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电影,栗子
    ..,

    敲门的时候阮榆还一直担心来开门的人是陈阿姨,因为她要是发现自己哭过,肯定会究根问底,到时候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不过还好,给她开门的是孟嘉越。

    阮榆一看到他,明明已经不难过了,但眼泪还是啪嗒啪嗒往下掉,吓得她急忙抹眼泪,衣服袖子都擦湿了。

    “我爸妈在午睡,你先进来。”孟嘉越拉住阮榆的手,把她带到自己房间。

    “对不起。”阮榆抽噎着道歉。

    孟嘉越揉了揉她的脑袋,让她先在椅子上坐下,然后去洗手间拿了湿毛巾回来,给她擦脸擦手,等弄好了才问阮榆:“现在可以说怎么回事了吧?”

    阮榆埋头闷声道:“我妈打我,还骂我,不过我都习惯了,平常不会这样的,还在你面前哭。”

    阮榆一点都不想在孟嘉越面前哭,可是她就是管不住眼泪,反倒弄得自己这么狼狈,想想都觉得丢人,其实她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的。????“对不起。”阮榆又说了一句。

    孟嘉越笑着摇了摇头,出去拿了一盒牛奶给她,边说:“我之前在书上看到,说牛奶有安神的功效,你都掉了这么多金豆子,正好该喝牛奶安神。”

    “什么是金豆子啊?”阮榆眼眶红红的看着他问。

    “眼泪。”孟嘉越在她脸上捏了一下,柔声问:“还掉金豆子吗?”

    阮榆摇头,捧着牛奶盒子喝了一小口,皱着脸咽下去。她不喜欢喝纯牛奶,总觉得味道怪怪的,而且也不甜,不如其他口味的牛奶饮料好喝。

    “能不能不喝啊?”喝到一半阮榆实在受不了纯牛奶的味道,皱着眉可怜巴巴地看着孟嘉越。

    孟嘉越摇头坚持:“不行,要喝完。”

    阮榆没办法,只能苦着脸继续喝。

    孟嘉越一直等她把牛奶喝完才说:“要不要和我出去玩?”

    “去哪儿?”阮榆从他口袋里摸出一颗大白兔奶糖扔嘴里,使劲吮吸了好一会儿才感觉到奶腥味儿被盖下。

    孟嘉越起身从书桌抽屉里翻出一盒太妃糖递给她,想了想说:“看电影怎么样?你不是喜欢《哆啦a梦》吗?我们去看哆啦a梦的电影怎么样?”

    “有吗?电影院里。”阮榆问。

    “当然有了。”

    阮榆听他这么说,顿时就心动了,但是再想想,又摇了摇头:“我没去过电影院,而且要是出来玩太久,我妈肯定会骂我的。”

    孟嘉越笑着没说话,阮榆抬眼看看他,又低头掰着手指犹豫不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那就走吧!”孟嘉越把阮榆拉起来。

    外面刚下的雨,风还很大,孟嘉越走之前拿了一条围巾给阮榆裹上,浅浅的米黄色也看不出来是男生的东西。

    离家最近的电影院就在小区外面那家大超市的四楼,阮榆去过一楼二楼三楼,但就是没去过四楼,坐电梯直接上去的时候心里还一个劲儿想电影院是什么样子的,会不会人很多。结果到了才知道这个时间电影院人不多,只有零零星星几个在休息区的椅子上坐着,大屏幕上还滚动播放着电影的宣传片,其中就有《哆啦a梦》剧场版的宣传片。

    阮榆跟在孟嘉越后面去前台买票,抬头一看就能看到售票员身后的屏幕上显示出来的最近上映电影的信息,再一看价格,阮榆顿时就被吓住,扯了扯孟嘉越衣袖,凑到他耳边小声说:“电影票好贵,要60块钱呢,我们不看了吧?”

    孟嘉越也凑到她耳边说:“我有会员卡,票价减半的。”

    阮榆点点头表示听懂了,意思就是便宜很多,但是她随即又反应过来减半是多少,忙凑过去说:“30块钱也好贵。”

    说完话就看孟嘉越已经掏出钱付费了,阮榆还没愣过神,就被孟嘉越牵着去旁边买爆米花了,接着怀里就被塞了两杯可乐外加一大桶爆米花。

    “我买的最近一个场次,还要十五分钟,坐那里等一等吧!”孟嘉越指了指休息区,带阮榆过去找了空位坐下。

    阮榆还有点不适应,扭头看了看周围,倒见到几个跟她同龄或者更小的小孩,但是无一例外身边都跟的有家长,像她和孟嘉越这样单独来的反倒没有。

    为了掩饰偷看别人的尴尬,阮榆装作若无其事地捏了几颗爆米花吃,发现电影院的爆米花挺好吃的,味道很香甜,还有一股奶香味,立刻又捏了几颗吃。

    还把爆米花往孟嘉越面前推了推,说:“挺好吃的,你尝尝。”

