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0 开荒副本
    宁夏又是一觉睡到了中午,若不是考虑到要照顾宁骁在这里的饮食,她怕是中午都不愿意起床的,可没想到这天起床后竟没有看到宁骁的身影。

    当她还在想宁骁是不是自己回学校的时候的就又看到冰箱上贴了便签,不用说肯定是killer留的,这屋子里除了他,其他人没有那么喜欢用便签这种东西。

    一看才明白,原来人被他拐走了。

    话说这么一段时间过去了,宁夏一直没有问过killer每天早出晚归的干什么去了,现在想起来他还真实够忙的,简直不像是一个应该成天呆在电脑面前的电竞职业选手。

    她就在想这些职业选手难道不会出现三日不碰就手生的状况吗?

    她可是记得《全职高手》里的叶修几乎是没有一天断过自己的游戏,killer这样未免显得有点太不敬业了,也难怪他会输!

    一个人在家的宁夏就很随意,直接把killer给她做好的早餐当午餐吃就好了,完了她又开始了她这一天的宅女生活。

    花了一个多小时码了几千字,实在觉得有些累困,又忍不住被电脑上的游戏吸引。

    主要还是她最近忙得昏天黑地的,已经快半个月没有碰游戏了,只是偶尔和欧凯联系一下,听他说一些帮会的事情,然后聊聊天。

    所以现在轻松下来自然会忍不住想念游戏。

    她的红绸出现在帮会领地当中,并不是上次她下线的地方,主要是因为她不上线的话,欧凯就会帮她上号清理每天的日常,顺便处理一些帮会里只有帮主才有权限处理的帮会事务。

    这种事情很寻常,她的号和欧凯的号都是可以换着用的,所以并不值得关注。

    她还没有站稳,一个邀请她进组的对话框就弹了出来,接着就是一条密聊,“绑猪,24=1,刚好缺你一个大奶妈,快点进组,咱们开荒新副本,争取拿个首甲!”

    这让宁夏有些措手不及,可考虑到帮会副本进度,她又经常不在,这突然上线就拒绝帮会活动就有点说不过去,她总还是要做些贡献才行。

    所以她心里虽然有点害怕这副本下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但还是点了同意。

    她一进副本就一群人跟她打招呼,因为是开荒本,他们又是一个大帮会,所以整个团都是帮会的成员。

    “师虎虎,要抱抱,举高高!”总是最热情的晓晓立马就在团里给她卖了一个萌,然后就看到她那个可爱的萝莉跑到红绸面前,给了红绸一个大大的拥抱,那画面和谐得让人心都快融化了。

    宁夏也干脆,随即就点了一个游戏的里的人物交互动作——举高高,然后就看到她的成女角色把晓晓的萝莉抱举了起来。

    闹腾了一会儿,团长先开了一桌宴席给大家吃,然后让宁夏进了副本yy。

    因为开荒,大家的装备大多也只能够勉强达到了系统设定的副本下线,所以害怕伤害不够,就必须要开宴给团员补上额外的状态。

    这次开团的是清君侧一团的副本团战龙岳,也是清君侧长老式的人,和宁夏关系比较近的人。

    帮会的副本团就是他一手带起来的,从最开始的一个团都凑不齐到现在帮会有了自己的固定团,他功不可没。

    “绑猪,你待会儿主看四五队的血量,晓晓你主要负责我的血量,减伤无缝给,不要断,否则容易倒t。”龙岳有条不紊的安排大家怎么站位,着重强调了几个比较重要的点,对于奶妈就着重交付了宁夏和晓晓两句。

