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独处
    ..,

    孟嘉越的房间和阮榆想得大不一样,门一打开就看到满书架的书,当即阮榆就发出一声惊叹,再仔细看,什么儿童读物、童话故事、科普小说、名著阅读、漫画书等等之类,看得阮榆眼花缭乱,跟着孟嘉越进门都没挪开视线,一个没注意,头就撞到了孟嘉越背上。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阮榆急忙向他道歉,害怕他生气了。

    “没事。”

    孟嘉越也没在意,转而看着书架上的书问:“你喜欢看书?”

    阮榆忙点头,说:“喜欢。”

    在老家她爷爷有一个小书柜,里面放了很多老旧的书,听她爷爷说有些书的年纪比阮榆还要大。虽然那些书里面书页发黄,还有虫洞缺角之类的,但是从小阮爷爷就和阮榆讲,那些书都是宝贝,还经常和阮榆读书里的内容。

    来到这个家却见不到书,基本都是阮玥的教科书,所以猛然又看到比阮爷爷的小书柜里还要多的书,阮榆脑子里就想不到其他了,要不是在别人家,她都想直接从书架上拿一本看了。????“想看什么你去拿。”孟嘉越说完话就到床边把自己随手扔下的衣服捡起来叠好,阮榆则立刻迫不及待地跑过去找书。

    阮榆在书架前翻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拿了一本《哆啦a梦》漫画书,回身去找孟嘉越却不叫他人,门外也没看到身形,不知道是出去做什么。

    有了书阮榆也不怕了,拉过书桌旁边的靠椅往上一坐,兴致勃勃地低头看书,思绪完全沉浸在了漫画里,连孟嘉越什么时候进来都不知道。

    孟嘉越见她看得起劲儿,就随手把拿来的零食放到桌子上,干脆也找了一本书看。

    期间陈阿姨来过一次,看他俩在看书,也就没打扰,轻轻关上门就离开了。

    屋里静悄悄的,过了不知道多久,孟嘉越突然听到一声抽泣声,开始他还以为是错觉,结果又听到一声,他抬头一看,就见阮榆正默默擦泪,似乎是不想他察觉,咬着嘴巴头都不敢抬。

    孟嘉越原本不想理会,只装作没听到她哭,可眼睛一瞥,注意到她腿上摊开的貌似是《哆啦a梦》,一时好奇就问了一句:“怎么哭了?”

    “没哭。”阮榆急忙摇头否认,但状态没调整过来,声音里带了哭腔。

    这下瞒不过去了,阮榆抬起红通通的眼睛,伤心地说:“风子死了。”

    孟嘉越没反应过来,他伸手说:“书给我。”

    阮榆把书合上递给他,孟嘉越扫了眼封面,是《哆啦a梦剧场版》,然后顺着阮榆看书时按压的深浅翻到了《大雄与风之使者》那一部分,总算明白风子是谁。

    “吃薯片吗?”半响孟嘉越问她。

    阮榆大着胆子点了点头,她心情还是很伤感,想吃点东西开心开心。

    孟嘉越从桌上把薯片挑出来,撕开封口后递给阮榆。

    “谢谢。”阮榆接过来,捏了一片塞嘴里,酸酸甜甜的番茄味儿,薯片又脆又薄。她在家没吃过几次,因为阮康铭喜欢吃,就是有薯片也都是紧着他。

    “饼干吃吗?也很好吃。”

    孟嘉越又把拆开的饼干盒子递过来,阮榆捏了一块,夹心的,还是她最喜欢的巧克力夹心。

    “好吃!”阮榆把整个饼干塞嘴里,腮帮子鼓鼓的,含糊不清地夸赞。

    孟嘉越挑眉看她,又拧开一瓶可乐递过去,阮榆喝了一口,被气冲的脸都皱起来了,孟嘉越问她:“不喜欢喝?”

