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9
    “你一个小屁孩儿懂什么,有过几个女朋友?”killer对宁骁无语死了,别看他怯怯诺诺的,可一旦犟起来就好是一个死脑经,不会拐弯的。

    “我……”宁骁一下就被killer问住了,他能有什么女朋友,一直都是爸妈的乖宝宝,爸妈说读书的时候认真读书,别花心思在其他事情上,他就真的认真的读书,其他事情一概不考虑。

    所以他其实连他们班那几个女生具体长什么样子都不是很清楚,所以他哪里能有女朋友?

    可被killer这么一问,分明他能感觉得到如果自己说没有女朋友其实是一件挺丢人的事,毕竟现在大学生有几个没谈过恋爱的啊。

    “有过几个和你也没有关系啊!”宁骁气鼓鼓的说着,完了突然脑子一灵光,反口就问道killer,“你又有过几个女朋友?”

    说完,宁骁还忍不住得意的轻哼了一声,他倒要看他怎么回答。

    要是女朋友多那不正好证明他就是一个花花肠子的人,配不上宁夏吗?

    可若是他也没有谈过几次恋爱,他又有什么资格询问他谈过几个女朋友!

    killer显然没有想到宁骁这个死脑经还能将他一军,让他被动且憋屈的一时找不到话说,最后也只能装强势的道:“你别管我,我问你呢!”

    宁夏在小书房里听着两个人一直嗡嗡嗡,嗡嗡嗡的聊天,心里烦躁得要死,不明白两个人是当她入定了还是死了,客厅到小书房一共就那么一点距离,她会听不到他们发出来的声音吗?

    说悄悄话也就算了,结果两个人还激动地争论了起来,越说越大声,让她实在是忍无可忍!

    她现在的精神力已经很弱了,不过是强撑着在赶稿,还被这两个人这样吵,你说她还能集中精神吗?

    只见她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摘掉什么都没有放的耳机扔到桌子上,一脸不满的朝着客厅里的两个人毫不客气的道:“你们两个处男给我闭嘴!”

    这话一出,原本正在斗嘴的两个人瞬间安静了下来,面面相觑,然后各自从头道脖子红了一个遍。

    killer毕竟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虽然脸红了,可面上还是比宁骁沉稳多了,强作镇定的笑着,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对宁骁说了一句,“说你呢,我回房了。”

    说完他就带着一片尴尬往自己房间走,只是宁骁突然反应过来,不等他走出三步,声音不大不小的冷笑道:“哦~原来杨哥你也还是个处男啊?”

    “宁骁,你是觉得自己活得太舒坦了?”killer很吸了一口气,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转头咬牙切齿的问着宁骁。

    而在小书房原本只是生气随口那么一说的宁夏在看到killer的反应也惊呆了,人一下子就精神了,心里简直觉得不可思议,刺客联盟职业选手门面担当——killer居然还是一个一个处男?

    “你真的是处男?”宁夏一下来劲了,从小书房里跑出来指着killer,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问着。

    killer被弄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可瞧着宁夏那个想笑又要强忍着的样子又觉得他不能就这么放过她。

    处男怎么了?

    处男证明他洁身自好!

    只见他突然站直了身子,双手交叉在胸前,一副权威又高傲的样子,神情严肃不容之质疑的看着宁夏道:“你就那么关心我是不是处男?”

    宁夏一听他说她关心他,本能的就露出了嗤之以鼻的神情,好奇心的兴致一下就转化为了嫌弃,“我只是好奇而已,少往脸上贴金。”

    “为什么好奇,不就是在意吗?”killer一看她立马否认,马上就露出了一个会心的笑容。

    宁夏觉得自己的意思这么被他曲解,旁边还有一个宁骁在,让宁骁误会这事真不可忍!“诶,你不这么自恋会死吗?”