    “啊?我怕我奶不上呢。”晓晓有些为难的在yy里开口,声音软糯得让人心疼。

    “没事,你奶好团长,给好他减伤就行,其他人要是看不过来就不用管,剩下的还有我,妍媸和你师父呢。”作为团长夫人的瑶瑶很善解人意的安慰着晓晓。

    “你别紧张,我也会随时注意龙岳的血量。”宁夏也出声安慰晓晓。

    可说实在的,这毕竟是开荒本,到时候治疗压力能有多大宁夏心里也没有一个底,而且他们固定团治疗的配备是低于普通团的,一般的治疗在新本团里也就负责一个队,25人团基本配备大致是5—6个治疗,可他们固定团25个人只有四个奶妈,还是开荒。

    晓晓的担心不无道理,而宁夏这么给予承诺也是没有什么道理的,毕竟她自己也要负责两个队伍,就算她作为治疗经验比较丰富,可压力过大,还要注意听团长指挥走位,很可能会出现手速跟不上的情况,所以到时候她也未必顾及得过来龙岳,然后帮晓晓减轻压力。

    “好吧。”晓晓在宁夏和瑶瑶的劝慰下算是勉强接下了这个重担,再说她其实也是经常跟帮会副本的,在副本经验上并不缺乏,如果过分不自信,到会让固定团其他成员对她能力产生怀疑和不信任,到时候会不会有人要求她退出固定团就说不清楚了。

    开副本前的准备工作总算做完了,龙岳终于带着一群人进了副本,然后让所有人按照他之前的安排站好位,刷好身上的增益buff,然后他就一个疾突到第一个boss的脚下,准备开打。

    宁夏在打这个副本之前完全没有准备,所以这个副本boss到底是什么机制,使用什么技能,被击中回事什么效果,是否会和某种内功职业相克,完全不了解。

    一开始她唯一清楚知道的就只有两点,一是听指挥,二是看好团队的血线,剩下的基本就靠着她对游戏熟悉度来随机走位。

    剑侠的副本特点就是地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那一定不能踩上去,踩上去就可能是之命的。

    所以宁夏也就形成了看到地上有圈或者奇怪的颜色就一定要躲,但因为是第一次总是有反应不及时的时候,一不小心就踩到了一个红圈,吓了她一跳,赶紧从里边躲开。

    好在那个圈的伤害不高,只是在她身上出现了一个减益buff,及时给自己挂上两个持续治疗,也没有听到龙岳因为她身上的buff提醒她要做什么,她便以为这个buff应该对她以及团队没有什么伤害,只要她不再踏进红圈就行。

    红圈以后,地上立马又出现了好几个绿色的圈从boss脚下散开,朝着四面八方散去。

    宁夏这次反应很快,一边奶队友的血量,一边左移右躲的躲开了那个绿色的圈,结果这一走位,也不知道怎么的竟和晓晓撞到了一起,而晓晓身上正带着踩了绿色圈的减益buff。

    “红绿buff散开!”突然龙岳在yy里大喊了一声。

    宁夏被吓得一怔,大脑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她和晓晓两个人直接炸了,当下两个人加周围的好几个团员全都被炸成了尸体倒在了boss的脚下。

    “拉脱拉脱!”瞬间减员那么多人,还死了两个治疗,肯定是不能再继续下去的,龙岳只能指挥者其他人往安全区跑,拉托boss,等复活被炸死的其他团员后重新开。

    “晓晓,你身上有绿色buff,要么直接站到红圈里去消减掉,要么就远离带了红色buff的人。”龙岳首先就点名晓晓提醒她。

    “我知道,我刚才都没有怎么动……”晓晓声音有些小,听上去有些愧疚,还有点疑惑的委屈。

    “不是晓晓的问题,是我不小心撞到她身上的,我的锅。”宁夏很清楚问题是出在自己的身上,她也不知道龙岳是出于什么目的没有说她而是直接说晓晓,但她作为师父,肯定不能明知道是自己的错,还让自己的徒弟去承担,毕竟这团里还有那么多双眼睛呢。

