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蹭饭
    ..,

    晚上阮榆跟着阮玥去外面买东西,回去的时候路过小区对面的公园,夏天晚上人都出来散步,拖家带口的,隔着一条街都能看到公园里人影憧憧。阮玥想反正也不急着回家,就带阮榆到公园去走走。

    公园门口聚集了一堆小摊贩,有卖棉花糖的,阮玥知道阮榆喜欢吃这个,就给她买了一个,边走边吃。

    阮榆害怕棉花糖化掉,一路上都低着头奋力地在吃,弄得手上脸上都是糖渍,粘哒哒的不舒服,她也没功夫管。走了一段路发觉阮玥不走了,她总算把头抬起来,就看到了陈阿姨跟孟嘉越。

    他们来的方向和她俩相反,是往公园出口走,碰头遇上了,应该是已经逛完了要回去,

    阮玥和陈阿姨打完招呼,边把阮榆拉过去边说:“别光顾着吃了,没人抢你的。”

    “阿姨好……”阮榆原本想着也应该跟孟嘉越打招呼,可她嘴巴张了张,不知道该叫孟嘉越什么,这一犹豫就失去了打招呼的机会,陈阿姨已经和阮玥说上话了。

    阮榆闭上嘴巴,也不知道是继续吃棉花糖还是听她们说话,好在陈阿姨没和阮玥说多少话就互相告别了。????阮玥拽了拽阮榆,说:“陈阿姨再见。”

    “陈阿姨再见。”

    阮榆干巴巴地重复了一句,转眼却看到孟嘉越在看她,顿时就不好意思起来,小心翼翼地往阮玥身后躲。

    她也没再去看孟嘉越,不知道他什么反应,但是一想到自己呆愣愣不知道和长辈说话的样子被他看见了,就觉得十分尴尬。

    等人走了,阮玥一扭头就看到阮榆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不过阮榆喜欢时不时发呆,她也知道,这种情况看多了,也就不奇怪了,伸手在阮榆眼前晃了晃,说:“发什么呆呢?”

    看她回过神了,就说:“快把棉花糖吃了,都化成黄色了。吃烤肠吗?我去买。”

    “吃。”阮榆忙点头。

    卖烤肠的摊子离她们不远,阮玥让她在这儿等着,自己过去买。

    阮榆目送她过去,低头一看,手里原本蓬松的棉花糖已经变得软塌塌的,被她吃过的地方已经开始化了,凝固成一道道泛黄的长条条,丑不拉几的,阮榆干脆就把剩下的部分用手捏实了,当成糖块直接填嘴里。

    阮玥买完回来递给她一根烤肠,边一脸嫌弃地说:“吃的嘴上都是糖,脏死了,回去记得洗澡。”

    “我每天都洗的。”阮榆正撅着嘴巴吹气,给烤肠降温,闻言回了一句。

    “怎么?夏天出一身汗你还不想洗澡啊?”阮玥在她后背拍了一下,推着她往前走。

    她自己边走边咬了一口烤肠,她挺喜欢吃这个的,以前暑假阮榆来这里住,有时候晚上她不想出门了,就叫阮榆跑腿去买,报酬是多给阮榆一根烤肠。

    阮榆摇头说:“没有啊!不过天天吹空调不出去,身上也没多少汗。阮玥你天天出去补习,外面这么热,感觉你都黑了。”

    “知道我黑就别说。”阮玥在她脸上捏了一下,皱着眉抱怨道:“天天补习,连睡懒觉都不行,三四十度的高温,我想用咱妈的防晒霜涂一涂她都不同意,还说我小孩子用什么防晒霜。拜托,我本来就黑,还天天晒,要不要人活了?”

    “防晒霜是什么?”阮榆问。

    “就是防止被太阳晒黑的,你用不到,以后就知道了。”

    “哦。”

    阮榆把烤肠的签子扔垃圾桶里,眼睛不经意一扫,正好看到被河边垂柳掩映住的小桥,圆拱形结构,也没多大,但是阮榆最喜欢那种古典桥,一看到就迫不及待地跑了过去。

    “去哪儿?”阮玥大声问她。

    “有桥。”阮榆回答她的时候已经跑到桥上面了,扶着桥上的石狮子探出半个身子看自己水里面的倒影。

    阮玥看见了就喊道:“别掉下去了。”

    阮榆立刻收回身子,转而来来回回在桥上跑了几趟,玩的不亦乐乎。

    8月半的时候阮玥的补习课才结束,赶上星期天,正好小姨从b市回来看外公外婆,阮玥知道了就吵着要去外公家。阮妈妈打算带阮榆和阮康铭一起去,留在外公家吃一顿午饭,晚上再回来,结果走之前阮榆胃不舒服,趴床上不愿意动。

    阮榆一直都有胃疼的毛病,她天生胃寒,吃不得凉性的东西,尤其是梨,小时候吃了就要拉肚子,现在虽然好点了,但还是时不时胃疼上一回,有时候躺一会儿就能好,严重点就要吃药。

    阮妈妈把午饭钱给她,说:“上午你爸要是不回来就自己买饭吃,自己做饭也行。”

    “好。”

    “阮榆你真不去啊?”阮玥不死心地问她。

    阮榆摇头:“不去。”

    “走走走。”阮妈妈推着阮玥往外走,一手拉着阮康铭,边说:“再不走就晌午了。”

    外面传过来关门声,屋里瞬间寂静下来,阮榆在床上翻了个身,看着屋顶阮玥贴的星星贴纸发呆。

    十一点多的时候阮爸爸打电话回来,阮榆从床上爬起来,感觉胃比之前好受点了,就把弓着的腰直起来。

    阮爸爸在电话里说:“榆啊,我这边跟你叔叔还有几个朋友吃饭呢!就在环山路这里的谭家菜馆,你出来,坐公交来这里吃饭。”

    “我不想去。”外面温度高,太阳晒得人难受,况且出去吃饭还要跑好远,阮榆懒得动弹,实在不想受那罪。

    “不来这吃你吃什么?你妈又不在家。”

    “我买饭吃啊!”

