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15 战队解散
    刺客联盟秋季联赛还没有结束,但属于盛唐的联赛旅程却已经就此终结。

    杨庭郁心情极其复杂且沉重的看着几个比自己小几岁的队员各自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

    气氛很沉闷,谁都没有说话,偶尔的声响也都是来自队员收拾东西所发出的,剩下的就是隐隐约约的啜泣声。

    终于有人第一个收拾完了自己的行李,只见他全程低着头,虽然停留了片刻,但随即就拖着自己的箱子,背上自己的背包,没有一声招呼,更没有一丝犹豫,看上去极度无情,也十分决绝的离开了。

    第一个人总是引人注目的,何况是这样没有一丝留恋离开的人,有人惊讶无所适从,有人愤怒生气,但唯有队长killer——杨庭郁没有丝毫情绪的异动,只是沉默着一口一口的吸着烟。

    “队长……”队伍里年纪最小、平时最受照顾的纪晨忍不住唤了他一声。

    盛唐这一次输得彻底,不仅无法进入季后赛,就连保级赛的资格都没有了。

    曾经的王牌战队,终于是没能经受住时间的洗礼,就连战队老板也彻底凉了心,选择将其解散。

    “收拾好了吗,收拾好了就走吧。”一根烟已然见底,但他却像完全没有注意,直到烫了手指才赶紧将其灭掉丢尽一旁的垃圾桶里。

    纪晨迟疑着,终于还是低下了头,不敢去看killer一眼,一直强忍着的眼泪又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

    “队长,你还会打比赛吗?”还留在这里没走的另一个队员突然这样问着。

    killer的神情明显一怔,眼色暗了暗,但随即他又自嘲的笑着道:“有机会的话……还会的。”

    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有些不确信,又何况是眼前这几个知道实际情况的队员。

    有机会还会继续打比赛,可问题是没了机会。

    很残酷也很现实的问题,电竞是一个吃少年饭的行业,一个职业选手的职业水准大多都只能维持在25岁以内,甚至一般打到二十二或者二十三岁就会选择退役,而killer今年已经25岁了。

    他不像纪晨这样年纪的职业选手,虽然战队解散了,但紧接着会有其它战队对其抛出橄榄枝。而他到了这个年纪,就算他是全联盟人气最高,商业价值最好的职业选手,也不会再有职业战队愿意接收。

    且不管他现在的状态如何,就这状态他还能维持多久,他又还能打多久的比赛?更何况这个赛季他带领的战队成绩如此不如人意。

    “听说星空战队想让你去做教练,不如……”

    纪晨这话说得很迟疑,毕竟他知道这种邀请并不是自己队长想要的,只是这似乎已经是队长最好的选择了。

    做不成选手,做教练至少还能站上比赛场上,还能维持着自己和一份荣耀的联系。

    可killer对他的回答却是一阵极其不走心的哂笑,只见他一副毫不在意,却又带着几分桀骜的道:“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我要回去继承家业,星空那个教练位置我能看得上?”

    “队长……”谁都听得出来这并不是真心话。

    联盟里一直有关于killer是富二代的说法,但这个说法其实一直并没有得到官方的证实,更没听到过他本人亲口承认过。

    所以他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来,并不会让人觉得他自己承认了自己就是富二代,反而会让人觉得这是在刻意说谎掩饰他的失落。

    “怎么,不信啊?”killer站起身,看着哭的隐忍却又不能自已的纪晨,抬手按在其头上用力的揉了揉,“瞧你这出息,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哭,别哭了!”

    “放心,我还会回来的,叶修二十七岁都没放弃,我这不才二十五吗,大不了学他从头再来。”

    “切,又吹牛!”一直站在旁边没说话,全程冷漠脸的郭浩忍不住无情的吐槽着他,“别拿小说套现实行吗!”

    “哈哈,耗子你怎么就这么现实呢,就不晓得给点老人家希望和安慰吗?”被吐槽了的killer也不生气,但还是很不客气的给了郭浩一记爆栗子,“哥是富二代,哥怕谁!”

    “吹,继续吹,富二代有本事你自己成立俱乐部,自己经营战队。”

    郭浩特别不喜欢看到自己这个队长没心没肺的样子,都什么时候了还说这些不着调的话。

    他真的是生气,战队成绩不好有各方面的原因,可外边的舆论清一色的将责任推到他身上,不管是懂的还是不懂的都说是因为他年纪大了,状态下滑得厉害,不懂得及时隐退,好大喜功,所以盛唐走到今天这一步最大的毒瘤就是他killer。

    可他们战队内部队员知道,盛唐的问题并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盛唐走到今天并不能责怪于他,反倒应该感谢他,若不是他坚持,盛唐早就解散了。

    正常人做到这一地步却还被人诟病都会觉得委屈生气,偏他无所谓,甚至还乐呵呵的主动背锅。

    “好啊,这个主意不错,到时候我把你们都买回来给我打工!”

    “无药可救!”郭浩气得拉起自己的箱子就离开,他觉得killer这种人根本没法让人同情,因为他自己就没有一个认真的态度。

    killer呵呵一笑,但随即又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抬手看了一眼时间,离别是没有办法更改的事实,他不喜欢煽情,也不擅长处理悲伤的氛围,他只想大家走得干脆一点,轻松一点。

    他知道盛唐解散谁都不好受,但这些队员真正的悲伤更多来自于他的去留,他若是没有办法安慰他们,那就只能让他们看到他走的潇洒,走得没有一点留恋。

    不再去关注其他几个还没有走的队员,他沉默着拎起自己唯一的一个背包直接就往外走,直到门口才头也不回的道:“收拾好了就赶紧走,别磨磨唧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