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5 讨价还价
    “你要咨询什么?”老秦不解的问着。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小伙儿踌躇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牙一咬,狠了狠心,跟个蜗牛似的,一步一步的挪到了killer的身边。

    他有这个选择并不是因为他信了killer的话,而是作为男人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选择转身逃跑,周围还这么多人,他会觉得有点太丢人,会失了男人的尊严。

    “那……那个……”虽然鼓足了勇气挪到了killer的身边,可准备好的说辞还是开口就结巴了,“咳!我……我……”

    “呃,原来是个结巴吗?现在结巴也能当记者了?”老秦有些不正经的冲着那小伙说着。

    那小伙一听老秦这么说,顿时那张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不知道是羞愧还是恼怒了,嘴里不服气的小声嘟囔着:“谁……谁结巴了……”

    老秦本来生气,可却又突然被这样胆小的记者给逗乐了,而killer也是忍不住跟着轻笑着,态度很是随和的道:“坐吧。”

    小记者很本能的瞅了瞅killer和老秦脸上的神情,行为动作上始终都维持着防备,因为在他看来这两人现在对他越是不动声色,越是可能挖了什么坑等着填埋他。

    只见他对着killer干笑了一声,听话的做了下来,正想着该怎么开口向killer解释刚才他偷拍照片的行为。

    killer却先开口了,“叫什么名字?”说话的时候killer还刻意偏了头去看他挂在胸前的工作牌。

    小记者赶紧用手把工作牌拿起来端在killer面前,像是在证明自己没说谎一样,“钱承。”

    “哟,这名字好呀,前程似锦…。不对,钱财继承啊!小子,你家得多有钱啊?”老秦也跟着凑过去脑袋看了一眼小记者的工作牌,完了还不忘对别人的名字进行一番调侃。

    小记者也不知道突然哪里来的胆子,突然对老秦露出一副无语的表情,觉得他这人太俗气。

    killer却不像老秦那般有闲情逸致研究小记者的名字,只是始终维持着温和的态度,继续问道:“临时工还是实习生?”

    小记者眉头一皱,防备的脸上蓦然出现一丝怒意,“我是被正式聘请的!”

    所以既不是临时工,也不是实习生!

    他知道他能力有限,可他从心里认真对待这份工作,虽然被人这样问说明他做得不像记者,是他的问题,可他还是感到恼怒,对killer,也是对自己。

    “哦。”相对于小记者的在意,killer倒是表现得无所谓,得知他已经是正式记者,也是不入心的哦了一声。“所以这一季的校园赛都是你在跟?”

    “那是自然!”钱承双手握着自己的相机,虽然没什么底气,但是还是装出了一副自豪的样子。

    “那你应该已经很了解这次参加比赛的各个战队的情况了?”

    “是啊。”前程莫名的看着killer,不明白他突然问他这些干什么。

    所以他刚才说的咨询就是这些?

    “那你觉得这次哪支战队最有可能夺冠?”

    “你问这个干什么?”钱承终于忍不住好奇心,开口反问killer。

    “问你你就答,哪来那么多废话,偷拍照片就没有想过要付出一点什么吗?”老秦在一旁没好气的插嘴。

    “呵,你们不会以为只有我拍了照片吧?”钱承算是看出来了,killer的确没想和他算偷拍照片的账,反倒他有求于他,想通了这一点,他身上刚才唯诺的影子瞬间就消失了,说起话来也有了底气。“我不介意把相机给你们,把我刚才拍的照片删了。”

    “照片是小事,重要的是你难道就不想写一篇关于我的新闻?”钱承的硬气并没有给killer带来惊讶和为难,反倒始终如一的,不急不慢的维持着他的从容。

    钱承一愣,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killer。

    所谓打蛇打七寸,拿人拿缺点。

    killer就那么不咸不淡的就说出了他心里最想要的,要不他又何必偷拍他的照片。

    一个人对一个职业有热情,那一定就会有企图心,若是甘愿现状,不管自身业务能力如何,那和咸鱼又有什么区别。

    钱承虽然身上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做一个优秀记者的能力,可他却是一个有梦想着追求的人。

    只是简单的做一个刺客联盟跑校园赛,报道一些没什么人关心的比赛消息的记者并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并不想在这里呆太长时间,所以一旦有机会,他就想要抓住,像那些可以写职业联赛报道的记者们一样,报道一些关于职业战队和选手的新闻。

    “你今天出现在这里就已经足够我写一片报道了……”

    “这样就满足了?难道就简单的写一个我今天出现在了这里的报道?然后呢?”killer笑着摇了摇头,“就这点企图心,你怕是要跑一辈子的校园赛。”

    “可我也不能出卖战队情报给你,这有违职业道德。”钱承终于被killer说得哑口无言了,最后只能说出了心中的顾虑。

    “哈?”老秦像是听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笑话一样哈了一声,“见过木鱼脑袋,但没见过这么敲不响的,你把你自己当成了保密局的了还是怎么的?就是让你随便说说你对这些战队的看法和分析,怎么就成了情报了?”

    老秦有些哭笑不得,亏得刚才看到他和killer讨价还价,他还在心里夸他有点想法,不至于太笨。

    可现在看来真是夸得有点早了。

    “killer是职业选手,他有必要劳心劳力的跑到这里来套这些还离职业赛十万八千里的战队的情报?拿来干啥?”

    钱承被老秦一顿不客气的怼,脸上的神情又显露除了尴尬之色,还带着一点点羞愧。

    他还有点好就是不过分执拗,别人说得对的,不管嘴上承认不承认,心里肯定会先肯定,然后面上就表现得特别老实。

    “你就当展现展现你作为电竞赛记者的职业素养吧,如果你对这些战队和选手都没有一个自己的看法和认知,那你就得好好想想自己是不是适合做电竞这一块的记者。”killer继续说着。

    “我对这些战队和选手当然有分析和自己的看法,要说谁最了解这些校园战队,我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就连这些战队本身也未必有我了解他们的对手。”钱承承认自己的确还没有一个记者样,但是他不能让人怀疑自己对待工作的认真。

    “那行,你就给我说说你的看法,完了我就告诉你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让你写一个联盟的独家消息。”说着killer从兜里掏出了两片口香糖,一片剥开丢进了自己嘴里,一片就递给了钱承。

    最近他开始有意识的控制自己吸烟的频率,主要因为他现在和宁夏住在一个屋檐下,虽然到现在她还没有对他吸烟表示过看法,但他也得自己识趣,尽量控制一些,别惹恼了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