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逛街,睡觉
    ..,

    五天后就是学校发通知书的时间,然后寒假作业也都是这时候一起发下来,一般为了寒假能好好玩,阮榆都会在家里闷几天,把寒假作业都做完了才出门。

    这次有孟嘉越在,阮榆就天天跑他家里和他一起做作业,用了三天就把寒假作业写完了。

    小年那天阮妈妈带阮榆和阮玥去步行街买衣服,本来也是要带上阮康铭,不过他想在家玩游戏,就死活不愿意出来。

    步行街有卖小吃的,阮榆看到一家摊子卖的鱿鱼串,油汪汪红亮亮的外表,再撒一层孜然和辣椒粉,隔着老远都能闻到空气中飘荡着的香味,馋的她差点没流口水。

    阮榆拽了拽她妈胳膊,指着小摊说:“妈,我想吃鱿鱼。”

    “一出来就想着吃,那东西有什么好吃的?”阮妈妈正和阮玥看人家店门前摆的特价鞋,话没说几句就被阮榆打断,脸色就有些不好,她拽着阮榆进了这家童鞋店,一边还说:“你穿鞋比谁都厉害,脚上那双运动鞋我刚给你买几天啊?穿过这一次都可以扔了。”

    阮榆闻言低头看了看脚上的鞋子,她鞋是黑白相间的颜色,鞋头那里她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粘上的颜料,红红的一块,正好印在最显眼的地方,看着丑死了。????“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导购员迎上来问。

    阮妈妈摆了摆手说:“我先看看。”

    导购员微笑着走开,阮妈妈就自己在店里随意走走,看鞋架上摆的鞋。知道她一时半会走不了,阮榆就在店里布艺沙发上坐下,看她妈和她姐挑鞋。

    看了有一会儿,阮妈妈又说:“给你买鞋真难。”

    阮榆扭过脸不说话,每次买鞋她妈都这么说,她都习惯了。

    “妈你就别给她买那种不经穿的鞋,哎,我看这双鞋不错。”阮玥从鞋架上拿下来一双红色的运动鞋,说:“小榆你试试这双。”

    阮榆看了一眼那双鞋,直摇头:“太丑了我不要。”

    “哪里丑了?”阮玥打量了几眼手里的运动鞋,觉得挺好看的。

    “就是不好看。”阮榆看了眼那双鞋就移开视线,不经意一瞄,就看到鞋架上放了一双红色的靴子,靴筒那里还缀着流苏穗子,只一眼阮榆就喜欢上了,忙走过去把靴子拿起来看。

    阮玥看她拿那双靴子,当即笑了:“你不会看上这靴子了吧?”

    “挺好看的。”阮榆把靴子给阮妈妈看,问她:“妈你看,这双鞋好看吗?”

    阮妈妈一看这鞋嘴巴就撇起来了,直皱着眉头说:“哎呦!你腿粗成那样还想穿靴子,套的上去吗?”

    “谁说不可以。”阮榆拿着靴子到沙发上坐下,把自己脚上的鞋脱下来,试穿靴子。

    靴子的码数正好,她脚能套进去,就是鞋穿上了靴筒堆在脚腕拉不上来,阮榆试了,除非光着腿,不然套着衣服穿不上。

    “哈哈哈哈~”阮玥捂着嘴直笑。

    “把鞋放回去。”阮妈妈早知道会这样,把阮玥跳的鞋拿过去让她换上试试。

    阮榆撅着嘴不情愿地换上运动鞋,也是正好,阮妈妈直接拍板:“就这双了。”

    “我不要。”阮榆嫌这双鞋丑,把鞋脱了换回自己的鞋。

    阮妈妈才不管她,直接找导购员换了一双新的拿去付账。

    从店里出来阮榆一句话都不说,闷头跟在她俩后面,装鞋的袋子也被她拎的七扭八拐,看着都快破了。

    再次路过那家卖鱿鱼串的小摊,阮榆看了看走在前面的她妈和她姐,又瞅了瞅烤得香喷喷的鱿鱼,无比想念孟嘉越,要是他在,一定会给她买的。

    “小榆,快跟上。”阮玥在前面喊她。

    “好。”阮榆应了声,朝她们跑过去。

    阮妈妈跟阮玥都是逛街能手,步行街基本每一家店她俩都要进去瞧瞧,遇到好看的衣服鞋子,都要试一试,实在满意就买了。阮榆就跟在后面拿东西,一条街还没逛完,阮榆就觉得自己脚要磨破了,可是前面那俩人还依然兴致勃勃的。