    “会,一个职业选手连自我欣赏都做不到还怎么上场比赛,所以自恋这点你说得相当对,我当你夸我咯。”他一副不要脸的口吻说着。

    “臭不要脸!”宁夏不服的低声骂了一句。

    “你又说对了,我这么不要脸,你又这么好奇我是不是处男,所以我不介意给你验身的!”说他不要脸,他还真就不要脸了。

    宁夏一听他这话,气不说了,脸还不争气的红了,“神经病!”说着只能认输的转身往小书房走,只是最后还是忍不住骂他一句话:“变态!”

    killer看她落荒而逃,再次胜利的他得意的笑了,然后转头看着在一旁听他们对话听得目瞪口呆的宁骁道:“你还想问什么?”

    宁骁却忍不住吞咽了一下口水,一副退避三舍的样子轻声道:“果然人不要脸则无敌!”

    “呵!这是哥在教你,男人就是要脸皮厚一点,不要脸才行!”

    “呵呵,哥你自己留着用吧,我做不到。”说完,宁骁一副极其嫌弃的样子从他身边穿过,直接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killer倒只是笑笑不在意,也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过心里却暗暗想着自己若不要脸一点,怎么能给宁夏不断的挖坑呢?

    宁骁也真是的,莫名其妙的问他那么一个问题,他要是介意宁夏现在那蓬头垢面的样子,早都搬出去了,还用得着每天还照顾她的饮食起居吗?

    他虽然是一个爱干净的人,但在战队也是过集体生活的,如果训练密集的话,不少队员也就和宁夏现在这个样子差不多,他们可比宁夏懒多了,明明有时间也不会去好好洗洗,直接就躺在床上去睡觉了。

    所以宁夏这点问题他早都司空见惯,能介意什么。

    不得不承认他被宁夏吸引有她外貌的一定因素,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到底有多深的感情到底不是靠着对方的外表,还是靠内在和相处以后默契。

    在他看来现在看到宁夏最丑最邋遢的一面其实是一件好事,总好过现在看到的她全是美好的,等以后结婚了以后才发现她是另外一个样子,给自己造成了心理落差。

    而宁夏这边算是彻底被打断了思路,回到小书房怎么也集中不了精神了,到底还是太累了,最后只能把自己整理好的稿子保存好,然后关了电脑,准备好好洗洗,然后去睡觉。

    原本她是打算今天晚上一口气把所有的稿子都整理完的,可现在实在是无能为力,不过好在剩下的不多了,时间还有两天,时间足够了。老秦很是好奇killer居然带了一个跟班出来,最开始他还以为是他找的其他合作的人,可接触了以后才发现他带来的简直是一个愣头青。

    带着一副老式的金属边框眼镜,一看就是那种木讷讷的人,问他是不是也玩刺客联盟,他竟然一脸茫然,不知道刺客联盟是什么。

    “这你家亲戚?”老秦老实不客气的问着killer。

    killer看了一眼面对着老秦,本能有些畏惧的宁骁,伸手一把将其拉到自己身边,然后将手搭在他的肩上。

    一副好哥们儿的样子对老秦介绍道:“堂弟,叫宁骁。”

    然后又转头对宁骁指着老秦道:“老秦,我以前的队友。”

    “堂弟?”老秦觉得十分稀奇的盯着面前的两个人,他咋觉得有点没对呢?

    堂弟不是同姓的吗?

    怎么killer姓杨,堂弟怎么姓宁了?

    该不会killer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连堂表兄弟都没有搞明白吧?

    “你确定不是表弟?”老秦自作聪明的问着。

    “你当我傻呢?”killer不服的反驳道。

    “那他怎么姓宁,不姓杨?”老秦一脸茫然的问着,这世上还有异姓的堂兄弟?

    总不能跟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其中有一个童年走丢了,所以长大以后跟着养父母姓吧?这会不会太扯了一点?

    宁骁看着两个人大男人为了他的身份而纠结,心里无语至极。

    这一大早出门,他们到底是要去干嘛,正事不干站在车外边争论他该姓什么,有那么重要吗?

