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8 贵重的礼服
    killer和庄颜进门的时候,宁夏已经换了拖鞋,正拿着一瓶矿泉水喝着,不像在等两个人,但却恰好让她人在客厅里的时候等到了两个人进门。

    虽然面上神情淡淡,看不出什么来,可那眼神却怎么也瞒不住人的带着一些疑惑的看着两人。

    女人呢,对事情的认知总是来自于无理的猜测和胡思乱想,俗称第六感,也或者是直觉。

    偏偏这种第六感准确率极高,再不讲理都是有一定道理的。

    宁夏想不出killer和庄颜之间能有什么关系,又能发生什么事,但心里就是对两个人没有及时出电梯,同时被关有了猜疑,觉得两个人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killer是聪明人,他把庄颜拦在电梯里没有及时出来,肯定会引起宁夏的好奇和疑惑,但他也知道像宁夏这种有点小骄傲的性子,定然不会轻易的当着他的面询问,更不可能直接问他。

    因为她会害怕自己的这一点点好奇会让人误读成她在猜忌吃醋。

    所以killer很是坦然,笑着走到她面前,平静的与满心猜忌的她对视了一番,然后对她道:“东西你放进冰箱还是我来放?”说话的时候他便将手里的两个袋子递到她面前。

    宁夏的目光不得不跟随他看了一眼他递到面前的袋子,心里极度不爽。

    她就不明白这人是怎么做到如此理直气壮,平静无波的?

    一般人遇到这样的情况,在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先对不了解情况的她做一个解释和说明的吗?

    他就真的不想说说自己和庄颜为什么没有及时跟着她出电梯,反倒又被关了回去?

    “以后厨房就是你的,当然你来放!”

    如killer想的一样,她没办法直接问他出了什么事情,觉得过分关心会引起别人没必要的误会。

    所以只能没好气的从冰箱前让开,瞪了他一眼然后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庄颜看宁夏回房间了,赶紧提着东西跟了进去。

    她也不是傻子,正常情况下遇到她和killer迟这么久进门,不清楚情况的人肯定会好奇询问的,可宁夏却一句都没有问,反倒是看着他们的眼神有几分审视在里边。

    所以她得赶紧跟上去解释解释才行,可不能让她误会了,坏了她自己的姻缘。

    “姐,你有没有觉得killer这人有时候心思深沉得很?”一进门,庄颜先把房门关好,不等宁夏开口问,庄颜主动挑开话题。

    宁夏自然有这种感觉,只是庄颜如此说还是让她有点没想到,有点惊讶,“我以为你都被他迷得晕头转向了呢,居然也能看出他心思深沉?”何止深沉,根本就是一个笑面虎,心机男!

    庄颜将东西扔到宁夏床上,一下跳到床上躺下,叹了一口气道:“原本我觉得这人挺好的,可刚才你知道为什么我们两个没有出电梯吗?”

    “为什么?”宁夏装作不在意的顺势问着,目光却落在庄颜丢在她床上的一个大盒子上边,“什么东西就往我床上扔,脏不脏呀?”

    庄颜在床上舒服的翻了个身,目光看向宁夏正要解释,结果就看到宁夏额头上竟有一块都淤青了的大包,吓得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惊道:“我的姐呀,你额头是怎么回事?”

    本来已经适应了自己头上有一个包,甚至都有点忘了这事的宁夏,被庄颜这么一吼,吓得整个人都一怔,“死丫头,你惊风火扯的干什么?吓我一跳!”

    “我说姐你们两个人在家里干什么了?打架了吗?”宁夏还说被她吓了一跳,庄颜觉得自己才被宁夏下了一大跳呢,这才一天没见,脸上都挂彩了!

    “行了,你当我们两个都是流氓呢,还打架?”宁夏没好气的回着庄颜,她也就和昨晚上那个医生半斤八两,脑子里除了打架就想不出其他答案了吗?

    不过庄颜不发现她的额头,她还真有点忘了,以为差不多快好了,毕竟出门以后也没有见到谁特意看她两眼,遇到王勇,人王勇也没被她那鬼样子吓着,就连庄颜在路上都没有注意到不是么。

    想着她还是忍不住用手碰了一下额头,疼得她龇牙咧嘴的,终于是想起了照一照镜子,不看不要紧,一看连她自己都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还真有点吓人,仿佛真的成了鬼的样子。

    不过宁夏也不愿主动告诉庄颜实情,因为着实丢人,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你那什么东西,你还没说呢?”说着宁夏就去拿那个盒子,挺大挺重的,而且包装得还特别精美,“又是粉丝送的礼物?可怎么单单挑这么一件送过来?”

    宁夏对外的住址其实是庄颜的住址,所以粉丝寄来的礼物都是庄颜在帮她收,毕竟她是她的助理,这些礼物总要经过一道筛选的,要不然谁知道会不会有黑粉寄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你打开看看。”说到这个礼盒,庄颜脸上的神情沉了许多,语气也莫名的沉重了些。

    宁夏不明白庄颜怎么突然神情就凝重了,导致她心里开始有点不安,怀着忐忑的心情把盒子缓缓的打开了。

    原本以为会什么恐怖的恶作剧,或者是吓人的威胁,怎么也没有想到里边居然装着一件某国际大牌的限量版礼服。

    “这……”宁夏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这年头书粉也有这么豪放、大手笔的吗?居然送她这种价值好几十万上百万的礼服?

    这实在有点吓人了,这么贵的东西她可不敢乱收,赶紧又把盒子盖好,深呼吸了一口气,稳了稳情绪才对庄颜道:“谁送的给谁退回去,这些粉丝支持我就多订阅我的小说,多买我的书就好了,送这么贵重的东西我可不敢收!”

    “姐,你不会真的单纯的认为这是你的书粉送的吧?”庄颜想看傻子一样看着宁夏,书粉再有钱,人家也不会冤大头的送你一件这么贵重的礼服啊,又不是什么宅男女神、大明星,会有人为你一掷千金。

    “不是书粉还有谁啊?”宁夏不理解庄颜这么问她是什么意思,难不成还有暗恋她的土豪她自己都不知道?

    “你就忘了盛典上任潇毁了你礼服的事了?”庄颜真是服了宁夏这不装事的脑子了,这才几天啊,她居然就不放在心上了。

    宁夏被庄颜这么一提醒,顿时惊得瞪大了双眼,一脸不可思议的指着那盒子结结巴巴的道:“这……这是任潇送来的?”

    “任潇那么嚣张跋扈,让她道歉都不可能,怎么可能还赔你礼服?”

    “不是她还能是谁?总不能是兴娱乐赔给我吧?”与她和礼服牵扯上关系的就只有任潇,兴娱乐就算有关系也只是微乎其微的关系,除此还能有谁?

    “姐,你是真的想不出来还是故意不愿意想到,这件礼服最有可能是任东莱送来的!”

    ------题外话------

    看来这本书我又得玩单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