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和好,委屈
    ..,

    阮榆回去后把孟嘉越最后说得话琢磨了大半天,觉得应该是让自己补偿的意思,可是怎么补偿她就觉得头疼了。

    因为若是要买礼物,阮榆没钱,因为她压根就没有零花钱,平常要买什么比如学习用品之类的东西才找她妈要钱,要是和她妈说买礼物要钱,她妈肯定不给。

    买礼物不行,阮榆就想直接去孟嘉越家里,说来她也有好久没去过他家了,这回猛然间又去,她还有点怕,自己在心里忐忑了好久,在第二天上午跑去找孟嘉越了。

    结果孟嘉越不在家,一问才知道是陪陈阿姨逛街去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阮榆垂头耷脑地回家了,电视被阮玥和阮妈妈把持着,电脑又被阮康铭占了,她转了一圈也没找到可以玩的,只好回屋躺床上看书,数着时间等孟嘉越回来。

    上午阮妈妈包饺子,阮榆吃了一大碗,饭后原本想要歇一歇,就躺沙发上了,谁知一不小心睡着了,下午三点多才醒。

    阮榆估计孟嘉越早就回来了,急忙去洗了脸,觉得精神点了,这才出门找他。????“你上哪儿去?”阮妈妈在后面问她。

    阮榆头也不回地说:“找孟嘉越。”

    门关上,楼道里瞬间又恢复了安静。

    阮榆过去敲门,陈阿姨开门见是她,忙把人拉进屋里,边说:“小榆是找嘉越吧?他在屋里呢!”

    然后又高声喊了句:“嘉越,小榆来了。”

    孟嘉越打开卧室门露露脸,却没有出来,转身又进去了,他也没关门,半掩的门内还能看到人,阮榆就自己过去了。

    进去才知道孟嘉越在玩电脑游戏,还戴着耳麦,阮榆不敢打扰他,看旁边有凳子,就坐下看他玩游戏。

    正看着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包薯片,阮榆扭头看了看孟嘉越,伸手接住。

    番茄味的薯片,是阮榆最喜欢的口味,吃起来酸酸甜甜的,她就在一旁边小口吃薯片边看孟嘉越打游戏。

    电脑屏幕上孟嘉越操控的人物穿着古装,拿着一把剑,打怪的时候技能会发出不同的颜色,还有炫酷的特效,看起来威风凛凛,阮榆看得目不转睛,她还从来没玩过这样的游戏。

    等阮榆把一包薯片吃完,孟嘉越也刚好停手退出了游戏,他转脸看向阮榆,问:“找我有事?”

    阮榆瞬间卡壳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找孟嘉越有什么事,就是觉得要来找他,所以就来了,可要她说什么事,她还真说不出来。

    “也没什么事,应该。”阮榆不敢看孟嘉越,转着眼珠子佯装在看他电脑桌上放着的水杯,结果发现孟嘉越的水杯还挺好看的,磨砂玻璃的外表,配着黑色杯盖,杯子上还有几个英语单词,很简洁大方。

    阮榆不知不觉就盯着他水杯看了半响,孟嘉越伸手拿水杯才把她惊回神。

    “好看吗?”孟嘉越把水杯递到她眼前问。

    阮榆尴尬地笑了笑,小声说:“好看。”

    孟嘉越弯唇笑笑,把水杯放下,起身去外面,回来的时候他手里拿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杯子。阮榆还在猜他又拿一个杯子干什么,就见孟嘉越把杯子往她手里一塞,然后说:“之前我妈抽奖,抽中了两个杯子,我用一个,还有一个没人用,正好给你。”

    “我不能要,我有杯子的。”阮榆急忙把杯子放桌上,摇头拒绝。

    孟嘉越没说话,乌黑的眼睛静静地看着阮榆,没一会儿她就乖乖把杯子又拿到了手里。

    屋里安静下来,阮榆握着杯子不安地来回摩挲,一边偷偷看孟嘉越,半响鼓起勇气对他说:“我都道歉了,你还有什么不高兴的就说出来嘛!我总会改的。”

    “那你以后不要违背我的话,好吗?”孟嘉越脸上还带着笑。屋里窗帘没有拉开,光线不足,暗沉沉的,他半边脸被阴影淹没,只有眼睛亮的惊人。

    阮榆缩了缩脖子,感觉手心直冒汗,这样的孟嘉越让她觉得可怕,但还是大着胆子反问了一句:“为什么呀?”

    “嗯?”