    “没事没事,开荒是这样,咱们再接再厉。”妍媸笑嘻嘻的开口打圆场。

    其他团员也表示没事,开往团嘛,谁还不团灭几次,都是摸索着通关的,要不然开荒的乐趣在哪里。

    调整了一番,又重新开了boss,这一次面对红绿圈宁夏躲得很好,前期的治疗压力也不算很大,以她的操作完全可以应付。

    所以她便有时间注意主t的血量,不看不知道,一看她的心都紧了。

    龙岳的血量简直跟过山车一样,再看晓晓治疗的频率,治疗技能衔接明显有问题,节奏就不对,治疗的最大化也就没有体现出来。

    宁夏不知道晓晓是太紧张了还是怎么了,她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肯定多少是知道她的斤两,而且她玩治疗时间也不短了,早就该有自己的一些心得体会,不该是现在这个样子才对。

    为了不倒t,宁夏不得不顺手还得照顾主t龙岳的血量,但boss突然转到第二阶段,攻击技能转变,团队的血量猛地下到了50%以下,主t的血量更是降到了不到10%左右。

    也就在这个时候,宁夏竟然看到主t身上的减伤断了,晓晓的治疗动作更是乱得一塌糊涂,宁夏赶紧一个大招丢倒主t身上,结果还是没有把龙岳的血量拉起来,主要是因为她这个天女的大招减伤比不上晓晓药师的减伤有用,所以她又赶紧丢了第二个技能到主t身上。

    这个时候妍媸的苗女也及时的给了主t一个大,这才勉强稳住了主t的血量,可这顾得到头顾不到尾,宁夏为了帮晓晓拉着主t的血线,技能都用完了,回头自己顾的两个队的队员血线已经进入危险边缘了。

    纵使宁夏经验足,尽量拉住每个人的最低血量,先保住每个队员的生命,然后等技能cd,但boss的伤害实在太高,以她的手速最多也就只能看得住一个队的人,另一个队的人必须要放生了。

    好在这个时候妍媸见情况不对,立马开了一个大抬全团的血量,瑶瑶帮忙补血线,但就算这样最后宁夏负责的两队还是倒了两个人。

    这一次龙岳没有叫停,而是让大家继续,可这时候宁夏队伍里的两个人死掉的队员开始在团队频道里打字问宁夏:“帮主,你的大招呢?”

    宁夏看到了,但没时间回答他们,其他人也都没有时间去注意这些,毕竟开荒大家精神都很紧绷,生怕一个不小心就灭团了。

    好在副本第一个boss都相对较简单,他们有事固定团,大家有默契,也有技术,虽然多费了一点时间,最后还是把boss给拿下来了。

    不过第一个boss的首甲肯定是没了的,要知道这几天开荒的可不止他们一个帮会,而且他们帮会都能没费多少力气就打下第一个boss,那其他帮会的固定团肯定也会很轻松拿下这个boss。

    “绑猪,刚才怎么回事,你的队伍怎么死了两个人呢?”在拍卖boss掉落的装备时,龙岳忍不住问宁夏,“不应该啊,绑猪你可是咱们帮会的第一大奶呀!”

    “就是啊,帮主你刚才怎么不给大呢?”刚才扑掉的一个团员忍不住附和道。

    宁夏很无奈,也没有多想,开麦直接就问道晓晓,“晓晓,你刚才怎么漏掉了龙岳身上的减伤了?”

    宁夏没想到这么说可能会显得自己是在把责任往别人身上推,而且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徒弟,她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她是师傅,这个时候给徒弟指出问题是在教她东西,所以她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没有啊?”yy里晓晓的感到有些吃惊,很惊讶和不理解的回答着,“我一直有给团长减伤的,没有断过。”

    宁夏听到晓晓的话忍不住眉头一皱,明明中间就是漏掉了减伤,晓晓自己在操作不可能不清楚,可为什么她要说谎?

    还是说她紧张得自己刚才在做什么都记不清楚了?

    “我刚才把技能都给龙岳了才勉强把他的血量稳住,你没看到?”

    “看到了,可我真的一直在给团长减伤啊。”晓晓有些委屈的替自己辩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