    “我们不是赶时间吗?”宁骁没记错的话,前一天晚上killer可是一再的跟他强调时间,甚至说如果他起来晚了,他就不带他去看比赛了。

    至于看什么比赛,killer没有说,他只说最近宁夏在家里要发酵,他没出去呆在家里也无聊,所以就准备带他一起早出晚归,带他去看比赛。

    “哦,对!”被这么一提醒,老秦才一副恍然的神情,敲了一下脑袋,赶紧上车了,“你们赶紧上车,今天我们要去的赛场在临市,不堵车也得两三个小时,堵车的话可能午饭都得在路上吃了。”

    “临市?”宁骁有些诧异,因为没有想到他们要跑那么远,“那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宁骁忍不住有点担心宁夏一个人在家里会不会没吃的,因为这几天宁夏虽然中午会因为他在而做一顿饭,可晚上的晚饭都是等killer回来以后煮的,所以如果他们晚上回来得晚的话,宁夏难不成要饿肚子?

    老秦听着宁骁的问题觉得有些诧异,也有些新奇,一个大老爷们儿,这才出门怎么就想着什么时候回来?

    扭扭捏捏的,怎么跟个娘们儿一样?

    “小子,你是还没断奶吗?是个男人谁不想在外边多玩一会儿,怎么你这才出门就着急着回家?”

    宁骁自然不喜欢老秦这话,可奈何他性子软弱,没敢吭声怼回去,只是他似乎又从老秦的话里听出了一些什么问题,因为他说的是在外边玩……

    宁骁自然忍不住把目光落到killer身上,怀疑的盯着他,“我们要去哪玩?”

    “你小子能不能不要这么防贼一样的防着我好吗?”killer哭笑不得,这宁骁这几天也不知道吃错什么了,明明是一个胆小怯懦的人,可偏偏就在他和宁夏的事情上,他是一点都不害怕他killer。

    “当然,我必须得帮我姐好好看住你!”宁骁理所当然的说着。

    “你姐?”正在开车的老秦猛然听到这么一句,耳朵立马就竖了起来,心中八卦的火焰瞬间烧了起来,“你姐是谁?和咱killer什么关系?”

    “老秦,你认真开车,看路!”killer佯装严肃的呵斥这老秦,意为提醒他不要八卦他的事情。

    “他女朋友啊。”宁骁不觉得这有啥不可以说的,除非killer不是真心对宁夏的,除非他在外边还有沾花惹草,否则宁夏的存在是有必要让他周围的人都知道的。

    “女朋友?!”老秦惊得忍不住提高了声音,一脚下去差点把油门当刹车踩,吓得killer和宁骁两个人纷纷大喊他冷静,好生开车。

    “你大爷的,killer你行啊,有女朋友了都不告诉老朋友一声,是你上次通短信的那个吗?”

    killer头疼啊,这宁骁还真会给他找麻烦,他和宁夏八字都还没得一撇,这就已经把事情给他宣传出去了。

    要是被宁夏知道了,他还有活路吗?他不成了卑鄙的阴险小人了吗?

    可偏偏他还不能当着宁骁的面否认这事,要是否认了,宁骁这死脑经还不和他死缠烂打的,没完没了了?

    “你能不能先开好车,三条人命在你手上了呢!”没办法中的办法,killer只能让八卦心不死的老秦认真开车,“有什么等到了目的地再说行吗?”

    宁骁这个罪魁祸首却是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无意间之间说了一个极大的秘密出来,转头就关心起了他们今天的行程,“我们到底是去看什么比赛?”

    足球?篮球?还是其他体育比赛?

    在中国这些比赛看一阵有意思吗?水平也就那样,还不如呆在家里多看一点书来得有意思。

    “嘿,小子,你居然还不知道我们要去看什么比赛?”老秦又是一阵惊讶。

    “杨哥只说了带我去看比赛,但没有告诉我看什么啊。”宁骁有点无语的说着。

    “那你玩游戏吗?”

    “玩啊,五子棋,斗地主,血战到底……”

    “咳!咳咳……”老秦一听这答案,当下就一阵抑制不住的咳嗽,而killer却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说……除了这些呢?有没有玩过比较大型的游戏?”

    宁骁茫然,除了斗地主这些游戏,还有什么游戏是属于大型游戏的?

    “qq飞车?”

    “行了行了行了!”killer实在是忍不住笑出了声音,这都什么啊?看来宁骁这小子对游戏的理解也就是qq游戏的程度,“完全的游戏白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