    “不是。”阮榆摇头,“我喜欢可乐里面的气都放没了再喝,那样就不冲了。”

    孟嘉越没再说话,只把拿来的零食都给拆了,看她吃完了就再递过去一包,阮榆本来就刚吃过饭,这会儿又这么吃零食,没多久就被撑到再也吃不下了,孟嘉越这才意犹未尽地住了手。阮榆悄悄松了口气,把手里的《哆啦a梦》看完,又去书架换了一本《十万个为什么》看。

    屋里静悄悄的,期间阮榆抬头看了一下放在书桌上的闹钟,已经快两点了,可是阮爸爸还没有回来,不然早该来这里找她了。

    “你爸没那么快回来。”孟嘉越突然说了一句。

    “哎?”阮榆眨了眨眼,没反应过来。

    孟嘉越头也没抬,只翻着书说:“你爸每次出去吃饭至少都要两三点才回来,如果喝了酒恐怕更晚。”

    “你怎么知道?”阮榆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我还知道你妈脾气不好,只是在人前从来不表现出来。”孟嘉越接着说。

    阮榆咬着嘴唇说不出话了,她妈脾气确实不好,平时发起火来也莫名其妙,而且每次都是她倒霉,不是被骂就是被打,她小时候经常挨打,现在大了还好一点。

    “不过你妈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为人处世很厉害,而且对我妈还算真心。”孟嘉越抬头冲她笑笑,说:“要不然我爸也不会让我妈跟你妈做朋友。我妈性子太单纯,好骗。”

    阮榆书也看不下去了,小心翼翼地看着孟嘉越问:“你说这个做什么?”

    “随口说说。”孟嘉越突然对阮榆笑了笑,那笑容说不出的古怪,看得她心尖一颤,四肢猛地窜上一股凉意,下意识就低下头,不敢再看孟嘉越。

    “不过。”孟嘉越打量似的看了阮榆几眼,又说:“你姐姐脾气像你妈妈,你弟弟则像你爸爸,至于你,我观察了几天也没看出来你像谁,倒是你应该有轻微的社交恐惧症。”

    “什么是社交恐惧症啊?”阮榆小心问他。

    “你不用知道,过来。”孟嘉越说。

    “干嘛?”

    “这是在我家。”

    阮榆瞅了瞅他,把书放下小步挪了过去。

    看得出孟嘉越心情很好,他伸手指了指自己身边,示意阮榆坐下,阮榆开始不想坐,因为孟嘉越是男生,而且坐的还是他的床,她不好意思,不过眼看孟嘉越脸色变差,阮榆一个害怕就坐下了。

    床上铺的床单是深蓝色的,印着几道简单的线条,整整齐齐的,床上都看不到一丝褶皱,被子则叠的像个方块,让阮榆想到了电视上看到的军人叠的被子,不过孟嘉越的被子虽然也规整,但是肯定是比不过的。

    “还算听话。”孟嘉越把手里的书合上,然后问阮榆:“想玩电脑吗?”

    “嗯。”阮榆点了点头,要是之前她还不敢点头,不过经过刚才那一遭,她心里倒觉得孟嘉越没那么陌生了。

    孟嘉越边打开电脑边问:“玩游戏还是看动画?”

    “动画片,看《火影忍者》。”

    “你喜欢这个啊?我那里倒是有《名侦探柯南》的漫画书,你要是喜欢,可以带回家看。”孟嘉越说着指了指书架上层,靠角落的地方放着几本漫画书。

    阮榆顺着他指的看过去,眼睛瞬间亮了,看着那一排书一个劲儿地点头。

    阮爸爸一直到下午三四点才回来,阮榆动画片才看了几集,意犹未尽地跟孟嘉越告别,然后回家去了。阮爸爸喝了酒,醉醺醺的,身上都是酒味,回到家就躺床上不动了,阮榆过去喊了几声,看他睡着了就出去了。

    跟孟嘉越借的漫画书还放在沙发上,阮榆兴致勃勃地翻了几个小时的书,到晚上都要吃晚饭了才把书合上。一看钟表,都六点多了,阮妈妈还没有回来。

    阮榆跑到她爸那里看看,发现她爸在睡,过去推了推没把人推醒,她自己跑到厨房淘米做饭,因为太复杂的菜也不会炒,就打了十个鸡蛋,弄了一锅只有鸡蛋的炒鸡蛋。

    等饭做好,门口终于传来动静,阮妈妈带着阮康铭和阮玥回来了。

    “妈。”阮榆从厨房出来。

    “我们都在咱姥家吃过了,你做了我们的饭啊?”阮玥随口问了一句。

    “做了。”

    阮妈妈进去厨房一看,顿时叫道:“你打了多少个鸡蛋啊?”

    阮榆缩了缩脖子,回道:“十个。”

    “四五个就够了,你打那么多干什么?还只炒鸡蛋,有葱不知道弄一把?洗个番茄也行,你看你弄得什么?怎么那么笨啊?你脑子怎么长的?”阮妈妈横眉竖目地对着阮榆说了一通,然后问:“你爸呢?”

