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邻居
    ..,

    汽车刚在小区的停车场停下,阮榆就急慌慌打开车门冲出去,扶着道路旁种的树干呕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

    她晕车,还比较严重,从老家到a市将近四个小时的车程,在服务区吐了两次,难受了一路,胃里早就没东西了,不然这会儿就不是只干呕了。

    她爸停好车过来看看,拿了瓶水递给她,问:“好点没?还难受?”

    阮榆直起身,拧开瓶盖勉强喝了一口,没说话,夏天天气热,她这会儿又正难受,浑身冒虚汗,弄得身上粘哒哒的不舒服,只想快点到家趴床上吹空调。等她爸在后备箱把她的行李拿出来,阮榆自己过去也提了一个包,然后跟在她爸后面往家里走。

    这个家在十六层,阮榆以前暑假的时候来过几次,每次都要坐电梯,但是那种失重感她不是很习惯,而且总能闻到一股难闻的汽油味儿。

    好在电梯很快,到了家里满鼻子的汽油味儿就被厨房传来的饭菜香掩盖住了,阮榆抽了抽鼻子,感觉一直泛酸的胃总算好受点了。再往客厅看,电视机正在放动画片,是她超级喜欢看的《虹猫蓝兔》,不过这会儿她晕车还没缓过来劲儿,只想找个床躺下。

    阮榆换了鞋子,和她爸一起把行李拿进房间。她和她姐阮玥住一个房间,睡得床是那种上下铺的双层床,阮榆在上面,阮玥睡下面,不过这会儿阮玥不在,估计是补课去了,阮榆随便收拾了几下,头晕的很,就趴阮玥床上去了。????她迷迷糊糊也没睡多久,就被她妈叫醒了。

    晚饭已经做好了,阮妈妈来叫她吃饭,但是摸了摸阮榆头发,又皱眉道:“头发怎么油成这样?几天没洗了?”

    “昨天才洗的。”阮榆头发短,容易出油,今天坐车又吹了很久的风,不知道落了多少灰,看着油腻腻的,跟几天没洗似的。

    “晚上洗澡把头发洗一下。”阮妈妈说完就出去了。

    阮榆坐床上又迷瞪了一会儿,才下床去吃饭。

    今天从老家来,阮榆奶奶特意装了一大袋子的馍要阮爸爸带过来,都是阮奶奶自己蒸的,她蒸了几十年的馍,手艺自然没话说,每次阮爸爸回去都会带不少过来。

    阮榆也是从小吃到大,除了她奶奶蒸的馍,别的还吃不习惯,就是阮妈妈嗜辣如命,炒的菜也辣,而阮榆口味随老家的爷爷奶奶,老人家口味淡,半点辣也粘不得,阮榆也是,所以一顿饭吃下来,她嘴唇都被辣肿了。

    连漱了好几口凉水,嘴巴里火辣辣的感觉才勉强消下去,阮榆又去冰箱拿了一瓶冰镇的可乐贴在嘴唇上降温。

    她妈在厨房刷碗,阮榆随口说道:“妈,下次你做饭能不能别做那么辣?我都吃不出除了辣以外的味道。”

    “不想吃别吃。”阮妈妈在厨房里大着嗓子说了一句。

    阮榆顿时不敢再说话,拿着可乐转向电视机,电视上正在放新闻联播,她爸每天晚上都看。

    “阮榆,帮我拿瓶可乐。”阮康铭忽然叫她。

    “哦,好。”阮榆就站在冰箱旁边,顺手就又拿了一瓶。

    阮爸爸在阮康铭后脑勺拍了一下,说:“她是你姐,叫姐不知道啊?”