    “哎呦!没多远路,快点来。”

    “不想去。”

    “好好好,你自己在家买点吃的,要不要我给你带?”

    “不用。”

    “那好,我挂了。”

    阮榆把电话放下,突然又后悔没让她爸带饭回来,这样自己就不用出门再跑一趟了,不过又想想她爸以前从饭店带回来的面条,用盆才能装的下,而且都犃耍灰坏憬谰3曜右患芯屠昧恕?br />

    阮榆回房刚到床上就听外面传来门铃声,电话又响了,她急急忙出去也不知道先接电话还是先开门,犹豫了一下先跑去接电话。

    还是她爸打的,在电话里说:“我刚打电话给你陈阿姨了,让你到她家里去吃饭。”

    “哦哦,我知道了,陈阿姨已经来了,我去开门。”

    阮榆急匆匆挂了电话,跑去玄关开门,门外站着的果然是陈阿姨。

    门一开她就笑着说:“你爸给我打电话,说家里没人,叫你去吃饭你也不去,正好我刚做好饭,你去我家吃去,来,跟阿姨过去。”

    “我,我换个衣服。”阮榆身上还穿着睡衣,头发也没梳,不过她头发短,顶多就是看上去毛燥些。

    “阿姨家里又不是外人,小姑娘穿睡衣怎么了?又不出门,走吧!”说着陈阿姨就拉阮榆往她家里走,半点拒绝的机会也没有,阮榆只好把鞋换了,跟她过去。

    陈阿姨家阮榆第一次来,虽然是同一层楼,但跟她家格局布置的却不一样,她家餐桌跟厨房相连,陈阿姨家餐桌则摆在进门左手边,用博古架隔开,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然后他们家客厅还跟阳台打通了,连成一个整体,看起来十分宽敞,也亮堂许多,至于其他零零总总的也都不同。

    骤然到了陌生的环境里,阮榆还是很不适应,捏着手指亦步亦趋地跟在陈阿姨身后,生怕做错了什么,好在陈阿姨一直很热情,也让她没那么害怕。

    孟嘉越和孟叔叔都在餐桌旁坐着,饭也才刚吃,但为了等阮榆都没动筷子。桌上则放着电饭锅,里面是蒸好的米饭,腾腾冒着热气,就米饭的四道菜分别是油焖大虾,酸辣土豆丝,洋葱炒肉,番茄炒蛋,另外还炖了玉米排骨汤。

    陈阿姨拿碗给阮榆盛了饭,又捡着个头大的虾夹到她碗里,一个劲儿地说:“尝尝阿姨的手艺怎么样,不用客气,一定要吃饱,不然来阿姨家里吃一顿饭还空着肚子回去,说出去我都没脸见人。”

    “嗯嗯。”阮榆捧着垒的满满的饭碗,也不知道该跟她说什么,只能一个劲儿点头。

    她碗里都是虾,不好去吃别的,肯定要先吃完。但阮榆没吃过虾,只是电视上见人吃过,掐头去尾,很麻烦的样子,而且还不是在自己家,她也不好意思直接上手,只能笨手笨脚地用筷子夹着,嘴巴咬着把虾肉挑出来,很艰难才能吃上一口。

    味道她也说不出来,就觉得肉还不错,很有弹性,只是就米饭吃味儿显得淡了,而且剥半天才能吃上一口,一点都不尽兴。阮榆好不容易把虾吃完了,抬头看其他人都没注意她,伸筷子夹了一点放在面前的洋葱炒肉,也不敢夹多,就够吃一口的。

    陈阿姨做的洋葱炒肉比她妈做的好吃多了,洋葱炒的水嫩,还带着一丝甜味儿,吃起来比同在一道菜里的肉感觉还好。

    阮榆就着洋葱炒肉吃了一碗米饭,也没敢去夹别的,就是陈阿姨看她光吃洋葱炒肉又给她夹了别的。

    “就吃这么点啊?我在给你盛一碗。”陈阿姨看阮榆没有再盛饭的意思,拿起她的碗起身就要再盛饭。

    “不用了,我吃饱了。”阮榆急忙阻止,陈阿姨家的碗挺小的,一碗米饭她其实也就吃个七分饱,要是在自己家肯定要吃撑才罢休,但是在别人家,阮榆无论如何都不敢多吃,生怕被人说。

    陈阿姨不放心地问:“真吃饱了?”

    “真的。”阮榆忙点头。

    陈阿姨还想多留她一会儿,但是既然吃好饭了也不能叫人坐这儿干看着他们吃,刚想带阮榆去开电视看,眼角余光就瞥见孟嘉越也吃好了饭,正拿餐巾纸擦嘴。

    陈阿姨立刻对孟嘉越说:“嘉越,你带小榆去你屋里玩电脑去。”

    阮榆原本是想提出回家的,一听这话顿时看向孟嘉越,心里有点紧张,怕他不高兴,但同时又有点期待,她就上计算机课的时候碰过学校的电脑,这个家里虽然也有,但是平常都被阮玥或者阮康铭霸占着,再加上她妈管的严,基本上都不许他们碰电脑,所以还真没有玩过几次。

    “好。”孟嘉越说着站起身,对着阮榆招了招手,说:“过来。”

    这样子就像是招小鸟,阮榆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妥,她现在满心都是电脑,所以一听孟嘉越叫她,立刻就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