    阮榆急忙回答:“睡觉。”

    “什么时候还睡觉?还吃不吃饭了?”阮妈妈怒气冲冲地去卧室找阮爸爸。

    阮榆提心吊胆地把饭盛出来,端上饭桌的时候又被阮妈妈说了一顿。她也不敢反驳,怕被骂更狠,耷拉着脑袋一声不吭,好不容易吃完了饭,阮妈妈掏钱让她去超市买东西。

    “买什么?”阮榆握着钱问。

    “买鸡蛋,你做个饭把鸡蛋都快用完了,还有买瓶酱油,再买包冰糖,明天炖绿豆汤喝。”阮妈妈说着不放心地叮嘱:“冰糖要老冰糖,鸡蛋你要捡好的买,别拿那些破了洞的鸡蛋,都坏了。”

    “好。”阮榆点头,然后又问:“鸡蛋买多少?”

    “你看着买,一二十块钱就行。”

    “好。”

    阮榆去玄关换了鞋子,临走前又听阮妈妈说:“记得回来把锅刷了。”

    阮榆点点头,也不管阮妈妈看没看到,打开门就跑了。

    电梯刚好停在这一层,阮榆刚关了电梯门,又被人从外面打开,她抬头一看,发现是孟嘉越,穿着一身运动装,脚上的白色运动鞋干净的不带一丝灰尘,不像阮榆的白鞋,总是刷不干净。

    “你大晚上一个人去哪儿?”孟嘉越进来后问她。

    “买东西。”阮榆歪头看他,然后又加了一句:“你不也一样。”

    孟嘉越笑:“我是去锻炼身体。”

    说到这儿阮榆也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了,她看自己离孟嘉越太近了,就往旁边挪了挪,被孟嘉越发现了,眉头一挑道:“离那么远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过来。”

    阮榆捏着手指不敢去看他,但还是小步挪了过去,等电梯到一楼了,阮榆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走出了电梯,生怕孟嘉越再叫她。

    离小区约一站路就有一个大型超市,阮榆去过几次,十分钟不到就能到,她要买的东西也不多,称好了鸡蛋又拿了一瓶酱油,到买冰糖阮榆就有点犯难了。她不知道她妈说得老冰糖是什么,以前也没听说过,看着货架上一排的冰糖,她一个个拿起来看,也看不出差别。

    犹豫了五六分钟,阮榆就随便拿了一袋冰糖,想反正都是冰糖,应该也差不了多少,她奶奶炖绿豆汤的时候也没听说有加什么老冰糖。

    等阮榆提着东西回家的时候,在小区花园里看到孟嘉越在跑步,不知道已经跑了几圈,刘海都被汗打湿了,软哒哒的贴在额头。

    阮榆本来想趁孟嘉越绕到绿带另一边没看到自己赶紧走,她最怕和人打招呼,结果刚走几步就和孟嘉越迎面遇上了,她也不好装作看不见,停下来打招呼。

    说是打招呼,其实也就是对人笑笑,不说话,阮榆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孟嘉越,直接叫名字她没叫过,怕说错话。

    “阮榆。”孟嘉越在她面前停下来,扫了一眼她手里的东西,问道:“拎得动吗?”

    “拎得动。”

    “那我就不帮你了,再见。”

    孟嘉越说完话又接着跑步去了,阮榆赶紧拎着东西朝家走。

    回到家里却没见阮妈妈,阮榆把东西放进厨房,看水池里还放着碗筷,才想起来走之前她妈让她刷锅,认命地把锅刷了,碗筷洗了,阮榆从厨房出来问阮玥:“咱妈在哪儿?”

    “咱妈洗澡呢!快让开,你挡着了。”阮玥正在看韩剧,电视机却被阮榆挡住了一半,当即不耐烦挥了挥手,让她走开。

    阮榆到她旁边坐下,看桌上有刚洗的葡萄,捏了一个吃,边问:“姐,你知道老冰糖是什么吗?”

    “老冰糖啊?就是那种大块的,发黄的,之前我熬八宝粥往里面加冰糖,你不是知道吗?还用刀背砍碎的那个,就是老冰糖。”阮玥说完又皱眉道:“你别跟我说话,正看到好看的地方。”

    阮榆往电视上看了一眼,里面男女主角正抱在一起,她也看不出有什么好看的,但是冰糖她买错了,等她妈洗完澡出来肯定又要挨骂,所以趁着她妈不在,阮榆急忙跑回了卧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