    阮康铭撅着嘴没说话,等阮榆把可乐递给他,就窝沙发上继续玩游戏。

    其实他跟阮榆算不上多熟悉,阮榆几乎没跟父母在一起生活多长时间,她刚出生没多久就被送回农村老家,跟着爷爷奶奶长到现在。阮康铭从小到大除了过年回老家能见上,就只有暑假的时候阮榆来这里,过年最多十来天,暑假长点,两个月左右,可其他时间根本没有任何联系。

    阮康铭知道他还有个二姐,但是没有朝夕相处过,感觉就像是个普通亲戚,阮榆对他也是差不多感觉,所以也没觉得被阮康铭叫名字有什么不好,要是太亲密了她还不适应呢。

    新闻联播播放完了阮玥才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先把书包扔沙发上,换了鞋子就朝自己房间走。

    阮妈妈从厨房探出头,问她:“吃饭了没有?”

    “和同学在外面吃过了。”

    阮玥比阮榆大两岁,今年已经上初中了,她暑假要补习数学,有时候下课晚了会直接和同学在外面吃过饭再回来,所以阮妈妈也没给她留饭。

    电视上正在放天气预报,阮榆觉得这会儿洗澡有点早,就跟着她爸一直看完了《焦点访谈》,洗完澡又看了一集抗战剧,感觉头发差不多干了,就回房睡觉去了。

    第二天阮榆睡到九点多才起床,她昨天大半夜的拉肚子,休息的不好,到现在还有点虚,开门一看,家里已经没人。

    她爸妈都有工作,阮玥又有补习,所以家里没人也正常。阮榆洗完脸刷完牙,去厨房找了早晨的剩饭吃,又在客厅桌上找到了阮妈妈留的字条和钱,上面说要她中午自己买饭。

    阮榆又去阮康铭屋里看了,他也不在,估计跟她姐一样,去什么补习班了。

    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这下没人管了,阮榆立刻去书房开电脑看动画片,一直看到中午她肚子饿得咕咕叫了,才换上衣服出门。

    隔壁邻居阿姨刚好也开门出来,手里还拎着垃圾袋,看样子是要出门扔垃圾,看到阮榆还愣了一下。

    然后又热情地说:“你就是丽云的二女儿吧?以前没见过,我是你陈阿姨,该吃饭了你这是去哪儿呀?”

    阮榆不是很适应被这么热情的对待,握着手里的钱小声说:“我去买饭。”

    “买饭?你爸妈不在啊?”陈阿姨走过来说:“外面吃的不干净,要不你来我家里吃,阿姨家里还有个跟你一样大的儿子,正好他爸这几天出差,家里就我们娘俩吃饭,还怪冷清的。”

    “不用,不用。”阮榆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个劲儿地拒绝。

    “这有什么嘛!阿姨饭都做好了。”

    “不用,我买饭就行。”

    阮榆依然是坚定地拒绝,不说她根本不认识这个陈阿姨,就她自己的性子也比较闷,况且去别人家里就意味着要交流,要跟不认识的陌生人说话,要独自去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她光想想都怕,还不如一个人在家里自在。

    “妈,你做什么呢?”门内走出一个男孩,就像陈阿姨说的那样,和阮榆一样的年纪,穿着黑色的牛仔裤,白色的t恤,个子高高的,长得也白白净净。

    阮榆面盲,也不懂怎么评价一个人的外表,她之前都在农村上学,周围的男生绝对没有这样的,看着就斯文,所以她觉得陈阿姨的儿子长得应该挺帅的。

    再看自己,穿着她奶奶在老家镇上买的粉色裙子,胸口上还印了一个大大的兔子,跟人家一对比,又土又难看。阮榆瞬间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好像在被人审视,更加不敢多说话,低着头匆忙告别:“阿姨,我先走了。”

    一说完阮榆就朝电梯跑去,不敢在这里多停留,但是她忘了陈阿姨也要下去扔垃圾,最后还是一块儿下去了。

    因为这事,阮榆几天没敢出门,后来再见到陈阿姨就是她上门向阮妈妈讨教怎么炖羊肉汤,说是亲戚送的羊肉,她打算炖汤,但是因为被她老公说都是羊膻味儿,就来找阮妈妈帮忙。

    两个女人在厨房捣鼓了半天,阮榆闻着空气中飘过来的羊肉汤的香味儿直流口水,临近饭点,她早就饿了。

    “叮咚~”门铃忽然响起。

    阮榆急忙去开门,站在外面的是陈阿姨的儿子,他问阮榆:“我妈是在这儿吧?”

