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9 宁妈的想法
    所以宁妈年轻的时候没有少受宁家的气,以至于过来这么些年,每每宁妈心里不痛快的时候就会叨念起过去自己怎么受了委屈,宁夏奶奶有多么不好相处什么的,要不是宁父出息走出了农村,定居在了城里,她这辈子还不知道受多少苦,宁夏要在老家遭多少白眼。

    宁夏虽然不喜欢听这些是是非非,可作为女儿那颗心怎么也是和自己的亲妈更贴一些的,所以自己亲妈受了委屈,她心里自然也就不舒服,对自己那个奶奶也就不太亲近,多多少少有些怨念。

    所以综合了几方面的原因,宁夏心里就已经没有什么回乡下的念想了,甚至是不想再回去,毕竟没有什么让她想念和留恋的。

    可宁夏又不是一个面上特别做得出来的人,喜欢不喜欢是一回事,该不该又是另一回事。

    不管有多少原因,血缘亲情这东西就是最不讲道理的,宁家奶奶就是有再多不对也是自己父亲的母亲,宁父有今天那也少不得她的功劳,而她是嫡亲的孙女,伦理上来说她不能不尊重孝敬。

    所以,她还是得回去,不管即将面临什么狂风暴雨,老人家的大寿她是一定要回去祝贺的。

    “七十大寿呢,不回去说不过去。”宁夏说得很勉强,意思表达上是要回去,可口气就是明确的不想回去。

    “嗯。”这事宁妈显然也没啥想说的,听到宁夏的回复也只是轻声的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不过这次回去,肯定又要说宁骁考研的事情,我爸那说不通,我奶奶肯定还得找上你,你有想好怎么办了吗?”宁夏有些担心的问着宁母。

    宁骁是宁夏三叔的儿子,今年大四了,准备考验,这自然就会想到大学教授兼硕导的宁致远。

    且不管宁骁成绩如何,有这么一层关系在,不用白不用。

    宁夏的三叔早在一年前就在宁致远这里提这事,但宁致远偏偏是一个比较严谨迂腐的人,若是有什么学术上的问题让他指导指导,那是没有问题,可若是想从他这里开一道方便之门那就不行。

    不管宁夏三叔如何求,宁致远的回答永远都是能帮自己然帮,但考验这种事全靠自己,让宁骁自己多努力,复习上遇到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找他,他能帮的就是这点了。

    其实有宁致远的指导已经是捡了一个大便宜,要知道大多数学生考验都是自己埋头学习,有条件的才会找辅导班,可上辅导班贵不说,老师指导还不是一对一的,宁骁至少可以得到宁致远的一对一辅导不是吗?

    可人心哪里有那么容易满足,在宁夏三叔和家里其他亲戚心里都觉得既然有这层关系,又何必那么麻烦,考肯定走正常流程考,但你一个亲大伯多给一点保证不是更好么?

    所以三叔上门求得不到心里想要的答案,回家以后自然就去央求宁夏的爷爷和奶奶出面,毕竟宁致远怎么也是一个孝子。

    宁夏的爷爷奶奶一听这事,才不会多考虑宁致远是否有难处,一是在他们心里就一直认为自己这个大儿子出息,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情,要不怎么都是大学教授了呢;二就是老三那生的可是宁家的孙子,宁致远再怎么出息也就只生了一个不值钱的孙女,这孙女比不上孙女,大儿子自然也比不得老三,何况老三还在跟前伺候呢,怎么也得多偏心老三一些。

    “能怎么办,就说你爸的意思呗,你爷爷奶奶要怨就怨吧,反正现在也住的远。”宁妈心里也累,可能怎么办?和宁夏一样,她对宁夏爷爷奶奶有怨言,但看在宁致远的面子上,怎么也还得忍不是吗。

    “行吧,这事我也觉得别答应下来好,这种事情有一次就有第二次,三爷家大孙子还在那等着呢。”宁夏的个性多少和宁致远有点像,正常的帮忙可以,但是要走方便之门就没门。

    “我说你和庭郁这两天相处得还行吧?”

    说了半天,话题总算是绕到了killer身上,毕竟早在宁夏的预料之中,所以她也就没啥好激动和惊讶的,只是淡淡的回道:“还行,没打架。”

    “那你觉得他人怎么样?”宁母的语气当中自然流露出一种期待。

    “人啊,也就那样吧,不讨喜也不讨人厌。”宁夏尽量客观的说着,虽然她极度想对宁妈说killer不是一个好人,可为了宁妈不唠叨,她还是忍了下来。

    “唉,宁夏就当妈求你,多给别人一个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机会,别先着急否定别人!”宁妈有些着急,因为她实在不能理解宁夏那执拗的性格,只要她心里排斥相处,别人身上任何优点她都看不到,一点机会都不给,就直接给人判死刑。

    “行了妈,我试着调整自己。”宁夏今天情绪还算好,没有上来就和宁妈对着干,而是顺着她说,主要还是怕她心里还装着回乡下的事情,如果她再给她添堵,她晚上又得失眠。

    “要不这样,趁着你奶奶生日,你邀请他和你一起会乡下玩两天吧?”

    宁夏这边和健身房签好了合同,正在一边听电话一边收拾东西,结果听到宁妈突然说让她邀请killer回乡下,整个人都惊得傻掉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哭笑不得对着电话里的宁妈道:“妈,我们两个人现在什么关系都没有,我邀请他和我一起回老家?”

    有没有搞错?

    且不说名不正言不顺,就说她一个女的去邀请一个男的跟自己会老家算怎么回事?

    难道不会引起误会?

    难道不会让killer那个不要脸的认为是她对他有什么想法?

    想想都觉得害怕,与其让她做这种事情,还不如杀了她算了!

    “哎呀,你就别想那么多嘛,就当时普通朋友,邀请他到乡下玩玩怎么了?”

    宁夏好像回宁妈一句‘呵呵哒’,她怎么不记得自己的妈思想有这么前卫开明呢?

    还普通朋友?

    是谁告诫过她男女之间没有纯正友谊的呢?是谁曾今告诫她不要带自己的男朋友去和自己的女性朋友玩呢?

    怎么现在就能普通朋友了呢?

    “他很忙的,你就别想这事了行吗?”宁夏尽量不正面违逆宁妈,所以找了一个killer很忙的理由来推脱。

    “能有多忙,他不是休息当中吗?”宁妈不信。

    “我怎么知道,今天一大早就出门了,晚上还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