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90 是设套不是追求
    电话那头的宁妈沉默了一会儿,想来应该也因为宁夏给的killer忙这个理由犹豫了一下,但最后却还是没有放弃的道:“也许只是临时有点事呢,你等他回来先问问人家嘛,你都没有问怎么知道他就一定没时间呢?”

    “妈~”宁夏心里苦,无奈至极,她就不明白宁妈为什么就不考虑考虑自己女儿的面子和立场呢?

    两个人什么关系都不是,女的邀请男的去自己的老家像什么?

    这难道不像是女的主动送上门去的么?

    是在告诉别人自己女儿是有多缺男人吗?自己女儿就是因为年龄大就多么值钱吗?

    宁夏这心里越想越怨念,越想越偏激,她知道宁妈不是不关心她,不是一个有坏心的妈妈,可宁妈的有些想法真的让宁夏无法接受和理解,甚至会对她生有埋怨。

    她不明白宁妈怎么就不能为自己骄傲一点,自信一点?

    她宁夏虽然不是多出息的人,可也没有差到就因为年龄大了一点,没有对象就让她自卑,自弃到这种程度吧?

    “你就问问嘛,他不来就算了,问问又不掉肉。”宁妈丝毫不觉得自己的提议有什么问题,反倒觉得宁夏个性真的是太别扭了,什么事情全凭自己先想,就是不愿意去试试。

    都什么年代了,适合、喜欢还在乎什么男的主动还是女的主动?

    她这也不是为了她好吗,宁夏这次回去肯定又是会被乡下那群亲戚询问找没找对象的事情,到时候那群人一听还是单身,面上苦口婆心的劝,转头又还不知道怎么编排宁夏,编排他们家呢。

    还有少不得会有人跳出来要主动给她介绍对象的,可乡下的亲戚能介绍个什么条件的?最多也就是上了大学,现在在城里工作,一个月几千块钱就算不错,至于长相、身高基本就不在这些介绍人的条件清单当中,毕竟乡下人想法都很简单,嫁人就嫁个老实会挣钱的就行了,长相身高那些又不能当饭吃。

    宁妈着急宁夏找对象的事情,自然不认为那些介绍人的想法有什么问题,她也不介意宁夏找一个乡下出来的,毕竟他们家不也是农村出来的吗?

    房子、车子也不要求,就要求个人品,只要对宁夏好就行。

    只是宁夏可没有她那么想得开,最开始她还能礼貌的答应见一见,到现在她直接对那些想给她介绍对象的人有了怨恨。

    宁夏说她不是那些八点档生活伦理剧的傻缺女主角,家庭条件、样貌、工作等等样样都好,就偏偏要选一个什么都不行,农村出来自卑又清高,自以为了不起的倒插门。

    当然说这话的时候宁夏是带着气的,她本身并不是瞧不上农村出来,靠自己打拼有了自己事业的人,只是从小生活环境的不同,养成的价值观就存在差异,再加上那些个亲戚介绍的也真不是什么多有出息的男的。

    她有印象的几个,要么三十岁就秃顶,衣着打扮也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看上去跟四十多的人一样;要么就是月收入两三千,也不打算买房子,要留在农村的;要么就是自己条件不怎么样,还要对宁夏要求各种多,要房要车还要和婆婆一起住。

    所以其实宁夏嫌弃、怨恨那些介绍人也不是没有道理,若是真想给她介绍对象,怎么也是亲戚关系,你也该多给女方考虑考虑不是,所以宁夏从心底里认为那些人就没有安好心,就想着看他们家的笑话呢。

    可就这样,到头来宁夏在乡下亲戚朋友圈里就成了有名的眼光高,不接地气的物质女,那些个介绍人明里暗里也说了不少宁夏的嫌弃话,觉得她不识好人心,好心帮忙最后还得罪人什么的。

    考虑到这些,宁妈才想到让宁夏这次回去最好带着killer一起回去,虽然两个人现在只是在试着接触的阶段,但毕竟双方家长有撮合的心,而且两个人也都住在了一个屋檐下,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也是迟早的事情。

