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道歉
    ..,

    阮榆耷拉着脑袋不说话了,孟嘉越看她这副垂头丧气的模样,招了招手说:“过来。”

    阮榆乖乖过去了,然后手里就被塞了一块糖,白色的糖纸上还印着一只兔子,阮榆下意识说了出来:“大白兔奶糖。”

    孟嘉越打开抽屉把余下的一袋拿出来,边递给阮榆边问:“喜欢吃这个吗?”

    阮榆点头:“喜欢。”

    “我妈总喜欢买这些东西。”孟嘉越眉头微蹙,像是好奇又像是为了确认:“你们女孩子是不是都喜欢奶糖巧克力之类的零食?”

    阮榆偏头想了想,摇头不确定道:“应该不是吧,我姐就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她喜欢吃肉。”

    说到这里阮榆小脸不觉皱起来,向孟嘉越吐槽道:“你都不知道,我姐吃饭专捡着肉夹,其他都不吃,跟她一起吃饭我都抢不到几块肉,偏偏她还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孟嘉越看着她没说话,等阮榆把话说完了,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不该跟孟嘉越说这些。可是话已经说出去了,阮榆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扭着手指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补救一下。

    “之前《魂斗罗》还没有玩通关,你现在要不要玩?”孟嘉越转开话题,弯腰在床底下一摸,拉出了满满一箱子的玩具。

    “哇!”阮榆惊叹地睁大了眼睛,“好多!”

    孟嘉越蹲下身在箱子里翻找了一下,拿出一个游戏卡给阮榆看,又笑着说:“都是我小时候的玩具,坏的基本都扔了,剩下这些还能玩的也没地方放,就统一装到箱子里放床底下了。”

    说着他拿起一个遥控汽车放到地上,试着按了按遥控器上的按钮,半响没反应。

    “看来电池早没电了。”孟嘉越把遥控汽车放回去。

    阮榆忽然指着箱子里放的一个长方形木盒子,好奇地问:“这个是拼图吗?”

    “是,拼图。”孟嘉越把木盒子拿出来,放在地上打开,里面都是木制的拼图,质量很好,有两三块拼在一起的,可以看到整幅拼图的一角,但大都是单独的一块。

    阮榆也蹲下来,拿了一块拼图放在眼前看,上面画的好像是树叶,她问孟嘉越:“拼图是风景图吗?”

    “应该,不过对比图找不到了。”孟嘉越往下面翻了翻,里面果然没有其它东西了。

    孟嘉越把拼图收好放回去,把游戏机和游戏手柄拿出来,箱子推回床底,然后起身带阮榆去客厅。

    孟叔叔在阳台看书,见他俩来,起身说了一句:“玩游戏是吧?我去书房。”

    书房门是关着的,他进去时把门打开了,阮榆看到陈阿姨在里面,手里还拿着钢笔写东西,见到孟叔叔进去,还说了句话,不过离太远阮榆没听到说什么。

    倒是他俩玩游戏中间陈阿姨出来了一趟,去厨房洗了提子放果盘里端过来,叫他们别光顾着玩游戏,吃点水果,然后又回书房去了。

    不过阮榆玩的正开心,根本没空去吃,转眼就把提子抛到了脑后,一心只放在显示屏上,手柄按的啪啪响,一直玩到游戏通关,不知不觉就把时间忘了,等回过神天都要黑了。

    “我得走了。”阮榆慌忙放下手柄,起身看着外面天色不安地捏着手指,心里直发凉。她出来这么久,以她妈的脾气,回去估计又要被骂。

    “你等我一下,我送你回去。”孟嘉越身上还穿着睡衣,不方便出去,跟她说完就起身往卧室走。

    阮榆急忙摆手:“不用了,我自己……”话说到一半孟嘉越扭头看过来,阮榆顿时抿了抿嘴巴不敢再说了。

    等孟嘉越回屋换好衣服,阮榆跟在他后面一起出去,到家门口阮榆刚掏出钥匙打算开门,就被孟嘉越拦下,然后就见他走到门前抬手敲了敲门。

    等了一会儿才有人开门,阮妈妈本来脸色不好看,但一看清门外站着的是孟嘉越,脸上立刻就露出笑,热情地说:“是嘉越啊,有什么事吗?来,快进来。”

