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8 卫生间大战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快半夜十二点了,按照她平日的作息时间来说这个时间还挺早的,可今日发生的事情着实让她心生疲累,有了困意。

    所以便关了电脑,拿起自己的手机和睡衣,出了房门就往卫生间走,准备洗个澡就睡觉。

    她到底是习惯了一个人住,享受惯了不用和人争抢卫生间的日子,以至于她准备用卫生间的时候也没能想起来先问问一起住的killer现在用不用卫生间,好给对方打个招呼她要暂用一段时间。

    虽然因为卫生间的灯亮着疑惑了片刻,但宁夏却简单的认为是不是自己或者killer用了以后忘了光灯,所以也并没有在意,直接就上手握住了门把准备打开。

    而在卫生间里的killer刚擦干身上的水,准备穿裤子,就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顿时吓得一怔,提裤子的手都忘了动,转头就看到抱着睡衣已经闷头走了进来的宁夏。

    空气似乎瞬间凝结了,时间也暂停了,killer目瞪口呆的看着宁夏,一口气没敢提上来,生怕自己一点点动作就会惊到进门那一霎那还没注意到他的宁夏。

    然而人除了眼睛能看以外,其实身体也是能及时的感知到一些人或事的,所以宁夏虽然没有第一时间看到killer,但却立刻感觉到了卫生间还有另一个人存在,随即抬目就看到几乎是半侧对着他,双手提着内裤卡在半途,回头一脸惊恐看着自己的killer。

    宁夏也是一怔,脑子有半秒的死机,只能用同样受惊后瞪大的眼睛与killer相互注视着。

    半秒以后,宁夏突然双手捏成拳,浑身颤抖的惊声尖叫起来,然后猛地把手中的睡衣和手机往killer身上丢。

    而killer听她这么一叫,也吓得大吼了一声,赶紧三下五除二把内裤提好。

    对于宁夏扔过来的睡衣和手机完全没有心思去理会,只是又惊又急的吼着:“你干什么,进来之前也不知道敲门!”

    “变态!”宁夏哪里有心思管他说啥,反正她刚才真的是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了一个完整,除了震惊、惊吓以后,她就觉得那画面真的是辣眼睛,害怕长针眼,更怕自己眼睛会瞎,一边气急败坏的骂着莫名其妙出现在卫生间的killer,一边转身就往外跑。

    可是卫生间地上湿滑,她又慌张,还没跑出一步就打了滑,惊得她又是一阵大叫,眼见就要摔个四脚朝天,在她身后注意到的killer想都没想,上前一步双手穿过她的腋下,及时的将她接住。

    只是她脚下没有支撑力,这倒下的冲劲着实有点大,killer接到是接住了她,但是他也没能稳住自己的重心,一个屁墩儿就坐在了地上。

    宁夏的头刚好就撞在他胸口,疼得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我去,你是不是该翻翻黄历,看看自己这两天是不是有血光之灾啊?”疼是疼,可killer在这个时候还忍不住吐槽她。

    想想她昨天晚上才自己给自己脑门撞了一个大青包,今天晚上若不是他出手及时,她这后脑勺还得摔一个包起来,只是苦了他了,帮她化解了灾厄,代价就是伤到他身上。

    然而宁夏虽然没有直接摔倒在地上,但刚才那一瞬间的失重还是吓得她惊魂未定,而且脑袋即便时撞在他胸上,但也不好受。

    “什么血光之灾,根本问题是你这个扫把星!”宁夏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手随便撑在一个地方就想先起来,就算她还没完全缓过神来,但她也不想在killer这个变态身上多呆,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兽性大发!

    “啊!”只是宁夏还没有真的起身,手上才刚用力就听到killer一声沉闷但听上去疼得极其难受的呻吟。

    宁夏被吓得一怔,忍不住回头看他到底怎么了。

    “手……手!手!”

    被他这么一提醒,宁夏才左右看了一下自己的两只手,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左手还好,是扶着自己脖子的,右手却……

    她赶紧把手从他大腿上拿开,然后连滚带爬的从他身上翻了下来,只是她这一连串的动作不但没有减轻killer痛苦,反倒又被她压得哇哇的叫了好几声。

    “宁夏,你这是想弄死我呀!”

    宁夏好不容易和他分开了,扶着洗手台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心情嫉妒复杂,也不知道是该愤怒生气,还是该害羞愧疚,反正一时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口气,说什么样的话来回应killer,只能结结巴巴的道:“我……我不是故意的!”

    然后她又一脸难受的看着自己的手,那样子简直快懊恼死了,而且十分嫌弃,只见她手舞足蹈,不知所措的甩着自己的右手。

    什么地方不好按,怎么偏偏按到他腿上了,而且……。

    killer看着她那个样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里也不是滋味儿。

    明明是她的手占了他的便宜,他都还没有怎么了呢,怎么她还急躁起来了?

    不过他到现在还只穿了一条内裤,两个人同处卫生间如此狭小的空间当中也着实让人难为情,就算他是个男人,可以没脸没皮,也觉得实在尴尬。

    忍着屁股的疼痛,艰难的从地上站起来,扯下挂在一旁的睡衣先穿上,缓了一口气,一脸无奈的盯着她道:“我说你是不是觊觎我的**很久了,明知道我在洗澡还一头钻进来?”

    宁夏还在那嫌弃自己的右手,兀的听他这么说,立马就变了颜色,心中原本的愧疚和羞涩瞬间退散,愤怒立马占据她的心,一点不示弱的站直了身子,瞪着killer道:“胡说八道什么啊?谁知道你在洗澡啦?你又没给我打过招呼,我怎么知道?”

    宁夏觉得根本就是他的问题啊,虽然有些细节她忽略了,可这家毕竟是她的,一直以来都是她一个人住,她还没有习惯多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所以忽略了也是人之常情啊。

    可你killer是新搬来的,借助在这里,要做什么的时候不是应该考虑得更周全吗?不是应该尽量不给原本的主人家添麻烦吗?

    所以这错本来就是他的嘛!

    “我明明有敲你的门告诉你,是你没理我……”killer觉得心好累,他咋这么冤呢,明明自己有提前告诉她,只是她不回应他啊,所以他就认为她睡了,这不是正常吗?

    可现在……得!没得到她的回应说明消息没传到她耳里,所以现在纠结起来肯定又不能算,所以还是他的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