    刚说完话就听见厨房传过来的陈阿姨的声音,他喊了一声:“妈,你什么时候回去?”

    “还要一会儿呢!”陈阿姨回道。

    “是嘉越啊,先进来坐会儿,汤就快炖好了。”阮妈妈也说道。

    阮榆急忙让开,让孟嘉越进来。

    孟嘉越到客厅坐着,电视上在放动画片,他瞄了一眼,问阮榆:“你喜欢看动画片?”

    阮榆点头:“嗯。”

    然后两人都没再说话了,阮榆继续看她的动画片,但身旁还坐着另一个人,她也不敢把人冷在那里,干坐了一会儿,突然想起来客人来了至少要拿瓶喝的。

    抿了抿嘴巴,阮榆小心问他:“芬达你要喝吗?”

    孟嘉越看了阮榆一眼,忽然笑了笑,说:“好呀!”

    阮榆立刻起身去拿芬达,等递给孟嘉越之后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嘴巴蠕动了半响没憋出一个字。

    倒是孟嘉越先开了口:“你上几年级了?”

    阮榆回道:“开学就五年级了。”

    孟嘉越又问:“你在哪儿上学?”

    “以前在老家那边,不过我爸妈说要我暑假转到实验小学。”

    “真巧,我也在实验小学,而且也是五年级。”

    阮榆笑了笑,又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她本来就不擅长跟人交往,说不了几句就卡壳。

    “我们以后就是同学了。”

    “嗯。”

    “我叫孟嘉越,你呢?”

    “阮榆。”

    “哪个yu?”

    “榆树的榆。”

    “我还以为是王字旁的瑜。”

    “本来是那个瑜,上户口的时候打错了,就成了榆树的榆。”

    厨房里忽然传出一阵争执声,仔细听原来是陈阿姨想留一半的羊肉汤说给几个孩子吃,阮妈妈则一个劲儿拒绝,说本来就没多少,再留一半,回去他们就没得吃了。

    孟嘉越听了一会儿,忽然问阮榆:“你喜欢喝羊肉汤?”他看阮榆一直看着厨房,眼巴巴的小模样又可怜又好笑,就随口问了一句。

    “啊?”阮榆冷不丁被他识破,脸腾一下就红了,低着头半响说不出一句话。

    “哈哈~”孟嘉越突然抬手揉了揉阮榆的脑袋,起身去了厨房。

    最后陈阿姨留了一汤碗的羊肉汤,吃午饭之前阮榆先喝了一碗,也没感觉到什么膻味儿,就觉得汤很浓郁,香气扑鼻,一碗下去,空荡荡的胃都感觉好受了。

    阮榆奶奶不怎么会做饭,翻来覆去都是那几样,但是阮榆要是想吃什么也都给她做,就是不好吃。像是羊肉什么的,老人家节省惯了,阮榆要吃肉也都是猪肉鸡肉,炖汤也不会,基本都是做面条,或者炒了就着馍吃,所以阮榆今天闻到羊肉汤才会这么馋,实在是在家里吃不到。

    喝完汤阮榆去洗了手,听阮妈妈在厨房喊她:“小榆,打电话问问你爸怎么还不回来。”

    “好。”

    家里电话在她爸妈那屋,阮榆去打了电话,回来告诉阮妈妈:“我爸说他就快到小区了。”

    她妈点点头,又说:“羊肉汤你别喝了,留着给你弟。”

    “好。”

    阮榆点头,去客厅继续看动画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