    孟嘉越仰头笑着说:“阮榆找我做作业,正好我也有问题问她,阿姨,我先和她去做作业了。”

    “好好好,快去吧!你学习好,不像小榆那么笨,你们好好学。”阮妈妈满脸笑意,简直不能更满意,扭头见阮榆还站在外面,急忙把她扯进来,推着她往孟嘉越那里去。

    阮榆被她推的一个踉跄,险些没站稳,被孟嘉越扶了一把,阮妈妈在后面直皱眉:“说过多少次了,还是走路没根,平地都能摔了。”

    阮榆鼓着腮帮子没说话,气呼呼的样子阮妈妈没看到,却把孟嘉越逗乐了,怕笑出来被阮妈妈逮到,抿着嘴角跟阮榆去了她房间。屋里没别人,阮玥初中有晚自习,基本这个时间人已经走了。

    关上门屋里瞬间安静下来,阮榆看着孟嘉越,下意识笑了笑,对他说:“谢谢你。”

    孟嘉越颔首,示意自己知道了,他瞟了眼阮榆放在书桌上的书包,问:“你作业做完了吗?”

    “数学还有几题没做。”阮榆跑过去把作业掏出来,拿给孟嘉越看。

    孟嘉越学习好,之前期中考试还考了全校第一,相比之下阮榆虽然学习也不错,在班里偶尔也能进前十名,但是有孟嘉越在,她自然要请教比自己学习好的孟嘉越。

    就几道题,没多久就做完了,孟嘉越这才离开,正好阮妈妈也把晚饭做好了,一直到吃完饭阮榆都没被骂,趁着阮妈妈心情好,阮榆又跑回了房间,借口看书。

    十二月底冬天的第一场雪下了一夜,阮榆一觉醒来就发现了外面白茫茫一片,兴奋的换了衣服饭也不吃就跑到楼下玩,绕着小区花园走了好几圈,看到有干净的没人踩过的地方,要么抓雪做个雪球,要么走上去留下一连串脚印。

    玩了半天,身上出了一身汗,心里那股兴奋劲儿还没散去,直到又下雪了,阮榆才淋了一身雪回去。

    刚进小区楼,迎面碰上孟嘉越从楼道里出来,阮榆手里还握着一个新捏的雪球,脸颊被冻的通红,见了孟嘉越开心地挥了挥手,跟他说:“孟嘉越,外面又下雪了。”

    “带伞了。”孟嘉越从棉袄口袋里把折叠伞掏出来,他衣服口袋大,伞装进去也只露出一个伞柄。

    孟嘉越注意到她手上团的雪球,皱眉问她:“你玩了多久的雪?手都冻红了。”

    “不怕,手一会儿就热了。”阮榆看了看自己红通通的手,也没有在意。

    孟嘉越皱眉道:“把雪球扔了。”

    “不要。”阮榆下意识反驳了一句,把雪球捂到手心护着。

    孟嘉越脸色立刻沉了下去,乌黑的眼睛看着阮榆,黑黢黢的透不进一丝光,连声音也散发着寒气:“把雪球扔了,不要让我重复第三遍。”

    阮榆被他吓的一愣,顿时不敢再玩了,转身把雪球扔到外面,怯怯地看着孟嘉越,很小声说:“你别生气。”

    孟嘉越沉着脸没说话,走过去把阮榆的手抓起来,拿卫生纸把她手上的雪水都擦干净了,脸色这才好看些,对她说:“这次不要再违背我的话了,好吗?”

