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1 送宁骁回学校
    killer动了动眉头,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忍俊不禁。

    忙忘了?

    她怕是嘴上答应了,可心里就没有真的想过要邀请他,不过他也能理解她,站在她的角度想,她对他本来就没有什么想法,两个人满打满算也只能勉强算是普通朋友,贸然邀请他回老家,这种行为就太奇怪了。

    只是,好在宁妈也是真的了解她的个性,做事冒进大胆,直接跳过她给他打了电话,让他得了这么一个在她家人面前表现的机会。

    “这样啊,正好我周末没有其他安排,阿姨盛情邀请,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你可不准放阿姨的鸽子!”宁妈一听killer这么简单的就答应了,心里一块石头也算是落地了,轻松了不少,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

    “阿姨,我放谁的鸽子也不能放你的鸽子啊,说到做到,周末我一定会来的。”

    难得早起宁夏因为肚子不舒服,不得不起来上了一个厕所,结果一边蹲厕所,一边玩手机就把自己玩清醒了。

    听到隔壁有说话的声音,一时觉得奇怪,依照往日的情形,这个时候killer应该已经带着宁骁出门了才是,怎么还会有人说话的声音?

    于是,宁夏忍不住好奇,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和黑眼圈,穿着自己的熊猫睡衣便到隔壁查看情况。

    killer的房门是开着的,这倒是方便她了,如果是关着的,难免会有一种不太光明正大的心虚感。

    只见她趴在门框上,伸着头往他房间里看,正好就看到他在打电话,有点惊讶,又有点了然。

    惊讶的是他今天竟然没有出门,了然的是她还没有看到他身影的时候,其实已经听到了他打电话的声音。

    不过他见到她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门口倒是露出了一抹诧异的眼神,但也只是一刹那,然后就见他对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一句结束语,很快的把电话挂了。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起了?”他收起了电话,目光将她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番,然后忍不住轻笑了一下。

    这形象还真是不太美丽,黑眼圈都快赶上她睡衣上的熊猫了,看来他是该接替宁妈的职责,以后得想办法让她早点睡觉才行。

    宁夏虽然清醒了,但睡眠不足,双眼总归是有点失神,所以导致她盯着他的时候,就显得特别的有精无彩,眨巴的眼睛给人的感觉随时都可能睡过去的感觉。

    “上厕所,待会儿还得回去睡觉。”

    “我吵着你了?”听着她的回答,他有点哭笑不得。

    宁夏摇了摇头,他打电话的声音并不大,而且这房子隔音还不错,若是她睡着了,那点声音根本吵不到她。

    “你今天怎么没出去?”

    “没什么事,自然就没出去。”

    “哦!”宁夏没什么态度的点着头,然后就要转身离开,毕竟她不是真的想知道他为什么没出门,这么问只是为了缓解她跑到他门口去窥视情况的尴尬,所以他给什么答案都不太重要。

    killer见她那个颓靡的样子忍不住无可奈何的摇头,怎么说也是一个女的,天生爱美总该有的,她怎么就忍得下自己这般折磨自己的容颜?

    “对了,既然你今天没事,下午咱们就去把我欠你的衣服买了吧?”刚走了两步,宁夏突然又停了下来,只因为突然想起自己还欠他一套衣服,既然答应了就一定要做到,虽然上次他提醒了她要记住那些衣服上的尺寸,可她还是觉得不太放心,毕竟不同牌子和不同风格的衣服,有时候总会有点差出的。

    最重要的还是她没有给男性买衣服的经验,那天去给宁骁买衣服都是带着宁骁去,他喜欢什么买什么,她是一点概念都没有的。

    当然这些都也都不是完美的借口,毕竟她可以按照牌子,给他买一摸一样的还给他,这只需要记住一些信息,不需要经验就可以做到的,但她真的心疼自己的钱呐。

    想着他一个富二代,多少应该是不太在意那些花在衣服上的钱的,所以她打算着有没有可能带着他一起去挑衣服的时候,她能忽悠他买点好看但是便宜的衣服就算了。

    killer听到她的建议倒是眼睛一亮,那天他就是那么一说,虽然心里是特别希望她会选择和他一起去买衣服,但却觉得希望渺茫,但没想到峰回路转,他的愿望竟然成真了。

    “哦,好啊!”他的双眼笑成了两道弯,温和当中露出了一点点得意。

    宁夏没有睡饱,对于他有什么表情,心里怎么想根本没有精力去观察和研究,只是毫无形象的打着哈欠,摇摇晃晃的又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上午宁骁要回学校,你帮我送他吧。”宁骁这次这个假请得稍微有点久了,原本宁夏是建议宁骁在她这里呆到奶奶生日的时候一起回去的,可学校那边已经来电话了,以为宁骁出了什么大事了呢,请假请了那么长时间。

