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9 礼服的来源
    庄颜有些怒其不争,有些急躁的指着床上那个盒子十分笃定的对宁夏说着。

    “什么,任东莱?”宁夏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惊得眼珠子差点没瞪脱框。

    任东莱是什么鬼?

    这是有病还是阴魂不散呐?

    上次饭局还有一个说头,可最后她不也明确的表示了不想和他们姓任的有任何的关系了吗?

    怎么还给她寄来了这么贵的礼服?

    这是为了填补他们姓任内心的愧疚还是什么?

    可她宁夏在乎的是一件礼服么?

    是,她宁夏就算这些年写小说挣了再多钱,要买这么一件礼服也不可能轻易的买得起,以至于之前参加那么大一个娱乐盛典,她也只能租一件看上去不错的山寨版礼服,也才会被任潇狠狠的嘲讽了一番,最后还被她泼了一身的饮料。

    但这并不意味着宁夏就会在意那么一件礼服,说到底这样的东西并不适用于她的生活。没有不会给她的生活带来困扰,有也不会给她的生活锦上添花。

    所以若是真觉得有愧,就不该用这种赔付的方式来免除罪责,而是让任潇亲自来给她道歉!

    宁夏心里极度不爽的再次把那盒子打开,相比第一次,这一次她的动作粗鲁了不少,看上去甚至有些急躁,完全没有要小心对待那么贵一件礼服的样子。

    只见她在盒子里胡乱的捣弄了一番,将本来折叠得极其规整的礼服弄得乱七八糟的,吓得庄颜赶紧制止她。

    “姐,你疯了!这衣服可不是一分钱一分货的东西,你给弄坏了怎么办,这都值一套房子的钱了!”

    “撒手!”宁夏不满的甩开庄颜的手,瞧她那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坏了就坏了呗,又不是我出的钱!”说着她还赌气的把礼服直接从盒子里甩了出来。

    庄颜看着她的动作脸都快变形了,简直快无语死了。

    虽然不是自己出的钱,可到底值那么多少,搁谁谁不心疼?

    她宁夏正在偏激的边沿,十头牛都拉不动,可等冷静下来,她怕是比谁都心疼钱!

    “我去,你啥时候这么大气,这么超凡脱俗了?不是自己出钱就随便造?”

    宁夏一副不愿理她的样子,不高兴的瞪了她一眼,然后语气很冲的道:“快递单呢?便条呢?怎么一样都没有?”

    “什么快递单呀,这么贵重的东西谁敢寄快递?”庄颜像看土老帽一样盯着宁夏,她竟然跟她要快递单?她也不看看她提来的袋子和盒子包装得有多整洁,通过快递的能像这样吗?

    “多贵重啊?古董都有快递的,这么件破衣服怎么就不行?”

    “懒得和你争,大姨就没说错你,犟拐拐!”庄颜无语死了,心道宁夏是不是真的是年纪大了,没有爱情的滋润,所以内分泌失调,这脾气总是一点就着,只要不顺心,甭管有理没理,先上脾气!“礼服是人家本市专卖店亲自送来的,所以没有快递单,当然也没有便条。”

    “那你怎么知道这礼服就一定是任东莱送的,专卖店的人说的?”

    “专卖店也没说,我猜的!可除了任东莱也想不出其他人来啊,想想知道你礼服脏掉的除了他也就是那天盛典上的一些人了,难不成你还妄想是那天英雄救美的夏亦啊?”庄颜忍不住怼她。

    宁夏心里那个别扭、压抑,心想这礼服要真是夏亦送的就好了,她能兴奋得三天三夜睡不着觉,那简直是小说桥段要上演的节奏啊!

    可偏偏她自己心里清楚得很,夏亦送礼服给她?