    阮榆咬着嘴巴点了点头,眼睛闪躲着不敢看他。

    孟嘉越舒了口气,抬手揉了揉阮榆的头发,温声道:“快回去吧!别冻着了。”

    “好。”阮榆应了一声,低着头过去按电梯。

    家里开了空调,在外面玩出的一身寒气被热风吹散,阮榆才真正感觉松了口气,坐到沙发上还感觉心里直打颤。刚刚孟嘉越太可怕了,把她吓得大气都不敢出,直觉要是她没把雪球扔出去,孟嘉越肯定会生气,说不定就会打她。

    “出去玩这么久,干什么去了?”阮玥正在看电视,见她回来随口问道。

    “没有啊!”阮榆摇头回道。看家里没其他人,扭头问阮玥:“咱爸咱妈呢?不在家?”今年元旦正好是星期一,学校从星期五放假,一直到星期二上课,今天才星期六,按理说不应该只有阮玥在家。

    阮玥说:“带康铭买衣服去了。”

    “哦。”阮榆点点头,跟着阮玥看了一会儿电视剧,她忍不住说:“姐,你说孟嘉越是什么样子的人啊?”

    “孟嘉越?肯定是小帅哥。”阮玥一听这个顿时来了兴趣,电视剧也不看了,扭头跟阮榆说:“陈阿姨跟孟叔叔都长的好看,基因这么优良,你看孟嘉越现在就是个小帅哥,以后长大了,说不定就跟电视剧里这个男主角一样帅。”

    阮榆瞅了几眼电视剧里的男主角,一转开眼就把人长相忘了,她摸了摸鼻子,也不知道怎么说。

    阮玥兴致勃勃地继续说:“不过我也没跟孟嘉越说过几句话,他倒是见了我就叫姐姐,嘴巴还挺甜的。哎,想想我班里一个帅哥都没有,不歪瓜裂枣就算好了,其他我也就不强求,你说帅哥怎么就那么少呢?我身边还就孟嘉越一个,可他今年才……十一吧?阮榆你多大?”

    “十一。”

    “才十一岁,他上初中我都高中了。”阮玥说着摇头叹息起来。

    阮榆倒是很不能理解她的话,但是阮玥说的自己问的完全是两个意思,她皱眉想了半天又说:“我刚刚在楼下遇见孟嘉越了,我不是玩雪嘛,外面雪很多,我怕回来玩不到了,然后我捏了一个雪球在手里拿着,边走边玩,就楼道里遇见他,结果他让我把雪球扔了,我还留着准备回来玩,所以当然不扔,可是我不扔他还生气,你说这是为什么?”

    “我哪知道?”阮玥摊手。

    阮榆咬着嘴巴又想了想,觉得自己表达的不准确,又重新组织了语言说:“他就是那种很可怕的表情,然后一定要我扔,我当时都被吓到了,感觉他都要打我。”

    “打你?”阮玥被她搞糊涂了。

    “没有打,但是孟嘉越……就是……他为什么要管我?我玩雪球手冻着又不管他事。”

    阮玥点点头,听明白了:“就是他看你玩雪球冻着手,让你把雪球扔了,你不扔是吧?”

    阮榆觉得她说得有点不对,但是又听不出来哪里不对,点点头也没反驳。

    “看不出来他还挺关心你的。”阮玥上下打量了阮榆几眼,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很兴奋地说:“青梅竹马,我之前看的小说里面男女主角就是青梅竹马,然后男主天天骑自行车带女主去上学,哇塞!好浪漫!”

    “什么啊?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你扯到哪里去了?”阮榆气急。

    阮玥说得那本小说她看过,是阮玥偷偷从同学那里借来的,还躲被窝里看了几天才舍得还回去,还要阮榆不要告诉爸妈,作为报答,就把书给阮榆看了。

    可是阮榆怎么也想不明白,只是听她讲讲阮玥居然还能扯到那本书上去,什么骑自行车,她上学都和孟嘉越不一起,还青梅竹马,才认识几天呀?

