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6 安慰宁骁
    宁夏和宁骁都不说话,killer也不好说什么,毕竟他和宁骁也不熟。

    别人进局子也不是什么好事,还被人打得那么狼狈,同是男人,他大概能想到此刻宁骁面对他会有多尴尬和丢脸。

    上了车以后,宁骁很自觉的就坐到了后座,这让宁夏和killer都有点别扭。

    在宁夏看来,自己和宁骁再怎么不亲近,那也是姐弟关系,现在还是她来派出所接他出来,那他坐到副驾位置是应该的,可偏偏他犹豫都没犹豫一下就坐到后座去了,也不知道是觉得尴尬,还是害怕她会在路上说他什么。

    而在killer的认知当中,刚进了局子,还受了伤的宁骁被宁夏接出来,这个时候内心是最脆弱的,或许坐在亲人的旁边会更好一点,就算宁夏会说教那也会是一种亲人之间的关心,对他会有一定的安抚作用。

    可没想到他竟选择了后座,那样子已经不简单是像在害怕被教训,而是一种冷漠的排斥;再回想起整个过程宁夏对这件事不置一词,原来并不是生气而沉默,根本就是两个人太陌生,不好开口说什么。

    宁夏轻吁了一口气,依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对killer说了一句上车吧,便也没去管宁骁。

    车上的气氛异常的冷清压抑,或者说是尴尬,让三个人谁都觉得不太自在。

    直到车子行致第三个红绿灯路口停下的时候,后座上的宁骁才突然有些怯懦,声音很小的说了一句:“我在前边的公交站下……”

    “什么?”宁夏一时没听清,随口就反问了一句。

    “我……”然而宁骁却把宁夏的反问当成了质问,刚才还能完整表达自己意思的勇气一下子就被吓得烟消云散了,想要再次重复刚才的话似乎变得异常的困难。

    副驾上的killer有些诧异宁骁这么一个男人居然这么怯懦,不过就是在酒吧被人打了,又进了一次派出所而已,他怎么会呈现一种自己是罪人,自己罪大恶极,罪该万死的状态?

    “这个时候还有公交车么?”宁夏没听清楚的话,killer却是听清楚了,只是他不明白宁骁是有什么打算。

    “还有最后一班。”宁骁的想法很简单,他对麻烦宁夏这件事感到有很大的心理压力,所以现在从派出所出来后能不给她添麻烦就尽量不给她添麻烦,他不想欠别人人情。

    而宁夏这一次总算听明白了他的话,也明白他是想这个时候回学校。

    可他现在这个状况回学校还不引起其他同学的关注和好奇么?

    就他那么脸薄自尊心强的人,能受得了那种关注吗?

    “你还想着回学校呢?”宁夏的语气淡淡的,但却免不了有几分冷意,“这几天你先在我那住着吧,等把伤养好了再回学校。”

    宁夏的想法也很简单,事情要么她不管,既然管了她就不会半途撒手。

    她那反正也还有房间,住一个男的是住,住两个男的不还是住,况且这还是堂弟,关系再不亲那也是弟。

    弟弟受了欺负,她当姐姐就算做样子也要做到位不是?

    “不用了……”

    “拒绝无效,我先带你去医院把身上的伤处理一下。”宁夏大概有些明白宁骁心里的想法,可站在她的角度来说她没想过帮他宁骁一次,他就欠她一次人情,需要他记住并且还给她。

    所以她觉得他那种心理压力完全没必要,只是庸人自扰。

    宁夏说话一旦强势起来,原本性子就怯懦的宁骁就算心里再不甘愿也只能闭嘴听她的安排。

    killer在一旁将宁骁的反应都看在眼里,算是有点看出来宁骁这人面上看着怯懦,可心里一定是绷着一股反叛的劲儿的,要不然他那么胆小听话的人怎么会搅到酒吧冲突这种事里去。