    “没问题。”killer很干脆的答应着,其实这件事根本不需要她安排,他比她想得周到许多,知道她早上肯定是起不来的,前一天就跟宁骁说了由他送他回学校,早上就不要去打扰宁夏了。

    “车钥匙在客厅的电视柜上的果盘里。”宁夏吩咐得很随心所欲,也很心大。不知道是不是她没睡够,脑子不清醒的缘故,毕竟killer搬到她这里来住就没有自己的车,这对一个富二代来说其实是一个很值得人思考的点。

    其次,这么长时间来,她并没有看过killer开车,也没有问过killer会不会开车,可现在她就默认了他会开车,还一点都不担心的把自己的爱车随口就交给他来开。

    “呃……”killer觉得稍微有点尴尬,这些年还不会开车似乎已经成为了小概率事件了,要不然她怎么会想都没想过他不会开车这件事?

    可他偏偏就是那小概率之一!

    对,他不会开车!

    “对了,开车小心点,不要把车给我弄花了,否则我扒了你的皮!”完了,她总算是想起心疼一下自己的车,但依然没有想过killer根本不会开车这件事。

    “你放心,你的车一定会完好无损的!”killer哭笑不得,看来他这段时间还得花点时间学车才行,这年头男的不会开车似乎有点丢人。

    宁夏以为他在做保证,哪里知道他的意思是根本不会开她的车。

    killer不会开车又怎么送宁骁回学校呢?

    总不能坐公交车或者打的送他吧,他又没要搬动的行礼,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如果坐公交车或者打的,又何必让人送?

    所以这个任务毫无悬念的落到了老秦的身上,亏得老秦前些年摆地摊挣了些钱,然后开了几家自己的鞋店,现在当上了老板,才会有这么多时间浪费在killer身上。

    载着他跑比赛也就算了,毕竟他也参了一股进来,为了完满自己的一个梦想,但现在成了专职司机,还要帮他送未来小舅子回学校,这就让随叫随到的老秦有点话要说了。

    “killer你说你除了长得好看点还会啥?”老秦无情的吐槽将他当驴子一样差遣的killer,“让你当小白脸你都当不好,人家妹子都说了给你车开,你还不会开!”

    “嘁!长得丑的人嫉妒心就不要怎么强,能当个司机就不错了!”killer那张嘴也是得理不饶人的,老秦的吐槽对他来说就跟挠痒痒一样,一点威力都没有。

    “诶,我说你小子,占我便宜是吧?信不信我把车停在一边,你们两给我走路去学校!”老秦心中郁结,嘴上真的是一点便宜都占不到他的,所以开始耍无赖,威胁他。

    “关我什么事啊?”这时候后座的宁骁忍不住小声怨声道。

    “关你什么?”老秦透过后视镜睨了宁骁一眼,“这不都是为了送你吗?我怎么发现我们三个我的地位最低呢,为什么你这个臭小子都要我伺候?”老秦突然觉得自己太吃亏了,自己被killer压制着就算了,怎么有了这么一个二愣子,他还是处在食物链最底端呢?

    宁骁这段时间也算是与killer和老秦混熟了,所以知道老秦就是那么一个嘴说得凶,实际心里是一点在意的心思都没有的人,自然也就不会被他这些话伤到或者是害怕他。

    只见他在后座冲着看着后视镜的老秦做了一个得意又无赖的表情,“你别心里不平衡,谁叫我是宁夏的弟弟呢。”

    “是,你是弟弟,你骄傲!”关于宁骁是宁夏的弟弟这件事,老秦已经在这几天里听过了无数回了,虽然到现在还没有见过对方到底是何方圣神,但在他们三个人这里已经默认成了食物链最顶端。

    谁让killer那小子觊觎人家呢!