    “那是什么意思?”阮玥不解。

    阮榆说不出来,憋了半天也没吐出一个字。

    但是经过这一回,阮榆是怕了孟嘉越,她本来也没多大胆子,平常遇见熟人都要躲,这次怕再遇到孟嘉越,放假这几天都躲家里没出去。

    星期二去上学,因为跟孟嘉越一个班,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阮榆也不敢像以前那样一下课就跑出去,或者下座位和同学说话,基本都待在座位上。

    平安无事地度过了几天,孟嘉越也没有找她,阮榆渐渐的心里倒有点愧疚,觉得自己这样躲着孟嘉越,换作是自己知道了心里也肯定不好受,想得多了反倒那天的害怕在心里淡了。

    阮榆就开始想孟嘉越以前是怎么对自己的,比如总是给她好吃的,带她玩游戏,借给她书看,她被人欺负了还帮忙报复回来,这么一想,阮榆就越来越愧疚,觉得自己应该给孟嘉越道歉。可是决定去道歉了她又害怕起来,万一孟嘉越不接受怎么办,万一他生气了怎么办,万一他……

    零零星星想了一大堆东西,在阮榆还没有主动找孟嘉越道歉的时候他俩先一起吃饭了。

    阮康铭的生日的到了,又正好是星期天,阮妈妈就在饭店订了一桌生日宴,因为家里其他亲戚离得远,阮妈妈也没请别人,到阮康铭生日那天就把陈阿姨一家都请去了。

    饭店的大圆桌子能坐**个人,作为寿星的阮康铭是坐在对着包间门的中间位置,然后他的一边坐了阮爸爸和阮妈妈,另一边则是陈阿姨和孟叔叔,阮玥挨着阮妈妈坐,到最后阮榆跟孟嘉越坐到一起了。

    阮榆这几天正对孟嘉越满怀愧疚,这么近距离见到他人,还是有点尴尬的,半天也没说上一句话。好在饭菜没多久就端上来了,阮榆见到吃的就暂时忘了孟嘉越还在旁边坐着,一个劲儿的埋头猛吃。

    等吃完了饭又分蛋糕,阮康铭划了第一刀,然后就交给阮妈妈分,阮妈妈先切了一块给阮康铭,第二块给孟嘉越,不过她离孟嘉越有一段距离,就把蛋糕递给阮榆,让她递过去。

    阮榆硬着头皮接了,转手递给孟嘉越,觉得一句话不说也不好,就又加了一句:“蛋糕很好吃的。”说完阮榆就想打自己嘴巴一下,瞧这说的都是什么话。

    孟嘉越扭头看了她一眼,嘴角不易察觉的上扬了几分,像是在笑。

    阮榆半点没察觉到,等分到了心心念念的蛋糕,她迫不及待先尝了一口,浓郁的奶香味在味蕾化开,感觉心情都因为奶油好起来了,不过她已经没肚子再吃了,刚才吃太饱,把这一块吃完就已经撑的不行了。

    下楼梯的时候几个大人走在前面聊天,阮榆跟孟嘉越落在后面,他俩谁都没说话,阮榆自认为很小心的时不时偷看孟嘉越几眼,扭着手指头,心脏砰砰直跳,犹豫要不要道歉。

    “孟嘉越。”眼看着快要走到车库了,再不说就没机会了,阮榆头脑一热,话就脱口而出:“对不起。”

    孟嘉越脚步一停,挑眉看她,问:“道什么歉?”

    话都说出口了,阮榆干脆破罐子破摔,一沉气把话都说出来了:“我之前一直躲着你,很对不起,你明明对我那么好,可是我都没有想过你的感受。”

    “然后呢?”

    “啊?”阮榆眨了眨眼,不知道什么然后。

    孟嘉越揉了揉她头,凑近了问:“只是道歉吗?”

    阮榆歪着脑袋想他什么意思,孟嘉越已经先走了,并且心情很好,等坐车上回家的时候,孟叔叔问他:“发生什么事了?脸上的笑都没停过。”

    孟嘉越弯起嘴角笑笑,却说了一些叫人听不懂的话:“之前宠物不听话,不理主人,但是好在她知道道歉,所以主人决定给她一次机会。”

    “看来你很喜欢这个宠物。”孟叔叔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笑得意味深长。

    “什么宠物?嘉越你什么时候养宠物了?”陈阿姨听得莫名其妙,不懂他们父子在打什么哑迷。

    孟嘉越说:“妈,只是比喻,不用当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