    所以宁妈没觉得宁夏带killer回老家有什么问题,反倒可以堵上家里那些亲戚朋友的嘴,也让他们好好看看宁夏能找到的到底是个什么条件的,开开眼界。

    到底母女连心,宁妈心里的想法没说出来,但宁夏心里却想得清楚。

    老实说如果可以,她也是有这种拉着自己相中的男朋友回去给老家那群人看看到底什么样的人是她宁夏看得上,也配的上的,毕竟心里有怨气,这口气得出。

    可killer毕竟不是她男朋友,她对他也没有那方面的想法,如果贸然提出让他和自己回老家的要求,不仅害怕被人误会,也怕他心里不愿意,两个人尴尬。

    这还住在一起呢!

    只是宁妈心里有期望,她再怎么拒绝都没有用,与其和她在电话里争论,惹她不高兴,不如暂时答应下来,“唉……我尽量吧。”

    “这就对了嘛,等他回来你就问问。”宁妈一听宁夏同意了,语气明显轻松了不少,听上去也高兴很多。

    “但是,妈你别忘了killer的事情还瞒着爸的,到时候他要真去了,你打算怎么和爸解释?”

    “这个你就别操心,killer要真去了,你爸也会松一口气的,那不就是说明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他的女儿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带回家的对象了么?”

    “行,你都想好了。”宁夏忍不住苦笑,自己这个妈呀,活得真是既现实又电视剧。

    killer趁着比赛中场休息的时候,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宁夏发来的短信,这才带着一点弥补和歉意的心情给她回了一条短信。

    老秦在一旁看着忍不住调笑他,“我真是特别好奇,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女人。”

    killer将手机重新放回自己兜里,呵呵的笑着,那样子看上去竟有些神采飞扬的得意,“等时机成熟,你们都会认识她的。”

    “什么意思?”老秦看着他那样,双眼一亮,“这口气怎么好像还在追当中呢?”

    “嗯……”killer沉吟着,“准确的说还在设套当中,不应该说在追。”

    老秦被killer这解释弄得有点稀里糊涂的,什么叫还在设套当中,还不该说是追?

    “我说你傲娇个什么劲儿,追就是追,还非得编一个词出来,不承认追!”在老秦看来感情的事情就那么简单,不是男人追女人,就是女人追男人,总有一方是主动的,才能捅破隔阂,才可能让两个人走到一起。

    所以killer说什么设套,明显就是他已经先出手了,只是没明着来而已,非得弄个高大尚的词来,不承认自己追人!

    “追那是需要付出实际行动的,我现在还在等,没有行动。”killer打死也不承认现在是在追宁夏,他就认定现在他是在套路宁夏,在给宁夏挖坑,只是这个坑他就挖在一棵树下边,他呢就成天守株待兔,让宁夏自己往坑里跳。

    “呵呵!”老秦忍不住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突然想起什么,又转头好奇的问道:“不会是联盟第一女主播张沫橙吧?你们两个的事情我可是有听过传言。”

    “沫橙?”killer像看智障一样的看着老秦,然后笑着道:“那都是谣言,根本没那回事。”

    “不对啊,传的有鼻子有眼的,我看论坛里都有粉丝扒你们两个人的同款。”老秦不信,毕竟他再论坛看到的帖子,分析得头头是道,简直让人无法反驳。

    “什么同款,我怎么不知道?”killer觉得好笑,他都不知道的事情,怎么还有人能扒出这些东西来?

    “真没有啊?”老秦看着killer那样子不像说谎,有些不敢相信的道,“兄弟我都当真了啊!”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我是职业选手,她是解说,平时私下接触比较多,所以比较熟而已,但也仅限于此。”killer哭笑不得,私底下大家关系都还差不多,怎么就他这和张沫橙传出了绯闻?

    “唉,可惜了!”老秦忍不住叹息,瞧着killer那张帅气的脸,再联想着漂亮的张沫橙。

    一个电竞职业选手,一个电竞主播,不仅两才女貌,而且天作之合啊!