    这次逛街的虽然就她们三个,但是阮妈妈还要把阮康铭和阮爸爸的衣服一起买了,到最后阮榆和阮玥俩人都拎满了袋子,阮妈妈手里也拿了两个。

    阮榆勒的手都疼了,看到街旁有一家奶茶店,忍不住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对阮妈妈说:“妈,我渴了,想喝奶茶。”

    “喝奶茶?”阮妈妈扭头也看到了奶茶店,说:“正好我也渴了,那就买几杯奶茶吧。”

    阮榆顿时觉得自己又活过来了,要了一大杯布丁奶茶,吸溜吸溜没几下就喝了有一半,剩下一半她正慢慢喝,就见她妈又进了一家运动品牌的童装店。

    阮榆不急着进去,在门外把奶茶喝光,空杯子扔进了垃圾桶,这才拎着大包小包进去。

    这家店里人不多,不像之前去的那些店简直是人挤人,阮榆还奇怪人怎么这么少,趁阮妈妈跟导购员说话,拽了拽阮玥的袖子凑她耳边说:“这家店人怎么这么少啊?看起来生意不好。”

    阮玥瞟了她一眼,嗤笑道:“耐克不知道啊?”

    阮榆还真不知道,老实点了点头,就见阮玥白眼一翻都懒得理她,也闭嘴不说话了。

    最后阮妈妈在店里给阮康铭买了一双运动鞋,这才结束这次逛街。

    来的时候她们是从步行街东门进来的,出去的时候也从那里出去,阮妈妈是开车出来的,车就停在东门那里,上了车也没急着回家,阮妈妈带她俩开车去了大润发。

    临近春节,大润发超市里都挂上了红灯笼,扯上了彩带,红色的中国结到处可见。阮榆推着购物车跟在阮妈妈后面进了日用品区,家里洗头膏和沐浴露都没了,她正跟阮玥在货架上挑商品,阮榆闲着没事眼睛四处转悠,看了一圈发现旁边货架上摆的儿童霜的瓶子很好看,盖子是小兔子耳朵形状的,粉嫩嫩的支愣起来,瓶身还印着兔子眼睛。

    “小榆,看什么呢?走了。”一愣神的工夫阮妈妈已经挑好东西带阮玥往前走了,正站在前面货架转弯处喊她。

    阮榆急忙应了声,推着车跟上。

    路过散称糖果区时,阮妈妈停下来抓了一把糖,觉得还不错,让阮玥拿袋子过来,她一样装了一点,价格相同的装一起,一共装了三个袋子,称好了之后放到购物车里。

    阮榆抓了一把做成金元宝样子的巧克力,舍不得丢,她在老家也吃过这种,小巧玲珑的外表,味道也甜滋滋的。

    “妈,我想吃这个。”阮榆把巧克力捧给阮妈妈看。

    阮妈妈皱眉道:“过年都是买糖,你要巧克力干什么?放回去。”

    “我想要。”阮榆坚持。

    “都这么胖了还吃。”阮妈妈说着又撕了一个袋子,扔过来让阮榆装一点,“别装太多。”

    阮榆开开心心装了小半袋,拿去称好放购物车里。

    接下来又零零星星买了一堆东西,购物车基本都要装满了,到楼下生鲜区,阮妈妈又买了几条鱼,那种有手掌大小的,说是阮康铭喜欢吃,回去做清蒸鱼。

    要去排队付款的时候阮妈妈猛然想起来有东西没买,急忙对阮榆说:“榆,酱油跟豆瓣酱忘记买了,你赶紧去楼上,就买家里常用的那个牌子的,酱油……”

    “妈,你叫她去她也买不好。”阮玥打断阮妈妈的话,说:“让她在这儿等着,我跟你去买。”

    “好,榆啊,你在这里等着,别乱走,我跟你姐去去就回来。”

    说完她俩就走了,阮榆守着购物车在付款的地方等,原本以为买个东西也没多久,可是阮榆等了好长时间都没见到人。

    干等着实在很无聊,阮榆就推着购物车在附近转转,路过超市冰柜,看到里面放了好多酸奶,阮榆就想起来孟嘉越给她的那瓶酸奶,立刻兴致勃勃的找起同款。

    货架第二排挺显眼的地方就摆着一模一样的,阮榆拿了三瓶放进购物车里,然后就推着车回去了,刚好看到阮妈妈和阮玥远远过来。

    付款的时候阮榆趁机把酸奶放进东西里混着,因为买的东西多,阮妈妈跟阮玥都没注意到,等付了钱要装购物袋里的时候,阮玥才发现了那三瓶酸奶。

    她拿起来问:“这谁拿的?”