    阮榆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嗫嚅道:“总不能你说什么我都要听吧?如果你要我做坏事,比方说偷东西,我可不能答应。”

    “不会的。”孟嘉越半蹲下身子,看着阮榆的眼睛,笑意盈盈地说:“我保证。”

    “那好吧!”阮榆点点头,咧嘴冲他笑笑。

    “乖。”孟嘉越揉了揉她的头,起身回到电脑前,边打开刚才玩的游戏边问阮榆:“想玩我刚刚玩的游戏吗?”

    阮榆一听顿时搬着凳子往电脑前凑,嘴里忙不迭地说:“要玩要玩。”

    游戏界面打开,先是一幅水墨画由浓转淡,接着出现的是一座水中的浮岛,岛上站着一个拿着长枪的男性角色,穿着红色的铠甲,身后披风被风吹的半扬起来。

    孟嘉越把角色性别切换到女性,将几个职业都点了一遍,边问阮榆:“你想玩哪一个职业?”

    阮榆看的眼花缭乱,一时拿不定主意,还在犹豫着,孟嘉越很有耐心地将几个角色一遍又一遍地切换给阮榆看,又给阮榆讲了这些职业的特点,玩起来的容易程度。

    犹豫了五六分钟,阮榆终于下定决心,指着屏幕上抱着琴的紫衣女子说:“玩这个。”

    “好。”孟嘉越给她选择了角色,到命名的时候又问:“叫什么名字?”

    这可把阮榆问住了,她就是个起名废,平常连记名字都难,现在还要她想个名字出来,她可真想不出来。

    “要不,哆啦a梦?”阮榆想了半天也只想到这个。

    孟嘉越输入名字点击确定,系统回复名字已被占用,不用他说阮榆也明白什么意思了,拧着眉头又想了想,说:“榆树呢?”

    系统显示已被占用。

    “酸辣土豆丝?”她今天早晨刚吃的。

    “葡萄?”

    “小榆树?”

    “冬至?”

    “北风飘雪?”

    “还不行?”阮榆都快绝望了,眼巴巴瞅着孟嘉越,求他帮忙。

    孟嘉越低着头笑了半天,在电脑上啪啪啪打了几个字,画面一闪,角色就出现在新手村里了。

    “你打的什么名字?”阮榆忙去看角色头顶上的名字,“笨笨的小榆树?”

    阮榆眨巴眨巴眼睛,立刻扭头去瞪孟嘉越,气呼呼地说:“我哪里笨了?”

    孟嘉越抿嘴笑着没说话,起身把椅子让开给她坐。

    有游戏玩阮榆转眼就不计较了,一门心思只想着游戏,但是这种网络游戏她第一次玩,开始不会看地图,她又有点路痴,找npc做任务转了半天硬把自己绕迷路了,或者用轻功把自己摔死了,最后还是只能求助一旁偷笑的孟嘉越。

    不过总体她玩的还是很好的,一直玩到天都快黑了才想起回家,走之前还有点恋恋不舍。

    孟嘉越在阮榆纠结的神情中把电脑关了,看她表情实在可怜,忍不住笑道:“你下次再过来玩就是了。”

    阮榆摇头道:“不行的,我老是来这里我妈肯定会骂我的。”

    孟嘉越正把键盘抽屉推回去,闻言说道:“那就说找我写作业。”

    阮榆眼睛一亮,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回到家的时候脸上的兴奋都还没褪去,已经忍不住想下次玩游戏是什么时候了。

    半个月后就是期末考试,五年级三个班全打乱了排座位,班主任在班里把每个人的考场和座位号都念了一遍,阮榆在本子上把号码都记下来,心里又默念了几遍,确定不会忘。

    一下课李颜颜就跑出去到处找同学问考场和座位,遇到一个考场或离得近的,远远的都能听到彼此的欢喜声。

    阮榆也没事做,从书包里掏出一袋小熊饼干吃,这个还是早上孟嘉越给她的,她就只来得及吃几个,还剩一大半没吃。

    “哎哎哎,阮榆。”李颜颜从前面回来,一脸兴奋地问阮榆:“你是在第九考场吧?”

    阮榆点头:“是啊!”