    孟嘉越只尝了味道就不吃了,看阮榆喝可乐,提醒了一句:“饮料喝多了,等下看电影的时候会想上厕所的。”

    “啊?”阮榆吓得一愣,顿时不敢再喝了,把可乐往小圆桌上一放就不碰了。

    孟嘉越被她这反应逗的直乐,笑了半天才止住。阮榆气呼呼地扭过头,手插到口袋里想摸糖吃,没摸到,才想起来走之前随手把太妃糖放书桌上了。

    “还有糖吗?”阮榆问孟嘉越。

    “吃多了糖小心蛀牙。”孟嘉越这样说着,还是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给她。

    阮榆开开心心地剥开锡纸,刚咬了一口忽然就听到身后有人小声说话:“现在的小学生都知道谈恋爱了,还一起约会看电影,瞬间感觉自己老了。”

    “哎呀妈呀!甜死我了,那小帅哥很宠女朋友啊!”

    阮榆嚼着巧克力想后面两个姐姐在说谁,不过想半天也没有找到对上号的人,这时候影院广播响起来,孟嘉越就带她排队进影厅。

    电影票在孟嘉越手里,阮榆没看,也不知道什么房间什么位置,抱着爆米花和饮料乖乖跟在孟嘉越身边。

    等找到座位坐下,阮榆很新奇地把座位打量了一遍,意外发现座位扶手上有个圆洞,正好可以放可乐进去。

    没多久电影开始播放,阮榆看了名字才知道他们看得是《大雄的新魔界大冒险》,第一次坐电影院里用大荧幕看电影,对阮榆来说是再新奇不过的体验,将近一个半小时的播放时间里,阮榆看的目不转睛,爆米花都忘了吃,电影结束后还意犹未尽。

    出了影厅,外面有垃圾桶,孟嘉越把喝完的可乐杯子扔进去,对阮榆说:“我去洗手间,你要去吗?还是在这里等我?”

    阮榆其实也想去,不过她不喜欢在陌生的地方上厕所,就说:“我在这儿等你。”

    孟嘉越把手上拿的围巾给她裹上,这才去洗手间。刚刚在影厅里面太热,阮榆就把围巾取了,让他给拿着,现在一出来就能感觉到外面的冷,孟嘉越担心她别冻着,所以给她又重新裹上了。

    他一走阮榆就在走廊靠墙的地方找了位置站着,抱着爆米花边吃边等,路过一个人就抬眼看看是不是孟嘉越,等了几分钟孟嘉越才出来。

    “走吧!”孟嘉越手刚洗的,还湿着,就没有去拉阮榆。

    阮榆嘴巴里还嚼着爆米花,没法应他,点点头跟了上去。

    坐电梯从楼上下去,一出去迎面就是一阵冷风,吹的阮榆当即打了个哆嗦,孟嘉越给她把围巾掀起来,挡住半张脸,边问:“要吃年糕吗?”

    离这里没多远就是一条小吃街,他们看完电影出来其实还很早,没有到吃饭的点,小吃街人也不多。就在街道口没几步远就有一个买炸年糕的小摊,摊主是个中年大妈,人挺热情,他俩等的这一会儿时间嘴巴就没停过,一个劲儿夸孟嘉越是个好哥哥,带妹妹出来玩。

    走出那条街后,孟嘉越再也忍不住笑起来,还对阮榆说:“叫声哥哥来听听。”

    阮榆眨了眨眼,问:“你今年多大?”

    “十二。”

    “哎?怎么十二?不对,哦,对了,过了元旦,那我也十二岁。”阮榆歪头想了想,又说:“我生日是六月,你几月?”

    孟嘉越没说,阮榆却猛地反应过来,看着他笃定道:“你比我小。”

    孟嘉越把她手里的爆米花桶拿过来,转移话题道:“赶快吃年糕,再不吃就凉了。”

    阮榆才没被他骗到,追问道:“你生日是几月?”

    “十月。”孟嘉越在她头上揉了一把。

    “几号?”