    只是他内心又极度的敏感,自尊心强,这种潜在的内藏情绪一旦不被人注意到,或者重视,这人很可能要么自毁,要么愤世嫉俗毁别人。

    这种人很可怜,但也让人很担心。

    killer不得不用眼神示意宁夏注意宁骁,她的性子虽然不能说大咧,但有时候说话做事总还是太随性,不会想太多。

    宁夏也不是情商低的人,接到killer的提示后,她立即调了调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的宁骁。

    果然整个人看上去都特别的丧气,特别负能量。

    “你这是怎么了,不就是和人打了一架,还打输了而已吗?至于这么丧气吗?”宁夏语气很不屑的说着,一副完全没把他今天这事放在眼里的样子。

    宁骁开始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宁夏是在和他说话,等他意识到时,便忍不住露出了一点诧异的神情,抬头看着前边正在开车的宁夏。

    他没有想到她会如此轻描淡写的看到这件事情,竟没有一点瞧不起和鄙视这样的他,他可是做了一件相当丢人,相当对不起父母和老师教育的事情啊。

    “我……我没事。”宁骁内心有些激动,或者是有些触动,一直隐忍没发的委屈和痛苦,在这个时候竟已经无法忍耐,低着头暗暗的流出了眼泪。

    killer在一旁听着宁夏那话也是微微挑眉,转头看着她,双目中不自主的流露出欣赏和赞赏的神情。

    心道厉害啊,简单的一句话就直接命中别人的要害,看似随意却又的的确确对宁骁起到了一定宽慰的作用。

    只听他轻笑一声,接着宁夏的话对后座的宁骁道:“其实你不用有心理压力,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想当初我还不到十八岁就因为和人干架进了局子,你这可比我晚了很多年。”

    虽然知道他可能只是为了安慰宁骁才这样说的,可宁夏一听还是忍不住好奇和惊讶,忍不住回头看着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笑道:“没看出来啊,你还有那么精彩的往事。”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他半真半假的回着她,然后又转头面向后座的宁骁道:“男人嘛,谁还没有一点这种荒唐的事迹,这不丢人,这可是咱们成长的勋章!”

    宁骁还是第一听道这样的观点,因为他从小就被教育要听话,要做一个乖且不让父母操心的孩子。

    什么事乖孩子呢?

    那就是认真读书,听爸妈的话,不去不该自己去的地方,不做自己不该做的事情,不可以玩物丧志,不可以和人打架斗殴等等。

    一旦犯了这其中的一条,那他就不再事乖孩子,他会让自己的父母丢脸,给自己的家族蒙羞,被别人嘲笑。

    他本能的认知是这样的,所以这次他害怕,觉得自己犯了天大的错误,不仅给自己的一生抹上了污点,也给自己爸妈抹上了五点,给宁家抹上了污点,从此他再也不是老家人人夸,人人赞的那个有出息的宁骁了。

    可现在宁夏和killer却告诉他这并不是多大的事情,告诉他男人做这样的事情太正常了,不丢脸!

    这让原本心情沉到了谷底的他仿佛突然抓住了一点曙光,他们在告诉他,就算有了这件事,他依然还是骄傲的,还是优秀的,不会成为羞耻的代名词。

    只见他双目中含着泪水抬起头看着killer,有些不确信的问道:“真的吗?”

    “什么真的假的?”killer态度很随意,尽量让两个人的对话更像闲聊,不至于太严肃,“这有什么好说谎的,你要知道男人最不怕的就是犯错,错了咱改就是了;但最忌讳就是没有胆量,没有胆量就意味着你不敢往前冲,不敢往前冲的人一般什么事情都做不成,这种人就算周围的人再怎么夸赞老实本分,最后也只能一事无成,并不优秀。”

    “你的意思是……。”宁骁虽然人怯懦老实,可脑子也并不笨,killer这话怕也是在说老实本分,只知道按照父母的要求认真读书,没有自己一点想法和计划的自己。

    “他的意思就是说你这次虽然不说做得对,但也是有收获的,至少你突破了自己。”宁夏心思敏锐,一听宁骁反问killer,生怕他会因为killer那话又自我否定了,赶紧打断他的话给他解释着。

