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 副本矛盾
    宁夏很无奈,本来还想说什么,可突然意识到再这么追究下去,场面会变得很尴尬,索性也就闭嘴了,不想再就这个问题和晓晓辩驳下去,毕竟也不是什么大事。

    只是她这想着算了,可团里却有人不愿意就此息事宁人,突然团里的一个输出开麦道:“帮主,是你的大招顶掉了晓晓的减伤,晓晓一直有给团长减伤的。”

    宁夏一怔,当下觉得很不可思议,怎么竟然还有第三方的人站出来睁眼说瞎话,她对自己刚才的观察很自信,明明就是晓晓减伤没有接上,若不是她及时补救,肯定会倒t的,可现在怎么成她是罪魁祸首了?

    “哎呀,别争了好吗?”团里有人语气不耐烦的说着,明显不喜欢就这点问题,纠结个没完,“打过了就好。”

    宁夏心里有些憋屈,她本来就不太是一个能够忍受委屈的人,遇事总想一二三的给人摆出事实和道理,可眼下的情况她却又知道自己已经不适合再反驳过去。

    毕竟她是清君侧的帮主,她不能换了自己帮会开荒团其他人的心情和积极性,她要做的是在矛盾面前尽量息事宁人,而不是扩大矛盾。

    而且就在这个时候妍媸也给她发了密聊过来,“帮主,算了,的确是晓晓没给上减伤,我和瑶瑶都看到了。”

    “帮主,不是什么大事,算了。”同时瑶瑶也给她发了密聊过来。

    宁夏有些不高兴,但也只能叹了一口气不去争辩,甚至为了团队的和谐主动把责任揽到自己的身上,“也许是我看错了,我的失误,冤枉晓晓了。”

    “师父你别这么说,是我操作不好,你也是想帮我。”宁夏一承认自己的错,晓晓立马就在yy里惶恐不安的回着。

    可这话虽然是在承认自己有问题,但还是间接的把最大的错误默认丢给了宁夏。

    “算了,我的错,你别往心里去。”宁夏言不由心的说着。

    这时从头至尾都没有发表意见的团长龙岳在拍卖完装备后,一边把拍卖信息发到团队频道里让所有人知道明细,一边像是安慰宁夏一样道:“帮主可是咱们帮会的第一治疗,认真负责,从来不会放生我!”

    “呵呵!”因为关系好,宁夏就团队频道里开玩笑的打了两个呵呵,然后瑶瑶和妍媸也立马跟着回了呵呵两个字给龙岳。

    原本有点尴尬的气氛被这么一带,刚才那点小事似乎也不足一提,只是晓晓也跟着发了一个呵呵,却让宁夏莫名的替她尴尬。

    龙岳可不是旁观者,他是主t,还是团长,谁都可能没有注意到刚才减伤的问题,他不可能不知道晓晓有没有出现减伤断掉的情况,只是他比宁夏多些心思,所以没有跳出来指责晓晓而已。

    如果当时宁夏没有及时抬住他的血量,龙岳绝对接下来就会点到晓晓的名质问她的减伤问题,当时的话怕已经都在嘴边了。

    “那当然,我师父最棒,她可是我心目中的女神!”刚刚还委委屈屈,像个受气小媳妇儿的晓晓突然又在yy里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之词,开始各种抬高宁夏。

    宁夏不知道晓晓为什么不会感到尴尬,反正她觉得挺尴尬的,但却从心里佩服像她这样的人,豁得出去。

    别管谁尴尬不尴尬,反正在大多数人眼里晓晓这种人永远都只会有两种状态,要么是委屈可怜,要么就是可爱体贴的。

    所以她在帮会人缘会很好,一旦她露出委屈可怜的样子,大多数人一定都会选择站在她这边,毕竟平时她就是一个软萌妹子,怎么也不会犯什么大错,如果是大错那一定是别人,不可能是她。

