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上学
    ..,

    九月份开学,阮榆顺利转到了实验小学,而且还是和孟嘉越一个班,不过孟嘉越坐在教室第二排,她坐在倒数第二排。新的同桌是个女生,叫李颜颜,短头发,圆脸,看着很平常,但是对于班级大小事情了如指掌,每天做最多的事情就是和阮榆磕唠班里八卦。

    除此之外阮榆也才知道陈阿姨就在实验小学教书,虽然不是带五年级,但是一个学校,时不时就会遇到,弄得阮榆都不敢出教室,害怕遇到了不知道怎么打招呼。

    刚过完十一假期,天气就降温了,阮榆身上套了件毛衣,下面穿了一条灯芯绒的裤子,背着书包从家里出来。她妈早上蒸的包子,有细粉馅的,还有肉馅的,阮榆在家里才吃了一个包子,又一手拿一个,边走边吃。

    她坐校车去学校,刚下车就看到孟叔叔送陈阿姨和孟嘉越来学校,阮榆没来得及躲开,就被陈阿姨看到。

    陈阿姨当即喊了一声:“小榆,快过来。”

    瞬间周围的人都看向了阮榆,阮榆急忙跑过去,接着就被陈阿姨拉住了手,然后就听她说:“小榆和嘉越一个班,正好你们一起去班里,嘉越你是男生,要照顾好小榆。”

    “我知道了,妈。”????阮榆看孟嘉越要走,忙对陈阿姨和孟叔叔告别:“叔叔阿姨再见。”说完话就和孟嘉越一起走了。

    走到学校绿化带的时候,孟嘉越从书包里掏出一瓶酸奶递给阮榆,阮榆开始没敢接,摇头拒绝,被孟嘉越瞟了一眼才接过来,但也没立刻喝,她没喝过酸奶,顶多超市里面见过,还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味道怎么样。

    孟嘉越看她没喝,拿过去把瓶盖拧开又递过来,说:“味道还不错,你尝尝。”

    阮榆听他的话小心尝了一口,酸酸的,但是很粘稠,奶味也很重,里面还有燕麦,吃起来很香。

    “好喝。”阮榆点点头,忍不住又喝了一口。

    不过一瓶酸奶走到教室门口阮榆也还没有喝完,坐到位置上她突然想起来口袋里还有糖,是之前阮爸爸去参加婚礼人家发的喜糖,种类还挺多的,有棒棒糖、夹心软糖、巧克力、酥糖,阮榆早上走的时候抓了一把装口袋里了。

    孟嘉越给了她一瓶酸奶,正好她有糖,可以给孟嘉越。不过阮榆在班里也没和孟嘉越说过话,来这里上学这么久她的圈子也仅限于同桌和前后。

    阮榆想等放学了再给孟嘉越糖,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递给同桌李颜颜,说:“巧克力吃吗?”

    李颜颜也没跟她客气,剥开外面一层锡纸就先咬了一口,然后凑近了小声和阮榆说:“你知道吗?昨天张雪敏和李画吵架了,今天她俩来了一句话都不说。”

    “她俩不是关系最好吗?”阮榆好奇道。

    张雪敏是班里最漂亮的女生,很多外班的男生下课了都偷偷来看她,而李画则是张雪敏的好朋友,据听说她们家离得近,平时上学放学都是一起走。这些都是李颜颜给阮榆科普的,还说了一堆不知道是真是假的小料。

    阮榆还是第一次听说她俩能吵架,李颜颜又说:“听说李画拿了张雪敏的东西不告诉她,张雪敏背后说李画坏话。等最后一节体育课我去打听打听,说不定又要开小会议,你去不去?”

    “不去。”阮榆急忙摇头。

    女生的小会议刚开学的时候阮榆参加过一次,感觉都没什么意思,就是很多人一起说某个女生如何如何差劲,就跟背地里说人坏话一样。

    “不去啊!”李颜颜有点失望,她之前也叫过阮榆两次,她都不去,这次还是一样。

    “对了。”李颜颜突然坐直了,扭头对阮榆说:“你数学作业最后一道题做没做?快借我看看,马上就检查作业。”

    阮榆把数学作业掏给她,就看着李颜颜着急忙慌的对着作业本子抄题,班里人来得差不多了,班长已经开始检查作业了,好在就只有一道题,李颜颜一会儿功夫就抄完了。

    等检查完作业,李颜颜又趴桌子上,阮榆无聊的四处张望,这是她的一个习惯,不知道做什么的时候就要么盯着某一处发呆要么到处乱看,只是看着看着她把目光不知不觉就投向了孟嘉越。