    怎么看都觉得是天生一对,怎么事实竟然不是那么回事?

    “张沫橙多好啊,人那么漂亮,也是联盟里的人,你们两个人要在一起,多大的噱头啊!”老秦想不明白,killer怎么就放弃了身边这么好的一个妹子,看上了别人呢?

    “行了,这话以后别再乱说,引起大众误会是小事,要是引起我这边那位误会,你还想不想我以后过好日子了?”killer想法很简单,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就该被胡乱传播,也不知道宁夏知道不知道这些事情。

    不过就目前宁夏对他的反应来看应该是还不知道,毕竟她平时不关注刺客联盟,所以关于刺客联盟里的事情不知道也正常。

    只是这事他势必得在心里有一个防范,现在不知道并不等于以后不会知道,到时候他该怎么解释,该怎么让宁夏不误会才是十分重要的。

    “哟,八字还没一撇呢,这就想那么远了?”

    “当然!认定她了那就得对得起她,误会能少则少。”killer认真的说着,在他看来自己认定的人那就肯定事事以对方为主,顾着、护着对方,要不然怎么体现对方是自己唯一看中的人呢?

    “哈哈!”老秦看着killer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印象中他可不是这么一个感情细腻的人,“说说,是不是比张沫橙还漂亮?”

    “你问我?”killer反问着老秦。

    “废话,我不问你问谁?”

    “在我眼里,她就是最漂亮的,你说呢?”

    “呕!”老秦一听他这话,脸上表情一下子就变得狰狞了,忍不住做了一个恶心的动作,“完了,完了,完了!killer你小子彻底歇菜了!”

    另一边的钱承听着两个人的对话,惊得全程那张嘴巴都没办法闭上,心里一直在发着各种感叹词,同时既紧张又兴奋,他这是亲耳听到killer说自己感情上的事。

    所以刚才killer说的要给他的独家,难道就是他的私人情感?

    可是……

    虽然因为killer是职业选手,他感情的事情也就是联盟里的八卦新闻,可电竞圈毕竟不同于娱乐圈,选手感情八卦其实并不太有影响力,除非这感情八卦是选手的污点,否则……

    而且他也不是八卦记者,这种新闻对他来说也没多大价值啊!

    钱承这样想着,心里也就纠结起来了,开始计较自己这个交易到底是吃亏了。

    可这时killer却突然转过头来盯着他道:“这个事你听到就听到了,别给我说出去,更别给我报道出去,知道吗?”

    “诶?”钱承诧异,难道killer要给他的独家不是这个吗?

    “你不是已经看出来了我是来选人的吗?”killer这回没有打算再吊钱承的胃口,其实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吊他胃口,刚才没给他说,主要是因为他要专注看比赛,不想多说话分心。

    “可你不是说不是给盛唐……”钱承最开始没想明白,但话说到盛唐他又突然恍然大悟,不敢置信的看着killer道:“你不会选择退役了,然后去别的俱乐部当教练了吧?”

    killer淡淡一笑,心道这小子反应还不错,只可惜就不知道还有其他可能性,只见他轻轻摇了摇头,不急不缓的道:“我没有退役,我要组建一支自己的战队。”

    “什么?!”钱承做梦也没有想到killer要告诉他的独家新闻是这样的,当下就被惊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惊声叫着。

    “冷静点。”钱承这一叫自然引来周围观赛人的侧目,killer赶紧拉了拉他,示意他坐下,然后语气平静的提醒他别太激动。

    “怎……怎么可能!”钱承重新坐下,但大脑里却一片混乱,不知道怎么理清楚现在的状况,只是觉得killer要组建自己的战队这件事很让他惊讶。

    “秋季赛结束以后你再发这篇新闻,就当帮我造造势。”killer倒是淡定如初,和钱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钱承看着淡笑这的killer,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还该问些什么,只能机械的点着头,算是答应了killer的要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