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36 偶遇老秦
    killer在楼下超市买了烟正要回去,却不想刚出门就遇到了老熟人。

    老秦,盛唐战队成立以后的第一任队长,也是整个职业联盟职业生涯最短的职业选手之一。

    两个人随便找了一家路边烧烤坐了下来,虽然心中感概,但谁也没有轻易的先说些感性的话来回忆过往。

    老秦乐呵呵的,豪气的让烧烤店的老板给他先上了一件啤酒,接着让老板随便挑着自家的招牌菜给他烤着。

    “你小子长高了不少,老子差点没敢认。”

    “我还想说你呢,这几年都吃啥了,你要不自己报了家门,我还以为是粉丝呢!”

    虽然两个人已经好些年没有见过,电话也没太联系,可再次见面彼此也没有多少客气和生疏。killer一边说着,一边还伸手在老秦圆滚滚的肚子上拍了两下。

    “你懂个屁,哥哥这是心宽体胖,老子要是还打职业,带着你们这群不省心的青钩子娃儿,能瘦成竹杆儿,联盟最帅选手还能轮得到你?”

    老秦一边操着他浓厚的口音说着,一边不客气的开了两瓶酒,一瓶放在自己面前,一瓶搁在了killer的面前。

    killer呵呵的笑着,但心里却因为老秦的话颇有几分感伤。

    能成为职业选手的人那都是有电竞梦的,谁都想在职业赛场上打出成绩,然后拿到冠军,没有人想着随便玩玩,玩不下去就撤退的。

    老秦也是,当初他是战队里年纪最大的,也是最沉稳最有想法的一个,是他们队里的主心骨。

    那时他经常在宿舍里对队员们说自己的梦想就是拿冠军,拿冠军,还是拿冠军!

    然后成为联盟最有名,最顶尖的明星选手,赚大把大把的钱,给自己爸妈买一套大房子,娶一个林志玲一样漂亮的媳妇儿,走哪里炫耀到哪里。

    可梦想很美好,现实却很骨干。

    早些年电竞是个什么东西?

    在寻常人眼里不过就是沉迷游戏,不务正业,是一条误导青少年的歪路。

    挣钱?

    说出去别人除了嘲笑还是嘲笑,就没有听过玩物丧志的人能够挣钱,不务正业就是不务正业,讲得再好,再高大尚有什么用,那些个干传销的讲出来的还更体面,更不得了呢!

    老秦不是读书的料,老秦的父母再失望也没有办法,他初中没读完就出了社会,跟着亲戚在工地干活,学手艺,出息不出息不谈,至少有一份稳定不错的收入。

    父母对自己孩子能盼些什么,无非就是他能好好的工作,好好的赚钱,以后安安稳稳的过生活。

    可他突然就丢下工地的工作不干了,成天去玩游戏,虽然一再的给家里解释进了职业联盟就有钱拿,以后会挣很多钱,可钱没有落到实处,父母怎么可能相信你打游戏就能挣钱,就是后来进了盛唐俱乐部有了工资,父母也不相信他玩游戏能够什么大出息。

    几次争取和争论的结果就是将自己的父亲气得进了医院,差点一口气没有缓过来,他妈也因此着急上火,直接就对老秦下了最后通牒,他要是不放弃打游戏的念头,就彻底和他断绝母子关系,就当自己没有生过这个儿子。

    老秦能怎么办?虽然从小在家里就不是一个听话,让人省心的主,可父母在他心里到底还是最重要,他不能任性的不管父母的死活,弄死和自己的父母对着干,所以最后在盛唐也就只呆了一个赛季就直接解约,宣布退役了。

    “来,喝上,喝上!”老秦看上去真的高兴,提起以前的事情面上竟没有一点黯然神色。

    killer却没能像他那么看得开,虽然也开心的应和着他,但眼神中始终有淡淡的晦涩,笑容里也带着一丝沉重。

    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老秦盛唐已经解散了,也不知道老秦知道这样的消息是无所谓呢还是会伤感。

    老秦虽然在盛唐呆的时间短,离开了也好多年,但killer相信盛唐对老秦来说是特别的,因为盛唐毕竟是他短暂职业生涯唯一呆过的俱乐部,会是他这一辈子值得记住且爱惜的印记。

    “盛唐……解散了。”最后到底还是说了出来,只因为killer觉得如果盛唐对老秦来说是特别的,那么它的结局也该不隐瞒的告诉他。

    老秦喝酒的动作一下子就顿住了,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killer。

    盛唐解散了?怎么能解散了呢?

    若说他当初选择离开退役的时候几乎是扒了自己身上的一层皮,那么现在听到盛唐解散的消息,几乎就是挖掉了他一颗心。

    退役的时候他安慰自己盛唐还在,队友还在,没了他,但他的梦想就还在;可现在盛唐没了……。他的梦就碎了。

    提起盛唐killer心里也不好受,狠狠地喝了一口酒,然后叹了一口气继续对老秦说,“暂时还没有对外宣布,但队员和工作人员该转会的都转了,该遣散的也都遣散了。”

    老秦拿着酒瓶的手在颤抖,有些控制不了心里的情绪,好一会儿才将酒瓶重重的放回桌上,再抬眼的时候,那双眼睛已经是波光粼粼,“你们的比赛我一直有看……”

    “对不起。”killer蓦然低下头,轻声且愧疚的说着。

    老秦是他的队长,老秦走了以后就是他在带队,结果盛唐就在他的手里走向了解散,所以面对老秦,killer会觉得自己搞砸了,觉得抱歉愧疚。

    “我说你小子……。说什么呢?”老秦一阵苦笑,觉得killer忒有意思,他能够理解killer心里的想法,但却不觉得killer欠他什么,需要给他道歉,“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认真说起来当初是我抛弃了你们,抛弃了盛唐,是我该对你们说对不起。”

    killer低头苦笑,除了对不起他还能说什么?

    说什么都不对!

    老秦以为这三个字是对他一个人说的,但实际上他是对所有曾今穿上过盛唐战服的队员说的,包括他自己。

    离开的时候,他表现出来的情绪也就那样,不是不沉重,也不是不难过,他只是找不到恰当的人,找不到恰当的时机去没有任何心里包袱的难过,去发泄!

    拿起手中的酒瓶,仰头就是一顿灌,喝不完的直接就顺着脖子流进了衣服里!

    老秦怔怔的看着他,心里也是明白他的难受,或许他应该出声劝解,但到底是没有开口,而是陪着他一起仰起头一口气将一瓶酒给干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