    “我刚打听到的,孟嘉越也在第九考场,你和他一个考场,不知道离得近不近,能不能抄到。”李颜颜刚说完就又拍了自己脑袋瓜一下,咯咯笑道:“你也不用抄。”

    “吃吗?”阮榆把饼干递过去。

    “不用,我不喜欢吃这个饼干。”李颜颜说着又跑走了。

    上午放学后孟嘉越找阮榆问了她的座位号,阮榆也才知道孟嘉越是在六号座位,可她在二十号座位,离得太远。

    到考试那天,阮榆去考场比较早,之后其他人陆续进来,但是自己左边座位却一直空着,不见有人来,等老师都拿着试卷进了考场,全教室就只剩下这一个空座位,教室门口才有人姗姗来迟。

    阮榆就看着张雪敏走到她左边空位坐下,心里默默念叨了一句,原来是她。

    说来她跟张雪敏这个班级风云人物还没有说过几句话。阮榆偷偷对比了一下她俩穿的衣服,张雪敏身上是一件米白色的牛角扣羽绒服,配了一条黑色打底裤,脚上穿的是一双小皮靴,她人瘦,穿着好看。阮榆再看看自己身上青色的直筒羽绒服,她可比张雪敏胖多了,穿着跟和水桶似的,又丑又土。

    没有一点比得上,阮榆趴桌子上刚唉声叹气了一会儿监考老师就发试卷了。

    第一场考语文,题目挺简单的,除了最后作文题阮榆有点苦手,其他都好。中间休息的时候阮榆没跑出去,在座位上坐着,快打铃前检查了一遍自己带的文具,结果发现橡皮没带,估计是昨天晚上做作业拿出来没放进文具盒里。

    阮榆下意识朝前面看孟嘉越,不知道是不是她视线太强烈了,孟嘉越也扭过头,目光往她桌上一扫,然后把自己的橡皮掰了半块扔过来。

    阮榆手忙脚乱地去接,结果不小心把橡皮打到了地上,她急忙弯腰去捡,一抬头正好和张雪敏对视,阮榆下意识笑了笑,拿着橡皮在座位坐好。

    “你跟孟嘉越认识啊?”张雪敏忽然开口,在班里她跟孟嘉越的座位离得挺近的,平时也没见阮榆找孟嘉越说过话,怎么现在好像很熟悉的样子。

    “啊?啊,我们是邻居。”话刚说出口阮榆就后悔了,下意识觉得不该说,可是再想想好像也没什么,就不纠结了。

    张雪敏刚才也就随口一问,因为同是一个班的,她离阮榆又最近,借橡皮也应该是先找她才对,结果反倒看孟嘉越把自己橡皮掰了一半扔过来。

    考完期末考试寒假就开始了,阮榆不用早起,美美的睡到九点多才起床。家里就她和阮康铭,阮玥初中还没放假,要晚几天,她爸妈上班去了,有阮康铭在,阮榆也没办法丢下他去找孟嘉越。

    阮康铭喜欢看《七龙珠》,他俩就在电脑上看了一上午的动画片,到中午阮妈妈还没有回来,阮玥倒先回来了,看没人就让阮榆帮忙洗菜,然后煮了一锅龙须面。

    期间阮榆去打电话给爸妈,结果阮爸爸中午有饭局,阮妈妈则一直到阮玥去上学了才回来。

    阮榆当时跟阮康铭在看电视,听到开门声扭头就见阮妈妈冷着脸进来,嘴角抿的死紧,当时没说话,先进了厨房,接着厨房就传出来阮妈妈的怒吼声:“阮榆,你干什么吃的?面条搁锅里也不知道盛出来,碗也不刷,案板也不知道擦,怎么懒成这样?还是个人吗?”

    阮榆慌忙站起身去厨房,边说:“你还没有回来,我怕饭盛出来凉了,就放锅里盖着。”

    “还学会顶嘴了。”阮妈妈逮着阮榆,劈头打了她一巴掌,嘴里还骂骂咧咧:“下次再敢这样看我不剥了你的皮,你怎么就投胎成人了,笨的跟猪似的,还整天吃吃吃,也不看看自己胖成什么样了,活像个猪精。”

    阮榆低着头不敢说话,阮妈妈骂够了就把锅里的饭盛出来,端着碗到外面吃,走之前要阮榆把锅刷了。

    客厅里传来阮妈妈要阮康铭去写作业的声音,阮榆抬手揉了揉眼睛,觉得嗓子疼,眼泪突然就止不住流下来,砸到她衣服上。

    厨房里静悄悄的,阮榆打开水龙头,刷锅洗碗。

    等她刷完锅外面已经没人了,阮妈妈吃过的碗放在客厅桌子上,阮榆拿到厨房刷干净,收进碗橱。

    刚哭过的眼睛还有点红肿,她洗了脸才出门去找孟嘉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