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7 困境
    也不知道是不是鱼鱼的问题问倒了晓晓,反正这个‘为什么’发出去以后很长时间,长到鱼鱼都用轻功过了一个地图,她才回消息过来。

    “反正你少和他接触为好,还有刚才我还看到了黄泉的帮主。”

    “这次是我看到,没什么,要是被其他人看到就不好了。”

    鱼鱼还是理不清楚晓晓的话是个什么逻辑,想表达什么。

    但心里却隐隐有些不喜晓晓这么神神秘秘,半遮半掩的告诫方式。

    “你到底想说什么?”

    “唉!师兄你怎么就是个榆木脑袋呢!”

    晓晓的话看上去却又有些无语,但她还是不明说,毕竟她觉得话说到这份上,聪明的人心里都该意会过来了。

    “呵呵!”

    鱼鱼不是笨人,他只是把游戏玩得单纯,所以晓晓的话他懂,但就是不能理解,甚至因此反感说这些话的晓晓。

    她给了他一种被人监视,甚至正在被人算计的恶感,觉得在她那可爱的表象下的本质就是帮会里的一支搅屎棍。

    “师兄,你干嘛给人回‘呵呵’,很讨厌呐!”

    鱼鱼看着晓晓的回复,心里又是一顿呵呵!

    人贵自知之明,真以为自己撒个娇,卖个萌就真的萌萌哒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鱼鱼实在不想和她多说下去,直接就关游戏下线了,反正也到了该睡觉的时候。

    killer关了电脑,也准备休息了,作为职业选手,他已经有好多年没能在十二点之前上床休息了。

    现在战队没了,趁着这段时间的比赛空窗期,他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的养养自己,好好的休息,然后才有更好的精力继续他的职业之路。

    只是在回房休息的时候,经过宁夏的房门便不由自主的驻足。

    想着她晚上的状态,总觉得自己似乎应该做些什么,想个办法安慰安慰她。

    可现在的他对宁夏来说还是太陌生,她并不会愿意告诉他自己为什么发脾气,为什么上心,不会愿意把他当成一个很好的倾听者来看待,他们之间还是有距离的。

    她不对他说,他也就不能自作聪明的去强行开解,毕竟人对非亲密关系的人都会有一定的防备心,谁也不喜欢自己随随便便就被一个不熟的人看穿了,那样不会有感激,只会有愤怒和自觉的失了面子。

    所以killer最终也只是停留了片刻便回了自己的房间,再出来的时候就拿着自己的睡衣准备洗澡。

    可人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又停住了,做了一副思考的样子,片刻以后只见他又走到宁夏的房门前,有些迟疑,但最后还是不确定的敲了敲她的房门。

    两声以后,他停顿了一下,但房里却没有传来任何声音。

    难道是睡着了?

    可灯还亮着呢!

    忍不住又敲了两下,然后有点别扭的在门口问道:“你……这会儿用不用卫生间?我要洗个澡!”

    结果门里还是没有回应,killer先是一阵担心,想着她自己把自己关在房里会不会想不开,出什么事?

    可转念一想,多大点事?在脆弱的人也不能因为这点事就想不开吧?

    也许真的是哭着哭着,累了就睡着了。

    小孩子不都这样吗?哭还挺耗费力气的。

    最后,killer只能讪讪的进了卫生间。

    然而宁夏在房里哪里是睡着了,更不可能是哭累了睡着了。

    和欧凯之间的矛盾虽然让她难受委屈,但也不至于让她为此哭得死去活来的,对她来说流点眼泪擦干了就差不多了。

    她之所以没听到敲门声和killer与她说话的声音,是因为她正戴着耳机听着摇滚乐。

    她就这习惯,不高兴了,不开心了,心情郁闷了,基本就是戴着耳机,把声音开到能阻挡外界所有声音的程度,要么看电视剧,要么就是看综艺节目,要么就听音乐。

    今天刚好她的责编找她讨论新书出版的问题,电视剧和综艺节目也就没法看了,所以就一边听着摇滚乐,一边和责编聊着天。

    她最近正在更新的书相比她之前的小说,在数据上有些不理想,应该说是她所有书当中数据最差的一本,所以责编想和她讨论一下问题出在哪里。

    其实这个问题突然丢给宁夏,宁夏也是有点没抓拿,毕竟写小说这种事情,她从来是凭感觉走,基本没什么计划,对读者的喜好也不是特别的有见解。

    因为这些东西并不好掌控,若是能掌控、分析得出来,那写网络小说的作者都能火,能挣钱了,可事实并非如此。

    不过,她不特别清楚,她妈却又一份见解啊,可对着责编她却是说不出她妈的那番见解,且不说个人**问题,就说她心里其实在这上边有和宁妈较劲的意思,不愿意自己输在宁妈的认知当中。

    她没法说个明白,但责编总还是有些自己的看法,毕竟网站的总体风格,网站哪一类文的流量最好,读者这段时间的喜好是什么,他们最清楚。

    所以责编给她提了几个意见,一是她这些年写了太多书,慢慢的进入了剧情套路话,好听一点是打上了她的个人标签,不好听那就是千篇一律,无法给老读者新鲜感了;二是作为言情小说,她书里的情感越来越淡,缺乏了对爱情的憧憬和想象力;三就则是她更新太不稳定,耗费读者耐心。

    结束了和编辑的谈话,宁夏陷入了沉思。

    有些话还是与自己没多亲密关系的人来说才有效,自己的亲人提意见她会觉得不懂,不愿意接承认和接受,可责编这么一说,她却觉得有点道理。

    虽然有点难受,可事实就是事实,没办法回避。

    而且她自己在写文的时候也渐渐发现有些力不从心,没了以前那种随心所欲,对爱情的把握缺少了太多的激情,虽然文笔是越来越好,可内容却失去了生动。

    什么人写什么文章,即便她没有对编辑透露过自己的私生活,编辑却从她的小说当中看出了她生活中情感的枯竭,直接问了她多久没有谈过恋爱了。

    所以,难道她真的要为了自己的小说和前途谈个恋爱吗?

    可她真的对爱情越来越没感觉,越来越觉得可有可无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