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2 团灭发动机
    宁夏和妍媸一路对话到了第二个boss面前才打住。一群人先原地打坐修整了一下,龙岳才又开始给所有人讲解boss的机制,分派任务和站位。

    大致每个人承担的主要职责和任务都没有多大的变化,但在治疗的安排上,也不知道是因为属性要求还是龙岳不再信任晓晓的缘故,他将晓晓和宁夏的位置做了一个调换,让晓晓去负责原本宁夏负责的两队输出,而宁夏主要负责看主t的血量。

    “帮主,你看好我就行了,特别要注意不要大招顶掉我的减伤,否则要团灭。”龙岳安排完以后特意给宁夏发了一条密聊过来。

    宁夏看到消息以后心里一阵疑惑,本来这话其实在yy里说给大家听也没什么,开荒的不确定性太大了,让治疗主看主t的血量很正常,提前打招呼出什么错可能会团灭也很正常。

    可他偏偏用密聊的方式告诉她,这就让宁夏很疑惑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所以当下就反问了回去,“这个boss和药师的属性相克?”

    “唉,不是。”宁夏的问题问出了好一会儿,龙岳才慢吞吞的回了消息。

    “既然属性不相克,看主t的血量药师忧于天女很多,那你干嘛把我和晓晓调位?”宁夏不理解,如果不是属性相克,四个治疗门派,药师天生就是看主t的,因为药师有其他三个治疗职业没有的减伤,而且抬血线的能力也更强。

    贸然让其他治疗职业顶替药师,而且还是在开荒本,那根本就是自找团灭的节奏嘛!

    所以这是想要让她来扛锅?

    “帮主,你听我的,打完本我们再说好吗?”龙岳没有多余的解释,只是要求宁夏先不要追根究底。

    “不行,明知道是在为难我,我还要默不作声,当我好欺负啊?”宁夏有点开始闹脾气,再加上和龙岳比较熟,所以她有什么想法也就不藏着捏着,觉得他安排有问题就直接挑明了。

    “帮主,我相信你看得出来晓晓今天是有意想拖团队节奏,你是她师父应该很清楚她的实力在哪里,不该是今天这个样子。”龙岳实在拗不过宁夏,不得不对宁夏说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所以你觉得她有心思故意让咱们灭团?”虽然宁夏心里也有这种猜测,可也不能肯定的说出来。

    “帮主,她是你的徒弟,我本来也不好说她什么,但是这的确是我的想法,希望你不要认为我针对她。”

    宁夏有点意外龙岳的回复,她说他怎么在第一个boss的时候不出来做一个公证人,搞半天他心里还想着晓晓是她的徒弟,害怕说晓晓得罪她?

    可他就没有想过提出晓晓有问题的就是她宁夏啊?

    这是什么脑回路?

    不管她宁夏对晓晓是什么态度,就算她在有些事情上会比较护短,但她绝对不是那种会在事实面前还包庇有问题的人的人。

    “可你有没有想过我一个天女未必能抬得住你的血线,到时候倒t依然团灭。”

    “帮主,你的能力我还是很相信的,我们两个配合,我的减伤和你的大招衔接得当,是撑的过去的。”

    宁夏觉得龙岳真的太冒险了,且不说这种衔接得当是多需要两个人的默契和零失误的操作,就说他们这是开荒,都还没有试过boss的伤害,万一boss的伤害高到了一定程度,就根本不是主t减伤和治疗大招衔接的问题了。

    “如果实在不行,这个本暂时打到这里,下次开团的时候你在帮会里重新找一个药师取代晓晓的位置,或者你如果做得出来,现在就劝退晓晓,立刻从帮会里从新选一个药师进团,今天继续打。”

    宁夏开始没有多少耐性了,不得不说晓晓的存在让她心绪很不稳定,做出的判断和决定都已经不太理智了。

    “帮主,你开什么玩笑?上次你在yy里撤了晓晓的管理,帮会里已经有人在私底下说三道四了,今天又让我劝退晓晓,这不是激化帮会矛盾吗?”龙岳自然不同意宁夏的建议,“最重要的是,你就不怕帮会有人说你打压自己的徒弟吗?上次你撤她管理,这次你第一个挑她的问题,你该知道其他人会怎么看这件事,别把自己一手优势牌打成了劣势。”