    “是吗?”宁骁又不确信的问着。

    “就是她说的这个意思,果然书读的多还是有用,比我会表达。”killer立马意会过来宁夏的意思,于是便顺着她的话回着宁骁,顺便还借机夸了夸她。

    大概二十分钟左右,他们已经到了宁夏家附近那家医院,考虑到killer是男的,有些话还是他比较好和宁骁说,所以就让killer陪着宁骁进了医院,而宁夏则在车上等着他们。

    等他们两个再次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宁骁的脸上被贴了好几个疤,还有没有贴疤的地方呃涂了带颜色的药水,让整张脸显得花里胡哨的,也可以看出那张脸几乎就没有几处还是好的。

    身上其他地方据killer说也包扎了几个地方,好在没有内伤,不算严重。

    虽然被包扎得有些惨兮兮的,可宁骁脸上的神情明显比刚才好多了,至少看上去不那么丧了,和killer说话时偶尔还能露出一点笑容来。

    不过等到了宁夏家里的时候,宁骁看到killer竟有自己的拖鞋在门口时便忍不住瞪大了双眼看着两个人,最后指着killer道:“你……你也住在这里?”

    “当然,要不然我怎么和你姐一起去接你?”killer有些好笑的看着目瞪口呆的宁骁,突然觉得逗他一下很有意思,而且让他误会一下也不是不好,至少他心里舒畅。

    “所……所……所以……”宁骁被惊得话都快说不清楚了,指着killer的手指又挪到宁夏的身上,那样子也不知道该说是为难还是惊吓了,“小夏姐你怎么从来没给家里人说过呀,家里人到现在还以为你……”

    宁夏无语了,她竟然把这事给忘了,她和killer的事情除了庄颜和宁妈知道以外,家里就没有其他人知道了。

    现在宁骁知道了,她这该怎么解释?

    总不能一五一十的告诉他这是宁妈安排的吧,谁知道宁骁转头不会去给她三叔三婶说,到时候弄得老家谁都知道宁妈干了一件荒唐事,才更好嘲笑她这个剩女真的嫁不出去了。

    可如果说只是朋友合住在一起,传出去也不是一件好事,乡下人那想法一会儿开放,一会儿保守的。

    “警告你,他住在这里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不管是你身边的朋友还是远在千里的网友,甚至是三叔三婶都不能说!”宁夏有了危机意识,立马就拉下了脸,指着宁骁恶狠狠地威胁着他。

    宁骁显然有点被她吓到,但心里却始终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毕竟宁夏有男朋友这件事放在家里来说是一件好事,至少以后家里那些人也不用在背后用单身这件事编排她。

    “为什么?”宁骁的好奇心到底是战胜了自己的怯懦。

    “不为什么,就是你姐现在还不想公开咱们的事情,害怕伤了她在外边养的那些个小狼狗,而我呢……十分尊重她的选择。”

    killer无责任的开始胡说八道,偏偏他神情和语气都特别认真,把本来木讷、思维简单的宁骁骗得一愣一愣的,然后一副怀疑人生的吞咽着口水,艰难的消化着这些信息量。

    心想难怪这两个人不觉得他出的事是大事,能对自己女朋友在外边还有其他人不在意,还乐呵呵的说出来的人,还有什么事情接受不了?

    “你……你们这也太离经叛道了吧?”说这话的时候,宁骁不自觉的把目光放在宁夏身上。

    因为他觉得按照killer说法,这事有错的明显就是宁夏,怎么能有了男朋友还在外边和别的人又来往,她是他的堂姐,他不好说她什么不好听的话,可若她是别人,他觉得他真的会从心里瞧不上她。

    宁夏差点没被killer那番话气得晕过去,那么离谱的话他居然也能编得出来!

    可更气人的是偏偏宁骁这个木鱼脑袋还信了,瞧他看自己的那什么眼神?

    宁夏操起鞋柜上的高跟鞋就往killer身上砸去,“你胡说八道什么,谁养小狼狗了?”

    “你也是,怎么就那么老实好骗?”转头宁夏又在宁骁背上给了一巴掌,没好气的训着他:“我有那么大能耐还能被你婶婶逼着去相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