    人不止是说得出来,而且还做得出来,夸完宁夏以后,自己的角色已经来到了宁夏的红绸身边,伸出双手将红绸抱住。

    “好了好了,抓紧时间,争取今天能推掉前边是三个boss。”龙岳在yy里说着。

    一群人这才浩浩荡荡的像第二个boss前进,宁夏暂时也把刚才的事情放下了,没有再去多想。

    在清小怪的路上,宁夏才有点时间注意这个团里的成员,这才发现团里边竟然没有开荒必不可少的鱼鱼和小七。

    难怪她从进团开始就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对,鱼鱼虽然是主攻pvp,但一有时间他的pve也没有放下。

    特别是帮会要开荒的话,龙岳一定会叫上他,一个是两个人比较熟,默契度比较高,二来就是鱼鱼玩pvp,也熟悉pve,自然操作上就会弥补很多突发情况不好应对的缺陷。

    “龙岳,怎么今天小七和鱼鱼都不在?”宁夏开麦直接问着。

    “啊……”龙岳好像有点没反应过来,所以回答的时候显得特别犹豫,“不知道啊,今天没见他们两个上线。”

    宁夏皱眉,龙岳这个反应明显不对,而且他的回答也不符合逻辑。

    帮会如果要开荒,肯定会提前通知固定团的成员,即便说鱼鱼和小七今天没有时间来,那龙岳的回答也不该是不知道,是该很肯定知道原因的。

    “帮主你不知道吗?”突然瑶瑶接了话,“鱼鱼都好多天没有上线了。”

    “是啊,我最近看到他都是一个星期之前了,可能是现实当中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妍媸接着说道。

    宁夏疑惑,鱼鱼很少突然在游戏里消失好几天,帮会里谁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了的情况,不过游戏里的事情谁也说不清楚,发生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的,或许等她下了游戏可以打个电话问问他。

    “那小七呢?”鱼鱼情况特殊,小七总不能也一样的理由吧?

    “哦,我想起来了,小七前几天给我说过,他这两天要出去玩,没有时间上游戏。”龙岳突然又反应过来了,推翻了他之前说的不知道。

    不过小七这个出去玩了这个说法,宁夏倒是没有什么怀疑的,因为之前小七和她闲谈的时候也说过自己想出去旅游几天。

    “师父,你怎么都不问问师爹呢?”突然,这个时候晓晓又插话了,只是这个问题问得着实有点突兀,小七和鱼鱼是固定团的成员,而欧凯是不玩pve的,怎么能突然将话题扯到欧凯身上去?

    “手机哥又不打本,不在很正常啊。”团里一个队员忍不住疑惑的帮宁夏回了这个问题。

    “你懂什么,晓晓这是在和帮主开玩笑呢。”刚才帮晓晓辩解减伤问题的队员又接着话说着,强行将这么一个问题说成开玩笑。

    宁夏是越来越觉得几天没有上游戏,她这个帮会的气氛怎么变得异常的奇怪,晓晓的行为和话语都让她有点理解不了。

    “他给我说了,这几天出差,暂时不会上游戏。”

    “哦,我还以为师父不知道呢,想着帮师爹转达一下。”晓晓在yy里声音甜甜的,很乐观开朗的说着。

    可这话到底是让宁夏对她再也生不出一点关爱来,毕竟她又不是眼瞎心盲了,晓晓对欧凯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她心里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一直放任不理会而已。

    但这晓晓却一点都没有自觉性,或许是看她一直没有什么阻止的动作,所以以为宁夏对她没有一点怀疑吧,有时候说话做事就太过明显,明显到帮会里大概所有人都有点看出了她的心思。

    “哟,晓晓都快成帮主看着手机哥的监视器了呀。”固定团里一个炮姐在yy里开玩笑的说着,但明显语气带着些揶揄,“你不会连手机哥的住址都知道了吧?”