    他正在和旁边的男生说话,阮榆捧着下巴想他在说什么,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想这些做什么,心里默默唾弃了自己一回,就见孟嘉越突然把头扭过来,阮榆吓得赶紧低下头,也不知道孟嘉越有没有看到。

    上午最后一节体育课,老师只让排好队做广播体操,练了几次后就解散了,让随意活动,但前提是不到下课不准出操场。

    李颜颜去参加女生的小会议去了,阮榆跟其他人也不熟,就自己一个人绕着操场转圈。

    走着走着迎面过来一群男生,还都是本班同学,不过阮榆一个也没说过话,低着头跟他们错身而过,离得有一段距离了才松了口气。

    她很少跟男生说话,遇见了也只觉得满满的尴尬,不过她跟男生也基本都没有什么交集,倒是她同桌李颜颜和几个男同学玩的还不错,下课的时候阮榆有和他们说过几次话。

    “阮榆。”孟嘉越叫她,他坐在操场的双杠上,正好阮榆从那里过去。

    阮榆走过去,看双杠那里也没别人,问他:“你叫我什么事啊?”

    “我妈说上午要我带你一起回去。”

    “哎?为什么啊?”

    “我爸上午开车来接,正好你可以趁车回去,不用挤校车了。”

    阮榆一听这话,急忙摇头拒绝:“不用,不用,我坐校车回去挺好的。”

    “这么害怕?”孟嘉越从双杠上下来,看了看阮榆,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阮榆一时没反应过来,眨了眨眼睛说:“我坐校车坐惯了,而且我晕车,尤其晕小轿车,公交车还好点,孟嘉越你和陈阿姨说说,我自己坐车就行。”

    孟嘉越点点头,转身打算走,阮榆又忽然把他叫住,从口袋里掏出几颗糖,边递过来边说:“给你。”

    看孟嘉越没接,阮榆又补充了一句:“很好吃的。”

    孟嘉越抬眼看了看阮榆,半响忽然笑了笑,伸手把糖拿走,想说什么又没说,转身走了。

    阮榆目送他走远了,伸手到口袋里摸糖吃,之前因为要留着糖给孟嘉越,她害怕把糖吃完了就一直忍着没吃,现在糖给出去了,再一摸,口袋里空荡荡的,半颗糖都没有。

    “……”

    阮榆一脸委屈地看向已经离她很远的孟嘉越,刚才一不下心,她把自己所有的糖都给抓出来了。

    失落了好半天,阮榆垂头丧气地刚要走,就猛地听放学铃响了,原本寂静无声的校园霎时间沸腾起来,刚才还不见多少人的操场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一堆人,迫不及待地涌进了人群中。

    阮榆随着人群出了操场,好不容易挤上了校车,坐的位置却是没有了,只能站着。因为上体育课,她书包还在班里没带,不过反正下午还要上课,带不带无所谓,那里面也没有值钱的东西,不怕人拿。

    星期五这天正好轮到阮榆他们那组打扫班级卫生,但因为上完课就放假了,基本上都迫不及待想回家,所以小组里面几个男生趁着放学偷溜了,最后留下来打扫卫生的只有阮榆和另外两个女生。

    李颜颜原本说要留下来帮阮榆扫地,不过她家离得远,还要赶公交车,阮榆就让她先走了。

    她俩虽然是同桌,但因为班里分组是划区域分,李颜颜和阮榆正好分成了两个组,下个星期一才轮到李颜颜那组扫地。

    阮榆也不好意思麻烦她,跟另外两个女生分了工,每人负责三竖排座位,从前到后,阮榆扫中间那一竖排。这样一分工,阮榆感觉扫地就轻松许多了,拿着扫把埋头苦干。

    还剩下两排就扫完的时候,阮榆突然听到那俩女生说扫完了要先走了,等阮榆直起腰去看时,教室里已经没有人了。可那俩女生扫出来的垃圾还堆在一起,零零星星的散落着,没有倒进垃圾桶,扫把什么的都乱放一通,讲台没整理,黑板也没有擦,椅子还都放在桌子上没有放下来,教室里尘土飞扬,除了她半个人也没有。

    阮榆愣了半响,出去看时连她们人影都找不到了,再转过身看着空荡荡的教室,忽然就不知所措起来。

    阮榆心里委屈的难受,明明是小组一起扫地,结果却把活都丢给她一个人,那两个女生虽然她不熟,但是却这样联合起来欺负她,想想她就更生气。

    可是地总要扫。阮榆在心里挣扎了半天,一会儿气愤的想直接走人,一会儿又害怕就这样丢下不管等星期一来了老师会点名批评,犹豫来犹豫去,最后阮榆还是没胆量走,拿起扫把认命地继续扫地。

    “阮榆。”孟嘉越在外面叫她。

    “干嘛?”心情不好,阮榆对他也不客气了,头也不甩地回了一句。

    孟嘉越从外面进来,扫了眼教室,发现没人,就问她:“怎么就你一个人?其他人呢?”