    “二十五号。”

    “那我记住了。”阮榆偷偷笑起来。

    回到家也才三点多,小区里都见不到什么人,阮榆怕她妈发现自己不在家又发火,和孟嘉越告别后就先回了家。客厅里没人,阮榆悄悄换了拖鞋进屋,怕发出太大声音让人知道她回来了,都是踮着脚走路。

    因为去卧室要从她爸妈房间门前经过,阮榆一开始没注意,以为房门是关着的,走到门前了才发现门其实是半掩着的,透过门缝往里面看,一个人也没有。

    阮榆大着胆子推开门,结果发现里面还真的没有人,她心里有了猜测,为了验证,阮榆又走到阮康铭房间,他房门打开着,里面也没有人。

    “妈,阮康铭,你们在家吗?”阮榆大喊了一声,过了半天家里也没人应声。

    这是都走了。阮榆瞬间松了口气,脚踩的啪啪响在家里转了一圈,回屋去换睡衣,手碰到脖子上的围巾才想起来忘记还回去了。

    阮榆干脆不换衣服了,围着围巾出门去找孟嘉越。

    这次开门的就是陈阿姨了,她身上就穿了一件针织毛线衣,配着针织裙子,半长的头发全扎到脑后,还带了一副眼镜。

    “屋里暖和,你把袄脱了,不然等下就热了。”陈阿姨边拿棉拖给阮榆边对她说。屋里开了空调,比外面暖和多了,进去就是一股热风扑来,熏的全身都暖洋洋的。

    阮榆先换了鞋子,刚要摘围巾,就听陈阿姨笑着说:“嘉越有一条围巾跟你这一样。”

    “这个就是孟嘉越的。”阮榆回道。

    “哎?”陈阿姨扭头往餐桌那里看,孟嘉越正低头帮她批改学校的期末试卷,她也就没问,反正一条围巾也不是什么大事。

    阮榆脱了外面的袄,和围巾一起挂到衣架上,她里面穿了一件浅咖色的毛线衣,被陈阿姨看到了,问她:“小榆你这毛衣哪里买的?这花样真好看!”

    “我妈织的。”阮榆揪了揪身上的毛衣,这件其实是阮玥的衣服,但是因为是她妈织的,所以阮玥穿不上了也没扔,留着给她穿了。

    陈阿姨当即眼睛就亮了,开心道:“我都不知道丽云还有这手艺,织的可真好看,正好我想给嘉越还有他爸一人织一件毛衣,回头就请教你妈去。”

    她话刚说完孟嘉越就忍不住说道:“妈你连围脖都织不好,还是别织毛衣了。”

    “你这小子,净说你妈的不是。”陈阿姨扭头瞪他。

    孟嘉越耸耸肩不说话了。

    “对了,我买的糖炒栗子。”陈阿姨猛然想起来,转身往厨房去。

    阮榆走到餐桌旁,就见桌上放着厚厚一叠数学试卷,陈阿姨带的是三年级的数学课,这几天正是学校老师批改试卷的时候,阮榆看到孟嘉越也拿着红笔在改,左手旁还放着已经批改完的试卷,有几十张左右。

    “看我做什么?”孟嘉越抬头看了一眼阮榆,把笔放下揉了揉手腕。

    阮榆嘿嘿笑了几声,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说:“你好厉害,还能批改试卷。”

    “一年级的数学试卷,你也能改,而且有答案的。”孟嘉越指了指桌上放着的试卷答案,又抽了一张卷子给她看。

    阮榆往试卷上一看,还真是一年级的,她手里拿的这张好像是个男生的卷子,字写得一言难尽,卷面还脏。

    “小榆喜欢吃糖炒栗子吗?我今天刚买的,谁知道往厨房一放就忘了,现在都凉了,不过这家的糖炒栗子特别好吃,来尝尝。”

    陈阿姨拎着一袋糖炒栗子过来,往桌上一放示意阮榆吃。

    糖炒栗子是用纸袋子装起来的,陈阿姨买的挺多,满满一大袋,放桌上的时候还漏了几颗出来。

    阮榆捏了一颗开口的栗子,把壳掰开,里面的栗子取出来填嘴里,仔细尝了一下,味道很沙甜,虽然凉了,但还是挺好吃的。

    阮榆抬头刚想和陈阿姨说一声好吃,就见陈阿姨也拿起了红笔批改试卷,不敢打扰到她,阮榆就低头继续吃栗子。不过她本来就吃了挺多东西的,没吃多少就觉得有点饱了,扭头再看孟嘉越,还在批改。

    阮榆转了转眼珠子,剥开一颗栗子递到孟嘉越眼前,本意是想问孟嘉越吃不吃,因为怕打扰到陈阿姨批改试卷,所以没说出口,结果就见孟嘉越直接凑上去,就着阮榆的手把栗子吃了。

    看他吃了,阮榆可算找到玩的了,接下来就专心致志地剥栗子,剥完喂孟嘉越吃。

    孟嘉越一连吃了十几个,在阮榆又喂他的时候终于扭头看过来,阮榆立刻把栗子塞到自己嘴里,不敢再喂了。

    孟嘉越见状笑了笑,凑到她耳边说:“去我房间拿书看。”

    陈阿姨听到动静抬头看了一眼,又低下头继续批改试卷。

    阮榆小心翼翼地从椅子上下来,先去洗手间把手洗了,这才跑到孟嘉越房间拿了一本书回来,坐回椅子上看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