    “金铃铃,你说这个话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晓晓没有开口,倒是一直帮晓晓说话的那个丐哥说话了。

    “我怎么就过分了,这不是开个玩笑吗?”炮姐哈哈一笑,然后就不再说话了。

    可团里的气氛明显变得有点奇怪,就连龙岳都没有指挥了,只听到一阵杂乱的游戏技能声音。

    “开玩笑也得有个度吧,你那话的意思难道不是想说说晓晓……”丐哥却不打算放过炮姐,只是最后‘千里送’三个字没有说出来。

    “我是知道师爹家的地址,而且我也知道师父家的地址,那是因为我上次给他们快递过家乡特产,师父你是清楚的。”晓晓不再甜美可人,而是委屈中带着一点生气的说着,完了又把话丢给了宁夏。

    宁夏在电脑面前默默地冷笑一下,这事她的确知道,晓晓也的确分别给她和欧凯快递过东西,只是这其中是不是就她知道的这么简单她就不知道了。

    而且她刻意在这个时候承认自己知道欧凯家的住址到底是什么目的?

    宁夏或许猜得不对,但她就觉得她是在默默地告诉宁夏,她知道欧凯很多事情,甚至可能比宁夏还多。

    不过她对欧凯还是比较信任的,欧凯并不像其他男性玩家,他对女性玩家的接受度并不高,用他的话说如果这游戏里不是宁夏在,他早就a掉了。

    之所以现在还在玩这个游戏,就只是因为宁夏还在玩,宁夏上线基本上他都和宁夏绑定在一块,宁夏不在他也只是帮忙处理一下帮会事务,大多时候都是和帮会里的男性玩家玩在一起。

    至于晓晓,就是一个意外,欧凯对宁夏说过,如果不是看在宁夏的面子上,他不会带晓晓玩,他不喜欢那种操作不好又爱撒娇的女玩家,动不动就生气流泪的,玩个游戏而已,弄得被人欺负了一样。

    “认真一点,赶紧打完我还得去码字。”宁夏终究没有正面帮她证明,而是淡淡的,有点冷漠的转了话题。

    “夏夏,你可得小心你这个徒弟了。”这个时候妍媸突然又给她发了一条密聊,都不再称她帮主了,直接叫她的名字。

    妍媸实际上是宁夏现实当中的闺蜜,游戏里大多时候和其他人一样都叫她帮主,只有偶尔才会像现实生活里一样叫她名字。

    因为她两年前就嫁人了,所以现在现实当中和宁夏相聚的时间比较少,只有游戏里还经常玩在一起。

    “怎么了?”宁夏没有表明自己心里有点想法,而是故意反问妍媸。

    她想她不在这几天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还是这个帮会里大多数人都不会告诉她的事情,所以这个时候她只能依赖着妍媸这个现实当中的闺蜜。

    “还怎么了,你看不出来这个一个夹着尾巴的小狐狸?”妍媸不客气的吐槽着。

    “你是说她对欧凯的想法?”宁夏被她的形容逗乐了,不过也觉得形容得恰到好处,晓晓还真有点狐狸的味道。

    “我以为你不知道呢,这家伙只要你不在,她和欧凯两个人都快成连体婴儿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两个是情缘呢。”

    “我心里有数。”宁夏淡淡的回着。

    “你有什么数啊,你真当欧凯是一个石头猴子?你就不怕给你戴一顶绿帽子?”妍媸有点怒其不争的意思。

    “如果他真要给我戴绿帽子,我做再多也无济于事,这种事情防是防不住,心首先就是他的,不是我管的住的。”

    “你这是什么观点啊?男人都是要管的,不管见谁都能脱裤子!”嫁了人的妍媸说话是真没有一点含蓄的意思,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

    “所以,你认为他们两个已经鼓掌在一起了?”

    “现在没有,以后也会的,只要欧凯是一个男人!”妍媸说得信誓旦旦的,“你是不知道男人对晓晓这种会撒娇会卖萌的女人根本没有抵抗力,你看看咱们帮会的那群男玩家就知道了。”

    “算了吧,那些都是没张醒的,欧凯都是社会上的人了,什么人没见过,会被这个套路进去?”

    “你就不信吧,我给你说你就是太单纯了,男女之间哪里有那么简单呀!”妍媸语气明显有点急躁了,“我看你还不如那小狐狸懂男人,白长了这么大年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