    他这个好哥们儿只能两勒插刀的力挺他呀!

    三个人一路聊天倒也不显无聊,反倒让这一趟显得比较有意思,让宁骁喜欢,甚至有些不舍和留恋。

    在宁夏那呆的这几天,算是真正的让他体会到了一种与自己以前生活不同的一种生活方式。

    有可以聊的到一起的朋友,一起去做一件事情,接触了与自己生活格格不入的游戏比赛,虽然最开始有点被逼迫的接触,可慢慢的他开始发现其中的有趣。

    他开始意识到,原来玩游戏也可以玩得很虔诚,很有追求,玩得好了也可以功成名就,并不再是他以往觉得游戏就是玩物丧志的那点认知。

    所以,他开始越来越享受和killer、老秦呆在一起的时光;所以,在他回学校的这个时候,他开始有点舍不得和他们分开。

    “对了宁骁,那件事宁夏一直没有问你并不代表那件事就这么过了,你知道吗?”在快到宁骁学校的时候,killer突然收起了玩笑的态度,语气严肃的转了话题。

    宁骁不笨,killer虽然没有明说那件事是什么事,但他心里知道他是在说他被带进派出所的事情。

    这件事老秦也知道,这时候见killer突然严肃的提及,也忍不住语重心长的对宁骁道:“事情不是什么大事情,所以那天具体发生了什么你其实没必要一直藏捏着。”

    “你姐把你接到她那住这几天,你身上的伤只是其中一部分原因,主要还是考虑到社会复杂,派出所那没有什么问题,但谁也不知道你那天惹到的人会是什么人,会不会事后追到你学校找你麻烦。”killer说着。

    宁骁是真的没有想到killer说的这个可能性,所以现在听killer这么说,心里一下子就慌了,“你的意思是他们还可能会找到学校来找我的麻烦?”

    “你看你把他吓得。”老秦从后视镜里眼见着宁骁的脸色变白,心里觉得好笑,同时又觉得丢人,一个大男人怎么就这么胆小?“放心吧,这几天学校那边都没有传来什么消息,基本就说明对方没有你姐和killer猜的那么厉害,不太会追到学校里来找你麻烦了,但是……”

    “但是什么?”宁骁听着老秦的分析,本来已经有点被平复了一点心情,一个但是又让他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但是你得把那天具体的情况告诉我们,我们才能具体分析问题啊!”老秦没好气的说着。

    “其……其实也没什么……”宁骁突然结巴了,习惯性的懦弱的把头低了下去。

    “那你告诉我那天你为什么会去酒吧?”killer这次没打算放过他,这些事情发生当天他会考虑到他的心情不去过问,但过了这么几天,他就必须要让他直接面对问题,这些比较不寻常的事情不是说不说就可以当没有发生过的。

    “就是……就是……我们系的一个女生……”不知道是羞耻还是什么,宁骁就是无法顺畅的把话说出来,而且头还越埋越低。

    听到这里,killer和老秦也算明白了一半:因为一个女人!

    “她约你去的酒吧?”killer继续问着,宁骁没回话,但点了点头。

    “然后你就去了?”老秦觉得不可思议,理说他宁骁就该是一个迂腐的人,一个女生约他去酒吧,他难道不会觉得对方不正经吗?怎么就那么轻易的答应别人去了酒吧呢?

    “噢。”

    “你就没想过你本来就不适合那个地方,为什么人家会约你去那个地方?”老秦有点不明白宁骁脑子里是怎么想的。

    “我的同学他们好像经常都会去酒吧什么的,所以我以为……”

    killer和老秦算是听明白了,他是以为去酒吧实际上是一种很常规的操作,只是他没有经历过而已,如果贸然提出疑问,或许会被别人嘲笑,所以跟随大流就是最好的办法。

    “你喜欢她?”killer问着。

    宁骁迟疑的点了点头,但随即又猛地摇了两下脑袋,然后很肯定的道:“不喜欢!”

    killer和老秦忍不住轻笑,他这就是典型的**丝对女神的一种心态。

    想必对方是一个挺漂亮的一女生,所以他才会被人一下子就约到手,但是他对人家的想象又太女神,结果梦幻破灭,心里倒是生起了反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