    龙岳的话说得很含蓄,写小说,比较多的宁夏自然会懂得他话中的意思,晓晓一直在帮会里树立乖巧、伶俐懂事的形象,而她一直就只是一个正常属性的女玩家,如果两人一旦有了矛盾,她必然会处于欺负人的恶人角色上。

    现在晓晓对欧凯有想法,如果她反应过激,其他人能站在她这一方的并不会很多,大多数人会觉得晓晓可怜,被自己的师父冤枉,而她就十分的过分,连自己的徒弟都要猜忌,容不下。

    她想要反击晓晓,时机必须要等到所有人都看清楚晓晓待在她身边的目的才行,其实就算那样,肯定还是会有人为了晓晓先挑她的毛病,只是等到那个时候她才有机会站在受委屈的一方,正义的一方。

    只是小说是小说,现实是现实,宁夏可以把小说情节写得那么复杂,那么有算计和安排,但她自己的生活却不愿过成那样。

    不过为了帮会的和谐,她还是同意龙岳的看法,再加上她虽然对晓晓有了不满,但绝对不是因为她觊觎欧凯,让她生气她嫉妒吃醋。

    宁夏也没有想过要因为这点事找晓晓的麻烦,还是那句话她不愿自己成为一个小心眼爱计较的女人,觉得那样太丢份儿,她想做大气,不惧任何伤害的女人。

    “行吧,你是团长,你怎么安排我怎么服从,但是我丑话说在前边,我不保证不会出现失误。”最后宁夏还是妥协了。

    “帮主你那么厉害,我信得过你。”龙岳见说动了宁夏,立马好话敬上。

    宁夏叹了一口气,心道这都是什么事,玩游戏明明就是放松心情的,怎么最近她一上游戏反倒觉得糟心,烦心事迎面而来,总感觉心累不已。

    突然就觉得这游戏玩着一点意思都没了。

    宁骁第一次看电竞比赛,可因为对游戏不熟,所以完全弄不明白游戏规则,也不懂解说嘴里那些游戏术语以及游戏职业,只觉得大屏幕上一旦双方打起来就是眼花缭乱,哪方是哪方,谁杀了谁,这一遭遇到底谁占了上风。

    看了一局以后,唯一的感觉就是眼睛花,脑壳疼,一点意思都没有,所以他想找个借口在承办比赛的学校里转转,等killer他们看完比赛后,他再回来找他们一起回去。

    可killer不放他离开,说他要是上厕所可以,但是出去溜达不行,然后直接就把自己的笔记本和笔塞到宁骁手里。

    “我说你记。”

    “啊?”宁骁看着自己手中的笔记本和笔,一脸茫然。

    “今天的比赛你能看懂多少看多少,然后我会告诉你一些游戏规则和基本信息,你做好笔记。”killer像一个领导一样随口给宁骁安排着任务。

    “为……为什么?”宁骁觉得killer太奇怪了,干嘛让他记这些东西?他不是带他出来玩的吗?怎么现在感觉是有任务必须完成呢?

    “不为什么,先按我说的做。”killer强势的让宁骁把笔拿起来,却没有要解释的想法。

    “哦……”虽然宁骁心里还是有疑问,但由于他个性的问题,killer一强势起来,他就只有乖乖的听话照做,也不知道心里在畏惧什么,反正就不敢再追问,更不敢拒绝。

    老秦靠在凳子上,一脸看戏的样子看着两个人,因为在路上那一席谈话,他现在也猜到了killer有什么想法了。

    有分析师的战队和没有分析师的战队可能完全是两个水平,所以分析师对一个想出成绩的战队来说相当重要。

    可一个好的分析师却又不是那么好聘请得到的,首先资源稀缺,其次就是花费很高,所以像那些没有进入联赛的战队基本都没有分析师,就算联赛里的一些战队,如果俱乐部实力弱一点,分析师也不一定有,或许是有但都不一定专业。

    所以他们现在遇到像宁骁这种对数据比较敏感的人算是捡到宝了,不懂游戏不要紧,其实反倒是好事,因为这样才好被他们忽悠利用,毕竟前期他们也没有多大的财力可以投资到分析师身上。