    “我拿的。”阮榆承认。

    “那正好,我喝一瓶。”阮玥当即扣下一瓶,要留着等下喝。

    阮榆不满道:“那是我的。”

    “一瓶酸奶你姐喝又怎么了?”阮妈妈推了阮榆一下,让她让开,自己好装东西。

    阮榆咬着嘴巴没再说话,在一旁看着她俩装东西。这次买的东西多,装了两个购物袋才装完,大的那个购物袋阮榆和阮玥拎不动,阮妈妈提着,小的那个就让她俩一人提一边。

    这回东西买的太多,回去的时候车子停在楼下,来回跑了两趟才把东西都拿回家。

    晚饭阮妈妈果然做了清蒸鱼,难得不是辣菜,虽然阮榆吃了半年的辣菜已经快习惯了,但是能吃到不辣的还是很开心,可惜还没吃多少就被阮妈妈勒令不能在吃,要留给阮康铭吃。

    那三瓶酸奶已经被阮玥喝了一瓶,剩下两瓶放冰箱里了,又被阮妈妈拿出来一瓶给阮康铭喝,最后阮榆只有一瓶酸奶。

    阮榆怕这一瓶再没了,原本想明天再去找孟嘉越也不行了,就吃完饭后趁人不注意,把酸奶装进上衣的大口袋里跑出去了。

    孟嘉越在屋里写作业,阮榆去了也不敢打扰他,在旁边搬了凳子坐下,安安静静的等。

    他俩的寒假作业都已经写完了,阮榆也不知道他是在写什么,上面大段的文字看着倒像是作文,只是拿钢笔写在信纸上,阮榆还是第一次见他这样写作文。

    屋里静悄悄的,只听得到钢笔划在纸上的细碎声音,阮榆捧着腮帮子看他写,孟嘉越的字是练过字帖的,排列的工工整整,说不出来的好看。阮榆等了将近半个小时孟嘉越才停笔,她都已经无聊的直打呵欠,见状就赶紧把酸奶给他了。

    “给我这个做什么?”孟嘉越拿起酸奶看了看,扭头问阮榆。

    “给你的。”阮榆咧嘴笑道:“我跟我妈去超市看到的,和你那天给我的一样,不过本来是三瓶,可惜那两瓶被阮玥和阮康铭喝了,就只剩下这一瓶了。”

    “哦,对了。”阮榆低头从口袋里掏出一把今天买的元宝外表的巧克力,塞到孟嘉越手里,还说:“很好吃的。”

    孟嘉越看着她笑了笑,把巧克力放到书桌上,拧开酸奶瓶盖微微仰头喝了一口,剩下的转手又递给了阮榆。

    阮榆不解问:“你不喝吗?”

    “不是很喜欢喝。”

    “很好喝的。”阮榆又说了一句,看孟嘉越在收拾书桌,就捧着酸奶自己喝了。

    等她把一瓶酸奶喝完,孟嘉越也把桌子收拾好了,刚刚写得东西他放进了书桌抽屉里,阮榆探头看了一眼,里面是垒的整整齐齐的信纸,还有几支钢笔,下意识问他:“你在写什么?”

    “文章。”孟嘉越揉了揉阮榆的脑袋,拿卫生纸把她嘴角沾到的奶渍擦掉,才又说:“给一家儿童读物投稿用的。”

    阮榆顿时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上下看了看孟嘉越,随后一脸惊喜地问他:“那你是作家吗?”

    在阮榆心目中,作家这两个字都是很厉害的人才能成为的,孟嘉越能在书刊上发表文章,一定就是了不起的作家。

    孟嘉越剥了一颗巧克力喂到她嘴里,边又说:“当然不是了,我才刚写而已,应该还称不上作家。”说完他起身去书架上拿了一本《一千零一夜》,回来递给阮榆,“我刚买的,要看吗?”

    “哇!”阮榆两手接住,放在膝上小心翼翼地翻开第一面,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副彩色图画,她抬头看孟嘉越,笑得见牙不见眼:“还有图画呀,上面的人穿的衣服就像茉莉公主和阿拉丁穿的衣服那样,好好看。”

    “喜欢就好。”孟嘉越边说着边把外套脱了,用晾衣架撑着挂回衣柜里,他原本是背对着阮榆的,做完这些也没回头看,而是又开口道:“转过身闭上眼睛。”

    阮榆闻言立刻点点头,把书放书桌上,转过身捂住眼睛。

    后面传来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又听孟嘉越说:“我最近休息不太好,总是睡不着,你陪我一会儿,我睡着了你再走。”

    “好。”阮榆应声。

    又过了一会儿,孟嘉越说:“好了。”

    阮榆放开手,孟嘉越已经坐到床上了,他就穿了一身长袖长裤的薄睡衣,淡蓝色的还印着卡通形象的小猫咪,阮榆看过去的时候他刚在床上躺好,怕灯光刺眼还带了眼罩。

    阮榆就拿着书去床边坐下,静静地翻书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