    那是做梦都觉得奢侈的妄想,直觉这东西就是任东莱送的,没有为什么,就是直觉。

    对任东莱的印象,虽然就只因为一个饭局见过一次,但她莫名的觉得那人有些自大和自以为是,是能干出这种强行对人表达歉意的事情的。

    所谓无功不受禄,还有一句话叫拿人手短,虽然按理说这礼服如果是赔给她的也说不上无功受禄。

    可宁夏偏就觉得这礼服她要是敢心安理得的收了,后边不定会有什么麻烦事等着自己。

    “收起来吧,明天把东西快递到他的公司。”沉默了好一会,宁夏终于决定了这件礼服的去向。

    庄颜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看着被她弄得乱七八糟的礼服,心里无语死了。

    忍不住叹了口气,她就知道她大小姐发完疯,最后收拾残局的就是她。

    得亏她没有找外人当助理,就这个性,还不隔天就被人八到了贴吧论坛,把她黑个体无完肤。

    “这什么信息都没有,万一不是他送的呢?”庄颜一边不爽的帮她把礼服重新叠好,一边没好气的问着。

    “有完没完,你刚才不是那么肯定就是他送的吗?”宁夏真想拍死庄颜,她已经做了决定的事情干嘛又说些动摇她决定的话来,嫌她不够烦吗?

    “再肯定也是猜的啊,还有人家是那个大一集团老板,这礼服寄到人家哪个公司?寄到了他就能收到吗?”

    “行了,别再提那么多疑问了,干脆点,反正这礼服不在我这里就行,管他是不是他送的,也别管他收不收得到。”宁夏被庄颜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的弄得一脑子的浆糊,她本来就不是操心的性格,这么多问题丢在她面前,她一般就是按性子做事了。

    庄颜也知道宁夏的个性,她要是再给她抛几个问题出来,她铁定就把这事搁在心上了,会难受死。

    索性这事按她说的做似乎也没什么大问题,她就不再和她纠结了,也干脆的答应了。

    “行,你都这么说了,我就这么办吧。到时候不留你的信息就好了。要不是他送的,他收到了也猜不到你这里来,那么有钱的人应该也会退回来;要是他送的,他自然知道是你退回去的,也就知道你的态度了。”

    宁夏赞同的点了点头,反正不管这礼服是谁送的,放在她这里,她都觉得是烫手山芋。

    礼服的事情说完了,庄颜的目光又落在了宁夏的额头上,忍不住一阵担心,觉得她这个表姐真的就只涨了岁数,其他方面就跟一个随时都需要被大人照顾的孩子一样,也难怪她大姨对她事事不放心,对于她的什么事情都要插手。

    “你的额头是不是要去医院看看,别给毁容了。”

    “放心吧,昨天晚上已经去医院看过了,医生说没大问题。”

    “大晚上的,你一个人去的?”庄颜好奇的盯着她,这屋里现在可已经是两个人住了,宁夏在家里把头撞成这样,killer一个大男人不能坐视不管吧?去医院他不能不陪着吧?

    宁夏直接略过了庄颜好奇的目光,不耐烦的道:“他和我一起去的。”

    “这还差不多!”庄颜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满意的笑了,然后继续道:“姐,我给你说你别生在福中不知福,我看这killer是真对你上心,人刚才把我拦在电梯里,专门为了你警告我来着呢!”

    “他警告你什么?”宁夏觉得莫名其妙。

    “说你不喜欢我开你们两个人暧昧的玩笑,让我以后不要那么做。”庄颜语气酸酸的说着。

    “切!”就这个么?宁夏觉得庄颜对killer态度有误会,就这能看出killer对她上心?简直是无稽之谈,根本就是那家伙心机重,是他也不喜欢那种玩笑,拿她做挡箭牌吧!

    庄颜见她这态度,原本还想劝她,也只能暂且咽下心里的一席话。

    她多少知道宁夏在感情上这事最不喜欢的就是旁人插手,旁人越撮合她越反感,若是真想看到她跟谁有发展,最好就是静观其变,少去劝说她。

    “得,你们两个的事情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说着,庄颜已经把宁夏拆散了的礼服重新装进了盒子,整理好准备离开了。

    “行,那我送你出去。”

    ------题外话------

    我这造孽的数据啊~

    看来我还是回去写我的虐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