    只是他看这宁骁实在有点木,或许是聪明的,但就是少点灵动,也不知道能不能够在短时间内弄白明白这个游戏,然后从比赛里观察出一些有用的数据来。

    还有一个比较麻烦的就是,这明显是一个埋头读书的乖乖仔,他们能做的也只有引导,谁也不知道他到底会不会对这个游戏有兴趣,如果连兴趣都没有,他们也不好强求。

    宁骁一边听着killer的讲解,一边拿着笔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心里则郁闷的想着早知道是现在这个样子,他就不跟killer出来了。

    这笔记做得,简直让他回到了高中时期,老师在上边说,他在下边努力的记着笔记,一堂课下来起码记上满满的两大页。

    他也实在不懂killer想干嘛,为什么要告诉他这个游戏的名字叫什么,是什么类型的游戏,游戏特色是什么,主要玩法是什么,游戏里一共有多少职业,又分为几大类?

    难道是觉得他和他们没有共同话题?

    可他连这个游戏都没有碰过,只是看这一场比赛,外加killer这么填鸭式的介绍,他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对这个有什么认识?

    而且再过几天他就该回学校了,这个共同话题好像没有什么必要这样培养吧?

    宁骁心里有很多不解,但手上的笔记记得他手都快僵了,直到比赛结束,他才彻底解放。

    这简直就是一种煎熬,他感觉比在学校上课还累人。

    完了在回程的车上,killer还吩咐他回去把今天的笔记好好整理一下,没事的时候拿出来看看。

    弄得宁骁都想跳车了,心里直呼这是干嘛呢?

    三个人在回程的路上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才回家的,毕竟路程比较远,等他们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过了。

    毫不意外,家里这个时候还冷锅冷灶的,好在killer想得周到,在他们吃饭的地方给宁夏打包了晚饭。

    都不用去询问她吃了没有,直接把东西在微波炉里打热给她送到了小书房里。

    原本killer还有点奇怪今天宁夏怎么对他们回来无动于衷,要知道之前他每天回来的时候,宁夏就是再忙也会抬起头关注他一下,可今天她竟一点反应都没有。

    走近一看才了解,原来是正在打本当中,瞧她那专注的样子,就差没有钻进电脑里了。

    killer把晚饭给她放在一旁,没有立即出声打扰他,毕竟看她她如此专注,也就想得到这个副本难度对她来说比较高,她如果稍微一份心说不定就会成为团灭发动机,那对于玩游戏的人来说可不是开玩笑的。

    只是他通过她的视角看着整个团本的形势,再见她不断的加快手指在键盘上跳跃的速度,从开始还有节奏感,到后边明显手指有点乱节奏,出现失误,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她焦点的主t血线已经见底,好几次极限回升,但终归到了她技能用完,无力回天的时候,倒t团灭。

    只见她脸色有些凝重,样子明显有点疲累了,双手为了活动关节不断的做着握住松开的动作。

    也不知道她的耳机里其他人在说什么,但她明显处于不想说话的状态,只是在团队频道打了一句:“不好意思,我的失误。”

    “到底行不行啊,这都第几次了,从下午三点过打到现在,不行就换人吧!”

    显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灭团了,在她道歉后,团队频道里立马就跳出了情绪已经烦躁到了极点的回话。

    “就是,别个帮会这个boss很快就过了的,怎么咱们就一直倒t啊?”

    宁夏看着这些话,该有的忍耐力也快到了极点,每次都是因为她奶不住主t而团灭,每次都是她出问题,别人看到的就是这样。

    可事实上她心里清楚,根本问题就不在她,但她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在大家情绪都暴躁到了极点的时候,已经有人开始说话带刺的嘲讽她操作不过关,就算她是帮主也不给面子了。

    所以宁夏不想打了,憋着一口气就要在团队频道里说不打了,让龙岳重新找奶妈的话。

    可她在对话框里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也手抖打了很多次都不对,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只手放在她的肩上压了压,另一只手帮她把耳机取了下来。

    “先吃饭,休息一会儿。”

    ------题外话------

    之前第99章上传有点问题,因为时间问题一直没有改过来,现在已经更改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