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5 派出所救人
    宁夏急得根本没有时间与killer多说,穿好鞋就要开门离开,只是在踏出门之前又突然想到什么,回过神来看着killer问道:“你现在身上有多少现钱?”

    killer一听她要钱,心里便更在意在刚才那么短的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就一两百块钱,到底出什么事了?”

    宁夏一听他也只有一两百块钱,脸上不由得出现了一抹失望和无奈,看来她只有在去派出所的路上注意一下是否有自动提款机,否则她身上真的没有足够的现钱去缴钱取人。

    “算了,没事。”宁夏有些烦躁的摆了摆手,转身就要出门。

    “等等!”killer见她着急成这样,又要钱,终于还是忍不住上前拉住了她,这大半夜的一个女孩子往外跑就足够危险了,事情还涉及金钱,他就不得不多在意一些,“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出门不安全,你等我一下,我和你一起去。”

    “不用……”宁夏本能的就要拒绝,毕竟是她家里的事情,killer也不是她什么人,她是没有权力和理由要求他做些什么的。

    “拒绝无效,在这里等着!”可killer根本不给她说完话的机会,摆出了一副极其严肃的神情,就像部队里威严的军官一般,让人不容拒绝的命令着她。

    说完他直接就转身回房去拿自己的外套了。

    宁夏还是第一次被他这么吼,顿然觉得严肃起来的他竟莫名的让人觉得害怕,像一个领导一样,他说什么你就不能和他对着干。

    以至于她本来想直接走人不理会他,结果却还是乖乖的等在了门口。

    他很快重新出来,宁夏看着正在换鞋子的他,忍不住开口道:“其实你不需要跟我一起去的,我开车来去挺安全的。”

    “我和你一起去!”killer很无奈,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拒绝他的关系和好意,她难道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慌张吗?

    还跟他说开车来去很安全,就她现在这焦急的情况开车才危险呢!

    killer的态度很坚决,宁夏知道自己一时也拗不过他,最后也只能妥协让他和自己一起去派出所。

    不过也是奇怪,他什么事都不知道就只是坚持要陪她一起,路上也不见他询问过,宁夏沉默他也沉默。

    只是在宁夏从自动取款机上取了几千块钱的现钱后,他才忍不住问她:“你是接到了什么奇怪的短信还是电话了?”

    显然他是在担心她是不是遇到电信诈骗了,毕竟这年头电信诈骗花样百出,防不胜防,再加上宁夏着急忙慌的样子,真的很像那种被骗家里谁谁谁出事了,需要她拿钱去什么的。

    宁夏在路上被夜风吹了一下,也算冷静了一些,觉得自己遇事有点太慌乱了,一听宁骁进了派出所就觉得出大事了。

    可现在冷静些想了想,如果不是犯了什么强奸杀人越货的罪行,哪里还有比派出所更安全的地方,所以她完全没有必要着急慌乱。

    “放心吧,不是接到了诈骗电话。”宁夏叹了一口气回答着他。

    不是诈骗电话?

    那她急急忙忙的出门,又取了这么多钱出来干什么?

    难道是有人出事进医院了,急需用钱?

    也不对啊,如今这个信息时代,走哪里付钱不是刷卡或者手机支付就可以了,哪里还需要准备现金的?

    killer很好奇,可终究还是没有继续问出来,主要是他们的目的地到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她着着急急的出门,现取了那么多钱居然是来派出所。

    这个时候killer才算知道她这是来交罚款提人的。

    理说就算派出所需要通宵值班,到了这个时间点也该特别清闲、安静才对,可这一晚上他们所来的这个派出所却出奇的忙碌、热闹。

    原来就在今晚,在这附近的一家酒吧发生了一起冲突,涉及人数不下十人,所以警察赶到的时候就把涉事的一干人等全都带回了派出所录口供,做笔录。

    很不巧,宁骁也就是这一群人当中一员。

    宁夏是有些不敢相信宁骁居然和这种暴力冲突的事件扯上了关系,主要是在她印象里宁骁真的就跟家里大人说的那么老实,甚至是木讷,根本就不像是一个有什么胆子的人,更不像是会出入酒吧那种地方的人。

    可现在他不仅出入酒吧,而且还和人打架起了冲突,这简直就是在破坏宁夏的个人认知了。

    只是当宁夏从一群人当中找到宁骁的时候,她又才觉得她对冲突这件事的想象似乎有点偏差。

    周围的人脸上、身上也不是没有伤,但那些都还在她对打架人受伤程度的认知范围内,可宁骁那一脸青一块紫一块,鼻子还流着鼻血的样子,简直就太夸张了。

    对比起周围的其他人,他哪里像是在和人打架,根本就像是单方面被周围这群人围殴了。

    宁夏看得那个心惊胆战呐,难怪他会跟她打电话,而不是跟她爸妈,他大伯大婶打电话。

    瞧瞧被打成那样,要是被她爸妈看到了,还不立即打电话回乡下给她三叔三婶让他们上城里来,完了又该是一场不知道什么样的哭天抢地。

    killer全程陪着她,只是看着却也没有多问什么,办手续的时候倒是他在一旁帮着她处理。

    好在警察说宁骁是受害者一方,带他回派出所也只是做个笔录,他们不需要交罚款,直接可以把人接走。

    所以他们这一趟也还算顺利,没有出什么会让宁夏头疼难办的事情。

    从派出所出来,宁骁的头一直抖低着,也不说话,看样子应该是觉得很羞愧,加上和宁夏平时也不亲近,所以就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宁夏心情也是比较复杂,她是当姐姐的,似乎应该像一个姐姐的样子对弟弟进行一番教育,奈何宁夏从小到大好像就没有认真扮演过姐姐这个角色,不知道该怎么去弟弟妹妹们面前去展现自己姐姐的威严。

    再来又要加上本来就不亲近,她教训人家,人家心里说不定就会不服气呢,所以她也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带头朝自己的车子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