    “都走了。”一提起这个阮榆又冒出一肚子火,拧着眉头回身看向孟嘉越,问:“你怎么还没走?”

    “我妈临时有事,我等她。”孟嘉越说完,指着阮榆马上就要扫到的位置又说:“那是我的位置,你认真点扫。”

    阮榆没说话,她扫地一向挺仔细的,但也因为这样,所以扫的有点慢。

    见她没说话,孟嘉越接着说:“被人欺负了?”

    阮榆抬头看他,刚压下去的委屈不知不觉又流露出来,但阮榆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满肚子的话就是理不出一条清晰的线,半响红着眼眶点点头,算是回答了孟嘉越的话。

    孟嘉越抬手揉了揉阮榆脑袋,从外套口袋里掏出半包瓜子,在她面前晃了晃:“瓜子吃吗?”

    阮榆看着他,没伸手去接,抿紧了嘴巴心里更委屈了,好不容易把自己受的委屈露出来给人看,结果看的那个人却好像半点都不在乎,光这样想想她心里就有点发凉。

    “心里想什么脸上全看得见。”孟嘉越边磕着瓜子边笑她,吃剩下的瓜子皮他也不扔,随手放在桌子上。

    阮榆拿起扫把就要继续扫地,被孟嘉越拉住:“等等,我帮你报复回来。”

    阮榆狐疑地看了孟嘉越一眼,不怎么相信他说的话,但是犹豫半天也不扫了,把扫把靠着桌子放下,等着看孟嘉越什么时候吃完瓜子。

    小半包瓜子也没用多长时间磕完,孟嘉越把瓜子皮拢到手里,往靠近教室门的那两排撒,阮榆急忙阻止:“刚扫的地,你干什么?”

    孟嘉越回头看她一眼,边撒边说:“你看着就行。”

    阮榆皱着眉头还是不赞同,但是她也没再说什么,乖乖看着孟嘉越弄。

    孟嘉越把瓜子皮撒完了,对阮榆说:“你先扫地,我去去就回。”说着就出了教室,也不知道往哪儿去了。

    阮榆心里疑惑,不过她本来也要扫地,就拿过扫把继续扫,刚把最后两排扫完,就听教室门口有人叫她。

    “陈阿姨,老师。”孟嘉越是回来了,还把陈阿姨和班主任也带来了,阮榆瞬间明白孟嘉越是要干什么了,就班里目前垃圾遍地的惨状,班主任看了不生气才怪。

    “小榆,怎么就你一个人扫地?其他人呢?”陈阿姨往教室看了一圈,没找着人,再看阮榆灰头土脸的可怜模样,心里也有点气,回头就问他们班班主任:“李老师,你们班这打扫卫生的怎么就一个同学啊?”

    班主任本来脸就已经黑了,再听陈阿姨这话,顿时脸更黑了。她刚进门就发现了班里只有一个同学,往教室里一看,更是满地的垃圾,她开始看走道上有垃圾,还以为是座位上都扫干净了,就差把垃圾铲进垃圾桶里,可再往前两排座位上一看,她眼睛也不瞎,瓜子皮那么多,哪里像扫过的样子。

    班主任憋了一肚子火,脸色也不好看,对陈阿姨说:“肯定是星期五都跑了,这些学生呀,真是的。”

    又问阮榆:“今天该第几组扫地?”

    “第五组。”

    班主任到讲台上看座位表,找到第五组后对阮榆说:“阮榆同学,你也不用扫了,就这样放着,星期一等第五组其他人来了,就让他们扫,扫一星期的地,我看他们还跑不跑了。”

    班主任本来也没想那么多,但今天这事性质太恶劣,而且她刚刚还到陈老师带的班里看过,教室打扫的干干净净,门口流动小红旗还挂着,相比之下自己班却成了这个样子,她要是罚的轻了,以后还怎么管理班级。

    所以话说出了口,班主任又接着说:“阮榆同学,以后有什么事就和老师说,像这种情况更要报告,别一个人一声不吭的。还有陈老师啊,对不住了,让你看到我这班里乱糟糟的样子。”

    “这有什么,李老师我先带小榆回去了。”陈阿姨跟班主任打了招呼,过去把阮榆带走。

    孟嘉越直接去了阮榆的位置,从桌洞里把她书包掏出来,看没有落下什么东西,提着书包跟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