇、瓜子、糖、点心等等之类的分袋子装好,然后拎到客厅。外面天已经渐渐亮了,阮妈妈去把阮康铭和阮玥喊起来,年画对联也都拿出来放桌子上,叫他们三个小孩贴。

    阮妈妈和阮爸爸则拎东西去楼下装进车里,等东西都拿下去了,家里年画什么的也基本都贴好了,阮妈妈买的那两串红鞭炮也挂到了家里的石英钟两边。

    走之前阮榆把晕车药吃了,防止再晕车,下楼的时候路过孟嘉越他家,阮榆看门上还没有贴年画,想他应该还没起来,看时间也才七点多。

    到楼下一家人都坐上车了,阮爸爸开车出发,上午将近十二点才回到老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